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四百一十七章:晚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百一十七章:晚了

倒也不是跟烈西曉鬧脾氣,而是就感覺,這麼突然的就說要撤退,也壓根兒就不是宮昊天的風格啊!!

不戰而敗……

洛云橫緊緊的抿著唇,不說話了.

但是大家都是顧忌她情緒的人,自然是能夠看的出來洛云橫的情緒低落.

烈西曉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他走上前,抱住了方小小,聲音溫柔的說道:"云橫,並不是我想要做懦夫,而是現在暗宗之內,我們也的確是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你功力沒了,洛兒還太小,就與我跟無溟堂主兩個人,而且……"

他沒再說.

他不想把自己身上的這點兒毒總是拿出來說事兒,畢竟,這事兒他心里也是沒底的.

洛云橫也不是蠻不講理的人,看到烈西曉這副模樣,又怎麼能夠繼續耍小性子?!她這也是因為懷孕的關系所以大腦變的有些遲鈍了而已,如若不然,她自然不會是這種性格的人.

看到烈西曉這副無奈的模樣,她倒是感覺,這件事情,好像是她做錯了.

所以,洛云橫抿了抿唇,伸出手來拽住了烈西曉的衣袖,說道:"我知道了,那麼我們走吧."

如果不是剛剛烈西曉那麼一說,她倒是忘記了,自己的肚子里還有一塊肉呢!!

不為了別的,就算是為了孩子,她也不能夠隨意的就冒險啊!!

更何況烈西曉說的很對,現在他們還都沒有那麼強大的戰斗力,怎麼能夠跟他們一起戰斗呢?!

烈西曉到底對洛云橫是有些心疼的.

可是沒有辦法,他知道洛云橫想要鏟除余孽的那種心情,可是現在沒有辦法,他們現在並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也並沒有那麼多的精力來對付此事.

更何況,現在開始,他烈西曉的生命已經不知道能夠延遲多長時間了.

他也想要鏟除這暗宗的余孽,他也想要幫洛云橫一起把暗宗給肅清了.

可是現在為止,他還是不能夠這麼做的.

他想要陪著洛云橫,用自己僅剩的那麼一點兒生命,雖然有些自私,可是卻仍舊是還想要自私這麼一次.

可就在眾人准備呀離開的時候,無溟卻止住了腳步,看著懸崖外,微微歎了一口氣,神色緊繃,帶著無奈.

"晚了,走不了了."

大家一愣,抬頭看去的時候,就看到了懸崖的那邊兒,此時已經聚集了很多的人!!

果然,如無溟所說的,一切都晚了.

云洛看到眼前的這副場景,倒是忍不住的冷冷一笑,"來的倒是吉時啊."

那頭兒剛剛被他們消滅個乾淨,但是此時卻又來了這麼多的人!!

很顯然,他們這是想要甕中捉鱉的!!

洛云橫看到眼前的陣勢,微微蹙眉.

如果她的內力還在的話,那麼一切都自然是不在話下,可是現在,她無疑便是一個累贅!!

"你們先走!!"

"說什麼胡話!!"

幾乎是洛云橫的話剛剛落下,身邊的烈西曉便直接呵斥了她一句!!

"我們來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你,現在你要我們扔下你走?!"

這烈西曉真的是對洛云橫無語了,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她才好了.

洛云橫也感覺到自己這話說的的確是有些不對勁兒了,所以她撓了撓頭,一臉的無奈.

"可是現在外面那麼多人,而且我又失去了內力,現在就無疑是廢人一個了!!你們帶著我,一定是出不去的……"

"出不去?!"烈西曉踱步走到窗前,看到外面黑壓壓的一片人,冷冷一笑,但是轉身在看到洛云橫的時候,眸子中卻充滿了溫柔的寵溺.

"既然我們出不去,那麼一起死在這里又能何方?!"

反正,有她的地方便是自己最為幸福的家,而今,即便是死了,但是能夠共赴黃泉,烈西曉就已經知足了.

洛云橫不說話,反倒是緊緊的握緊了烈西曉的手.

有些話,即便是不用說,他們就已經明白了這其中的任何含義了.

無溟看了一眼他們互相相握著的手,心中酸澀的好像是檸檬汁一般,但是卻沒有辦法,最終苦澀一笑,然後轉開了自己的眸子.

無溟其實一直都是一個極其有自知之明的人,他明白自己與洛云橫之間的差距,所以在洛云橫的面前,他雖然嘴上有多加的苛刻,但是卻從未動過洛云橫一下!!

洛云橫在他的心中,無意識女人一般的存在,所以,即便洛云橫的心不在他這里,即便是洛云橫的心中有著另外一個人,但是他卻還是甘之如恬!!

為了保護暗宗,也是為了保護洛云橫.

"你們看,那個人是誰?!"

這個時候,云洛站在床前的凳子上,當看到某個人也在其中的時候,倒是微微有些詫異的.

這個人,曾經與他們有過一面之緣,但是卻在最後不了了之,卻仍舊是讓他們都記在了心中.

"是……博晨?!"

洛云橫看著對方,眸色微微一眯,便已然是看到了對面懸崖處,站立著的男人.

他一身玄青色衣袍,就那般的玉樹臨風一般的站在對面的懸崖上.

許久不曾再見面,這一見面,倒是讓洛云橫竟然有些恍惚了.

記得那個時候,博晨來到大烈做客,金鑾殿上表示要切磋武藝,但是最終卻變成了相認大會.

可是抱歉的是她洛云橫並不是本尊,也並不知道這本尊跟博晨之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反正最後這博晨離開了,也沒見有什麼大的動作,這件事情他們也就一直都沒有放在心里,但是卻那里想到,此時,竟然又見到了博晨.

並且是在這種對立的場面前.

烈西曉此時,也發現了博晨.

再見到博晨的那一瞬間,腦子中一直以來毒不曾解開的那些問題,此時則是全部都解開了!!

怪不得……

怪不得這群人直接奔著暗宗而去,怪不得要置他于死地,原來,一切的源頭不過都是洛云橫而已!!

想明白了這些事情的關鍵,烈西曉的心中,倒是輕靈了不少.

既然知道了最終的敵人是誰,那麼他們也就沒有必要再顧忌,再瞎猜了.

"博晨王子!!再次踏足我大烈,不知道博晨王子是有什麼事情麼?!"

內力傳聲,聲音穿過懸崖,直接落在了對面博晨的耳中.

而博晨在聽了聲音之後,也只是微微一愣.

不顧轉瞬之間,他便已經恢複如常.

其實,在再次踏進大烈,在再次想要把自己的事情都給辦完之前,在再次想要讓洛云橫重新回到他懷中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這一切也已經都是必須要面對的.

他微微向前一步,並不在意眼前的懸崖.

"烈西曉,纏身蠱在你的身體里,感覺如何?!"

云洛瞪大了眼睛怒氣沖沖的看著對面,而洛云橫,則是不敢置信的看向烈西曉.

"纏身蠱?!"

烈西曉體內中的,不就是蠱蟲麼?!雖然邪惡,但是卻絕對不會有這麼邪惡的名字的!!

可是此時,對面的博晨竟然喊出了這麼一種名字!!

只要是想想,就能夠知道這蠱蟲的歹毒.

"烈西曉,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他說的什麼纏身蠱?!纏身蠱是個什麼東西?!"

洛云橫心中,竟然有些不安!!她緊緊的抓著烈西曉的手,眼神帶著疑惑,帶著驚懼的看著烈西曉.

她現在只是希望能夠聽到烈西曉說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而無溟在聽到了這話之後,也是微微一愣.

纏身蠱?!

這種東西,怎麼感覺這麼的耳熟呢?!

反觀烈西曉,則是一身的清風明月,站在那里,嘴角勾著淺淡的微笑,首先是對著洛云橫微微一笑,讓洛云橫安心之後,便直接轉頭看向對面的博晨.

"朕倒是從來都沒有發現,原來最終的罪魁禍首竟然是你!!"

畢竟博晨在離開了大烈之後,便已經消聲遺跡了,並沒有再出現在他們的跟前,即便是連名字,都沒有被人提及過,所以他們也自然而然的把這個人個忘記了!!

但是那里成想,原來這一切,最終竟然是他在背地里搗鬼的!!

博晨微微一笑,笑容中,語氣中,倒是難得的有些遺憾.

"可惜了,竟然沒把你個折騰死!!"

這人,竟然就這麼輕松的說著他人的生死.

洛云橫臉色頓時一變.

她本來就不是一個脾氣很好的人,所以此時再聽到博晨這般詛咒烈西曉的時候,頓時怒了!!

"博晨!!你這個偽君子!!背地里下毒算是什麼本事兒?!你還算是英雄好漢麼?!你還算是個男人麼?!你真是讓人瞧不起!!"

呸!!

吼完,她竟然直接沖著對面吐了一口口水!!

這般粗魯潑辣的模樣,如果是其他人的話,那麼想必一定是呼厭惡的,但是這一切看在烈西曉的眼中,卻又是那麼的熟悉.

甚至,眸子中還帶著點點的寵溺.

在愛的人面前,對方不管是做了什麼.那都是最好的!!

就像是此時,即便是洛云橫成為了一個潑婦,那麼在他的心中,洛云橫也是最好的!!

"云橫,小心些,不要跟他們喊,你現在沒有內力,純靠吼的,嗓子一定會很疼的,來,喝杯水."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四百一十六章:獲悉一切
下篇:第四百一十八章:迎戰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