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七十九章:一夜無話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七十九章:一夜無話

洛云橫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她抬頭看向了自己的頭頂,只見此時無溟正躺在一根鐵鏈上.

從這個姿勢就足以看出,無溟的輕功應該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無溟迎上了洛云橫的眼神,心中微微一動,不過嘴上卻似笑非笑地說道:"可千萬別用那種小貓一樣的眼神看著我.否則若是我等會兒再發起瘋來,可不是你咬我一口就可以解決得了."

被提醒而想起了剛剛危機的那一幕,洛云橫神情黯然,轉身進了房中,關門.

而門外,無溟有些失神的看著被洛云橫頭也不回干脆關上的石門,嘴角的笑容僵住了,眼中滿滿的都是悲哀.只可惜這些洛云橫都看不見.

一夜無話.

不同于這邊死一樣的寂靜,此時在小鎮客棧里面的烈西曉此時卻是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已經開始沸騰了起來.

或許云爾還真是運氣好拿到了老暗宗留下來的真正解藥.因為才不過一天一夜的時間,烈西曉就感覺自己的內力已經回來了七八成.

只是在這段時間里,他的身體也發生了一些變化,有時候會有些走火入魔的正著出現,但是卻又會被體內的真氣自行壓下去.

這一天的清晨,隔壁的云爾跟云翳還在沉睡,而屋頂上的云落也正在練功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烈西曉的房中傳來了一聲巨響,隨後他房中的門窗都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給彈了出去,將不少人都嚇了一跳.

云爾直接從床上蹦跶起來,但是卻一不小心撞到了床頂,因此一直捂著額頭跳腳,眼睛都還沒有睜開就開始罵罵咧咧:"大清早的是誰他娘的亂放屁,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倒是云翳稍稍冷靜一些,立刻穿上衣服,一打開房門就看見云落也剛剛從對面的屋頂上飛身過來,兩人一同走到了烈西曉的房間門口.

只見此時房門口的門窗全部都已經被震到了樓下,而正對著房門的床上,烈西曉正打坐坐在床上,床簾都還在微微飄蕩,可見剛剛的這一聲巨響的確是因為烈西曉而產生的.

深吸了一口氣,烈西曉一睜開眼睛就看見門口兩大一小十分好奇地看著他,眼中帶著一絲絲的震驚.

沉默了一會兒之後,還是云落先開口說道:"已經恢複了八成."

云爾捧著腮幫子十分不敢置信地看著烈西曉.沒想到烈西曉的內力真的會恢複得如此之快,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烈西曉的臉色還是十分蒼白.

云翳較為細心,轉身就吩咐店家去准備一些藥膳來補補身子.畢竟烈西曉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使用內力了,現在一下子突然將所有內力都恢複,也不知道會不會產生反噬.

烈西曉從床上走下來,自顧自一邊穿著衣服一邊說道:"明日應該就可以全部恢複了."

"可是,蠱毒呢?!"云爾十分好奇地說道:"內力恢複之後,蠱毒也就不會發作了麼?!"

烈西曉的眉頭急不可見地皺了皺.事實上,剛剛烈西曉運用內力的時候,就可以感覺到什麼東西在自己的體內竄來竄去.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數次險些走火入魔,幸而最後都被自己給強行壓制住了.

云落上前查看了一下烈西曉的情況,什麼都沒有說,但是臉上的神情微變.

因為他可以感覺的出來,此時烈西曉體內的內力十分不穩定,就像是憑空出現,被人給強行灌進來的一樣,很有可能會對烈西曉的身子造成傷害.

但是烈西曉卻對云落使了個眼色,讓他不要聲張.

對于現在的烈西曉來說,早些恢複內力將洛云橫給救出來,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沒一會兒的功夫,店家就已經准備好餓不少藥膳.云翳花了不少銀子賠償了店家的門窗損失,還給了不少的伙食費,因此店家已經將這些個客人在心中牢牢記住了,這可都是難得一見的財神爺啊.

烈西曉穿戴好了之後就抱著云落下樓吃飯.桌上已經放慢了美味佳肴,云落卻沒有什麼胃口.

而此時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在這客棧的另一個角落里,還有一個黑衣人鬼鬼祟祟地看著他們.

入夜,無溟一個人站在山頂,看著頭頂的滿天星辰.

"算算時間,應該也快了吧."無溟自言自語道,眼中有一絲決絕的意味閃過.

沒一會兒,一個黑衣人飛快地從山下狂奔上來,在無溟的面前站定,隨後跪下行禮,一邊對無溟說道:"堂主,現在烈西曉已經吃下了那些藥,現在內力也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

"幾成了?!"無溟淡淡問道.

"屬下不敢走得太近,只是隱隱約約可以聽見,有個七八成了."

"那就好."無溟笑了笑,但是眼神冰冷,揮了揮手讓手下人退下,隨後就對著頭頂的那一輪圓月說道:"好戲馬上就好開始了.烈西曉,你不是自詡天下第一麼?!我倒是要看看,一個堂堂大烈的皇帝,受萬人敬仰的尊者,在走火入魔之後又會是怎樣的下場.應該會遭世人唾棄吧."

想想到了那個時候,洛云橫難不成還會跟他在一起麼?!大烈還會認他這個帝王麼?!搶走了什麼,就該奪回什麼.

烈西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隨後又緩緩吐出來,睜開了眼睛看著眼前的眾人.

云翳跟云爾一左一右十分好奇的看著烈西曉,云落則是仍舊鎮定的坐在一旁.桌上放著一些茶水點心,應該是特意為烈西曉准備的,因為一直都沒有人動過.

烈西曉看了看眼前的兩人,淡淡說道:"你們在做什麼?!"

云爾摸著下巴有些好奇地問道:"這個……您身上的內力當真已經全部恢複了麼?!"

雖說老暗宗留下來的藥物必定不會是什麼不好的東西,但是才這麼短短幾天,烈西曉原本蒼白的臉色就開始變得正常起來,而且人也變得更加精神,最重要的是功力也跟之前一模一樣了.

這樣看去,一點兒也不像是中了蠱毒的人所應該有的樣子.這藥效會不會真的太好了一些?!

云落上前兩步搭住了烈西曉的手腕,隨後神情有些複雜地看著烈西曉說道:"父皇你……你身上的內力已經完全恢複了."

烈西曉挑了挑眉,不用云落說出口,他心中自然也清楚.

云爾聽到了云落所說的話,還挺高興,怎麼著這解藥也是他冒著生命危險給帶回來的,如今發揮了用處,自然少不了他的功勞.不說要什麼獎賞,心中總是得意的.

只是云翳跟云落的表情就不怎麼好看了.因為他們現在怎麼看烈西曉,總覺得烈西曉現在這樣子,用一個詞來形容更加恰當,那就是--回光返照.

烈西曉自己心中倒是沒有什麼太多的感覺,見云落還在皺眉想著心思,就說道:"去把我的劍拿來."

云落沉默了一會兒,不過還是轉身去取劍了.

烈西曉用內力隔空將云落手中的長劍拿了過來,握在手中.沉甸甸的感覺讓烈西曉覺得心中踏實了一些.好歹不是那麼的讓人覺得茫然無措的,就像是一個一直站不穩的人找到了支撐點.

寶劍出鞘,烈西曉飛身從窗戶直接跳了出去,隨後就在院子里面的空地上還是舞劍.不得不說烈西曉的內功還是數一數二的,云落的內功雖好,但是比起烈西曉來卻還是稍遜一籌.

烈西曉的寶劍所帶出的劍氣逼人,冷冰冰的感覺隔著老遠就可以感覺到.云爾搓著胳膊有些不滿地一邊往後退一邊低聲說道:"皇上現在這樣子好生嚇人."

站在云爾前面的云落聽到了這句話之後,微微一愣,隨後秀氣的眉頭皺了起來.沒錯,烈西曉現在的樣子的確可以用嚇人來形容.

雖然此時烈西曉臉上還是沒有什麼太多的表情,但是不同于原先烈西曉那穩紮穩打或者是靈活多變的打法,現在的烈西曉舞劍似乎是帶著一股子濃重地戾氣,感覺有些殺氣騰騰的,讓人不敢接近.

也不知道是烈西曉中了蠱毒的原因,還是只是烈西曉許久沒有練功,所以心中積攢下來的怨氣.

只是云落十分清楚,他父皇的內勁純正,若是正兒八經練功,那必然是事半功倍,但若是用這種浮躁的心態去練功,卻很有可能被自己的內力反噬,走火入魔.

若是到時候當真要出現什麼意外,云落可是有些招架不住.可是片片現在洛云橫也不知道在哪兒.若是還有一個人可以讓烈西曉無條件地聽話,只怕也就只有洛云橫了.

烈西曉一輪劍練完,院子里的花草樹木就已經被砍得差不多了.烈西曉皺眉看了看自己眼前的殘破枝葉,皺眉低聲說道:"這劍許久不曾磨練,現在也變得如此刁鑽了."

說著,烈西曉還劍入鞘,將寶劍交給了一旁的云爾.云爾接了過來,差點兒就直接整個人趴下去.從來都沒有接觸過這把劍的云爾萬萬沒有想到這看起來如此輕薄的一把劍竟然會有那麼重.以至于他一時間沒有做好准備差點兒出糗.

再想想方才云落一個人一只手就提著這把劍進來了,這父子倆還真都不是什麼凡人.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七十八章:跟我走
下篇:第三百八十章:父子合力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