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七十四章:地宮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七十四章:地宮

洛云橫記得原先無溟所在的分部應該是在西北一個山頭之上的,是一個純黑的宮殿一樣的地方,雖然看上去冷冷冰冰但是卻十分華麗.

但是沒過多長時間,洛云橫被這些人推搡著來到了那座山的面前時,卻已經感覺到許多不一樣的地方了.

這山頭上純黑色的宮殿現在已經變得有些破敗,但是這整座山卻都已經被無溟誒挖空了.

而更讓洛云橫感覺到奇怪的是,這些黑衣人越是往前走,速度就越慢,有些人的身體似乎還在微微發抖.可是現在的天氣並不是很冷,于是洛云橫就有些不解地問道:"你們是在害怕什麼嗎?!"

但是回答洛云橫的卻是沉默,無盡的沉默.

洛云橫無奈,這些人既然不肯回答,那麼她也沒有辦法.直到這些人將洛云橫帶到了山洞門口,隨後就聽見他們對洛云橫說道:"宗主,請進."

"你們為何不進去?!"洛云橫原本想要跨出去的步子卻又收了回來,仔細細細打量了眼前這些人一眼,發現他們雖然臉上的表情看不見,但是眼神之中所透露出來的害怕卻是顯而易見.

洛云橫還想要再問什麼,卻冷不丁被自己身後其中一個黑衣人給推了進去,隨後大門就砰地一聲關上了.

洛云橫一路往里走,一邊看著周圍的景象,發現這整個地下宮殿都是在山底下的,但是讓人不禁感覺有些咋舌的就是,這整個宮殿的內部都是用黑曜石給雕刻而成的.

洛云橫忍不住伸出手去觸碰了一下眼前的石頭,發現入手的觸感是冰涼的,但是卻又讓人忍不住繼續觸摸下去.

這些黑曜石的里面還隱隱有一些紋路,煞是好看.

"喜歡麼?!"黑暗中,突然傳來了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隨後牆壁兩邊的長明燈都開始變得十分異常,一盞接著一盞地亮了起來,將整個宮殿都給照得亮如白晝.

洛云橫心中一驚,轉過身想要尋找那個聲音到底是在哪里出現的,但是卻發現偌大的一個宮殿里,只有自己一個人在這兒.

頓時,洛云橫就覺得心中有些瘆的慌,壯著膽子對著空中大聲問道:"是你嗎?!無溟."

無溟的低笑聲低低地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可以聽出是用內力傳過來的,飄飄渺渺,可見無溟應該還在距離這兒比較遠的地方.

洛云橫努力分辨著方向,小心翼翼地走著.她記得原先這兒並沒有這麼一座宮殿的,可是這個分部一直都是無溟管理,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生了這樣的變化?!洛云橫無法知曉.

而原本真正的分部,現在卻已經荒廢了.

這座漆黑的宮殿莫名給了人一種壓抑的感覺.洛云橫將衣裳收緊,一步步小心地繼續往前走.她不知道接下來自己面臨的會是什麼,但是心中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而無溟的那種詭異的笑聲,也讓她覺得不寒而栗.

走了不知道有多久,眼前的空間才開始變得稍稍有些狹窄起來.洛云橫順著地道一步步往下走,卻發現身邊的長明燈不知何時已經換成了紅燭,在地道的盡頭,是一扇緊緊關著的大門,門口放著兩根巨大的紅燭.

這布置甚至都有一些像是喜房,但是洛云橫卻又不敢確定.因為無溟明明最喜歡黑色最討厭紅色.他甚至不喜歡一切熱鬧的地方,但是這樣的布置又是何用意?!

洛云橫站在門前不言不語,內心有些慌亂,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推開這扇門.會不會無溟就在里面等著自己.

就在洛云橫猶豫不決的時候,突然間聽到自己身後傳來了一陣腳步聲.這腳步聲將洛云橫嚇了一跳.洛云橫慌里慌張地轉過身,就看見無溟正面帶微笑站在自己的身後.

此時的無溟已經跟以前的無溟完全不同了.只見他穿著一身深紅色的衣裳,臉上的神情詭異,那笑容讓人看了就不禁覺得有些緊張.原本束起的一頭黑發都放了下來.

洛云橫張了張嘴,有些不確定地問道:"你是……無溟?!"

"怎麼,才幾日不見,就連我都已經不認識了?!"無溟笑著走到了洛云橫的面前說道:"還是說,因為那個烈西曉,所以你現在眼里已經看不見任何人了?!"

洛云橫沒想到無溟會如此說,總覺得哪里莫名其妙的,但是卻又說不上來.

因此洛云橫就搖了搖頭說道:"無溟,我今天來見你並非是為了跟你閑聊這些的.咱們明人不說暗話,赤炎跟云爾,你到底把他們關在哪里了?!"

"還真是著急啊……"無溟意味深長地看了洛云橫一眼,卻又突然話題一轉說道:"這樣吧,不如你現在就跟我來看看里頭的房間布置得如何?!嗯?!為了迎接你回來,我可是花了好些心思呢."

說著,無溟拉著洛云橫的手就將她往里間帶.洛云橫想要掙脫,但是卻發現自己根本就使不上力氣,只能被拉著進去.

感受到手中手腕的力氣,無溟微微一笑,挑起的嘴角看著就讓人覺得別扭,他湊到了洛云橫的耳邊低聲說道:"急什麼呢?!你難道沒有注意到,這紅燭的香味格外讓人迷醉麼?!我看你現在還是乖乖在這兒,陪我住上一段時間."

洛云橫沒想到無溟會這樣對自己說話,並且話語之中透著濃濃的不尊重,于是就十分嚴肅地對無溟說道:"我不知道你現在心里都在想些什麼,但是我要告訴你,無溟,我現在是有夫之婦."

"那又如何,反正你那個夫,也沒有多少時日了."說這話的時候,無溟臉上的表情十分猙獰,就像是跟烈西曉有著什麼深仇大恨一般.

洛云橫也被他這樣的反應嚇了一跳,不過馬上就想起了白靈芝的事,也顧不上被無溟牽著往里頭走了,著急忙慌地問道:"你知道在哪兒能找到白靈芝,對不對?!"

無溟伸手推開眼前的這扇石門,隨後臉上就露出了十分滿意的表情,也就將洛云橫剛剛所說的問題都放到了腦後,自顧自地說道:"如何?!這地方應當最適宜我們居住了!!"

洛云橫此時才注意到眼前這個房間的布置,只見這偌大的房間里,所放的東西不多.腳下是暗紅色的毯子,房間正中央是一張大大的圓床,紗帳被褥全部都是大紅色,而床地後面還有一個巨大的紅色屏風,屏風的後頭應當是一個方形的溫泉,因為屏風旁放了許多泡澡用的紅色花瓣.

床的另一邊是大紅色的梳妝鏡,還有衣櫃……

總之一切都是紅色的,但是卻感受不到一絲喜慶的氣息,剩下的只有詭異.

洛云橫甚至想要逃離這個地方,但是身後的門卻被無溟砰地一聲關上了.

洛云橫一下子跳到了一邊,以一種保護著自己的姿態面對無溟,皺眉問道:"你這是做什麼?!!!"

無溟卻不以為意,走到了桌邊倒了兩杯酒,放在了兩旁,對洛云橫淡淡說道:"我曾經在無數個時刻都想象過這樣的情景.云橫,你知道我今年幾歲麼?!"

洛云橫微微皺眉,想要努力回想但是卻發現自己根本就想不起來.這才發現平日里她對于無溟的關注度一直都是最低的,反倒是赤炎多一些.

因為赤炎總是在為自己做一切的善後工作.但是無溟卻一直都留在暗宗不露面.

看到洛云橫那有些迷茫的表情,無溟微微一笑,笑容當中有些苦澀,對洛云橫說道:"怎麼,想不起來了麼?!還是你根本就不知道?!"

洛云橫無言以對,的確是從來都不曾知道過.

"那我來告訴你吧,我比你大了四歲."無溟走上前,手中拿著兩個裝滿了酒水的酒杯,在洛云橫的面前站定,伸手輕輕撫摸著洛云橫的頭發,入手的手感的確是很好.

"真好……你在我面前,只在我面前."無溟笑著低聲說道,一邊將手中的酒杯遞給了洛云橫,用帶著一些魅惑的聲音說道:"可你已經為人妻,我到現在都還沒喝過一杯交杯酒.你願意陪我喝一杯麼?!"

"不願意!!"洛云橫覺得此時站在自己眼前的這個男人簡直就像是一個瘋子.哪有人會讓別人的妻子陪自己喝交杯酒,還是在如此詭異的地方?!!!

在洛云橫喊出這三個字的一瞬間,無溟的動作僵住了,表情也變得有些木訥.他呆呆地看著自己手中的兩個酒杯,有些遲疑地說道:"你方才說什麼?!你不願意……"

"不願意,當然不願意."洛云橫頭一次在這麼一個密閉的地方感受到絕望,一邊將桌上的酒杯酒壺都摔在了地上一邊說道:"我的夫君是烈西曉,無溟,你只是我的手下而已.或者你若是想要這個宗主的位置,我給你,只要你告訴我白靈芝的下落,就算是我的命我都可以給你!!只求你不要這樣折磨我!!"

"你的命……"無溟用一種有些心痛的眼神看著洛云橫說道:"為了那個男人,你竟然可以奉獻出你的命?!云橫,他到底給你灌了什麼迷魂湯?!"

"那你又為何這樣對我?!!!"洛云橫歇斯底里地喊著.她無法接受眼前的無溟變成現在這樣.也不明白無溟怎麼會突然對自己有了這樣的心思.

只是那些酒壺酒杯就算是被扔在了地上,也只是讓那些酒水濺上了地毯,使腳下的眼色從暗紅變成黑紅,更加壓抑.但是卻一點兒反響都沒有.

就像是此時的洛云橫對待無溟.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七十三章:通緝犯
下篇:第三百七十五章:救命靈藥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