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九十七章:北疆王的古怪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九十七章:北疆王的古怪

月痕一愣.

暗宗的事情,她多少知道一點兒,在赤炎被無溟給抓住的時候,她就借此逃跑了,才會去了北疆,與北疆王串通一氣的對付烈西曉與洛云橫!!

可是事情卻是永遠的如此搞笑!!

那個當初她恨不得殺死的女人,此時卻因為救了赤炎而被無溟給抓了起來.

月痕真但是不知道自己此時,該用什麼樣的心情去面對赤炎了.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那少宗主呢?!看到宗主就這麼被抓,他難道就沒有什麼行動麼?!"月痕可是記得的,那個孩子現在雖然年歲不大,但是武功基本上已經是冠絕天下了!!

而赤炎卻只是無奈的一笑.

"洛兒那孩子倒是想,可是現在,事情那有的我們隨意的去擺動?!更何況,烈西曉身中蠱毒,洛兒自然也是不能離開的."

想到這里,赤炎不禁有些感歎與心疼那個孩子,小小的年紀,娘親被人擄走,而父親又身中蠱毒,這兩樣不管是那一樣,都夠這孩子的受了!!

月痕也不說話了.

最開始,因為赤炎被無溟所困,而且一切的起因都是因為洛云橫,那個時候,月痕是真的恨不得捅死洛云橫!!

即便是到了北疆,成為了北疆王的妃子,那麼她也絲毫的不後悔!!!!

可是現在,她自己卻是被無盡的悔恨所折磨著!!

如果那個時候她能夠再心平氣和的去想一想的話,如今又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可是如今說這些,還有什麼用?!

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洛云橫跟烈西曉已經因為她的不理智,陷入了無盡的災難之中了!!

"你現在知道少宗主的下落麼?!"

赤炎點了點頭,他們之間一直都是保持著聯系的,所以想要知道彼此的消息,一點兒也不難.

"那好,你帶我過去吧,我想要去看看少宗主."

具體是什麼原因其實赤炎也是知道的,但是卻也沒有拒絕.

月痕回來了,就是一定要像少宗主稟告拜見的,這是鐵一樣的紀律,必須不能違背.

所以,三個人便不再耽誤,由赤炎帶頭,三個人一起去了皇家郊外的莊子.

而此時的邵洛,這是在書房里畫著暗宗分舵的部署情況.

這里的分舵已經被無溟所操控,而總舵卻一直都沒有人來救援或者是接應,那麼想必,這總舵也已經是被無溟給控制了.

想到這里,云洛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憤恨與挫敗的!!

其實暗宗的事情,他們也並不是不搭理,只是之前的暗宗,各個部門都是極其規整有序的,所以才會讓人一時間失去了防備,以為這暗宗不會有任何的事情了呢.

可是卻沒有想到,這事情,最終還是敗在了暗宗內部人手中!!

如果老頭子要是知道他的暗宗如今被人給搞成了這樣,想必一定會氣都從棺材里跳出來的吧?!

就在云洛一籌莫展的時候,云爾出現在了書房的門口,敲門恭敬的說道:"少宗主,赤炎堂主帶著月痕堂主過來了,並且還有北疆王!!"

而幾乎就是在云爾的話剛剛落下之時,他頓時就感覺到了,一種無形的威壓與冷氣一起從書房里湧動出來!!

云爾急忙的咧了咧嘴角.

月痕還說的過去,畢竟是暗宗的老人了,而且還是堂主,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

但是北疆王卻不一樣了!!害的烈西曉現在如今這副模樣的罪魁禍首,正是北疆王!!

或者北疆王也是被人給當槍使了,但是卻不可否認,如果沒有北疆王的推波助瀾,那麼烈西曉越絕對不會變成如今的這副模樣!!

難怪少宗主會發怒呢,要是他,他估計會直接竄出去弄死那個北疆王!!

而他剛剛也的確是這麼做了,但是最終,卻還是被烈西曉給攔下,讓他來找少宗主.

吱呀--

門開了.

云洛一臉冰冷的出現在門口處.

單單是看這孩子此時的模樣,云爾就知道這云洛一定是被氣的不清!!估計現在怒火都已經快要到了臨近爆點的邊緣了!!

這北疆王……

嘖嘖.

"人現在在那里?!"云洛冷聲問道,空氣中的那股子冰冷,已經隨著云洛的開口變得更加的冰冷了.

"在大廳."

云爾話剛剛落下,就只見到一人快速的從自己的眼前閃過,再定眼一看,沒人了!!

低頭,少宗主也已經不見了蹤影.

果然,少宗主這是自己飛身趕過去了.

無奈的搖了搖頭,云爾竟然第一次為一個人祈禱,祈禱這北疆王千萬不要死的太慘!!

因為……他還沒有動手揍死他呢@

烈西曉,赤炎,月痕跟北疆王四個人坐在大廳的椅子上,一時間誰都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氣氛本來就有些尷尬,誰還能多說什麼?!

不過烈西曉倒是看了一眼北疆王,見他此時卻全然再沒有在北疆時候的氣勢,心里還在懷疑,難道這貨是知道了到了大烈的地盤上,曉得裝王八了?!

在觀察的時候,正好看到了北疆王無意間抬起的頭,對上了那一雙尤其純粹的眼睛.

烈西曉的眉頭,不由得皺了一下.

這北疆王,有些奇怪啊.

"月痕堂主,這北疆王這是……"

"月痕堂主千里迢迢的從北疆來到我大烈,不知道是有什麼事情麼?!"

就在烈西曉剛准備開口詢問的時候,一道稚嫩卻尤其嚴肅的聲音響起,在他們的耳邊綻放.

說話之人自然是云洛,他等不及進屋,就直接用內力凝結成聲音傳入.

聽聲音就能夠聽得出來,這孩子現在的怒氣可是不小的!!

畢竟,導致如今這種情況的人,月痕也算是其中之一了!!

而月痕在聽到云洛的聲音之時,臉色並沒有呈現慌亂,而是直接站了起來,對著門口的方向,便直接跪了下來!!

她做了太多的糊塗事兒,才導致如今的情況變得這般的複雜,這一點,她毋庸置疑的有著責任!!所以即便是被罰,她也心甘情願.

其實,在看到赤炎完好無損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月痕就已經放下了一切,此時就算是云洛殺了她,想必她也是不會皺一下眉頭的.

月痕剛剛跪下,這云洛便已經走了進來.

當看到月痕跪在大廳的正中央之時,並沒有任何的意外.

就月痕這種人,最是懂得輕重緩急,她的心中執念只有赤炎,現在見到赤炎已經被救出來了,她就已經了無牽掛了!!

"月痕,見過少宗主!!"

"哼!!"云洛卻徑自越過月痕,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坐在了烈西曉的身邊,冷冷哼道:"原來在月痕堂主的眼中,竟然還有我這個少宗主啊!!我是不是該對你感激涕零了?!"

這番話,把月痕給擠兌的,一瞬間竟然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最終,還是赤炎看不過去了.

月痕縱使是犯下了大錯,可是她現在已經知道了錯,她現在已經有了悔過之心,而且此時正是他們用人之際,所以,月痕的歸來,對他們目前來說,還是有很大的用處的!!

"少宗主,月痕堂主既然已經知道了錯,那麼就請少宗主給她一個機會,讓她改過自新,您看如何?!"

其實對于這一點,云洛心里也是明白的.

他此時就算是恨不得扒了月痕的皮,但是卻也要忍著!!

父皇不准他幫忙去救皇娘,那麼他就要為父皇找助手!!

這月痕的功夫勉勉強強,也能用的!!

月痕沒說話,但是卻收回了對月痕的冰冷注視,赤炎就知道了,這少宗主已經是放過了月痕!!

月痕的確是被放過了,但是還有一個人,卻是讓云洛恨的牙癢癢!!

在云洛把目光看向北疆王的時候,北疆王現在雖然神志不清,但是最基本的防備卻還是有的,知道有人用冰冷的目光注視著他,他便也抬頭順著目光看去.

嗯……然後看到了一個小娃娃.

而云洛在看到北疆王這副懵懂的眼神時,就已經猜測出來了結果.

卻還是看向烈西曉.

"父皇."

烈西曉也點了點頭.表示他也已經發現了北疆王此時的症狀了!!

"哥哥!!"

就在這個時候,玉真公主竟然是不知道怎麼知道了北疆王來到了這里的,竟然也跑到了大廳,在看到北疆王的時候,頓時哭的不能自已!!

而北疆王則是神情一愣.

"哥哥!!你是來接玉真回家的麼?!我們是要回北疆麼?!"

玉真緊緊的拉著北疆王的手,眸子中充滿了驚喜.

可是,北疆王卻注定是不能夠回應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人的話了!!

他不明所以的把目光看向這個大廳之中唯一一個他熟悉的人,月痕的身上!!

而此時的月痕,已經在赤炎的攙扶下,站了起來.

玉真滿心歡喜的等著北疆王說話呢,但是奈何這北疆王竟然一個字都不說!!她記得拽著北疆王的衣袖,卻看到了他哥哥呆愣的眼神.

"這……這是怎麼回事兒?!我哥哥這是怎麼了?!"

北疆王的眼神,其實一直以來都是帶著強烈的掠奪的!!偶爾只是在面對她的時候才會露出寵溺的眼神,那種眼神她很是熟悉的!!可是此時他的這種眼神,卻是讓玉真公主再也不能淡定了!!

因為她壓根兒就不知道,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我哥他……他這是怎麼了?!誰能來告訴我!!"

眾人不說話,卻都是把眼神投向了月痕.

他們不知道,但是卻很顯然,這月痕頤堤港是知道的,因為北疆王是跟著月痕一起過來的,而且北疆的事情,相信月痕也是都有了解的!!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九十六章:月痕回歸
下篇:第三百九十八章:媚術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