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七十五章:救命靈藥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七十五章:救命靈藥

無溟笑了笑,在桌邊坐下,垂眸看著地上被打翻的酒杯說道:"白靈芝……讓我想想,之前那段日子有一些無知的廟堂人士,自稱什麼高手的,來搶奪白靈芝,該不會就是你的人吧?!"

"是你把他們都殺了?!"洛云橫瞪大了眼睛看著無溟.

無溟不置可否,只是淡淡搖頭說道:"還真是不自量力啊.若是白靈芝這樣的珍貴藥材也是這些人可以隨意搶去的,那還談得上什麼珍貴藥材呢?!"

洛云橫現在幾乎已經可以斷定白靈芝就在無溟的手里了,于是就十分認真地對無溟說道:"西曉現在時日無多你也知道,但是我將他看得比我的命都重,若是你願意將白靈芝給我,我日後當牛做馬甚至是還你一命我都心甘情願."

"簡單,那你就離開烈西曉,跟我在一起如何?!"無溟聽了洛云橫的這句話之後,便十分自然地開口提出了他心中的條件.

洛云橫皺眉看著無溟:"無溟,我不明白,你為何一定要執著于此?!"

若是讓烈西曉知道她為了白靈芝而改嫁給無溟,只怕烈西曉是死也不會吃下解藥的.

無溟臉上的神情在聽到了洛云橫所說的話以後,變得有些落寞,低聲呢喃著說道:"難道你當真已經不記得了麼?!"

那年三月,開春時節.那時候的洛云橫還沒有云落,只不過是顧家的一個大小姐,沒有今日任何顯赫的地位.

而那時候的無溟,也不過就是一個沿街乞討的小乞丐.

洛云橫這一生似乎跟乞丐都有著躲不過的緣分.那時候洛云橫還不過就是一個花季少女,跟著一群夫人小姐在湖面上泛舟.但是因為顧家的種種原因,卻被人陷害差點兒跌落到湖中身亡.

那時候無溟正在湖邊乞討,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後就奮不顧身下水救了洛云橫.

洛云橫心善,醒來之後就對無溟萬分感謝,將自己身上的銀子都給了無溟,還跟無溟說了年少時不少的心里話.

無溟永遠不會忘記那個豔陽天,自己跟洛云橫兩個人坐在湖邊的柳樹下,不顧他人奇怪的目光,兀自開心的聊著天.直到夕陽西下,洛云橫不得不回去,但是無溟卻不能跟著走.

從那以後,無溟就總是在湖邊等待著洛云橫,期盼著能再見到她一面,但是卻沒想到洛云橫因為那件事而被勒令在家閉門思過.

就這樣一晃數月,許是洛云橫忘了,又或許是洛云橫一直被關在家中,總之無溟再也沒有見到過她.但是沒有見到心儀的人,無溟卻碰到了自己的恩師,那就是之前的老堂主.

老堂主將無溟帶回了暗宗,教他功夫,提攜他至今,成為了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但是無溟心中卻仍舊惦記著洛云橫.

他想洛云橫有這許多的仇家,或許會有人暗殺也不一定,于是就從老堂主手中接過了暗殺的任務.借著這個機會時不時會去顧家附近保護洛云橫的安全.

直到有一天,洛云橫死了,但是卻又活了過來,帶著一個兒子.

在洛云橫抱著小云落踏進暗宗的第一天,無溟就認出了這個清水出芙蓉的女子,但是只可惜洛云橫看著無溟的眼神波瀾不驚,就像是看著一個從未碰面的人一般.

饒是如此,無溟卻還是一直在為了洛云橫而默默付出,只可惜洛云橫卻一直都沒有注意到,重視赤炎也就罷了,還跟烈西曉成為了夫妻.

任何人都可以得到洛云橫的關注,唯獨自己不行.

聽完了無溟所說的這一些,洛云橫有些心虛地別過頭去.

無溟看到了洛云橫的神情,冷笑了一聲說道:"果然,即便我將這一切都說了出來,你卻還是不記得."

洛云橫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她應該怎麼告訴眼前這個讓人覺得可憐而又可悲的人,其實她根本就不是什麼真正的顧家小姐,不是甚麼洛云橫,那麼自然也就不會記得他.

或許真正記得他的人,現在已經在這世界的某個地方,為這個曾經心善的男人而默默祈禱祝福了吧.

洛云橫長久地不說話,眼睜睜看著無溟又從櫃子里拿出了一壇烈酒,根本已經不用酒碗而就這麼喝著,讓人看著就覺得有些心疼.

終于,在無溟喝完了一壇子,還想要再拿出一壇子的時候,洛云橫再也忍不住了,上前兩步將無溟手中的酒給搶了過來,皺著眉頭說道:"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也就是你還記得.我到現在幾乎都已經把云落小時候的樣子給忘了,你信不信?!哪兒還能想起從一個小乞丐變成現在這樣的你?!"

無溟抬頭看著洛云橫,眼中全是水霧.

這個樣子的無溟也不禁讓洛云橫覺得有些心疼.其實這一切都只是無溟心中的執念作怪而已.

于是洛云橫就開始嘗試著勸無溟說道:"何必要執著于那些.你現在做了暗宗的堂主,名利雙收,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再說你當時和她……我,也不過就是交談了一日而已,怎麼就能算是一見傾心.你當真知道愛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麼?!"

"你說我不知道愛一個人是什麼感覺?!"無溟眯著眼睛看著洛云橫,看的洛云橫有些心虛,想要後退兩步,但是卻被無溟一下子就給拉了回來,惡狠狠地說道:"你是如何覺得我不知道愛一個人是什麼感覺?!你知道每次你重用赤炎的時候我是什麼感覺?!為何你有事不傳達給我?!我有什麼不能幫你做的?!恩?!"

洛云橫的肩膀一下子就被無溟用力地抓住,抓得洛云橫有些吃痛但是卻又掙脫不開.

"你冷靜點無溟!!赤炎原本就負責這些事務,可是你確實負責暗殺的啊!!"洛云橫對無溟大聲說道,仿佛這樣就能將無溟給喚醒.

但是無溟接下來的表現卻變得更加瘋狂,對洛云橫大聲嘶吼道:"暗殺?!好一個暗殺!!我當初是為了什麼而負責暗殺?!我甯可做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情,只要你能看見我!!"

洛云橫有些痛苦地別過頭去:"我說了,你執念太深."

"執念?!"無溟苦笑著說著,一步步將洛云橫逼到了床前,聲音喑啞:"你覺得因為執念,我會因為你多看赤炎一眼而吃醋麼?!會每一次看見烈西曉,只要一想到你在他身邊,你們同床共枕的景象就恨不得將他殺了麼?!執念會是如此?!!!"

洛云橫皺著眉頭.此刻她已經什麼都聽不進去了,腦海里只有無溟恨不得殺了烈西曉的這一句話.既然如此那無溟就斷然不肯將白靈芝給烈西曉的了,可是現在自己卻又逃不出去,這該如何是好?!!!

洛云橫不敢想,若是她當真被無溟這個瘋子在這里關一輩子,她甯可現在就死給這個固執的男人看.

似乎是怕洛云橫不相信自己對她的情誼,無溟還一點點將洛云橫壓在了床上.雖然身下的被褥柔軟溫暖,但是洛云橫卻感覺到自己的心在一點點變得涼了.

看見洛云橫眼神當中隱隱的害怕,無溟開始有些不忍了.他抱著洛云橫有些瘦削的身體說道:"我每次看見你,都想抱著你,永不放手……想要跟你做最親密的事情……"

當無溟說到這一句話的時候,洛云橫身子突然開始發抖.剛才她已經聞過了那紅燭的味道,若是現在無溟想要將自己給怎麼樣,那簡直就是輕而易舉.

"你害怕了?!"無溟的雙眼對上了洛云橫清亮的眼眸.洛云橫只覺得自己心中委屈無比,幾乎是哀求著對無溟說道:"不要這樣,不要這樣……"

無溟稍稍將洛云橫放開了一些,輕輕撫摸著洛云橫的長發說道:"放心吧,我不會傷害你.我已經等了你這許多年,不介意再多一些時間,我會等你哪一天回心轉意的,到時候我們雙宿雙飛,天涯海角我都可以帶你去,你不是喜歡游玩麼……"

無溟的情話對任何一個女人說,都有可能讓對方心動不已,但是洛云橫現在卻只感覺得到心悸.

她從心底害怕這個男人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為.

"那你可以……放了云爾嗎?!他沒有做出任何事."洛云橫試探一般小心翼翼地低聲問道.

在洛云橫問出這個問題的同時,無溟就猛地抬頭看向了洛云橫,那犀利地眼神將洛云橫嚇了一跳.

"怎,怎麼了……"洛云橫忍不住在心中覺得忐忑,該不會就算是云爾也會讓無溟不高興吧?!

但是無溟在看了洛云橫良久以後卻突然開口說道:"云爾?!是那個跟云翳一同回來,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洛云橫心中有些無奈……云爾有時候的確是莽撞了一些,只希望他沒有沖撞到無溟才好.

誰知無溟在考慮了一會兒以後,就點了點頭說道:"好,我答應你放了他."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七十四章:地宮
下篇:第三百七十六章:無溟的心思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