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百章:你何必救我!!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章:你何必救我!!

"你……你何必救我!!"她扭過頭,不願看跪在地上的人.

"你是我的女兒,我不救你,誰來救你?!!"袁諾淡淡地說道,仿佛他本該就這麼做.

袁歡顏呼吸一窒,眼睛酸澀,她抬起頭眨了眨眼睛,硬是將湧出來的淚意強行逼了回去.

"你現在知道來救我,為何當初不救阿娘?!!為何當初阿娘死的時候不為她報仇?!!"她大喊,聲音逐漸帶上了哭腔.

"你阿娘……"袁諾欲言又止,最後只彙成一句話:"是我的錯."

袁歡顏壓抑的哭聲瞬間爆發,靠著樹嚎啕大哭.

烈西曉看著眼前這對父母表情沒有半點波動,他心中只有洛云橫,對于其他人,無論是死是活,都與他毫無瓜葛,他也不在乎.

他只是轉頭對袁諾說道:"就算是你的十條命,也換不回我的洛云橫,若是你還想保住整個千戶,就把洛云橫找回來."

袁歡顏停止了哭聲,抽抽搭搭地說:"我,我知道他們在哪里……"

洛云橫跟著耶律軒往死亡林深處走,他似乎對這片林子十分熟悉,在里面左拐右拐,走了一會兒竟然柳暗花明,來到一處山洞.

這山洞看著其貌不揚,但是越是往里走越是奇特,走著走著,洛云橫還發現山洞的牆壁上放置了火把,地面也出現了一些開鑿過的痕跡.

但這個山洞卻絕對不是當初她通往內庫時走過的山洞,因為她在前面的石門上看到了一直正在望月仰頭長嘯的巨大灰狼浮雕.

那是東麗的標志,這個山洞是東麗開鑿的!!

意識到這一點,洛云橫震驚地往四周看了看.耶律軒走到石門前,伸出右手放進上面的一個凹槽里.

洛云橫眼珠一轉,連忙走上前,"我來幫你抱著孩子,我來我來."

耶律軒微微一笑,避開她的手,"我自己來."

接著手在門上動了動,高大的石門咔一聲緩緩打開,洛云橫眼睛盯著他手指的動作,剛才她上前來抱云兒只不過是個幌子,真正的目的是想看看他如何開這扇門.雖然這個耶律軒的動作很快,但還是被他悄悄記在了心里.

石門內明亮的燈光照射出來,只不過一牆之隔,里面卻是富麗堂皇,一派壯麗.

竟然你能在死亡林建起這樣一座地宮,這個東麗的太子的本事究竟有多大?!!

洛云橫臉上震驚的表情似乎對耶律軒十分受用,他臉上的笑深了一下,側身站在門邊,一只手抱著云兒,另一只手從胸前打開,做出一個歡迎的姿勢.

"請."

洛云橫點點頭,順著火把的指引走了進去,兩人到了一處寬闊的廳堂,耶律軒才對她說:"你在這兒等著,有人想見你."

"誰要見我?!!"洛云橫有些疑惑,這些人為什麼都認識她,難道她在各個國家這麼出名?!!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那云兒呢?!!"

"這個孩子暫時就由我來照顧,你好好在這里休息."說完,耶律軒轉身走進了一個房間.

洛云橫坐在石椅上將這幾天的事情都想了一遍,失蹤的顧顯突然傳來消息,東麗和東海的結盟,還有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東麗太子,這些都好像被一根隱形的線串在一起,可是這根線到底是什麼?!!

她抬起頭,發現從這里竟然能看見天空的一角.

現在烈西曉應該已經醒來,只不過應該氣得火冒三丈,不知道洛兒能不能安撫他.

想到這幾個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洛云橫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要是他們知道自己在這里就好了……

對了!!洛云橫眼睛一亮,站起來仔細看了看那個小小的通風口,什麼東西能最好地傳達消息,就是煙!!

她迅速從角落里找出一些稻草,還好身上一直帶著火折子,擺弄了一會兒,一團火焰就生了起來……

縷縷青煙飄起來,順著那個不大的通風口飄了出去.

一定要看到,烈西曉,快抬頭,一定要看到.

她一邊扇著風,一邊默念.火勢越來越大,突然,一盆水嘩啦一聲,將她好不容易升起的火全部澆滅.

"看來堂堂大烈皇後,也不過如此."尖銳刺耳的女聲在空曠的房間里響起.

這個有些耳熟的聲音讓洛云橫站起身來,她會回過頭,身後站著那人她確實認識,正是當年被大烈所救的非煙公主,不,或許現在應該稱呼她為非煙女皇了.

洛云橫仔細地打量著她,巴掌大的小臉上已經沒有了當初楚楚可憐,讓人看了心生憐惜的嬌弱,而是帶著一種屬于女皇的霸氣.及腰的長發變成了細碎的小辮子,每一根辮子後面都綴著一枚指腹大小的珍珠,光滑圓潤,在黑暗中微微閃著光,一看就知道並非凡品.

洛云橫忍不住驚歎,這些珍珠,就算隨便拿出一顆,也足夠一個五口之家好幾年的生計了,此時光是非煙女皇頭上戴著的,就足足有上百顆.

帶這麼多珍珠在頭上,不會被搶嗎?!!洛云橫腦海中忍不住想到那些強盜抓著非煙女皇頭上的珍珠的樣子,滑稽得讓她忍不住笑了起來……

非煙見她非但不害怕,反而還笑了起來,又怒又氣.

"你笑什麼?!!"

洛云橫憋住笑,但是轉眼又看到她身上也綴滿了珍珠,活像一棵聖誕樹,沒忍住又開始笑,一邊笑還一邊解釋:"沒什麼,沒什麼,哈哈哈哈."

非煙女皇嬌俏的臉上黑氣沉沉,一看就知道洛云橫在嘲笑她.現在她只不過是自己手中的階下囚,竟然還笑得出來?!!

她冷笑一聲,走到洛云橫身邊說道:"笑吧,你盡管笑吧,待會兒有你哭的時候."

"哭?!!我什麼要哭?!!"洛云橫擦了擦眼角因為爆笑而滲出的眼淚,笑意不減.

"你如今已經成了我的階下囚,這還不值得哭?!!"

"階下囚?!!"洛云橫看了看四周,寬闊的廳堂,抬頭能看到星光,周圍都是火把照明,東麗將這個地下宮殿修築得富麗堂皇,如果這里都能稱得上是囚牢,那她之前待過的地方簡直就是天底下最破的地方.

她笑了笑,在廳堂里走了一圈,態度怡然自得,就好像是在自家的庭院里散步一樣,這種態度讓非煙憤恨地咬了咬牙.

"我想你怕是誤會了,在我洛云橫見過的囚牢之中,眼前這個顯然是最好的,我為什麼會怕?!!我又為什麼要哭?!!非煙女皇,你未必把我想象得太脆弱了,我洛云橫什麼沒見過,還會怕?!!"

非煙咬咬牙,眼前的境況竟然嚇不退她,又見她直接在長椅上躺了下來,一副市井流氓的樣子,哪里還有大烈皇後的一點儀態,

烈西曉到底喜歡她什麼?!!非煙眯起眼睛,她哪里不如這個洛洛云橫?!!論樣貌,見過她的人中除了烈西曉,沒有人能不為她心動,甚至願意為她付出生命.論才華,她乃是東海養尊處優的公主,從小學習各國文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就連兵法和權政之道也有所涉獵.

而眼前這個洛洛云橫只不過是個並不知道哪里來的野丫頭罷了,連她自己的父親都要殺了她,還帶著一個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孩子,就是這樣的人,竟然也能得到烈西曉的青睞,成為大烈獨一無二的皇後,這怎能不讓人憤怒?!!

烈西曉一定是著了她的迷魂術,不然不會這樣死心塌地地跟著她,竟然還為了她遣散後宮,弱水三千,專寵她一人.

想到這兒,非煙忍不住捏緊了拳頭,修剪得十分漂亮的指甲嵌入掌心,傳來陣陣刺痛.

眼前這個人,處處不如她,卻搶走了屬于她的一切,讓她怎麼不恨!!

洛云橫狀似隨意地躺在椅子上,這個地宮距離地面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剛才好不容易生的火已經被撲滅,接下來可能不會再有機會讓她再次生火了.

剛才的煙霧不知道烈西曉他們會不會發現,她等了一會兒,沒有看到烈西曉的蹤跡,看來他們並沒有看到煙霧.

她微微有些失望,隨即小心地觀察起四周的環境來.這個地宮的牆壁是有整塊的巨大岩石搭建起來的,不知道運用了什麼工藝手段,石塊與石塊之間的縫隙,連珠花都插不進去.

現在這個大廳放眼望去只有兩個口,一個是剛才進來的巨石門,雖然洛云橫已經記下了打開的方法,可是怎麼出去還不得而知.剩下的另一個出口,就是剛才耶律軒離開的方向,非煙女皇應該也是從那里進來的.

那邊通向何方?!!

想到這兒,洛云橫翻身坐了起來,轉身往那個出口走去.

"你要干嘛?!!"非煙正怒氣沖沖地看著她,沒想到這人倒是不疼不癢,還站起來要走.

"我到處逛逛啊,不能讓我一直待在這里吧……"洛云橫理所當然地說,一邊順著那個出口走了進去.

非煙氣得渾身發抖,這個洛云橫根本沒有把她放在眼里!!

"你要是再敢踏出一步,我就要了你女兒的小命!!"

洛云橫邁出的腿猛地一頓,回頭目光鋒利地看向非煙,渾身的氣勢陡然一轉,讓人膽寒.

"你敢!!"

她甩下兩個字,腳慢慢落在地上,可以放慢的動作如同直接給了非煙一個響亮的巴掌.

"你看我敢不敢!!"她咬著牙,聲音聲音極度憤怒而變得又尖又利,在地洞里不斷回想.

洛云橫揉揉被刺痛的耳朵,回頭對她信心十足地說:"你當然不敢!!"

"我現在就去殺了她!!"非煙尖叫起來……

洛云橫心中雖然驚恐,但還是冷靜地大說道:"就算你要殺,東麗的太子也不會答應,他需要我,就絕對不會動云兒一根毫毛.你是不是在想,為什麼我什麼都不如你,竟然會得到了你想得到一切?!!"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四百九十九章:我娘親在哪?!!
下篇:第五百零一章:不屑一顧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