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四百零六章:著急與不安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百零六章:著急與不安

月痕似乎是有些難堪的急忙把自己的臉轉到了一邊兒.

赤炎對洛云橫的深情,讓月痕感到羨慕,也感到嫉妒!!

身為一個女人,如果倘若這輩子真的會有這麼一個人如此的愛著你,保護著你,月痕想,這一定是一件極其幸福的事情!!

可是……

"可是,洛云橫有了要保護她的人,為什麼你……"我為什麼你還要橫插一杠呢?!

赤炎笑了,笑容中有著太多的無奈.

"感情的事情,如果真的能由得我自己,那麼我想,我也不會在洛云橫的身上栽這個跟頭,並且……永無翻身之地!!"

話都已經說道這份兒上了,月痕還能是有什麼不明白的?!

"赤炎,我知道你顧及的事情是什麼,但是就像是你說的那樣,感情的事情如果能由得我們自己,那該是多好啊!!所以……今日這暗宗,我是陪你陪定了!!而我,也請你相信我,我的目的也是抱著要把宗主救出來!!並不是去搗亂的!!"

赤炎看到月痕這副鄭重的模樣,也真的是不知道還該說什麼才好了,似乎現在,不管是說什麼,都已經是錯誤的了.

他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月痕,我從未曾懷疑過你,我說的,一直以來都是北疆王,畢竟他現在……"

月痕順著赤炎的視線看向北疆王,在看到他呆愣的眼神時,卻不知道怎麼搞的,心中竟然有了一絲絲的不忍與心軟.

對于北疆王,她是能夠舍棄掉的.

可是,月痕卻不知道,把他給舍棄掉了之後,還能干什麼!!

畢竟,就像是赤炎說的,他現在是真是假誰也不知道.

真的,莽莽撞撞,假的,危機四伏.

而她現在如果想要跟著赤炎一起進去,那麼就勢必要把北疆王給仍在這里.如若不然,定是會有著後患無窮的危險!!

這麼一想,月痕便走到北疆王的跟前.

眸子直視著北疆王的眸子,他那副呆愣的模樣,在看到月痕看過來的目光時,滿滿的都是信任!!甚是是眼眸深處,還帶著一絲絲的笑容.

其實可以看得出來,北疆王在看到月痕的時候,其實是很開心的.

他如今就像是一個稚兒一般,任何的事情,都不知道,都不懂,而睜開眼睛,看到的第一個人則是月痕,就好像是雛鳥情結一般,他的身心都是無條件的選擇信任了月痕.

所以,此時在看到月痕看著自己的時候.心里則是格外的開心!!

瞧,如今的北疆王,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個人.

可是,月痕卻不能帶著北疆王一起進去!!

實在是被發現的風險太大了!!

"你在這里乖乖的等我,好麼?!"

她對著北疆王柔聲的說著,可是這個男人卻是微微蹙眉,對月痕的話,甚多的不理解.

如今的他,甚至都已經分辨不清,她說的這些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而赤炎在看到他們這副模樣的時候,很是細心的為他們保留了空間,獨自走遠了一點,看著山上暗宗的某一處,出神.

云橫,烈西曉找到了你麼?!他如果把你救出來了,你是不是很開心?!很幸福?!

我赤炎這輩子,沒有太多的心願,只是祝願你能夠一輩子都開開心心,幸幸福福,即便是這開心,即便這幸福,並不是我給予的.

"走吧!!"

身後,月痕似乎是交代完那個癡傻的北疆王了,所以才站在了他的身邊對他說話.

赤炎回頭看了一眼,見北疆王眸子中帶著懵懂,帶著無知的看著他們.

"你……"

"我已經跟他說了,我們要去救人,讓他在這里等著."

赤炎無奈的搖了搖頭,說實話,他還真的就不信這北疆王會這麼老實的留在原地等著他們!!

果不其然,就在兩個人走了剛剛能有十步的時候,北疆王似乎是突然醒悟一般,直接邁著步子就跟了上了!!

"他跟上來了."

月痕似乎是有些不相信一般,驟然轉身,果然是看到了北疆王亦步亦趨的跟在他們是身後!!

這人雖然現在走火入魔的有些癡傻了,但是卻還是能夠去看人的臉的!!

就像是此時,月痕明顯的就是要發怒了!!而那北疆王似乎也是感覺到了,所以竟然有些害怕了,竟然腳步都跟著慢了,一副他知道了錯了的表情,但是卻並沒有停止他自己的腳步,直到走到兩個人的跟前,就這麼站在了月痕的跟前!!

這一幕,看的赤炎驚訝不已,也把月痕給氣的要死!!

"我都說了!!我們要去救人!!讓你在原地等著我!!你怎麼就不聽呢?!"

他的現在嗎,就相當于是一個傻子,他要是能夠聽月痕的,那就怪了!!

赤炎無奈的笑了笑,不說話了.

或許,連月痕自己都沒有發現吧,在這個男人的面前,她可以很是輕易的表露出各種她的情緒,好的,壞的,竟然是從來都不需要顧及的!!

不像是跟在他的身邊的時候,月痕始終是表現出一副高冷的模樣,讓任何人對她,都從第一面開始,心里就已經產生了嚴肅的害怕,從此以後,哈誰敢跟她走到一起,或者是說話?!

赤炎是真的希望月痕能夠找到她自己的幸福的,無關乎那個人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

赤炎一直都是把月痕給當作是妹妹來看待的,所以即便是自己的妹妹看上的是一個傻子,她也是能夠坦然接受的!!

畢竟,這種事情,慢慢,慢慢的就習慣了.

北疆王被月痕這麼突然的吼了一嗓子,眨了眨懵懂的眼睛,在腦子里研究她這是怎麼了,難道是生她的氣了?!

可是這一切對于北疆王來說,都是太過的陌生了.

不說他現在記憶全無,腦子混亂,就是當初,在他最殺伐果決,最心思慎密的時候,一般都是女人上杆子貼著他,什麼時候看到過他去討好一個女人?!

所以說,也就注定了月痕今日的這一番脾氣注定是白發了!!

因為北疆王壓根兒就不知道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而月痕在看到北疆王這個模樣的時候,真的差點要被這個混蛋給氣死!!

既然是不明白自己說的話,那麼就消停的,安靜的留在原地啊!!為什麼還要跟著她?!

難道他不知道就他這副呆愣的模樣,是很容易被人給發現注意的麼?!

哦,對了,他是真的不知道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月痕眼神嚴肅的看向北疆王,說道:"我現在警告你,不要出現在我的跟前,我往前走,你不許跟著!!乖乖的在這里的等著我,知道麼?!"

回應月痕的,也真是北疆王眨著眼睛的模樣!!

然後,月痕轉身往回走,那個北疆王竟然也跟在她的身後亦步亦趨的跟著!!

"叫你不要跟著我了!!"

這一次,月痕則是真的生氣了!!甚至還帶著無窮無盡的挫敗感!!

到現在為止,她還真的是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話該說的,月痕自認為她也已經跟北疆王都說清楚了,可是這個男人就是不聽自己的,讓她感到了無盡的挫敗!!

"月痕,他現在就跟一個新生兒一樣,眼里,心里只有你一個人,對于你說的話,他或許能夠了解,但是卻不能夠去貫徹執行,因為對他來說,你是他唯一熟悉的人,所以他又怎麼會離開你呢?!"

這個時候,赤炎是真的忍不了了,尤其是在他們兩個人這無限循環的廢話之中,赤炎很是犀利的道出了最為關鍵的一個問題!!

月痕微微一愣.

這個她倒是麼有想過.

"那怎麼辦?!"

就目前的這種情況還能怎麼辦?!

"你在這里陪著他吧,陪著他他就不會跟著你了,我一個人進去!!"

說吧,赤炎竟然就已經抬步往暗宗的隱秘地點走去!!

這一下子,可真的是把月痕給為難住了,也急壞了她!!

"都說了讓你要跟著我!!你怎麼就不聽?!在這里待著!!不准跟我來!!"

話落,月痕便直接轉身跟著赤炎的身影一起往前走!!

而她身後的北疆王,則是微微一愣,然後繼續跟著月痕!!

月痕令不定的一回頭,果然是看到了這人還跟在他的身後!!

"你!!"

月痕氣極!!

她這一次是真的生氣了!!

直接二話不說的直接欺身上前,走到了北疆王的身邊,在他剛剛展露笑容的時候,點了他的穴道!!

"這樣看你還怎麼跟著我!!"

她之前因為著急,所以差點忘了這個技能了!!

如果不想要北疆王跟著自己,那麼最好的一個辦法就是點了他的穴道,這樣他就不會跟著自己了!!

點了北疆王的穴道之後,月痕冷冷一哼,不再看北疆王,直接轉身快步追上了赤炎!!

卻沒有看到北疆王僵掉的嘴角跟眼眸中突然的手足無措!!

事情演變到了這種情況,始終是這個呆傻的男人沒有預料到的!!

他竟然沒有想到,月痕竟然會點了她的穴道!!

這月痕如今在北疆王的心里,已經是一個極其重要的人了,在她的心中,也是有著極其重要的分量!!

可是現在,他竟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月痕離去!!

這又怎麼可能不會讓這個倍感沒有一絲絲安全感的男人而感到害怕?!

可是,啞穴跟定身穴一起被月痕給點住了,他現在就算是想要掙脫,都沒有一點點的辦法!!

著急死她了!!

而另一頭,月痕則是快速的追趕上了赤炎!!

"這次走吧!!"

赤炎微微一愣,回頭看了一眼月痕,並沒有看到北疆王的身影,眸子急忙的往後跳躍,就看到了北疆王,著急不安的模樣!!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四百零五章:赤炎的心聲
下篇:第四百零七章:雖是不忍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