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七十八章:跟我走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七十八章:跟我走

因此洛云橫在第一眼看見赤炎變得如此憔悴的心中,心中便十分過意不去,上前對赤炎說道:"赤炎,你還好麼?!"

無溟在洛云橫身後的不遠處站定,輕輕咳嗽了兩聲.

洛云橫轉過頭看了無溟一眼,面無表情地說道:"我想要單獨恩赤炎說說話."

無溟似乎是因為洛云橫剛剛答應了可以讓他陪一晚上,所以心情不錯,在聽見洛云橫提出這樣的要求的時候,並沒有刁難,而是十分配合地走了出去,似乎並不想要糾纏.

等到無溟走遠了以後,洛云橫才對眼前的赤炎說道:"讓你受苦了."

"無妨."赤炎此時雖然狼狽不堪,但是臉上的笑容卻還是十分自然,他低聲對洛云橫說道:"我已經讓云爾拿了老暗宗的藥回去,顧及他們過些時日就會來這兒,到時候你先跟著他們走."

洛云橫一愣,隨後十分堅定的搖了搖頭說道:"還是你走吧,我不能走."

"為何?!"赤炎皺眉看著洛云橫,十分不贊同地說道:"你留在此處並沒有任何好處,只能讓無溟更加得意.他這人是個瘋子,你無法想象他在你身邊會有著什麼樣的心理.若是他一不小心發怒傷害到你……"

"不會的."洛云橫淡淡笑了笑說道:"就算是如此,那也是我命中劫數.但是西曉的蠱毒必須要白靈芝來解開,只有無溟可以將白靈芝給我."

在聽到了洛云橫所說的話之後,赤炎便有些無奈地低下了頭.

其實他又何嘗不知.像洛云橫這樣的人,是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讓洛云橫無條件言聽計從的,就算是烈西曉都難.但是無溟卻能將洛云橫帶回來,那手中必然是有著關于烈西曉的把柄.

如今一看,居然就是烈西曉的命.

"倒是你,受苦了."洛云橫一邊安撫赤炎一邊低聲說道:"等到他們來了,你就跟著走吧.若是到時候我可以拿到白靈芝,你就一同帶走.還有月痕,她在北疆並不好受,你將她也一同帶走吧."

赤炎皺眉,"可是我對她……"

"有情也好,無情也罷."洛云橫苦笑著看著赤炎說道:"最起碼,別讓她在一個自己不愛的人身邊,強顏歡笑."

原先洛云橫體會不到月痕的感覺.因為月痕在成為蓮貴妃之後,臉上總是掛著笑容的,不論這笑容是真是假,至少不會在人前流露出痛苦.

但是當洛云橫自己也被困在了無溟身邊之後,洛云橫才能夠想象得出月痕心中的苦痛.

自己在無溟面前不用強顏歡笑,可以任性,因為無溟由著她.可是北疆王呢?!他生性並沒有那麼善良,也根本就不愛月痕.但是月痕卻每天要跟他同床共枕,若是換做自己,只怕早已發瘋了.

只是現在赤炎心中還有些介意的是,因為云爾說過,月痕曾經一度想要殺了洛云橫.

就在這兩個人還打算再說些什麼的時候,無溟卻突然走了進來,對洛云橫說道:"該用膳了."

洛云橫給了赤炎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隨後就站了起來,頭也不回地跟著無溟走了.

一路上,無溟還是牽著洛云橫的手,就像是平日里夫妻倆話家常一樣對洛云橫問道:"聊得如何?!"

洛云橫直視著前方面無表情地說道:"好歹曾經兄弟相稱,給他包紮一下傷口,應該不過分吧?!"

"你還真是心疼他."無溟笑了笑說道:"難道你就不怕我一時吃醋,現在就殺了他麼?!"

洛云橫心中一驚,不敢相信地看著無溟,眼神之中有些緊張,似乎是真的擔心無溟會一個不開心就讓赤炎身首異處.

不過無溟卻不說話了,神情淡淡地繼續往前走,一邊走一邊說道:"今日准備的菜色也都是你最愛吃的,到時候你嘗嘗看,若是喜歡,往後我就讓他們多送一些上來."

洛云橫現在哪兒還有這樣的心情,于是就不說話了.

一頓晚膳用得十分沉默.到了晚上,洛云橫跟前兩日一樣准備就寢,但是卻在沐浴更衣從屏風後面走出來的時候,看見無溟早就已經坐在桌邊,手上端著一個酒杯,笑得有些曖昧的看著自己了.

洛云橫下意識地拉近了自己的衣裳,有些不自然地問道:"你怎麼……"

"怎麼?!忘了?!今天我答應讓你見赤炎,你可是要讓我看一晚上的.你都不知道,這些時日沒有見到你,我有多想念你."無溟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洛云橫的面前,有些不滿地看了看洛云橫身上單薄的衣物,連忙將自己的外衣脫下來給洛云橫穿上,低聲說道:"別傷風了."

洛云橫下意識地躲了過去,快步走到了床邊鑽進了被子里,低聲說道:"我累了,想要休息了."

無溟倒是也不生氣,坐在床邊十分溫柔得對洛云橫說道:"好,我陪著你."

洛云橫的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皺,隨後就背對著無溟側身躺下,不過她的眼睛雖然閉著,但是睫毛卻在微微顫抖,很顯然一點兒也睡不踏實.

就在一會兒之後,洛云橫就感覺到自己的身後傳來了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隨後她就感覺到無溟似乎也爬上了床,于是整個人就開始變得異常緊繃,身體僵硬得根本無法動彈一下.

耳邊傳來了無溟的淺笑聲,隨後洛云橫就感覺到無溟隔著被子抱住了自己,下巴在洛云橫的腦袋上蹭了蹭,說道:"怎麼睡覺也如此得不踏實?!"

洛云橫此時心中有些不快,于是就對無溟說道:"放開我."

無溟手一僵,隨後就下意識地將洛云橫抱得更緊,並且抿緊了嘴唇不說話了.

洛云橫不知為何,明明可以選擇忍耐,但是這一刻就是感覺如此的不安跟別扭,因此變開始激烈的掙紮起來,一邊用力掙紮著一邊低聲狠狠的說道:"你信不信,你若是再不放手,我現在就咬舌自盡!!"

只不過洛云橫這句話剛剛說話,無溟就突然一翻身將洛云橫壓在了身下,眼神十分凶狠的盯著洛云橫看到:"咬舌自盡是麼?!我倒是想要看看,若是我將你的嘴巴封住了,你還能不能自盡!!"

說著,無溟就低頭吻住了洛云橫的薄唇.洛云橫先是瞪大了眼睛十分不敢相信地看了無溟一會兒,隨後就開始用力地搖頭想要擺脫無溟的嘴唇.

但是無溟卻似乎是被洛云橫給挑起了興致,于是就開始不斷的壓住了洛云橫的動作,甚至將手邊床頭掛下來的紅色流蘇都給扯了下來綁住了洛云橫的手腕.

洛云橫能夠感覺到無溟的唇舌在自己的口腔內攻城略地,但是這陌生的氣息卻讓洛云橫十分排斥.她無法將眼前這個人當成是烈西曉,因此變狠狠咬了無溟的嘴唇一口.

一瞬間,無溟吃痛,便放開了洛云橫,伸手抹了一下自己的唇,發現手背上全都是鮮血.

洛云橫的嘴唇上也沾上了一些.洛云橫惡狠狠看著無溟說道:"你忘了你今天說的,你只是看我一晚上而已."

無溟冷冷一笑:"是,我的確是這麼說的,但是我現在想要改變主意又如何?!"

"你卑鄙無恥!!"洛云橫終于忍無可忍,狠狠在無溟的臉上啐了一口.

無溟冷笑著擦了擦自己的臉,低聲說道:"這麼說來我今天晚上若是不做一些什麼,還真是對不起你給我安上的這個罵名."

"你做吧."洛云橫梗著脖子說道:"想做什麼你盡管做就是了.只是希望你日後不要後悔,今日若是你真的做了,那麼要麼我死,要麼我把你殺死.並且會恨你一輩子!!"

當洛云橫用盡全力將最後一句話喊出來的時候,無溟一愣,隨後原本充滿了紅血絲的眼睛稍稍變得清明了一些.

他有些茫然地從洛云橫的身上爬下來,看著此時床上一片狼藉.洛云橫的雙手已經被勒出了血痕,跟雪白的膚色相稱,看起來真是觸目驚心.而此時的洛云橫嘴唇上還有些鮮血,嘴角的笑容充滿了嘲諷.

雖然此時洛云橫的衣衫凌亂,胸前的肌膚若隱若現,但是此時無溟看著,卻感覺不到了一絲情欲,而滿滿的都是心疼.

小心翼翼地將綁著洛云橫雙手的流蘇解開扔在了地上,又幫洛云橫蓋上了被子.隨後無溟便一句話都不說就默默地轉身出去了.

洛云橫眼睜睜看著無溟就這麼離開自己的視線范圍,但是卻不知道無溟到底去了哪里.

這些日子以來,無溟一直都是在努力地陪著自己,但是當自己不願意看見他的時候,他就能准確地明白自己的意思並且頭也不回地離開.可是這整個地宮里只有這一處房間是努阿諾德,其他地方都是冷冰冰的.那麼無溟他平日里,又是在哪兒休息的呢?!

這樣想著,洛云橫便輕手輕腳地從床上爬了起來.她從床頭拿過了一件外衣披上,隨後就赤腳小心翼翼地走到了門邊,打開門想要看看無溟是不是還在門外.

可是門外卻什麼人都沒有.那兩根巨大的紅燭還在燃燒,但是卻已經燒掉了四分之一了,不知道等到這些紅燭全部燃燒完了的那一天,自己還有沒有機會逃出去.

正在洛云橫對著這兩根紅燭發呆的時候,就聽到自己的上方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怎麼,這是在讓我滾了以後,又開始同情我了麼?!"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七十七章:真是個瘋子
下篇:第三百七十九章:一夜無話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