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四百八十四章:緊張與期待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百八十四章:緊張與期待

感情好或者是不好,那都不是給別人看的,那都是自己體會得到的.

就像是此時,這月痕一副羨慕的模樣.

不過月痕說的也的確是沒錯,她洛云橫的確是幸福的.

洛云橫嘴角掛著微笑,看向月痕,安慰道:"放心,老天爺從來都是善待好心的人的,就像是你一樣,而且我也相信,北疆王即便是恢複了記憶,那麼也不會忘記你對他的好的."

月痕也只是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這種是事情,她自然也是希望如此的,但是有些事情有的時候永遠都是這樣,是不能夠隨心的.

北疆王如果即便是後來真的恢複了記憶,然後憎恨她,那她也是沒有辦法的,畢竟,她總是不能夠因為自己的一點點的私欲,而讓北疆王這一輩子都這麼不明不白的活下去吧?!

她不是一個自私的人,所以她真的是做不出來這種事情的.

洛云橫也知道月痕現在的心情一定是很難受的,所以她也並沒有提出讓月痕回去,或者是自己回去,她一直陪在月痕的身邊,算是變向的安慰吧.

大約過了兩個時辰的樣子,赤炎便出現在了二人的視線之中.

洛云橫是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在赤炎出現的那一瞬間,月痕眸子中那抹期待跟緊張!!

這倒是讓洛云橫忍俊不禁.

誰又能想到,當初那個輕狂不可一世,冷心冷情的月痕,如今,竟然也是一頭載到了情愛這上面!!

洛云橫失笑著搖頭,笑聲不算是很大,但是卻足以讓月痕聽見,她急忙回頭,看了一眼洛云橫,頓時便感覺到了不好意思!!

雖然這種事情並沒有什麼,但是月痕卻還是感覺到了難得的羞澀.

反而是洛云橫伸出手來拍了拍月痕的肩膀,笑道:"不趕緊的去問問?!你要是感覺不好意思的話,那我幫你去問?!"

這話說的,則是更加的把月痕給說的面紅耳赤的.

"宗主!!"

"哈哈!!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你在這等一下,我去問問赤炎,結果怎麼樣了."

話落.洛云橫就直接奔著赤炎而去了.

月痕眼眸中含著感動的看著洛云橫離去的方向,心中有些化不開的感動.

以前在喜歡赤炎的時候,她總是會各種的把洛云橫給想的很是不好!!

有的時候甚是回想,這個世界上已經有了自己,但是為什麼卻還是要有一個洛云橫?!這不是誠心的在給自己添堵麼?!

而現在,她則是徹底的了解到了這赤炎為何會拜倒在洛云橫石榴裙下的真正意義了!!

就是這樣美好的女人,即便她自己身為一個女人都跟著有些著迷了,就更加的不要說赤炎他們那些出色的男人了!!

洛云橫倒是不知道此時月痕心里想的那些事情,本來她也是從來都不在乎旁人會怎麼想她的,她自己行得正,坐得端,就比什麼都強很多了,所以她很是不在意的.

倒是走到了赤炎的跟前之時,洛云橫還是有些緊張的.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自家姐妹關于幸福的事情,即便是跟她沒有一點兒的關系,那麼她也是跟著擔心的!!

"怎麼樣?!好了?!恢複記憶了?!"

赤炎看到洛云橫這副緊張的模樣之時,倒是有些忍俊不禁.

"干什麼那麼緊張?!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你的事兒呢."

洛云橫不客氣的白了一眼赤炎.

她這緊張還不是被他們的這種情緒給感染的?!跟她有個幾毛錢關系?!

"趕緊的,說說,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赤炎也不再繞彎子,直接說道:"本來就不是什麼難事兒,只是最開始的時候我見月痕沒有這方面的意思,我也就沒有問,而且那個時候的北疆王也聽哈,不像是世人傳說的那般狠戾的模樣,其實說心里話,我倒是巴不得希望他一輩子都是那樣呢!!

不過月痕既然已經求到了我的身上,那麼我也不能不管不是?!總是要盡心的,現在北疆王已經恢複了記憶.原本我還是害怕他會因為恢複了記憶而把這一段時間的事情給忘記,但是現在看來,效果挺好的,至少她現在還是能夠認得我們的."

話說道這里,洛云橫也基本上就已經是知道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兒了.

她點了點頭,眸子中有著掩飾不住的喜悅!!

月痕其實這一輩子過的也是實屬不易的,她一直在暗宗之中,喜歡赤炎的這件事情也已經不是一個秘密了,而赤炎卻始終都是沒有給過月痕一丁點兒的回應,有的時候看的洛云橫都是感覺有些不忍心的.

而現在,她在看到月痕已經從赤炎的這段感情中解脫出來之後,也是跟著高興的,而失去了所有記憶的北疆王看起來也是很淳樸的,對月痕也是超級好的,她自然也是希望月痕能夠得到幸福的.

而赤炎的這番話,則無疑是給了洛云橫一顆定心丸兒!!

,"你的意思就是說,這北疆王即便是恢複了記憶,那麼也是記得這一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的?!這麼說……他這是還記得自己對月痕的感情的?!"

意思大概是這樣,他能夠這麼理解的,對吧?!

赤炎也是很配合的點頭.

"沒事兒,基本上就是這樣,我在看到北疆王已經恢複了記憶的時候,當時還是有些擔心的,但是他會攻擊我,但是他也不過只是淡淡的掃了我一眼,然後要求見月痕,我就過來了."

說道這里的時候,赤炎還是有些郁悶的.

真的是沒有想到,這自己救了人,把人給救好了之後,竟然沒有得到一絲一毫的感謝,真的是醉了!!

而且這北疆王竟然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要求自己去找月痕,他當時真的很想要一銀針給他紮回原先的模樣呢!!

但是這人是月痕求自己醫治回來原先的模樣的,他也實在是不好再多做什麼.

而且反正他在救好了人之後,也是要准備離開的,現在也不過是幫忙找一下月痕,倒也是沒什麼的.

只不過是北疆王那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讓他有些感到牙疼而已!!

洛云橫聽了赤炎的話之後,也只是淡淡的挑了一下眉頭.

這事兒……還真是有些有意思呢.

不過隨即洛云橫也就想明白了.

主要是失去記憶的北疆王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麼人,所以他不管是怎麼樣,那也是遵從自己的內心而做的,而現在,他恢複了記憶,知道自己是九五之尊,所以自然是以前該有的氣勢,現在則是全部都回來了.

"他是一國帝王,會這樣也不足為奇,既然是要叫月痕,那麼就把月痕帶過去吧."

說完,洛云橫便回頭,叫了月痕一聲之後,自己便轉身離開了.

現在事情基本上該弄明白的也都已經弄的明白了,所以她自然也是不需要呆在這里了,而且烈西曉還在房間里,她也是很擔心的.

月痕走過來,看到洛云橫離開之後,微微歎了一口氣.

洛云橫走的時候,也沒有跟他說這北疆王現在怎麼樣了,她還要馬上再問一遍赤炎,這多多少少還是讓月痕有些擔心與緊張的.

"他……現在怎麼樣?!"

赤炎有心逗弄一下月痕,但是看到她這副擔心的模樣,也是不忍心了.

這種時刻,她月痕是比任何人都難熬的.

"走吧,他說要見你,我見他臉色雖然有些陰沉,但是總體來說還是不錯的,所以不要太過的擔心,再不濟……還有我們呢."

月痕身子微微一僵……

他要見自己?!

這怎麼可能不讓月痕而感到擔心?!

她現在就是抗拒的!!

甚是月痕都不需要去見北疆王,就都能夠知道這北疆王會說出什麼話來,會有什麼眼神看著她!!

只要是想到這里,月痕表現的,就是無休無止的抗拒!!

有些事情,她甯可逃避,也是不想要被人給輕易看到的,也不想要去承受北疆王對她無限的鄙夷!!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麼她就真的是會受不了的!!

"我……我不要去……"

她明顯的抗拒,自然是被赤炎給看到了的.

赤炎微微蹙眉,倒是有些不明白這月痕為何會拒絕.

她不是一直都是希望北疆王會恢複記憶的麼?!現在他已經恢複了,她應該開心才是啊?!為什麼此時卻是這麼的悲傷呢?!?!

真的不是赤炎這個人傻,而是情愛的這種東西,自己能夠明白,但是旁人,卻是一點兒都不會清楚的.

不過赤炎也不是那種傻的人,他雖然當時不明白,但是只要稍微的想一想,便也自然是明白了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兒了.

月痕的抗拒,也不過只是因為生怕在北疆王那里聽到那些讓她而感到傷心的話而已!!

想明白了這一切的赤炎,則是忍不住的失笑了!!

難道是他剛剛的話表達的不清楚麼?!要不然為什麼月痕會這麼的抗拒呢?!

"好了.你不要擔心,他現在心情很平靜,至少我是沒有看到他現在有任何的發怒的情形,所以,你還是去看看吧,不管如何,即便是發生了什麼不可想象的事情,那你也是要面對的,也是要弄個清楚明白的!!不是麼?!?!"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四百八十三章:接受治療
下篇:第四百八十五章:一生一世一雙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