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八十章:父子合力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八十章:父子合力

云落跟在烈西曉的身後,一大一小都背著手慢悠悠地走著.云落忍不住開口問道:"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辦?!"

烈西曉深深看了云落一眼,一字一句十分認真地說道:"自然是要將你皇娘救出來."

是預料之中的答案.云落點了點頭說道:"好."

只是現在不知道地宮里面到底是什麼樣的情狀,會不會有什麼機關埋伏.最重要的是他們對無溟幾乎沒有任何了解,不知道這樣能不能一舉將無溟拿下.若是可以那邊還好,可若是不行,只怕受苦的人就是洛云橫了.

想到這里,云落就有些不敢輕舉妄動,便對眼前的烈西曉說道:"可是這樣做似乎也並不保險……就這麼貿貿然闖進去,實在是不可取.既然當務之急是將皇娘救出來,那麼無溟此人就可以先放在一邊,引開他再行動或許會更加方便."

云落的主意是可取的,只是眼下卻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必要.以及最終要的就是,要如何引開無溟,而又可以確保無溟不會帶著洛云橫一起去.

對于云落的提議,烈西曉思考再三之後還是點了點頭說道:"也好."

于是,當天無溟便收到了消息,說是分舵某處的手下不大安分,要無溟去看看.

彼時無溟正陪伴在洛云橫身邊,聽到這消息的時候微微皺眉,就對眼前的手下說道:"知道了,退下吧."

洛云橫有些狐疑的看著那個離開的下屬.總覺得此人給人的感覺怪怪的.

"怎麼?!你也很希望我離開嗎?!"無溟見到洛云橫這樣子,就忍不住開口問道,語氣有些泛酸.

洛云橫有些尷尬地摸了摸鼻子說道:"既然現在整個暗宗都是你在管理,又怎麼能對這些事不聞不問呢?!"

"可是我也沒有處理過這些事情."無溟一邊淡淡說道,一邊往洛云橫的碗中夾菜:"以往這些瑣事不都是赤炎在管理麼?!我可沒有赤炎那麼好的耐性,若是不聽話,那就都殺了好了."

無溟說這話的時候輕描淡寫,就像只是在說踩死幾只螞蟻那麼簡單,聽得洛云橫禁不住微微皺眉,有些不悅.

見到洛云橫這番模樣,無溟笑笑說道:"不過若是你真的很希望我去,也不是不行.只是那你就要乖乖留在這里.否則……我可不知道我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比如?!"洛云橫十分警惕地看著無溟問道.

"比如殺了整個暗宗的所有門下."無溟將手中的筷子輕輕往桌面上一放,雖然聲音不響但還是讓洛云橫忍不住心中一驚.她看著眼前這個面無表情的男人,知道他必然是會說到做到的.

從他關押赤炎這一點上就可以看得出來.昔日同生共死的兄弟也可以背叛,殺幾個門下又如何?!

只可惜洛云橫無法眼見著這些悲劇的發生,因此就低頭對無溟低聲說道:"你放心吧,我不會走的."

無溟微微一笑,這笑容看著有些意味深長,隨後就離開了.

無溟此人向來獨來獨往,這一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真正讓洛云橫介意的是方才那個前來傳話的下屬.

無溟雙手背在身後慢條斯理地走出了地宮,看著山下的景色,臉上有著似笑非笑的表情.

其實他又怎麼會不知道,方才來傳話的那個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手下.地宮內沒有自己的命令,沒一個下屬膽敢擅自進入,這點規矩他手下的人都知道.也就只有烈西曉的人才會那麼傻乎乎地送上門來.

不過他倒是也想看看,烈西曉就算是把自己支走了又能怎麼樣.

想到這里,無溟便無聲地笑了,隨後施展輕功朝著北疆的方向掠去.對了,還有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月痕,也不知道現在還在打著什麼鬼主意.

此時北疆早就已經亂成一團了.因為北疆王為了暗殺烈西曉做了不少的准備,但是卻在第二天卻收到消息說烈西曉跟洛云橫早就已經逃之夭夭了.這對于北疆王來說可是不小的侮辱.

而且就這麼將烈西曉給放跑了,也實在是可惜.

北疆王背著手在禦書房內來回踱步,眉頭死死皺著,眼前跪在地上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玉真公主.

玉真公主梗著脖子一聲不吭,腰杆挺的筆直,似乎一點兒也不懼怕北疆王.

"我問你,你究竟為何要將他們放走?!!!"北疆王似乎已經是忍無可忍,被徹底磨去了耐性,十分生氣地對玉真公主咆哮著問道.

玉真公主微微一笑,"我不放他們走,那麼留他們在這兒干什麼?!等著看我的心上人就這麼被你殺死麼?!那我甯可看他好好活著,就算是跟洛云橫在一起也無妨."

"你!!"北疆王被氣得不輕,抬手就往玉真公主的臉上扇了一個巴掌,惡狠狠地說道:"你知不知道你這愚蠢的行為將會給我北疆帶來多大的損失?!!!我好不容易將他困在此處,你竟然就這麼將他放跑了?!!!"

玉真公主冷冷笑道:"皇兄,你怪我也好,但是他我是一定要放走的.當初你騙我讓他服下忘憂酒跟蠱毒的時候,就已經對他起了殺心了吧?!你還沒有將他結果也不過就是像看著他活著受折磨罷了.可是他是我愛的人啊,你怎麼能欺騙我做出這樣的事情?!!!我今日所作,不過就是將我欠他的,一一還給他罷了."

被玉真公主戳穿了心中所想,北疆王在惱怒的同時也覺得顏面盡失.最重要的就是玉真公主這傻丫頭竟然還真的幫著烈西曉拿到了解藥的藥方子,並且還找到了黑珍珠與樹根果一同贈送了,這若是哪一日烈西曉當真找到了白靈芝,那他之前所做的一切能得到的結果就只能是大烈的千軍萬馬.

念及此,北疆王一把抽出了掛在牆上的寶劍,指著玉真公主說道:"好,若是我半月之內找不到烈西曉,你就為他抵命吧.來人啊,將公主押到地牢!!"

玉真公主十分不敢置信地看著北疆王說道:"皇兄,你可知道你現在說這話的意思?!"

"自然明白."北疆王冷冷看了玉真一眼:"像你這種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妹妹,我留著又有何用?!還愣著干什麼,拖下去!!"

"是!!"得到了命令,那些人紛紛都拖著玉真下去了,絲毫不理會玉真歇斯底里的吶喊.

等到玉真的哭喊聲逐漸消失了之後,月痕才從屏風後面走出來,淡淡地對北疆王說道:"公主其實也不過就是用情至深,罪不至死."

"這丫頭不知天高地厚,我這個做哥哥的又怎麼能一味地縱容著她?!"北疆王冷冷說道:"她平日里對你也不太尊重,趁著這個機會讓她好好反省自己,面壁思過也未嘗不可.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任何人都不許再給她說清!!"

說完這些,北疆王就大步走了.

其實在洛云橫跟烈西曉走了之後,月痕跟北疆王之間的關系就沒有之前那麼好了.因為沒必要再逢場作戲給任何人看,而且北疆王的行為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殘暴.

月痕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離開這里,不過也就是覺得北疆王或許跟無溟有著什麼聯系.

將真相全部告訴給了洛云橫之後,月痕反而覺得自己心中沒有那麼不好受了.相反的,她還開始有些隱隱擔憂著洛云橫,不知道洛云橫此去會不會也被無溟算計.

如今她還活在這世上的唯一理由就是要將赤炎給救出來,別的她無所求.

玉真被北疆王關進了原本用來關押烈西曉的密室.當真可笑,原本這地方還是她精心為烈西曉准備得,沒想到一眨眼自己就住進來了.

玉真坐在床邊,看著這兒還殘留著一些烈西曉的氣息的東西,不禁在心中苦笑.她皇兄這麼安排到底是對自己有所仁慈呢,還是故意為之?!為了讓她知道自己的一廂情願有多麼的可笑?!

正發呆想著事情,玉真就聽到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在階梯上響起.抬頭望去,玉真微微皺眉,她想過無數種可能,甚至是自己以前欺凌的宮女現在跑來嘲笑她,但是卻唯獨沒有想到過會在這兒看見月痕.

月痕是自己一個人來的,沒有帶任何下人.她伸手輕輕一抹牢門前面的鐵鏈,這有著一般人兩根手指粗的鏈子就這麼應聲而斷了.

玉真不敢置信地看著月痕說道:"你這是要干什麼?!"

"怎麼,擔心我殺了你麼?!"月痕的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笑容.玉真現在這緊張的樣子還真是讓她意想不到.原來自己現在在別人的眼中竟然會是如此的可怕.

玉真聽了月痕的話,冷笑了一聲說道:"您以為我會怕死?!你若是當真想要殺了我,盡管動手就是了,還愣在那兒干什麼?!還是說看著我現在被皇兄如此懲罰,你心中高興?!"

"我若是說不高興,難不成你會信麼?!"月痕走到了玉真的身邊,仔細打量著現在玉真的樣子.華貴的衣裳因為剛剛被侍衛帶走的時候掙紮而留下了褶皺,顯得有些狼狽.鬢發也已經變得微亂,再也沒有了以前風光的樣子.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七十九章:一夜無話
下篇:第三百八十一章:廢墟北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