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九十六章:月痕回歸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九十六章:月痕回歸

待云洛回來之後,表情如常,讓人根本就察覺不出來,這孩子的心里,是否已經知道了事實.

而這一切,云洛裝的也極其的是痛苦!!

可是痛苦也沒有辦法,他不想讓父皇擔心,所以也只能夠強顏歡笑.

就這樣,烈西曉開始了他的養傷之旅.

只有十五日的時間,實在是迫在眉睫,洛云橫多在無溟那里待一天,便是多一日的危險.

雖然大家都明白無溟對于洛云橫的執念,但是卻也害怕那個反複無常的男人會對洛云橫做出什麼事情來!!

假如說,洛云橫真的慘遭無溟的黑手,那麼烈西曉也不會嫌棄的,怕就怕在洛云橫性子太過的強硬,會在無溟發難的時候直接一頭撞死!!

如果真的那樣的話,那麼烈西曉如今所做的一切,又有何意義?!

所以,烈西曉一邊兒在養傷,一邊兒抓緊的為自己運功療傷,

如今蠱蟲雖然被控制住了,但是之前受損的靜脈雖然如今已被重塑,但是卻仍舊是難保會出現什麼反複來,所以趁著這個時間段,烈西曉整天幾乎是廢寢忘食的在抓緊的運功療傷.

云洛把這一切都看在眼中,心里雖然焦急,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而現在為今之計,也就只能是抓緊的為烈西曉找到更好調理身體的藥物,這樣便能夠事半功倍!!

多虧了洛云橫為人識貨,以往行走江湖的時候,別人家里有什麼珍貴的藥材之類的,她幾乎是毫不客氣的便收入囊中,加上云洛在一旁時不時的為烈西曉補充內力,在第三日的時候,烈西曉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異常的充盈了!!

而身體好了,那麼他現在要做的,便是計劃著要把洛云橫給救出來!!

但是還未有任何的動作之前,莊子里卻迎來了兩個人.

月痕與已經走火入魔了的北疆王.

赤炎被救了出來,云洛就早已飛鴿傳書去了北疆,告訴月痕這一消息,可是中途卻也不知道是出了什麼意外,總之飛鴿沒有准時的去到北疆,而在北疆苦等的月痕最終終于是等不下去了,所以便帶著北疆王便趕了過來.

其實,也並不是她非要帶著北疆王,而是走火入魔了之後的北疆王已經呈現了呆傻狀,不認任何人,卻只認識月痕,不管是月痕去那里,他都會寸步不離的跟著.

月痕也有想過要殺死這個男人一了百了的!!可是在看到這個男人眸子中的依戀之時,月痕最終是下不去狠手,無奈之下,只能帶著北疆王一直來到了大烈.

他們首先是去了赤炎的宅子,畢竟是屬于暗宗的范圍,月痕找到也是很容易的.

本以為會撲空,但是卻沒有想到卻見到了正在曬藥材的赤炎!!

那一瞬間,月痕不管不顧的沖進了赤炎的懷中!!

她對這個男人有多麼的依戀,或許旁人永遠都無法的感受到!!就連月痕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這一顆心,究竟是什麼時候被這個男人完全的霸占了!!

此時見到他完好無損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月痕高興之余,則是對洛云橫有著深深的感激!!

她答應了自己的事情,果然是辦到了!!

"赤炎!!你活著!!你出來了,真好!!"

是啊,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現在只能一句真好,就已經足夠了.

赤炎是多麼通透的一個人,又怎麼會不知道月痕對他的感情?!

可是他的一顆心已經遺落在了洛云橫的身上,又怎麼能夠去耽誤月痕?!

所以,一直以來,赤炎對月痕的感情,都是視而不見的.

可是這一次,暗宗遭受到了這麼大的變故,即便是他赤炎的心不能夠改變什麼,但是一個擁抱,他卻還是不吝嗇的!!

"月痕,歡迎回家!!"

他只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已經讓月痕頓時淚流滿面了!!

大家彼此都是孤兒,在很小的時候便是被暗宗宗主給撿回來領養,傳授武藝的.

大烈國是他們的跟,暗宗是他們的家!!而暗宗的一眾兄弟姐們們,則是他們的兄弟姐們!!

北疆王被月痕遺落在門口,但是他雖然有些呆愣了,卻還是知道要追著月痕的身影而去,趕到月痕跟前的時候,正好看到月痕跟赤炎抱在一起的模樣!!

這貨的心里也真是不知道怎麼想的,見到眼前的這一幕場景,竟然頓時就怒了!!

直接上前,一把扯下了赤炎的手臂,在赤炎沒有防備的情況下,竟然就直接與他打了起來!!

別說是赤炎了,就連月痕的腦子,都是懵的!!

北疆王一直跟隨著她來到了大烈,中途並沒有什麼異樣,只是時刻的跟在她的身邊,就連晚上睡覺,那也是要挨著她睡覺的!!

對于這一點,月痕已經不想去理會什麼了,畢竟在北疆皇宮的時候,更加激烈的事情都做過了,她要是依此來柔膩,豈不是太過的做作了?!

所以兩個人一路也算是平安無事的來到了大烈,找到了赤炎.

可是卻沒有想到,這北疆王竟然在看到赤炎的那一瞬間,竟然直接對赤炎發起了攻擊!!

赤炎自從那一次為洛云橫療傷,再加上被無溟暗算,囚禁等等的事情發生,雖然現在人已經被放了出來,但是身子到底是有些虧空的,所以在形式上,壓根兒就不是北疆王生猛的對手!!

"北疆王你干什麼?!你給我住手!!"

月痕見到赤炎露出敗像,也知道現在的北疆王基本上就相當于是一個傻子一樣,所以根本就不會有手下留情的這種事情發生,所以她竟然想也不想的直接抽出藏于腰間的軟鞭,腳尖兒點地,飛進了戰場之中!!

啪!!

月痕一鞭子狠狠的抽在了北疆王的手腕上,力道大的,讓這個呆愣的北疆王都忍不住的疼痛,然後停止了戰斗!!

他不對赤炎展開了攻擊,這讓赤炎跟月痕兩個人的心,都放了下來!!

可是隨之而來的,則是赤炎的疑惑,與月痕的憤怒!!

月痕真的是氣炸了!!

她竟然是真的沒有想到北疆王會來這麼一出!!

如果不是在北疆的時候她親眼看到北疆王走火入魔,甚至于她也探查了他的經脈,早就已經逆轉了,否則她還真的會以為這北疆王是裝的呢!!

她甩下手中的軟鞭,直接走到北疆王的跟前,抬起手,照著北疆王的臉頰便狠狠的扇過去了一巴掌!!

啪!!

尤其的響亮.

"誰准你對他動手的?!你是不是活膩歪了!!"

看到月痕這副怒目圓睜的模樣,北疆王神情也只是呆泄著,但是卻在月痕看到不到的角落里,流露出了傷心.

赤炎站在一邊兒看著,看到他這幅摸樣的時候,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月痕.

任何的事情,往往都不可能是突然而為止的.

北疆王既然敢對他動手,想必一定是在他的心中,看到了什麼極其憤怒的事情了!!

而讓他憤怒的事情……

赤炎看了一眼月痕,最終笑了笑.

"月痕,不要生氣了,他剛剛估計是看到你我抱在一起太過的親密了,所以才會這麼做的吧."

簡單點兒來說,情理之中!!

月痕一愣,不敢置信的看向北疆王,卻見他仍舊是一副神情呆滯的模樣,搖了搖頭,不敢讓自己去想的太多.

這件事情,抱歉,請恕她實在是無能接受!!

月痕真的是不敢相信,就北疆王這種殺伐果決的男人,竟然會顧及她的感受!!

雖然說,在北疆皇宮的時候,她的確是寵冠後宮的!!雖然這其中,做戲的成分很多!!

可是,月痕卻也沒有想到這北疆王對她……

"不要胡說!!他現在走火入魔,如同稚兒一般,又怎麼會知道那麼多?!"

這始終,都是月痕回避的一個問題.

赤炎知道月痕不喜歡聽這些,所以他也就聳了聳肩膀,便不再多說.

感情的事情,原本就是極其的讓人感覺到腦子大的,所以赤炎也不會多加的說些什麼,畢竟這不是自己的事情,感情就好似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一般.

月痕跟赤炎兩個人進了堂屋,只留下北疆王還站在院子里,這倒是他第一次沒有選擇亦步亦趨的跟在月痕的身後,倒是讓月痕有些感到詫異跟不習慣.

"你站在那里干什麼?!趕緊的進來啊."

這一瞬間,月痕好似是看到了北疆王的眸子中閃過一絲的笑意,然後便快速的走到了月痕的跟前,跟她一起進了堂屋.

而且這貨很是會選擇位置,他竟然直接插到了兩個人的中間!!甚至還轉頭瞪了一眼赤炎.

赤炎表示他實在是太無辜了,摸了摸鼻子,卻也沒有多說什麼.一起跟著進了堂屋.

待坐下之後,月痕便想起了洛云橫,問道:"宗主在那里?!現在可好?!救你出來,你們沒有什麼危險吧?!"

這原本也只是一件極其平常的問候,但是卻見赤炎的臉色,頓時就黯淡了下去!!

月痕頓時感覺心中不好!!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你會這種表情?!"

北疆王雖然現在懵懂不知,但是卻還是極其在乎月痕的情緒的,看到她此時這副模樣,頓時握住了月痕的手,同時還不忘記對罪魁禍首赤炎投過去了一個眼神!!

極其冷冽的一個瞪眼!!

可是此時的赤炎已經壓根兒就沒有心思與北疆王搞笑了.

"宗主被抓走了,到現在位置,雖然生死無憂,但是卻極其的伴隨著危險.這件事情,我相信,即便是我不說,你也應該是知道的."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九十五章:遇到難題
下篇:第三百九十七章:北疆王的古怪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