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百零一章:不屑一顧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零一章:不屑一顧

滿意地看到非煙眼中布滿震驚,洛云橫笑了一下:"因為你有一點不如我."

她並沒有說完,只是點到為止,隨即抬步走了出去,根本不理會身後的人的尖叫聲.

出口的另一端,東麗再次展示了他們獨有的工匠水平,若不是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身處苗疆死亡林的地下,洛云橫一定會因為眼前的布置誤以為自己身處皇宮之中.

金色的牆壁上雕刻著屬于東麗的國徽,雄偉的巨狼對著圓盤似的月亮仰天長嘯,身上每一根狼毫都清晰可見,恍惚間差點以為眼前的真的而是一匹狼.

"威風霸氣,是不是?!!"一個聲音在身後響起.

洛云橫不用回頭也知道來者是誰,她沒有說話耶律軒就繼續道:"南蠻的黑蝶,東罕的火蓮,夜風獅王,東海的鮫人,還有大烈的金龍,放眼望去,只有東麗的巨狼才是最威風八面的,每次看到都會讓人感覺到無比的震撼."

耶律軒的語氣有些陶醉,洛云橫冷哼一聲,自古以來,只有金龍才是萬獸至尊,所以天下王者才會有真龍天子的自稱,以此來證明自己的皇位名正言順.無論是前世還是今世,洛云橫認可的也只有五爪金龍,只有穿在烈西曉身上的五爪金龍!!

"你這麼說,也不怕非煙女皇聽見了,你們的聯盟可就危險了."洛云橫說道……

耶律軒卻不屑一顧:"她?!!不過是個上不了台面的女人罷了,區區東海,東麗能與他們結盟是他們求都求不來的."

"那你們為什麼還要和他們結盟呢?!!"洛云橫順勢問下去.

耶律軒卻微微一笑,搖搖頭不肯說,"你問得太多了,以後你就知道了."

洛云橫在心里捏起拳頭,差一點就套出來了,看來這個東麗太子還真是那麼回事.

她回過頭,注意到耶律軒懷里並沒有抱著云兒,她瞬間提起了心:"云兒呢?!!"

"睡著了,我讓人抱下去休息了,不用擔心,只要你好好聽話,我是不會傷害她的."

洛云橫搖搖頭,露出帶著幾絲狡猾的笑,"我不是擔心云兒,我是擔心你的下屬.要知道,我洛云橫的孩子,就算還是個嬰孩,也不是誰都能掌控的."

似乎為了印證她說的話,地宮之中突然響起了一陣尖叫聲.

耶律軒眼睛微眯,露出幾分危險的味道,洛云橫攤開手,無辜地搖搖頭,臉上卻滿是得意:"我早就說過,我的孩子,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耶律軒盯著洛云橫看了一會兒,抬起手,一個侍衛不知從哪里出現,走了到耶律軒身後.

"出了什麼事情?!!"耶律軒問.

"回殿下,剛才抱進去的那個小孩,他……出恭了."

那人才說話,洛云橫就忍不住笑了起來,出恭,真他們想得出,哈哈哈哈,太文藝了.

她捂著肚子哈哈大笑,全然不顧耶律軒有些發黑的臉色,繼續說道:"對了,我女兒身嬌體貴,每天早晚都要上廁所,也就是你們說的出恭,時不時還會尿尿,你們都要做好准備.至于吃的呢,一定要喂母乳,如果實在沒有,就要喂當天產的牛奶,要加熱不能太涼,而且她吃完還有可能會吐奶,要拍拍她的背,小心她漾奶.還要勤洗澡,一天一次不能少,一定要用熱水,不能讓她著涼."

洛云橫一口氣說完,看著那個侍衛的表情越來越痛苦,心中更是得意.

耶律軒臉色剛開始還有些沉,到後來救習慣了,甚至等洛云橫說完才彬彬有禮地吩咐:"我會按照東麗公主的身份來照顧她,你就放心吧……"

洛云橫撇撇嘴,在心里暗暗互換云兒:云兒啊,你一定要多多捉弄捉弄這些人,一天拉個三四次,最好都拉他們臉上!!

等侍衛離開,洛云橫才問道:"說吧,你到底抓我來有什麼目的?!!"

"我說過了,我不是抓你,而是來帶你回家."

"若要論起我的家來,現在我已經是大烈皇後,我的家自然就是大烈,就算不從這里算起,我本是東罕公主,我的另一個家,就在東罕,我想來想去,都和東麗不沾一點關系.回家?!!回哪里的家?!!"

洛云橫明確地表明態度,但是耶律軒只是搖搖頭,說道:"這些我當然知道,東罕的公主,大烈的皇後,這些都是你的身份,不過你忘記了最重要的一個."

他說到這兒就停了下來,似乎想讓洛云橫自己想起來,可是洛云橫當然完全不會記得,她干脆將所有事情脫口而出:"或許你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洛云橫,已經不是當初的洛云橫了,如果你是和她之間有什麼糾葛,很抱歉,我不是她."

耶律軒仔細盯著她的眼睛,試圖從中找出一點端倪,可是卻沒有任何收獲,難道洛云橫真的不記得了?!!

"就算你全都忘了,難道你就不想知道云洛的來曆?!!"

洛云橫心咯噔一下,不敢相信地抬頭看向耶律軒.她為什麼會在棺材里生出云洛?!!云洛的生父是誰?!!這兩個問題困擾了她這麼多年.

雖然洛兒從來不提起自己的生父,但就算是鐵石心腸,也一定想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更何況是還是個孩子的云洛.

為什麼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眼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東麗太子竟然會知道?!!是故弄玄虛,還是他真的知道其中的事情?!!

一時間,洛云橫心中百般猜想,卻沒有一個站得住腳.她咬咬牙,試探著問:"難道你知道?!!"

耶律軒微微一笑,仿佛早就猜到洛云橫會這麼問:"我當然知道,云洛能出生,這里面缺了我可不行."

缺了我可不行……

洛云橫心中猛地一震,仿佛被一把大錘直接擊中,整個人一抖,險些站不住.她抬起頭死死地盯著耶律軒的樣子,竟然真的和洛兒有幾分相像.

難道,眼前這個人,竟然會是洛兒的生父?!!

洛云橫被自己心里這個猜測驚得臉色慘白,她心里其實一直希望云洛的生父已經死了,最起碼這輩子都不要出現在自己面前,但是又不希望他真的死了,要是這樣,洛兒就一輩子不能見到自己的父親.

但是眼前這個人,竟然會是洛兒的生父?!!

洛云橫腦海中一陣眩暈,她好不容易找回聲音,卻有些顫抖:"你說什麼?!!到底是怎麼回事?!!"

耶律軒笑容中透出幾分得意,他伸手拉起洛云橫垂在肩頭的秀發,"要向我將所有事情都告訴你,那你就先告訴我,內庫到底在哪里?!!"

內庫?!!原來他的目的就是內庫?!!

洛云橫渙散的精神迅速回籠,她一把將耶律軒的手拍下來,同時後退了一步.

"原來你是為了內庫,你想要侵吞大烈?!!"

耶律軒笑而不語,但是也不否認,他歎了一口氣,似乎回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本來我是不會這麼早來找你的,你這步棋,我打算留到最後,可是偏偏在內庫這一環,我抓了不少人,沒有一個人願意透露,一個苗王,一個內庫總管,無論我怎麼用刑,他們就是一個字也不說."

洛云橫一聽他抓走了小叔,連忙問道:"原來顧顯是你抓走的?!!他人呢?!!"

耶律軒皺了皺眉,狀似苦惱:"本來還想多拷問他一段時間的,可是他自己耐不住痛苦,竟然自己跳下來懸崖,現在可能已經死了吧……"

他輕描淡寫地話,卻讓洛云橫猶如雷擊.

小叔竟然死了?!!

她抬起頭,看著眼前似笑非笑的人,"是你們把他害死的!!"

耶律軒擺擺手:"這可不對,只要他將內庫的位置乖乖說出來,我們是不會殺他的,怪只怪他骨頭太硬,還自尋死路."

洛云橫滿臉怒氣,她要努力克制自己才不至于和他大打出手,她深吸了幾口氣,將怒氣強行壓下去,才說道:"就算是你們問我,我也不會告訴你們內庫的位置."

耶律軒笑意漸深,別有深意地說道:"不,我們不需要你告訴我們,你自己會帶我們去的."

死亡林內,袁諾正在帶著烈西曉和云洛前往內庫.

"我被抓的時候他們一直在詢問我內庫的位置,我雖然知道一些,卻一直沒有說,這才被他們打成這樣."袁諾說道……

袁歡顏一言不發,扶著袁諾繼續往前走,從剛才開始,她就沒有說過話,只是一直扶著搖搖欲墜的袁諾.

"你認為他們會去內庫?!!"烈西曉皺起眉,不贊同地說:"以橫兒的性格,她絕對不會將內庫的位置告訴他們的."

內庫關乎著整個大烈的命脈,洛云橫肯定不會說,但是烈西曉心里卻希望洛云橫將他們都帶去內庫,這樣她也免受痛苦.

他擔心地朝遠處看了一眼,卻只能看到無窮無盡的黑暗,只好將目光再次收回來,問袁諾:"你知道對方是什麼人嗎?!!"

袁諾搖搖頭,"他們拷問我的時候都蒙著面,看不清他們的樣子."

烈西曉仔細想了想,突然將一切線索都連了起來:"洛兒,你還記得你皇娘留下的線索嗎?!!"

云洛皺皺眉,皇娘臨走前說會給他們留下線索,可是到目前為止,出了那個沒頭沒腦的珠花,是半點線索都沒有看到,"那只珠花?!!我實在想不出會是什麼線索."

烈西曉將洛云橫留下的那只珠花放在手心攤開,將它調轉了一個方向,"我記得,我們看到它的時候,珠花是這樣放置的."

云洛仔細看了看,漂亮的珠花上綴著兩枚圓圓的珍珠,花瓣是用上號的翡翠雕刻而成,釵身由黃金鑄造,在黑暗中仿佛閃著光.而釵子的另一頭,指向的是……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百章:你何必救我!!
下篇:第五百零二章:東麗太子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