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百零三章:死亡林1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零三章:死亡林1

"啊#_阿爹!!沼澤里有東西咬我!!"袁歡顏哭喊著,在平靜的沼澤之下,不斷有東西在啃食著她的腳,剛開始只是感覺麻麻的,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腿部逐漸傳來刺痛,而且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看不見的恐懼讓她尖叫起來,下面到底有什麼東西在咬她?!!

袁歡顏哭喊著,掙紮要要出來,可是她越是掙紮,身體就越是往下陷,最後沼澤已經沒到了她的脖子.

她瞬間不敢動了,只是一個勁兒地哭著……

袁諾聽到歡顏的叫喊聲連忙回頭,看到她只剩下一顆頭露在外面大驚失色,連忙沖過來.可是他剛轉身,身後的毒獸就瞬間發起了攻擊,他甚至來不及跑到沼澤邊,三只毒獸就能將他撲倒在地!!

帶著腥臭味的嘴張開,足以將一個成年人的腦包裹起來,鋒利的牙齒就能順利地切斷脖子!!

袁諾掙紮著,可是三只毒獸的合力攻擊他根本撼動不了.

突然一陣劃破空氣的風聲傳來,噗地一聲,袁諾只感覺身後一輕,還沒等他回頭,接連又是兩聲,身後的三只毒獸徹底倒下.

他站起來一看,那三只凶猛的毒獸身上各插著一根長長的樹枝,全部被釘在地上.三只異獸還沒有死,但是他們卻動也不能動,只是看著袁諾不斷發出低吼.

袁諾走過去輕松解決了它們,旋即轉身朝沼澤中的袁歡顏走去.

此時袁歡顏臉色已經泛青,埋在沼澤里的身體不斷傳來尖銳的刺痛感,但是又擔心自己會再次下陷,她動也不敢動,只能任由那些看不見的東西啃食她.

她臉上滿是泥土,只有眼睛下面被淚水沖刷出兩條白道子.一看到袁諾走過來,哭哭啼啼地喊著……

"阿爹,阿爹."

袁諾身上的傷口還在不斷流血,剛才的打斗再次引發了之前的傷,他全身再次沐浴在鮮血之中,但是他還是溫柔地對沼澤中的人說道:"別怕,阿爹馬上救你上來."

袁歡顏看到他身後觸目驚心的傷口,震驚地喊道:"阿爹,你在流血!!"

袁諾表情絲毫未動,仿佛那點傷口並不值得他重視,他徒手砍斷一截樹干伸進沼澤中.

"歡顏,拉住它,我拉你上來."

袁歡顏點點頭,伸手抓住了那截樹干.袁諾隨之用力,被埋在沼澤之下的身體終于暴露出來,同時暴露出來的,還有剛才不斷啃食著袁歡顏雙腿的東西.

漆黑的樹林里,隨著袁歡顏一點一點被拉出來,粘在她雙腿上巨大的血紅色水蛭也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袁歡顏白皙的腿上,爬滿了巨大的紅色水蛭!!這種恐怖的場景,就連袁諾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些水蛭如同海綿一樣,不斷將袁歡顏血管中的血液吸入自己體內,隨著袁歡顏血液的流失,它們的身體卻在不斷鼓脹起來,怪不得袁歡顏的臉色還怎麼慘白.

袁諾沉著臉,他剛剛將袁歡顏拉上來,就撲了上去,不顧自己會不會被水蛭纏上,用刀一點一點將那些已經將嘴咬進袁歡顏肉里的水蛭輕輕剝離.

"阿爹,疼."袁歡顏不敢看自己的腿,剛才她不小心掃到了一眼,嚇得嚎啕大哭.

"歡顏,別怕,別怕."袁諾只知道這麼安慰著,迅速將那些水蛭取了下來,仔細檢查了一遍才放心.

此時烈西曉和云洛已經將剩下的毒獸全部解決,他們顯然並不在乎袁歡顏此時的狀況,在他們看來,袁諾身上的傷比她的要重得多,而且此時洛云橫的安慰才是首當其沖!!

"繼續走."烈西曉將手中腐蝕得只剩下一個手柄的木劍扔掉,語氣平淡地說道……

袁諾和袁歡顏相互攙扶著站起來,一瘸一拐地跟著烈西曉繼續前進,前面的路上還有更多的危險,要救洛云橫,只能一步一步踏過去.

云洛此時抬頭看了看天空,依舊是被層層烏云遮蓋的月色,他臉上露出了一絲擔心,剛才他吩咐暗衛的事情,不知道他們收到了沒有.

赤炎此時正在以最快的速度趕來,他一聽說洛云橫被抓了,整顆心都提了起來,雖然他的武功還沒有完全恢複,但此時洛云橫的安危顯然已經勝過了一切.

他一邊往苗疆趕,一邊吩咐無處不在的暗衛,"去,把云爾也叫回來!!"

一道黑影從眼尾余光飄過,赤炎目光只是微微閃爍,抬手將空中展翅高飛的海東青叫下來,將一袋藥粉系在它的腳上,"快去,把這些全部帶去給宗主."

他的速度再快,也沒有海東青的速度快,現在宗主他們身陷充滿毒物的死亡林,最需要的就是驅蟲驅獸的藥粉,讓海東青送過去是最快的辦法.

從他現在的地方,就算是用最快的馬,也需要半天的時間才能抵達苗疆.

洛云橫,你一定要平安無事!!

他狠狠馬鞭,發出啪啪的聲音,千里馬嘶鳴一聲,再次就加快了速度,朝著苗疆的方向跑去.

而此時的洛云橫,已經被東麗太子耶律軒帶入了地宮深處的一扇門前.

"這扇門後面就是內庫."耶律軒指著那扇門說道……

洛云橫臉上還帶著笑,攤開手問:"既然你知道內庫的位置,為什麼還要問我?!!"

耶律軒轉過身,背對著她,目光仿佛能穿透這扇石門,看見內庫的一切.

"我知道內庫的位置,可是我需要的是內庫的掌控權,而你洛云橫,內庫所有人都聽從你的指揮,只要你一聲令下,這個內庫就不再屬于大烈,而是歸入了我東麗名下."

洛云橫眼珠一轉,暗道原來他打的是這個主意,轉頭看到身後的非煙,說道:"喂,我說非煙女皇,難道你就這麼看著好處都被東麗拿走嗎?!!我看你什麼好處都沒有討到,你就這麼甘心當別人的墊腳石?!!"

沒想到非煙根本不受她的挑撥,倒是得意地笑了一下,"內庫對于我東海來說根本不足為道,東海每年盛產的珍珠,就足夠養活所有人,我看中的並非內庫."

"那你看中的是什麼?!!"

問到這兒,非煙臉色一紅,露出幾分小女人的嬌羞,"我看中的當然是……"

雖然她沒有說完,但洛云橫一看就知道她想的是什麼,能讓一個女皇露出這種表情,除了讓時間所有人沉迷的愛情再無其他.只不過沒想到這個非煙女皇如此專情,就算被烈西曉拒絕之後還想著他.

洛云橫不滿地想到,等再次看到烈西曉,一定要讓他把自己的魅力收一收,看看這一路上都招惹了些什麼人.隨即她感覺自己現在的想法有些酸,但轉念一想,自己是堂堂大烈的皇後,烈西曉的妻子,做妻子的吃丈夫的醋,天經地義!!

想到這兒,她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決定,在心里把烈西曉念叨了一遍,但是說著說著心里的酸意逐漸發酵,變成濃濃的思念之情,才分開幾個小時,她竟然已經這麼想念烈西曉了.

耶律軒見她不說話,又說道:"你是我們計劃中重要的一環,怎麼樣?!!只要你答應我的要求,我就會把云洛的來曆全部告訴你."

洛云橫看著眼前這個極有可能是洛兒生父的男人,要是洛兒知道自己的父親會是眼前這種人,他會氣憤高于快樂吧.

洛兒的心情她當然清楚,剛才竟然還會擔心洛兒會難過,真是庸人自擾了.她笑了笑,臉上的表情輕松了不少:"我身為大烈的皇後,怎麼會同意你們的要求,那不就是將大烈置于危險之中嗎?!!要我答應你們的要求,簡直是休想."

"我早就說過她不會同意,這個人骨頭硬得很,不用刑她根本不會說,還不如直接將那個孩子帶過來,斬斷她一根手指,看看她的嘴還是不是這麼硬!!"非煙憤怒地說道……

啪,洛云橫迅速回身抽了她一巴掌.

非煙被她打得一蒙,捂著臉不敢相信地尖叫起來:"你敢打我?!!"

洛云橫臉上的表情如同鬼魅,一字一頓地對她說:"我非但要打你,如果我女兒少了一根毫毛,我還會揮軍踏平你東海!!滅了你鮫人一族,把你關入暗無天日的天牢,受萬蟲噬心之苦,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你敢!!"非煙被洛云橫臉上的魄力震驚,心里不由升起一陣驚恐,抬起手要打她.

洛云橫迅速抓住她剛剛抬起來的手:"你還不配打我!!我告訴你天下能打我洛云橫的人,都已經死了."

"你!!你!!"非煙氣得臉色發白,被洛云橫攥住的手傳來頓痛,卻根本動彈不得半點.

"你除了說這個字還會說什麼?!!難道你還想下去見他們?!!"

洛云橫不屑地甩開她,非煙被嚇得臉色一白,一個字也不敢再說……

耶律軒見兩人鬧成這樣,臉上露出一絲不耐煩,"行了行了,洛云橫,我知道你不會受威脅,可是你的孩子還在我們手中,你真的要繼續這樣和我們作對?!!我記得你聰明絕頂,這時候不會犯糊塗吧……"

洛云橫臉色一沉,每次耶律軒都能准確地抓住她的軟肋,讓她不能反抗.

"你要我怎麼做?!!"她沉著臉問.

"帶我們找到內庫的位置,將指揮內庫的權利交接給本王."

"你不是已經知道內庫的位置了嗎?!!"洛云橫指了指那扇門:"你不是說門後面就是嗎?!!"

耶律軒搖搖頭,說道:"內庫占地千畝,我要知道的,是管理內庫的位置."

洛云橫咬咬牙,心中十分掙紮,但是又擔心他們對云兒不利,想了很久才緩緩說道:"我會帶你們進去,但你們不能動云兒."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百零二章:東麗太子
下篇:第五百零四章:死亡林2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