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九十八章:媚術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九十八章:媚術

月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時間,竟然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你倒是說話啊!!我哥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為什麼他現在會變成這副樣子?!為什麼他都不記得我了?!"

玉真公主一臉憤恨的看著月痕!!

玉真記得她走的時候,北疆王整個人顯得尤其的暴虐!!要不是護衛掩護她離開,估計也早就慘死在了北疆王的手中了.

可是即便是這般,北疆王卻還是她的哥哥,這一點一直都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現在,她的哥哥竟然變成了這副癡傻的模樣,這讓玉真如何能夠接受?!

北疆王一直都是一個極其聰明的男人!!如若不然,也不會把北疆給管理的這麼繁盛!!可是現在,一個極其聰穎的人,突然變成了這副樣子,是真的讓玉真接受不了的!!

烈西曉,云洛,赤炎,云爾幾個人都沒有說話.

這件事情,他們本來也是糊塗的,所以也壓根兒就不知道該說什麼.而且,他們現在跟玉真公主一樣,也是想要知道,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月痕看了大家一眼,見大家都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她,她就知道,如果不說,別說玉真不能善罷甘休了,就連在座的這幾位,也不會輕易的就放過自己的吧?!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他是走火入魔導致的經脈逆行,所以才會變成這樣的."

走火入魔?!

烈西曉微微蹙眉,上下打量了一眼北疆王,最後點了點頭.

的確是這樣,他即便是現在坐在這里,都能感受到北疆王整個人的身上那種氣息的紊亂,相信這一點,月痕倒是沒有撒謊.

"可是我哥哥好好的,怎麼會突然說走火入魔便走過入魔了?!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對我哥哥做了什麼?!像烈西曉一樣,給我哥哥下了蠱蟲?!"

女人的思維,還真是有夠特別的了!!

玉真公主的這一番話喊出來,果然看到了烈西曉頓時陰下來了的臉色!!

而月痕卻是冷冷一笑.

"你以為人人都像你一樣,得不到便要毀了?!即便是讓他痛不欲身的活著,也要留在自己的身邊?!"這番話說的太過的直白,直接讓玉真公主頓時白了臉色!!

"抱歉,我不是那麼變態的人."

又是一個響亮的巴掌.

這月痕的嘴皮子也真是夠利索的了,僅僅是這麼兩句話,就已經把玉真公主給打擊的搖搖欲墜了!!

對于月痕這般的刺激玉真,大家卻全部都沒有人上前來做和事佬.

烈西曉不用說,事情既然發生了,那麼說再多也已經是于事無補了,而且,如果要是殺了玉真,能夠讓這一切都回到原點的話,他估計早就弄死玉真了.

但是可想而知,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便也不在意了.

烈西曉想,這一切或許也就是命吧,萬般不由人.

而云洛跟云爾兩個人在聽到月痕這般的擠兌玉真公主的時候,心中都拜膜了,忍不住的在心里為其悄悄豎起大拇指,高呼一聲威武!!

對于玉真公主,他們早就看不順眼了,如果不是顧及到皇娘曾經耳提名命的告訴過自己,不准打女人,他估計早就上去把這個女人給打的連她媽都不認識了!!

更何況,現在這個女人還背著北疆長公主的的頭銜,即便是他們再憤怒的想要殺人,卻也要考慮一下如今大烈跟北疆的情況,所以一忍再忍!!

這月痕的這番話,雖然不能夠實質的改變什麼.但是卻最起碼讓他們解氣了,不是?!

尤其是在看到這玉真公主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這云洛跟云爾的心啊,則是痛快萬分!!

赤炎則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對此,他倒是沒多大的感受.

其實也是知道烈西曉身上的這蠱蟲是玉真公主下的,對這個女人也沒有好感,但是看到她這麼被人給擠兌,也生不起幸災樂禍的模樣.

天性使然,他本來就是那種處變不驚的人,所以對此,他不發表任何的言論.

而玉真公主則是被月痕的這一番話給說的,頓時有些搖搖欲墜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當初是怎麼想的,反正那個時候就想著,不能夠讓烈西曉回到大烈,不能夠讓烈西曉再屬于洛云橫,所以鬼迷心竅的便給烈西曉下了蠱毒.

如果要問玉真公主有後悔過麼,她點頭.

她後悔了,其實在下毒的那一瞬間,就已經後悔了!!

可是她不能夠容忍烈西曉的眼里,心里沒有她,所以才會去做那麼偏激的事情!!

可是,當烈西曉的蠱毒發作,當看到他那一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模樣,她就後悔了!!

就像是現在這樣,在得知了烈西曉還有十幾天的命,如果再找不到白靈芝的話,他就會死去的時候,玉真公主的這心啊,簡直是後悔的很像要給自己兩個大巴掌!!

當初……她什麼非要給烈西曉下毒呢?!為什麼呢……

玉真公主臉色慘敗的搖著頭,想要辯駁,可是卻發現她什麼都辯駁不了,因為這一切都是事實!!

以前,不管她是受了什麼委屈,或者是做了什麼壞事兒,身後總是有北疆王為她收拾爛攤子的,可是現在,在面對這個已經呆傻了的哥哥時,他只是那麼的站著,看著月痕,完全把她給遺棄在了他的世界之外!!

玉真公主再也忍受不了這種窒息的感覺,掉著眼淚,直接跑了出去!!

眾人看到這一幕,也並沒有說什麼.

"他如今的身體狀況,可是還能知道以往的事情?!"

烈西曉開口,這話是對月痕說的.

月痕蹙眉想了一下.

讓北疆王走火入魔,主要都是她在暗中動的手腳,最開始的時候,本想要顛覆大烈,然後殺死洛云橫的,可是後來經過了洛云橫的那一番話,她最終是再沒有行動,可是埋在北疆王身體內的藥效已經發作,所以她即便是再不想,也只能看著北疆王一點一點的走火入魔,暴烈成性!!進而變成了如今的這副模樣.

可是,對于北疆王是否還知道過往的事情,這一點,月痕還真的是不知道.

所以,她很誠實的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

眾人看向烈西曉,不明白他好端端的問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反而是云洛,在聽到烈西曉問出這番話的時候,頓時眸色一亮!!

"父皇,你是想……"

烈西曉揉了揉云洛的頭頂.

這孩子一直都是一個極其聰穎的孩子,有些問題,即便只是剛剛搭了一個邊兒,即便只是剛剛說了那麼一兩句,云洛便已經曉得了事情的起始原因.

"我只是想要試一下而已,不過現在他已經變成了這副模樣,估計可能性不大了."

"那倒不一定!!"

云洛直接從座位上站起身,明明只是一個五六歲的稚兒,但是,他周身的這些氣勢,卻是讓任何人都無法敢于忽略他一絲半點兒的!!

烈西曉的眸子中,充滿了驕傲!!

這是他的孩兒!!這是他與云洛的孩子,這般的出色,又怎麼不會讓身為父母的他們而感到自豪與驕傲?!

眾人被他們的話給說的云里霧里的,都不明白這對父子說的究竟是什麼意思,所以,一時間也只能夠蹙眉的看著云洛,看到他從座位上起身,走到了北疆王的跟前.

"少宗主……"這一刻.月痕好似已經知道了云洛想要做什麼了,喃喃的喊了一聲云洛,但是云洛卻絲毫不理會月痕,墨色眸子直直的看和那個此時坐在椅子上的男人.

"洛兒!!回來!!"

烈西曉也知道云洛想要干什麼了!!但是這樣做的風險實在是太大了!!他不敢讓云洛有一絲絲的危險,所以急忙的呵斥,但是卻已經為時已晚!!

此時的云洛,已經開始對北疆王展開了媚術!!

其實云洛的這個,也不能夠稱之為媚術,畢竟他一個小孩子,還是個男子漢,學這種東西也是沒用的.

以前也只是看到過洛云橫修習媚術,他隨手看了一眼,覺得這媚術有些顯得太過于娘了,所以他自己融會貫通的稍微改了一下,變成了能夠控制人的心智,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些東西!!

但是這畢竟是云洛第一次使用,所以風險很高,如果對方意志堅定的話,云洛很有可能會被反噬!!後果不堪設想的!!

這才是烈西曉想要阻止他的原因!!

"北疆王,還記得我是誰麼?!"

北疆皇宮,云洛也闖了好多次了,與北疆王也打過照面,所以,如果北疆王是真的癡傻的話,他的記憶里會有云洛.

但是倘若這個男人是裝的話!!那麼他定是會說不認識云洛!!

因為他施展的是不同于女人的媚術,所以套路不一樣,總是會讓人防不勝防的!!

北疆王被他的那雙眸色瞳眸所吸引,呆呆的看著云洛,聽了云洛的話,微微蹙眉……

"記得……大烈太子……"

似乎在北疆王的心中,云洛就只有這麼一個身份而已!!

云洛很是滿意,嘴角淡淡的勾起了一抹笑.配上他此時正施展的媚術,顯得整個人分外的吸引人!!

就連屋子里其他的幾個人,在看到云洛這副笑容的時候,都呈現了發呆的模樣!!

"好,能夠記得本殿下就好,那麼本殿下問你,當初,給大烈皇帝烈西曉的蠱毒,是從何得來?!"

這.才是他最終的目的!!

剛剛,烈西曉開口問月痕這話的時候,其實也是打算要從北疆王的口中得到這個消息!!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九十七章:北疆王的古怪
下篇:第三百九十九章:一絲絲線索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