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百零四章:死亡林2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零四章:死亡林2

耶律軒臉上露出一絲喜色,"當然."

眼前的石門緩緩打開,洛云橫心中滿是擔憂,門外的光透進來,讓她的表情變得充滿冷意.

烈西曉,洛兒,你們可要快些來啊.

此時外面的天色已經開始變亮,東方露出魚肚白,很快太陽就會升起.眼前是一片一望無際的稻田,金黃色的谷穗沉甸甸地掛著,這里的糧食足夠支撐半個大烈國人民的生計,是大烈的命脈.

洛云橫站在洞口,深吸了一口帶著稻香的空氣,她們竟然已經在里面耗了一晚上.

身後的非煙推了她一下:"快走."

洛云橫走進稻田之中,周圍還聽得到蟬鳴聲,闊別數月,她再次回到這里,沒想到竟然會是以這樣的姿態.

耶律軒臉上明顯露出喜色,東麗地處大遼的西部,那里天氣干燥,只有大片的荒漠,水源極其稀少,被說種植水稻了,就連日常用水都成問題.聽說他們的主食是青稞和小麥,此時看到眼前大片的稻田十分驚訝.

洛云橫見他沒有將云兒抱出來,反而將門關了起來,不由問道:"云兒呢?!!"

耶律軒回頭看了他一眼:"別擔心,我讓人好好照顧著她."

"最好是這樣."洛云橫說了一聲,抬腳走入田埂中,"走吧,我帶你們去找你們要的管理處."

耶律軒跟上她的腳步,不住地看著眼前的稻田,傳聞大烈的內庫是天下糧倉,每年糧食產量足夠半個國家的生存需要,以前他還以為是世人誇大其詞,如今見到了才知道內庫的壯觀.

要是有了這些糧食,東麗何愁不能攻打其他國家?!!被說了大烈了,就連統一所有國家都不在話下!!

他激動地看著眼前的場景,仿佛已經看到了東麗的鐵騎踏平各座城池,將各個國家收入囊中.

就連以富裕和財寶眾多而在各國之中盛名的東海女皇非煙看到眼前的望不到邊的稻田也十分震驚.東海比鄰廣闊的海洋,糧食多是水產,很少會看到這樣大范圍的種植.

她掐了一串稻穗放在手里,淡淡的稻香飄入鼻尖,她忍不住驚歎:"原來稻子長這樣."

洛云橫在前面鄙視了一下他們的少見多怪,根本不等他們,繼續向前走著.放眼望去,巨大的稻田中看不到一個人,洛云橫不由也有些奇怪,記得上次來的時候還看到了不少人在農作,怎麼這次來就不見一個人影.

她擔心烈西曉和云洛不能及時趕到,帶著耶律軒和非煙在稻田里逛來逛去,剛開始兩人還沒有懷疑,但走得久了,就連非煙都懷疑起來……

鮫人一族最受不得炎熱,恨不得所有時間都泡在水里.此時太陽越升越高,眼前除了稻田,還是稻田,根本看不到其他東西.

"你已經帶我們走了一個早上,你是不是故意想拖延時間?!!"非煙一把抓住她,穿著粗氣質問,她頭上精心打理的頭發已經有些凌亂,額頭上掛滿汗珠,臉色走得通紅,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威嚴和儀態.

洛云橫無辜地擺擺手:"內庫這麼大,我們出來的位置剛好和要去的地方形成了一個對角,要穿過整個內庫才能到達,你以為真的這麼容易?!!"

"我警告你,最好不要騙我."非煙咬著牙,眼睛發紅地看著洛云橫,像是如果再繼續走下去她真的會倒著這里起不來……

洛云橫卻還是那句話:"云兒現在還在你們手中,我怎麼騙你."

耶律軒此時雖然看不出疲累,可是面對眼前走也走不完的稻田也是起了疑心,尤其這些稻田怎麼看都一個樣,他完全分不清洛云橫到底是不是在耍把戲.

他想了想,說道:"你不要以為現在你的孩子不在我們身邊,我就不能對付他,只要我一個動作,我的侍衛收到命令,他們就會立即動手,你最好不要騙我們."

洛云橫看到他手中捏著一只細小的蟲子,那個應該就是和地宮中的人聯系的東西.雖然心里擔心得不得了,她還是露出一張莫名其妙的笑臉:"你在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騙你們?!!"

她的表情和語氣太過真實,讓耶律軒有些懷疑,不過他還是繼續說道:"中午之前,我必須要抵達目的地."

"我知道,肯定能把你們帶到."洛云橫咬咬牙,帶著他們沿著剛才走過的路重新走了回去.

他們絕對想不到,他們要去的地方其實就距離這里僅僅只有一盞茶的腳程,只不過她為了拖延時間,這才帶著他們一直兜圈子,不過既然他給的期限是中午,那她就要把時間繼續拖延到中午,一刻也不能少!!

洛云橫表面上看著十分冷靜,但心里卻一直在呼喚著烈西曉和洛兒,除了被抓走的云兒,逸兒現在怎麼樣她也不知道,兩個男人不知道能不能照顧小孩子.

中午,洛云橫准時帶著兩人來到一棟房子前,這里是整個內庫的核心,是指揮內庫運作的中央樞紐,所有人的管理人員也聚集在這里.按理來說,這里因為有不少守衛.

洛云橫上次來的時候也確實是看到了很多人守在這里,可是這次都一個人影也沒有看到,從剛才一個人也沒有看到的稻田,到現在連管理處也沒有人看守.

難道是內庫出了事?!!她忍不住猜測.

身後的非煙和耶律軒也有所懷疑,警惕地問:"怎麼一個人也沒有?!!"

"我怎麼知道?!!"洛云橫說了一聲,直接抬腳走了進去.

一進門的廳堂里同樣空無一人,桌上還擺放著漂亮的野花,上面還沾著露水,似乎是今天早上才剛剛采摘回來的.

洛云橫在桌子邊坐在,給自己倒了一杯涼茶喝下解了渴,隨即目光一掃,看到桌上那束花里面插著一朵珠花.

她身體幾不可察地僵了一下,喝茶的動作慢了下來,低下頭掩蓋住眼中的喜色.

這朵珠花她再熟悉不過,就是之前她留給烈西曉和洛兒的線索,這麼說他們已經到了?!!難道這里看上去有些不對勁,看來他們已經做好了准備.

一想到這兒,洛云橫安心了不少,她喝完茶站起來,說道:"現在我已經把你們帶到了,可以把我的女兒還給我了吧?!!"

"等等,我覺得這里不對勁!!"耶律軒沒有回答她,而是將四周看了一遍,他從小在危機四伏的皇宮長大,對于外界的危險有一定的覺察能力,眼前這樣的狀況,實在讓人覺得有詐.

但洛云橫根本不管,她繼續說著:"你們說的我都做到了,現在這里一個人也沒有不是正合了你們的意?!!不廢一兵一卒就能占領內庫,你還不願意?!!"

耶律軒皺著眉,他心中的警惕並沒有隨之減少,他抬頭看了看二樓,"走,我們上去看看."

洛云橫心想這人竟然這麼警惕,這樣都騙不了他,只好跟著他們走上去.

"等等,你走在前面."非煙突然說……

洛云橫無所謂地攤攤手,走在了前面.房子里靜得可怕,只有他們腳踩在木板上發出的咯吱聲,這種聲音更是讓他們提起了心.

洛云橫一邊走著一邊小心地四處張望,雖然知道烈西曉和洛兒已經到了,可是他們具體有什麼計劃,躲在哪里,她卻是什麼都不知道.

身後兩個人跟得很緊,她想要趁機逃走都沒有機會,況且還有耶律軒手里拿著的那只蟲子.

洛云橫聽說過一種雙生蟲,只要其中一方死了,另外一只無論相隔多遠都會暴斃而亡,通過這種方式傳達信息.要是待會兒處理得不好,耶律軒捏死了手里的蟲子,那還在地宮中的云兒就危險了.

正走著,身後突然傳來一陣聲音,洛云橫回過頭,竟然發現一直走在最後的非煙女皇不見了!!

看來烈西曉他們開始行動了!!

耶律軒看到非煙消失,從剛才的動靜來看一定是被綁走了,他迅速意思到可能有埋伏,沖上前要去抓住洛云橫.

但是洛云橫哪里會呆呆地等著他來抓,迅速一彎腰,躲過了他的手,這里地方還算寬敞,她迅速運起輕功,這世上輕功能趕上她的人根本沒有幾個.

她身影一晃,迅速和耶律軒拉開了距離,跑進了拐角的房間里.

才剛剛沖進門,就裝進一個寬闊又溫暖的懷抱里.

"終于抓住你了."

男人的聲音帶著某種神奇的力量,洛云橫心口猛地一熱,軟得一塌糊塗,甚至不用抬頭也知道抱住自己的人.

她埋頭在烈西曉胸口蹭了蹭,抬起頭來,拍了他一下.

"你怎麼現在才來?!!"

烈西曉露出一個淡淡的溫柔笑意,伸手將失而複得的洛云橫攬進懷里,發出一聲喟歎,也在問自己:"我怎麼現在才來."

竟然耽擱了一晚上,讓他的橫兒被別人挾持了一晚上,真是罪該萬死.

洛云橫轉頭看到洛兒站在烈西曉身後,個子小小,懷里卻抱著正字啊熟睡的逸兒,兩張粉雕玉琢的小臉看上去有幾分相似.洛兒臉色低沉似乎還在生氣,她走過去張開了雙臂.

"洛兒還在生娘親的氣嗎?!!"

一直繃著臉的云洛臉上的堅冰瞬間碎裂,他走上前撲進洛云橫懷里.

"娘親."

"洛兒,我好想你."洛云橫將洛兒抱了個滿懷,滿足地埋在他身上.

"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云洛雖然口氣不好,但是臉上帶著笑,可以說是十足的寵溺.

洛云橫抱著香香軟軟的云洛,手不住地在他身上揉了揉,手感好好.

"娘親,你的手."云洛抱著洛云橫,察覺到她不斷在他身上搓揉的手,警告地說道……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百零三章:死亡林1
下篇:第五百零五章:什麼交易?!!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