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七十三章:通緝犯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七十三章:通緝犯

而此時烈西曉身後的承重柱子也已經開始搖搖欲墜.

烈西曉靈機一動,突然一個閃身到了承重柱子的後頭,用洛云橫這把削鐵如泥的刀,在承重柱子上又重新砍了一下,隨後用盡全身力氣踹了一腳,這柱子就立刻倒了下去.

不偏不倚正好將這個壯漢狠狠壓在了下面.而且這柱子還恰好撞到了壯漢的腦袋,一時間,這壯漢的腦袋都已經不能看了.

烈西曉往後退了兩步,沒有讓那些血跡沾染到自己的身上.

老板娘愣了良久才開始放聲大喊:"救命啊!!殺人啦!!"再一看周圍的那些江湖人,全部都已經出了客棧.

洛云橫上前看了看這壯漢,發現也已經沒了氣息,于是就轉過頭有些詫異地看著烈西曉.

但是烈西曉卻只是將軟劍還給洛云橫,一邊淡淡說道:"這是我大烈十大通緝犯之一."

洛云橫這才發現眼前這個人的確是看著有些眼熟,之前在大烈的一座邊城曾經屠了太守滿門,並且搶走了無數國庫原本要下發給百姓的官銀.

正在此時,云落跟云翳兩個人走了進來,一看見眼前的景象也是一愣.但是烈西曉此時卻正在慢條斯理用一張帕子擦著手,一邊面無表情地對老板娘說道:"這客棧不能住了,不出一刻必然倒塌,讓你樓上的客人都下來吧."

老板娘臉憋得通紅,想要讓烈西曉賠償但是卻又不敢開口,還有後半根承重柱子還在上頭掛著呢,可不敢讓它砸在自己身上.

云落瞥了老板娘一樣,隨後就慢條斯理地走到了老板娘的面前,將一張銀票拍在了老板娘的桌上.

老板娘定睛一看這張銀票的數額,倒抽了一口氣差點兒沒有厥過去.

再一看,的確是一萬兩沒錯!!

洛云橫無奈地看了這父子倆一眼.別的不說,這敗家的毛病還真是挺像的.

無奈,這客棧被烈西曉給毀了,那自然是不能再住下去了.原本客棧里面的那些客人都被老板娘加倍退還了銀子送出門了,老板娘自己也開始收拾行李,笑眯眯地對這幾人說道:"哎呀,這樣我就可以回老家啦,叫個什麼衣錦還鄉!!我說這位公子夫人啊,你們就傷城東最高的那家客棧住去吧,這兒我可是要關門大吉啦!!"

不過好在城東距離這兒倒是也不遠,于是洛云橫就對烈西曉說道:"那我們走吧?!"

烈西曉淡淡點頭.反正也是要往那邊去的,聽說那兒是最繁華的地方,說不定可以打探到一點兒關于白靈芝的消息.

只不過這一行人剛剛牽了馬跟馬車出來,就看見眼前十幾個黑衣人從天而降,在洛云橫他們的面前站定.每一個黑衣人都是用黑巾蒙面的,看不見五官跟表情,但是給人的感覺總是有些不懷好意.

洛云橫下意識地想要擋在烈西曉的身前,但是卻被烈西曉給阻止了.

洛云橫也是關心則亂,被烈西曉這麼一阻止之後,才想起仔細去看看眼前的這些人,卻發現這些人的打扮跟原本無溟手下負責暗殺的那些人一模一樣.

"是你們……"洛云橫皺眉看著眼前的這些人,十分警惕地開口問道:"是無溟讓你們來的?!"

帶頭的黑衣蒙面人對洛云橫笑著說道:"聽說宗主一回來就拆了一家客棧,因此無溟堂主就讓我們來看看.宗主既然已經到了這兒,怎麼還能有不回家的道理呢?!"

這個人的聲音洛云橫分辨不出來,應該是無溟手下她沒有見過面的手下,又或者是無溟新招的.洛云橫眯著眼睛看了他一會兒,隨後說道:"若是我說我就是不回去呢?!"

這些人來得太過突然,洛云橫一點兒准備都沒有.若是就這麼跟著這些人走了,且不說無溟懷著一種什麼樣的心思,是不是想要搶走自己宗主的位置,但是眼下烈西曉卻沒有什麼力氣再摻和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兒了.

"宗主這是在讓屬下為難啊……"這蒙面人苦笑著說道:"若是如此,那我們就只能用另一種方式請宗主回去了.不過我想宗主現在對付我們,也有些力不從心吧?!屬下也怕傷了宗主,不若宗主就主動一些?!無溟堂主可是十分想念您呢."

洛云橫皺著眉頭回頭跟烈西曉對視了一眼,卻發現烈西曉臉上的神情還是淡淡的.云落眼神似乎是有些探究,摸著下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只有云翳早就已經拔出了手中的寶劍,准備跟眼前這些人好好纏斗一番.

洛云橫後退兩步,將云翳手中的長劍給拿了過來,隨後就突然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冷冷對眼前這些人說道:"回去告訴你們宗主,我是無論如何都會任他擺布的,若是想要我聽話,不如就把我的尸體帶回去吧!!"

洛云橫的這一舉動是讓眾人都想不到的,就連烈西曉也開始劇烈咳嗽了起來,但是卻沒力氣阻止洛云橫.

其實洛云橫此舉也只不過是試探而已.從這些黑衣人在他們剛出客棧以後就圍上來的變現來看,無溟應該是早就暗中派人看著他們了,只是這一路上都沒有動手而已.

想到這里,洛云橫心中就有了一些把握.不論如何,這應該也可以說明,無溟應該還不是很想對自己趕盡殺絕.

果不其然,這些人在看到了洛云橫的這一舉動之後,就紛紛沒有再上前.帶頭的黑衣人甚至還有些慌張地對洛云橫說道:"宗主,有話可以好好說不是,這麼舞刀弄槍的又是做什麼呢?!堂主也是怕您在外面住得不舒坦罷了."

"回去告訴無溟."洛云橫揚著下巴冷冷說道:"我不管他的目的是什麼,若是想要這個宗主的位置,我給他就是,但是他不准再濫殺無辜,還有將赤炎跟云爾都放出來!!"

"嘖嘖,宗主您還真是不了解堂主啊."眼前的黑衣人一邊搖著頭一邊說道:"堂主怎麼可能是為了您的宗主之位呢?!您覺得現在堂主操縱著整個暗宗,還稀罕這麼一個頭銜不成?!"

即便話是這麼說,但是洛云橫還是不願意跟著回去.最起碼,是不願意帶著烈西曉他們一起回去.

那幾個黑衣人見洛云橫的眼神總是落在烈西曉的身上,便對洛云橫說道:"難道宗主是放心不下大烈皇上麼?!"

"他是我夫君."洛云橫這幾個字說得十分擲地有聲.

那些黑衣人被洛云橫噎了一下不過馬上就反映了過來,說道:"是,是,自然是宗主您的夫君.不過聽說大烈皇上現在已經身中劇毒,應該沒有什麼藥可以救命了吧?!既然如此,怎麼還能繼續在外奔波呢?!"

此話一出,洛云橫手中的劍刃差點兒真的觸碰到了皮膚,只感覺到一陣涼意,讓人感覺心涼.

無溟為什麼會知道烈西曉中了蠱毒?!是月痕說得?!還是別的什麼途徑?!這種暗中一直被人盯著的感覺實在是讓人想想就覺得有些惡心.

看到了洛云橫臉上有些排斥的神情,那些人就又忍不住勸說了起來:"其實您這又是何必強撐呢?!無溟堂主知道的可不只是這一些.白靈芝……您聽說過麼?!"

洛云橫頓時睜大了眼睛十分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這些人,難不成無溟手中有關于白靈芝的線索不成?!

不僅僅是這些黑衣人,此時云落云翳跟烈西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洛云橫的身上.他們千里迢迢長途跋涉不就是為了白靈芝,為了給烈西曉解毒.但是若是這白靈芝真的就在無溟手上的話……

洛云橫相信無溟不會輕而易舉就將白靈芝交給自己的.但是只要能解開烈西曉身上的蠱毒,就算是用自己的命去交換又如何?!

于是洛云橫就上前對這些人說道:"好,我跟你們走,但是他們不能去."

若是所有人都被無溟困在了暗宗,那可真是永無翻身之日了.而且無溟此人一看就是肚子里心眼多的人,若他當真要耍花槍的話,他們也只有被關押的命.

"我不許."但是烈西曉卻十分強硬地將洛云橫給拉了回來,對眼前的黑衣人說道:"不論如何她都不能跟你們走."

說完這話,烈西曉又轉過頭看著洛云橫說道:"我記得我失去記憶的時候,你跟我說過,若是我可以想起一切那麼就再也不分開.既然如此,今天你也不能一個人獨自離開,要走一起走."

洛云橫又怎麼會不明白烈西曉是想要為了自己好,但是眼下情況危急,卻也實在是不能帶著他們冒險.

趁著烈西曉跟眼前這些黑衣人對峙的檔口,洛云橫突然就點住了烈西曉的穴道,隨後對自己身後的云落說道:"落兒,照顧好你父皇,就在這兒等我回來."

云落原本就是暗宗的人,自然也是希望知道暗宗此時情況如何.而且云落現在是功夫最高的一個,也只有他保護烈西曉,洛云橫才弄呢狗狗放心.

云落心中深知這些道理,因此就鄭重地點了點頭,示意云翳扶著烈西曉,去城東找那家最為顯赫的酒樓.

冷冷清清的街道上,就只剩下了洛云橫跟眼前的這些黑衣人.

"宗主,請吧."這些黑衣人排成兩排站在了洛云橫的面前,說道:"千萬別讓堂主等急了.否則他若是不高興起來,可不知道還想要怎麼樣呢."

洛云橫終于手上脫力,將手中的劍扔在了地上,隨後就面無表情地跟著這些黑衣人順著不起眼的小路離開了.

無溟所在的暗宗分部距離這個小鎮果然是不遠的,難怪洛云橫他們剛剛到了這小鎮上,無溟就已經知道並且派人趕來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七十二章:青蘿
下篇:第三百七十四章:地宮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