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八十一章:廢墟北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八十一章:廢墟北疆

月痕伸手輕輕幫玉真抹去了臉上的一處灰塵.玉真下意識地退後了一步警惕地看著她.

月痕收回了手,笑了笑,說道:"想要逃出去麼?!"

"你問我這個做什麼?!"玉真不解地眯著眼睛看著此時的月痕.這個女人心思太深,沒有人可以猜到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麼.明明可以讓自己馬上就死,可是現在卻又問出想不想讓自己出去的問題.

"我也不過就是隨後問問罷了."月痕輕笑著說道:"反正不久之後整個北疆也會變成一片廢墟,我看你雖然性情急躁了一些但是好歹也算個好人,若是不想死,我可以幫你逃出去."

玉真此時卻沒有什麼心情關心逃不逃出去這樣的問題了,重複著剛剛月痕說得那句話:"北疆會變成一片廢墟?!你這是什麼意思?!又是誰告訴你的,還是你想要有什麼陰謀?!!!"

"陰謀算不上,這也算是你這個皇兄自作自受吧.不用我出手,自然也會有人收了他."月痕笑著說道:"怎麼樣,你考慮好麼了?!"

"哼."玉真臉上的笑容冰冷,看著月痕的眼神充滿了恨意,低聲說道:"你覺得我會如何?!難不成就這麼聽了你的話然後就逃出這里,眼看著你將我的國家毀掉?!我告訴你,你若是想要動我皇兄一根頭發,我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好一個兄妹情深啊."月痕輕輕拍著手笑著說道:"只可惜,你的皇兄卻不會這麼想.好了,姑娘,你若是還想要活命,就聽我一句勸."

玉真看著此時眼前這個陌生的蓮貴妃.原先在北疆王面前那楚楚可憐的樣子其實都是裝出來的.看看地上那粗粗的鐵鏈,眼前這個人的功夫根本就比自己好上了太多.這個女人的來曆明顯不簡單!!

又想到之前蓮貴妃對洛云橫跟烈西曉他們那時候的樣子怪怪的,玉真就忍不住開口問道:"你到底是誰,跟洛云橫他們又是什麼樣的關系?!"

這女人看起來深不可色,並且跟洛云橫也有過節的樣子.現在還不知道她到底是沖著什麼來的,若是就這麼放任她毀了北疆再去毀了大烈,那玉真就算是死也死不瞑目.

月痕有些意外地看了玉真一眼,說道:"看來你這丫頭片子倒是還算是機靈,居然已經看出了我身份有何不對之處.不過只可惜,就算是你看出來了又如何?!沒錯,我跟洛云橫和烈西曉,一早就認識."

果然!!玉真眯著眼睛看著她,一邊緩緩後退.她記得原先當初給烈西曉安排這間屋子的時候,為了能讓烈西曉自保,不至于輕易就被別的人殺掉,還在書桌下放了一把匕首的.玉真背著手用寬大的袖子掩蓋著努力尋找那把匕首,一邊對月痕冷冷追問:"那你到北疆來做什麼?!他們已經走了!!"

月痕沒有注意到玉真的小動作,而是自顧自說道:"沒錯,一開始我來北疆不過就是為了找到洛云橫,還有報複她.直到後來我發現了更重要的東西……你的皇兄應該還有許多秘密沒有告訴你吧?!不知道你若是知道了,心中會有何感想."

玉真此時已經摸到了那把冰涼的匕首,剛想抽出來,卻聽到月痕繼續淡淡說道:"我之所以來幫你,不過就是不願意看見你死.因為我們雖然身份不同,但是卻同病相憐."

玉真一愣.她跟洛云橫之間的糾葛說白了也不過就是因為烈西曉.她愛慕烈西曉但是烈西曉卻一心只想要跟洛云橫在一起.若非因為這個,她根本就不會對洛云橫冷眼相向.

甚至于,洛云橫的個性她在內心還是挺喜歡的.

看著玉真這有些震驚的眼神,月痕輕聲笑了笑,說道:"你放心,我的心上人並非是烈西曉.像烈西曉那樣的男人,這輩子只能是洛云橫可以掌控他了.因為這樣的男人只有一顆心,給了洛云橫,他就再沒有心去對待別的女子了.你不也真是因為如此,才如此頹喪的麼?!"

月痕說得一點兒都沒有錯.玉真公主此時臉上的神情有些哀傷,一屁股坐在了床邊低聲說道:"我在你們眼中是不是特別可笑?!"

"我又怎麼能笑你呢?!"月痕苦笑著說道:"好歹烈西曉還知道你的心意.可是我的心上人一心牽掛著洛云橫,卻根本連我的影子都不會放在眼里."

玉真十分驚訝地看著月痕.月痕此人生得十分漂亮,可以說得上是國色天香,而且功夫還好,看起來對自己的心上人又是一片癡心,為何對方會忽視他?!

"好了,時間不多了."月痕收回了自己的心緒,又恢複成了方才那冷冰冰的樣子說道:"若是考慮好了,我現在就帶你走."

"我想見烈西曉."玉真突然鼓起勇氣說道:"白靈芝還沒有找到.我還不知道他身上的蠱毒如何.我放心不下."

月痕微微一笑,隨後伸手一把抓住了玉真的胳膊,就帶著她飛了出去.

好在月痕當初從暗宗逃出來的時候,還有些手下,因此月痕只是帶著玉真到了北疆的城門口,安排自己埋伏在暗中的手下讓他們護送玉真去烈西曉的身邊.

玉真剛剛爬上了月痕一早就已經准備好的馬車,結果在回頭想要跟月痕告別的一瞬間就看到一個高大的男人從天而降.

這男人黑發高高束起,面容俊美但是表情冰冷,一身黑衣看著就讓人覺得有些可怕.此時這黑衣人正好落在了月痕的面前.

月痕轉過頭一眼就看到了無溟.

"是你."月痕笑了笑,隨後對自己身後的馬車一擺手說道:"趕緊走."

無溟看了一眼月痕身後的馬車,笑著說道:"看來你在北疆玩得還挺開心."

無溟的笑容讓月痕看了就不寒而栗,不禁想起自己從暗宗逃出來的那個夜晚.那一夜無溟也是這樣突然從天而降,臉上掛著詭異的笑容,正當所有人都打算向他行禮的時候,他卻一掌接過了眼前數百人的性命.

當時月痕跟赤炎就在無溟的對面眼睜睜看著他手下血流成河.赤炎不敢相信這是無溟做的,于是就上前質問無溟,卻沒想到無溟竟然想要將赤炎置之死地.

慌亂之中,赤炎讓月痕逃出來通知洛云橫.月痕就這麼眼睜睜看著赤炎被無溟抓走,渾身鮮血滿是外傷.她突然就不想再喂洛云橫效力了.

因為那時候的洛云橫,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游山玩水,又或者是為了尋找她的烈西曉而放棄了身邊所有人.

這個自私的女人,又怎麼值得赤炎用心去守護?!

玉真馬車上坐著的車夫自然也認得無溟.現在還留在月痕身邊的人都是當初她拼了命從暗宗帶出來的,各個都曾經差點死在無溟的手中.

一聲馬嘶聲過後,玉真就感覺到身下的馬車還是快速跑了起來,沒一會兒就看不見後頭月跟跟無溟的影子了.

玉真忍不住對眼前的車夫問道:"這是怎麼回事,那個奇怪的男人到底是誰?!"

馬車夫一邊深情嚴肅地趕車,一邊對玉真說道:"公主,這是暗宗的三大堂主之一,無溟,不過現在應該也已經不是了.因為暗宗早在之前就已經被他一人所掌控."

"什麼?!暗宗?!!!"玉真十分不敢置信地看著車夫.

暗宗的大名在整個大陸幾乎無人不知.這個神秘的組織亦正亦邪,一向讓人摸不著頭腦.有時候會去挑釁一些名門正派,但是有時候又會去解決一些江洋大盜或者是窮凶極惡之徒.以至于江湖上對暗宗的評價也十分不一.

但是唯一一點可以確定的是,暗宗可以說是現在整個江湖上實力最強的江湖門派了.聽說它的三個堂主就是一等一的高手,宗主跟少宗主自然是不必說的了.

"那蓮貴妃怎麼會得罪無溟?!"到底還是救了自己的人,玉真還是忍不住關心了一下月痕.

車夫停頓了一會兒,隨後小聲說道:"因為這根本就不是什麼蓮貴妃,她的真實身份是暗宗三大堂主之一的月痕."

玉真差點兒沒從馬車上掉下來.她萬萬沒有想到暗宗的堂主居然會嫁給自己的皇兄做貴妃,而且還跟洛云橫有這樣的愛恨情仇.

"原先我也曾聽說過洛云橫是暗宗的宗主,但是當時我卻不信.現在看來,難不成這一切都是真的."玉真自言自語地說道.

"是真的.宗主一向肆意瀟灑,不喜歡被困在暗宗,因此帶著少宗主到處跑.暗宗的事務一向都是三大堂主一同管理的.但是不知為何,無溟堂主卻在之前殺了不少人……現在赤炎堂主下落不明,月痕堂主手下的人也已經不多.整個暗宗可以說已經落在了無溟手中."

"那他豈不是很有可能會殺了月痕?!!!"玉真一想到這里,就想要這回去將月痕給救回來.但是車夫卻阻止了玉真,低聲說道:"無溟堂主的功夫深不可測.你若是現在回去,那麼我們也只能是死路一條."

玉真脫力一般坐在了馬車上.

"月痕堂主之所以在宗主走了之後還留在北疆,正是因為發現了北疆王跟無溟之間的一些聯系."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八十章:父子合力
下篇:第三百八十二章:暗宗紛爭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