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八十四章:我在等你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八十四章:我在等你

于是明知道自己打不過無溟的洛云橫還是開始奮力反抗了起來,用盡了全身力氣將身上的無溟給推開,大聲說道:"你瘋了!!"

"你說我瘋了?!沒錯,我是瘋了,自從見到你的第一天起我就瘋了!!洛云橫你知不知道我在暗中看了你多久,等了你多久,但是你卻一直如此的無動于衷!!"

無溟說著,再次緩緩走到了洛云橫的面前,冷笑著說道:"赤炎也好,烈西曉也罷,我現在什麼都不想管,今天我無論如何都要定你了!!"

洛云橫瞪大了眼睛看著此時已經有些失去理智的無溟,想要後退但是發現自己早就已經無路可退,于是被逼無奈之下,洛云橫就只能開始將身邊所有拿得到的東西都用力砸在無溟的身上.

無溟卻也根本不躲開,雙眼都已經開始漸漸變紅.洛云橫被無溟奮力壓在了床上點住了越煩,再也動彈不得.只聽無溟一邊用力吻著洛云橫的脖頸一邊說道:"是你逼我的,是你們逼我的……"

洛云橫動彈不得,于是就只能大聲喊道:"救命啊!!救命!!無溟你這個瘋子,你放開我!!"

然而無溟卻像是沒有聽到似的一直繼續著自己的動作.

但是此時一直放心不下守在門口的烈西曉卻清楚地聽到了洛云橫的呼喊聲,于是立刻上前拍打著眼前的石門說道:"開門,快開門!!無溟你知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做什麼?!!!"

然而卻沒有一點腳步聲在里面響起,有的就只有洛云橫的哭喊聲.

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于是烈西曉就開始用內力砸門.此時的他一心只想要將洛云橫帶走,離開這個地方.

無溟原本早就忘記了外面的赤炎,但是此刻卻深深皺起了眉頭.

赤炎什麼時候能有這樣的內力?!

洛云橫注意到無溟的眼神發生了變化,生怕無溟懷疑烈西曉的身份,于是忙不迭對門外的烈西曉喊道:"赤炎,我沒事,你先別著急."

門外的烈西曉聽到了洛云橫的聲音,放心了一些,但還是對里面的無溟說道:"屬下有要事稟報!!"

無溟這才從洛云橫的身上爬下來,也早就沒有了那樣的興致,于是就將洛云橫的穴道解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隨後才面無表情地走到門口打開了門說道:"何事?!"

烈西曉直視著無溟的雙眼,十分坦然地說道:"回稟無溟堂主,屬下不知道自己應該住哪里."

果不其然,無溟在聽到烈西曉的話語之後,雙眼就有些危險地微微眯起,看著眼前的赤炎一字一句十分不耐煩地說道:"赤炎,你是覺得還是地牢更舒服麼?!"

烈西曉不言語,但是眼神堅定.無溟點了點頭說道:"好啊,既然你這麼想要多管閑事,那麼以後你就睡在這兒門口.不過若是下次你再聽到什麼聲音,最好是可以管住自己,否則你一定會比之前更不好受!!"

說完了這些,無溟就轉身走了,只剩下烈西曉一個人還現在原地.

洛云橫跟無溟隔著一扇門兩兩相望.烈西曉可以看見洛云橫眼中的無奈,心中突然覺得一突.

洛云橫是在為了自己而忍受那麼多.其實洛云橫又何必?!白靈芝是為了自己,一切都是為了自己.

而自己現在卻做不了任何一件事,就算是殺了無溟也根本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也許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將白靈芝拿到手吧.

洛云橫看著烈西曉就這麼從自己的眼前離開,背影看著是那樣的決絕而讓人心疼.

就好像是做了什麼了不得的決定.一刹那,洛云橫突然覺得有些害怕,想要將烈西曉叫回來,但是卻怕引來無溟的注意.

地宮里面的形勢複雜,但是烈西曉還是找了一個無溟沒有注意到的時間溜了出來.至于洛云橫,應該還在獨自休息.

洛云橫的房門又被無溟鎖上了.這門的材質特殊,因此沒有無溟的鑰匙,沒有任何人可以打開.洛云橫也根本就出不來.

無溟一整天都不見人影.而洛云橫也一直呆在房中,偶爾會有人送飯過來.烈西曉不被允許進入洛云橫的房中,因此就只能在外面等候.每次兩人眼神相撞的時候,洛云橫就會對他點了點頭,那意思烈西曉很明白,是要讓他忍著.

然而此時烈西曉心中早已有了自己的主意.

洛云橫用完了晚膳之後,就有些木然地在床上坐著.她不能表現出太多情緒,免得被無溟發現.雖說現在地宮當中的人很少,但是無溟此人非常細心,一旦有什麼蛛絲馬跡,是一定會被他揪住的.

無溟到底心里還是記掛著洛云橫的,因此在晚上的時候,還是按捺不住過來看了洛云橫.

洛云橫抬眼看了無溟一眼,並沒有什麼過多的表情,顯然是還在生無溟的氣,只是冷冷說道:"你現在又過來做什麼?!"

無溟卻像是沒有聽見洛云橫所說的似得,淡淡說道:"今日你看起來倒是沒有之前那樣焦躁不安.是赤炎守在門口的緣故?!"

洛云橫不言不語,其實是因為烈西曉守在門口,但是這樣的事情要是讓無溟察覺到了,可就了不得了.

因此洛云橫就只是轉過頭輕聲說道:"你想多了."

"白靈芝,我帶回來了."無溟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並沒有關門,但是卻說出了這麼一句話,引起了房中的洛云橫跟門外的烈西曉的注意.

"你帶來又如何,難不成還想給我不成?!"洛云橫冷哼了一聲說道.

"我知道你在生氣."無溟笑著說道:"但是我總不能做虧本的買賣吧?!我將這白靈芝給你,然後你拿去治好了烈西曉的病,之後又聯合烈西曉將我除去的話,那我豈不是最後要一無所有?!"

"但我也絕對不會跟你在一起的."洛云橫似笑非笑地看著無溟說道:"我甯可跟他一起死."

無溟早就想到洛云橫會這麼說,因此就點了點頭說道:"很好,你放心,我對你別無他求了,只是就算烈西曉不動手,云落也遲早會動手.最後的這幾天,你就多陪陪我吧."

一心跟洛云橫說著話的無溟,絲毫沒有發現原本在門外守著的赤炎不知何時就已經消失不見了.洛云橫一眼就注意到了,因此連忙對想要轉身的無溟說道:"你過來."

無溟微微一愣,有些意外地看著洛云橫.要是換做以前的洛云橫,必然是恨不得自己趕緊消失,又怎麼會讓自己過去?!

然而無溟還是鬼使神差地挪動了步子走了過去.

洛云橫在無溟走到自己面前的時候一把將無溟給拉了過來,對無溟意味深長地說道:"當真麼?!"

無溟有些癡迷地看著眼前洛云橫的精致容顏,點了點頭低聲說道:"自然說話算話."溫熱的氣息噴在洛云橫的耳邊,洛云橫有些敏感地縮了縮脖子.

看到洛云橫這樣有些可愛的反應,無溟不禁笑出了聲.但是洛云橫卻十分擔憂地看著門外.不知道此時烈西曉到底做什麼去了,若是被無溟發現了,就麻煩了.只希望烈西曉可以早些回來.

然而此時的烈西曉卻早就已經到了地宮的外面.

之前烈西曉就已經趁著無溟不在的時候研究過這個地宮.這個地宮雖然很大,但是房間卻並不多.而且每一個房間看起來都像是沒有人居住的樣子,只有一個放慢了各種書籍跟藥物的地方,還算是有些人氣.

烈西曉猜測這應該就是無溟的書房,或者是他的住處.

烈西曉來到了這個房內.也許因為是無溟自己要用的房間,因此並沒有什麼機關.烈西曉輕輕松松就走了進去,看著房中的陳設,思考著無溟到底會將白靈芝方在何處.

只要找到白靈芝,他就可以帶著洛云橫走了.

在房中仔細翻找著,烈西曉相信洛云橫應該會幫著自己拖住無溟.但是正因為心急,因此烈西曉才沒有注意到這個房中那些奇怪的味道.也不知道到底是藥香還是別的什麼,只是聞著讓人覺得有些別扭.

正當烈西曉打算翻開一個櫃子找找白靈芝是不是被藏在其中的時候,手上卻好像是碰到了什麼機關似得,隨後一個巨大的鐵籠子從烈西曉的頭頂上方飛快地掉了下來.

烈西曉心中暗道一聲不好,連忙想要躲開.但是在從鐵籠子的下面鑽出來的時候,卻又突然感覺到了一陣來自丹田處的疼痛之感.

剛剛在一旁的柱子旁邊穩住了身子,烈西曉就感覺到自己的身後傳來了一陣不屬于自己的氣息.回頭一看,只見無溟正站在房門口,而無溟的身邊則是被無溟點了穴道的洛云橫.

洛云橫被無溟點住了穴道動彈不得,也不能說話,但是從眼神之中還是可以看出洛云橫十分緊張.烈西曉強裝鎮定地看著無溟,有些不解地說道:"你這是……"

"烈西曉."無溟摸著下巴意味深長地對烈西曉笑著,一邊說道:"我一開始還真是不敢相信你真的會一身返現.不過現在看來,你送上門來對我來說還真是省事不少.怎麼樣,找到你想要的東西了麼?!"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八十三章:抉擇
下篇:第三百八十五章:男人的對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