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七十章:無溟的心思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七十章:無溟的心思

可是無溟做著一切又是為了什麼呢?!

洛云橫搖了搖腦袋.現在她心中很亂,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怎麼辦,只知道若是再這樣下去,他就要瘋了.

烈西曉從外面走了進來.方才其實他一直就在院子里守候,但是因為怕讓月痕發現因此沒敢靠的太近.現在看到月痕走了他才重新出現在了洛云橫的面前.

不過這剛剛一眼看到洛云橫,就發現了洛云橫臉頰上的傷.

"怎麼回事?!"快步上前走到了洛云橫的身邊,烈西曉皺著眉頭輕輕撫摸著洛云橫的臉頰,說道:"是月痕動手打了你?!"

"不要怪他."洛云橫搖了搖頭說道:"就讓她好好發泄吧,畢竟是我欠了她良多."

烈西曉皺著眉頭,顯然不是很能理解洛云橫什麼時候就欠了月痕什麼了.

"赤炎也被無溟抓起來了,月痕來這兒是被逼無奈的.而且這一切的陰謀,北疆王似乎也參與其中."洛云橫面無表情地說著:"現在看來,所有的事情都在變得越來越複雜.但是最起碼我知道了赤炎跟云爾下落,我想……"

說到這里,洛云橫有些遲疑地看了烈西曉一眼.

烈西曉微微皺眉,隨後順著洛云橫的話說了下去:"你是想要去看看,能不能將他們兩個就出來麼?!"

洛云橫歎了一口氣,點了點頭.月痕說的沒錯,倘若這一切事情都是因為自己而發生的,她就一定要去弄清楚,到底無溟為什麼要這麼做,而自己又得罪了無溟些什麼.

烈西曉知道,洛云橫一向就是這樣的,若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跟她牽扯上了關系,她就算是表面不聞不問,心里也必然會十分惦記,然後將這一切都攬在自己的身上的.

"也罷,若是你執意要去,我必當奉陪到底."烈西曉說這話的時候,眼神溫柔而堅定.

洛云橫看見烈西曉看著自己的眼神,不免心中動容.身為異國直覺,烈西曉為自己做的已經太多,無以為報.

看見洛云橫的眼神,烈西曉有些艱難地牽著嘴角笑了笑說道:"用這樣的神情看著我做什麼?!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我心甘情願."

是無怨無悔的等待呵護.這就是烈西曉一直在努力給予自己的東西.倘若這一切能夠結束,她一定不再亂跑,一定好好留在烈西曉身邊,拼盡全力地對他好.哪怕他可能已經時日無多.

"等到云翳可以下床,我就出發."洛云橫見烈西曉皺著眉頭,就猜到烈西曉一定是又頭疼了,伸出手來幫烈西曉揉了揉太陽穴,在他耳邊低聲說道:"我會盡力,讓這一切都結束的."

兩人兩兩對望了好一會兒,早就已經跟著進來的云落才忍不住開口說道:"今天可真是熱鬧啊,月痕來了也就罷了,玉真公主也來串門.不過皇娘,父皇,你們這個樣子要如何見玉真公主呢?!"

這個問題可是將這兩個人從他們的思緒中拉回了神.洛云橫有些尷尬地請輕咳了兩聲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請公主快些進來吧."

云落不著痕跡地笑了笑,隨後就轉身出門了.

沒一會兒,云落就帶著玉真公主進來了.玉真在進門的第一時間,目光就一直落在烈西曉的身上沒有移開過.

烈西曉有些莫名的看著她,不明白玉真公主這是想要做什麼.

還是洛云橫率先開口問道:"公主深夜突然到訪,不知有何貴干?!"

玉真公主跟洛云橫向來不對付,但是現在情況緊急卻已經是顧不了那麼多了,于是玉真就對洛云橫說道:"你們快些走吧,我皇兄已經等不及了,我想他或許最近就會動手."

洛云橫眼神犀利地看著玉真說道:"我又該如何分辨你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信也好不信也罷."玉真反手將門給關上,上前兩步對這兩人低聲說道:"昨日是我親眼所見那個新王妃跟我皇兄說的這些事情.洛云橫,我也想指責若不是你得罪了新王妃,我皇兄現在又怎麼會如此快就想要趕盡殺絕?!但是沒辦法,誰讓西曉就是記得你呢?!"

洛云橫沉默不語.她現在沒工夫跟玉真慪氣,于是就接著說道:"那你今天,難道就願意放我們走了麼?!"

"不是我放不放的問題."玉真淡淡說道:"你們若是真的想走,一百個我也攔不住.我現在只是想要告訴你們,趕緊走吧,解藥的藥方子我已經有了."

玉真此言一出,洛云橫十分詫異地看著玉真公主.雖然一早就料到了解藥必定是從這兄妹倆里面拿走的,但是她卻從來沒想過玉真會自己主動交出來.

看見洛云橫臉上那不敢相信的表情,玉真冷冷一笑,神情之中帶著一絲隱隱的無奈,對洛云橫說道:"你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做什麼?!我若是想要害死你們,現在就不回來通知你們走.昨晚上新王妃就已經跟我皇兄說過這些事情,我皇兄很有可能今晚就會動手.時間不多了,你們還是趕緊走吧."

"我可以走."洛云橫對玉真公主伸出了手說道:"藥方子呢?!"

玉真有些遲疑地看了洛云橫一會兒.可以看得出來,要想讓她就這麼將藥方子給洛云橫,玉真心中還是有些不舍的.

洛云橫挑眉看著她:"怎麼,公主難道又想要說話不算話不成?!"

"自然不會."玉真挑了挑眉說道:"只是這藥方子上面還缺少三味十分稀罕的藥材.我已經派出人去尋找,找到了其中兩味,還有一味恐怕就要靠你自己了."

洛云橫聽了這話也毫不意外.她原本就猜到玉真是不會這麼輕易就將藥方子給她的,其中必然還是會有一些曲折.

因此洛云橫就開口問道:"什麼稀罕藥材,你盡管說出來就是."

玉真看了洛云橫一眼,臉上的笑容有些詭異.她從自己的廣袖中拿出了慕容回春一早就寫好的藥方子,在洛云橫的面前抖開.

洛云橫于是就看見藥方子里面有什麼內容似乎是玉真用朱砂筆給畫出來的.剛想要仔細看看,結果玉真就將藥方子給收了回去.

"公主這是什麼意思?!"洛云橫皺眉問道,只怕玉真又開始反反複複.

玉真伸出手指點了點洛云橫說道:"想要知道,沒關系,那你跟我來,我告訴你."

洛云橫原本只是想要跟著玉真出去的,但是在臨走的那一刹那卻被人拉住了袖子.

轉過頭去一看,只見拉住了自己袖子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烈西曉.烈西曉一向都十分嚴肅,就算是叫洛云橫停下,大多數時候也是叫的名字.但是現在洛云橫卻莫名覺得烈西曉現在的動作有些俏皮.

玉真聽到身後沒了動靜,回頭看了一眼,隨後就眼神安然.

"怎麼了?!"洛云橫有些不解地對烈西曉問道.總覺得此時的烈西曉十分不安,但是卻又說不上來原因.

烈西曉的目光直接越過了洛云橫放在了玉真公主的身上,淡淡說道:"公主有什麼話,難道不能在這兒說麼?!這兒沒有外人反而更加安全才是."

"不能."玉真此時的表情似乎是十分已經不耐煩了,對烈西曉說道:"你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知道.我就算是深愛你至此你也無動于衷,難不成我會看著你們就這麼雙宿雙棲不成?!"

洛云橫此時才意識到玉真的目的,眯著眼睛有些危險地看著玉真公主說道:"玉真公主,不知你這麼做又是何道理?!難道看著我就這麼受傷或者是死了,你才會開心不成?!"

"哼,洛云橫,你以為為什麼我的手下找不到這第三味藥材?!你以為我就這麼想要讓西曉命喪黃泉嗎?!你以為我就真的會設下機關埋伏想要你的命嗎?!"玉真一邊說著,一邊對著天空哈哈大笑,也不知道那一片漆黑中隱藏了些什麼,只聽到玉真公主開口說道:"我告訴你,千萬別高興得太早.對了,這一次你是生是死,可不是我來決定的,而是你的命."

她就不相信,這世上難不成真的有命定的人.像那樣惡劣的地方,是個人進去糾葛都得死,且看看到時候洛云橫還願意不願意為了烈西曉而付出生命吧.

洛云橫在聽了玉真的話之後,有些動搖.她願意相信玉真的確是已經派出了大量的人去尋找但是一直都找不到那味藥,但是這樣一定也說明這味藥並不好找.

烈西曉有些擔憂地看著洛云橫,他就怕洛云橫真的一時沖動就答應了玉真的話,跟她單獨談談.因為玉真必然不會讓洛云橫好過.

若是為了讓他複原,卻要付出洛云橫的生命,那他倒是甯可死了一了百了.

洛云橫卻一意孤行,將烈西曉抓著自己不放的手給拿了下來,並且用蠻力將烈西曉推倒在床上點了穴道,又細心地幫烈西曉蓋上了被子,之後才跟著玉真公主走了出去.

玉真看著洛云橫做完這一切,笑了笑說道:"做這樣的決定,你當真不後悔嗎?!"

"我又能如何後悔?!"洛云橫帶頭走出了房間,反手將房門關上,讓云落守著烈西曉,隨後就對玉真說道:"有什麼話,就到云落房中說吧."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六十九章:暗宗情況
下篇:第三百七十一章:傳說之中的白靈芝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