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八十二章:暗宗紛爭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八十二章:暗宗紛爭

玉真不敢相信地搖著頭呢喃道:"怎麼會……"

而此時北疆的城門外,兩個人正兩兩對峙.有些微涼的晚風吹過,兩人的黑發都被吹起.

月痕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無溟說道:"真沒想到,你現在還有空來找我."

"聽說某只不聽話的小野貓在這兒作怪,我就來看看."無溟臉上仍舊掛著淡淡的笑容,一步步走到了月痕的面前,低頭看著她說道:"怎麼樣,玩兒夠了麼?!"

月痕別過臉去,冷笑著說道:"你以為你現在在我面前做出這麼一副做派,我就會怕了你不成."

無溟點了點頭:"很好,我也沒想過要你怕了我.我說了,我不過就是來看看罷了.怎麼樣,這段時間委屈我們的月痕堂主伺候北疆王那個縱欲過度的男人,感覺還好麼?!"

這無疑就是對月痕的侮辱.沒錯,月痕無法控制北疆王在晚上怎麼對待自己.每一次想到這個,月痕甚至都想要一死了之.因為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對赤炎.

"這事情若是讓赤炎知道了,只怕他應該會十分失望吧.堂堂暗宗的堂主,居然成了以色事他人的妃子."無溟搖著頭說道:"真是連我看著都為你覺得悲哀."

"你到底想要干什麼?!"月痕不願意再跟無溟糾纏,一揚下巴說道:"若是你今天是來取我的性命的,那就不用多廢話了,直接動手吧."

"我要你的命做什麼?!我還要留著看看你們還能出什麼幺蛾子呢."無溟說著,直接從月痕的身邊走了過去,留下了一句話:"不要再想著從北疆王的身上打聽出些什麼,否則,明天你們就都會消失."

月痕十分清楚無溟所說的消失是什麼意思.她心有不甘地看著無溟就這麼從自己的身邊走了過去,但是無奈一點兒辦法都沒有.

因為害怕無溟的追殺,負責保護玉真的車夫一刻都沒敢停下來,一路上不停地換馬飛奔,終于在第三日清晨的時候趕到了原本洛云橫他們應該在的這個邊陲小鎮,也就是能夠打聽到白靈芝消息的地方.

玉真拿了自己的包袱下了馬車以後,就立刻找到了烈西曉他們居住的地方,但是敲門之後卻發現房中只剩下了云翳跟云爾兩個人.

"玉真公主?!"云爾有些警惕地看著門外的玉真,又看了看玉真的身後,確定沒有什麼人跟著過來之後才不解地問道:"你來這兒做什麼?!"

玉真一臉著急地說道:"來不及多說了.我皇兄現在已經瘋了,所以月痕幫我逃了出來.但是那時候月痕碰到了無溟,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烈西曉呢?!白靈芝找到了麼?!"

因為當初玉真送他們出去的時候,月痕也一直派人在暗中跟蹤,所以才會知道烈西曉他們一直都在這兒落腳.但是玉真看了看門內,卻發現出了云翳跟云爾之外,一個人都沒有了.

"他們人呢?!"玉真心中隱隱升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她聽車夫說過,這兒距離無溟的分舵十分接近.

"說來話長,宗主被無溟帶走了.云爾被放了出來,云爾還帶著解藥回來.現在皇上吃了解藥,內力已經完全恢複,跟少宗主一起趁著無溟不在地宮的功夫,去解救宗主了."

"什麼?!!!"玉真手中的包袱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

且不說此舉會不會被無溟發現.可是以現在烈西曉的身子,怎麼能夠胡亂吃藥呢?!

而此時的地宮內,卻也是形勢複雜.

無溟雖然走了,但是還是安排了兩個人在地宮當中伺候洛云橫的.只不過現在這兩個侍女都已經被五花大綁扔在了一邊.

烈西曉站在了洛云橫的面前,淡淡說道:"沒事了,走吧."

洛云橫不可置信地看著烈西曉三下五除二就將這兩個也會武功的宮女給制住了,愣了良久才反應過來,問道:"你,你身上的傷好了麼?!"

烈西曉微微皺眉,說道:"現在說不了那麼多,還是先走吧."

洛云橫如何能不了解烈西曉.每當烈西曉不願意說那麼多的時候,一定就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瞞著自己.因此洛云橫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不對,白靈芝到現在都還沒找到,還在無溟手中.你身上的毒並沒有解."

烈西曉眉頭皺得更緊,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

這就已經是默認了.于是洛云橫就果斷搖頭說道:"不行,我現在還不能走."

"為何?!"烈西曉十分詫異地看著洛云橫問道.該不會無溟也在洛云橫身上下了什麼毒吧?!

似乎是看出了烈西曉心中的擔憂,洛云橫連忙開口解釋道:"你放心,我沒事,沒有受傷也沒有中毒.只是現在赤炎還被關押在此,我不能讓他一個人留在這兒,而且白靈芝還在無溟的手中.我一定要拿到白靈芝!!"

烈西曉只覺得心中有隱隱的怒火,但是卻又不能發泄出來.他何嘗不知道洛云橫最討厭就是被人管著,又怎麼能不知道洛云橫到現在還隱忍著不肯走就是為了解開自己身上的毒藥.

只是這麼做,對于洛云橫來說,卻太過危險.

烈西曉雖然是男人,但是一看洛云橫所在的房間的布置,就知道無溟對洛云橫懷抱著一種什麼樣的心思.

兩人就這麼亮亮對望著,誰都不肯讓步.

最後還是烈西曉點頭說道:"好,既然如此,你不走,那我也不走."

"你瘋了!!"洛云橫瞪大了眼睛看著烈西曉說道:"你留在這里很快就會被發現的!!你真以為那個男人會放過你嗎?!無溟他現在早就已經失去了理智!!"

"我又何嘗不是?!!!"烈西曉一向都是十分鎮定的,但是在此刻卻也忍不住大聲說道:"你要我在外面安然等待,然後自己在這水深火熱之中麼?!你覺得我如何能放心的下自己的女人在別的男人身邊?!若是這樣,我倒不如死了算了."

烈西曉一般不會這樣,但是當他說出這種氣話的時候,就說明烈西曉現在是真的已經生氣了.

無奈,洛云橫只能放低了音調說道:"可是這地宮當中一個人都沒有,你要留下了也不能出現.而且無溟此人心思細膩……"

"那就讓我來當赤炎好了."烈西曉淡淡說道.

洛云橫猛然抬頭不敢置信地看著烈西曉:"你說什麼?!"

"赤炎不是還被關押著麼?!那就讓我來代替他好了.最起碼這樣,我還能陪在你身邊."烈西曉說這話的時候眼神堅定,一點兒也不像是開玩笑.

洛云橫十分清楚,這是烈西曉最低限度的妥協.若是洛云橫不答應,只怕烈西曉也不會善罷甘休.到時候若真的鬧出什麼事情來,他們一個都別想活著出去.

因為洛云橫十分清楚,這地宮里面的機關數不勝數,隨便一個就能要了他們所有人的命.

對視了半餉,洛云橫終于點頭說道:"好,我帶你去見赤炎."

因為上次無溟已經帶著洛云橫去見過赤炎,所以洛云橫那個早就記住了路線.當兩人出現在赤炎面前的時候,赤炎十分詫異地看著他們說道:"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先別管那麼多,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洛云橫查看了一下赤炎身上的鐵索,發現這鐵索根本就沒有被鎖住,只不過是赤炎被人給封住了內力,現在渾身無力所以只能在這水牢之中.

而且就算是赤炎爬出來了,只怕無溟也十分清楚,他根本就走不出這個地宮.

洛云橫將掛在赤炎身上那足足有著幾十斤的鐵鏈都給取了下來,赤炎頓時覺得松了一口氣,不過還是四肢發麻有些走不動路.

烈西曉上前兩步伸手拍打了赤炎的各大穴道,于是赤炎頓時就覺得身子舒坦了不少.

洛云橫扶著赤炎起來,隨後就對烈西曉說道:"你們趕緊互換衣服吧."

說完了這些,洛云橫就回去開始翻箱倒櫃地尋找易容用的東西.也不知道無溟是怎麼想的,居然還真被洛云橫給找到了.

赤炎不解地看著烈西曉說道:"這是要做什麼?!"

"你只管到時候出去就是."烈西曉面無表情地說道:"我陪云橫再次.暗宗的勢力遍布大江南北,你去將那些勢力都集結起來,免得到時候應對無溟措手不及."

赤炎何等機靈,一下子就想到了烈西曉心中的想法.雖然這樣的做法是冒險了一些,但是設身處地地想,若是自己的心上人也被扣押在了此處,赤炎在外頭也一定是坐不住的.

于是赤炎就點頭說道:"好,既然如此,那你們一切小心."

換完了衣服,赤炎就被洛云橫想辦法松了出去.云落在地宮附近把風,一見到赤炎出來,頓時就明白了他們的想法,于是二話不說帶著赤炎就離開了.

于是地宮當中就只剩下了烈西曉跟洛云橫兩人.

洛云橫看著眼前的兩個侍女,低聲說道:"然後現在應該怎麼辦?!"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八十一章:廢墟北疆
下篇:第三百八十三章:抉擇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