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六十九章:暗宗情況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六十九章:暗宗情況

月痕見洛云橫這有些緊張的表情,心中也已經猜到了七八分,就開口問道:"如何?!你派出去的人回來了?!可有什麼結果沒有?!"

"這個問題,你不是應該很清楚嗎?!"洛云橫冷笑著一邊喝茶一邊說道:"你早就知道暗宗現在是這麼一個情狀了,但是卻遲遲不跟我說.甚至還將我放出去聯絡赤炎的信鴿給殺了,我想應該是我先問問你到底想怎麼樣比較合適吧?!"

誰知月痕在聽完了洛云橫所說的這些話以後就突然有些緊張地開口說道:"我沒有."

"恩?!"洛云橫有些意外地看了月痕一眼:"你沒有什麼?!"

"信鴿不是我殺的."月痕調整了一些臉上的神情,但是微微皺起的眉頭還是彰顯出了她此時的不安,只聽見她低聲對洛云橫說道:"我那日只是偶然看見云落去追,所以也想去看看,沒想到會碰見那一幕."

洛云橫將信將疑地看著月痕,很顯然也不是很相信月痕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月痕見到洛云橫臉上的表情,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你現在不相信我,不過我還是要說,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天晚上我原本是想要來看看你在做什麼,卻沒想到一眼就看見了云落追趕那個黑衣人.我放心不下于是也跟了上去,僅此而已."

洛云橫猶豫了一會兒,隨後試探著問道:"可是你分明還想要殺了我們."

月痕此時的情緒應該是很不穩定,在聽到了洛云橫說的話之後,冷笑了一聲說道:"沒錯,我是想要殺了你.我弄那些信鴿只不過就是想要提醒你,現在不要再去跟暗宗的人聯絡.暗宗現在的情況你根本就不清楚.誰知道你卻還是如此一意孤行.今天回來的人,應該就是你前些日子派出去的云翳跟云爾吧?!"

洛云橫總覺得月痕應該是知道些什麼,于是就說道:"沒有云爾,只有云翳.現在云爾的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在聽到了這四個字之後,洛云橫的情緒變得有一些激動,隨後有些超等地笑了笑說道:"看來,又是同樣的結果……"

"什麼同樣的結果?!你知道什麼是不是?!"洛云橫從此時月痕的臉上看出了一些悲傷,因此就忍不住追問道:"你到底是為什麼離開暗宗的?!又為什麼不願意我聯系暗宗的人?!"

月痕沉默了好一會兒,隨後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臉上的表情有些猙獰,對洛云橫說道:"你現在想要知道這些又有什麼用呢?!難不成你知道了,云爾就可以回來了,赤炎就可以回來了嗎?!"

"你知道赤炎的下落!!"洛云橫嗖的一聲站了起來,看起來十分甘心月痕口中赤炎的下落.

"是,我都知道."月痕也跟著站了起來,她一步步走向洛云橫的身邊,咬牙切齒地說道:"我不僅知道,我還想要將他就回來.但是我無能為力.洛云橫,你知道不知道這些年來赤炎在背後都為你付出了多少?!你身為暗宗的宗主但是卻不過問門中任何事物,整天只知道全天下到處跑,是誰替你將暗宗管理得僅僅有條?!"

洛云橫看著此時月痕眼中帶著恨意的眼神,有些遲疑地說道:"你現在,是在為了赤炎而指責我?!"

"為何不指責你?!!!"月痕的情緒漸漸失控.但是無奈身邊的下人早就已經被遣散了,而且烈西曉也沒有剛拿過來.月痕臉上的表情猙獰,還在不斷對洛云橫發文:"我問你,你玩的開心嗎?!"

洛云橫搖了搖頭.或許在月痕眼中她是瀟灑肆意游山玩水,但是洛云橫自己又怎麼會不知道暗宗的一切都是赤炎在處理,她只是被外面的事務纏身所以根本沒法去給赤炎分擔這一切.

因此洛云橫就就開口對月痕說道:"倘若你覺得心中不快,我大可以將暗宗宗主的位置讓出來,你又何必要變成今天這樣呢?!"

"你說得輕巧,可是你真的覺得你將暗宗宗主的位置讓出,這一切就都會好起來了麼?!!!"月痕狠狠地在洛云橫的臉上刪了一個巴掌,用歇斯底里的語氣對她說道:"現在你宗主的位置也不過就是形同虛設!!無溟早就已經搶走了屬于你的一切了!!你就算是死了也不能將赤炎給喚回來,還在這兒惺惺作態干什麼?!!!"

洛云橫愣住了.月痕這話沒一句說得都是在嫉妒維護赤炎的.她以前怎麼沒有發現月痕對赤炎還有這樣的心思?!

停頓了一下,隨後洛云橫便捂著臉低聲說道:"打得好,這一巴掌因你更改時為了你的心上人而給我的吧?!"

月痕被洛云橫說中了心事,忍不住後退了一步,十分別扭地轉過頭去說道:"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

"你心中很明白."洛云橫從地上站了起來,緩緩說道:"你每一句話都在說赤炎,第一次對我動手也是因為赤炎.你今天來找我,並不只是為了找我,而是為了云翳吧?!"

月痕演了咽口水,臉上慌張的表情一閃而過,隨後還是嘴硬說道:"沒有,我來找你只是為了羞辱你而已,跟其他人沒有任何關系.好了,我要說的話都已經說完了,告辭!!"

說著,月痕就想要離開.

但是在月痕轉身的那一瞬間,洛云橫清楚地看到月痕的臉頰上掛著淚水.

她從來都沒有見過月痕哭過.月痕身為暗宗的三大堂主之一,一直都性格堅韌,有什麼的事情也是一個人扛著.像現在這樣悲傷地表情,何曾在月痕臉上出現過.

洛云橫靈機一動,說道:"難道你不想知道云爾是不是也被無溟給抓走了,然後現在跟赤炎關押在一起嗎?!"

果不其然,洛云橫此話一出,月痕的腳步立刻就慢了下來,而且馬上轉過身來看著洛云橫.

"你是關心赤炎的,你愛他."洛云橫說這句話就像是在陳述一個事實一樣,眼睛都不眨.

月痕被洛云橫說中了心事,此時也不願意再偽裝了,笑了一聲說道:"是又怎麼樣?!你可以為了你的烈西曉離開暗宗,到處上刀山下火海,難道我就不行了麼?!"

"那麼你來北疆又是為了什麼?!"

"為了你."月痕直勾勾的看著洛云橫說道:"這一切的事情都是因為你,所以我來找你,就是想要讓你了解這一切.就算是不能將無溟殺了,難道你就忍心看著赤炎為你受苦?!!!"

"我自然會把赤炎給揪出來."洛云橫走到了月痕的面前,從懷中拿出了一塊帕子,幫月痕擦去了臉上的淚水,緩緩說道:"就算是為了你我也一定會將赤炎給就出來,這個你放心."

月痕有些別扭地別過臉去,不過臉上的表情卻也是明顯松了一口氣.

洛云橫將手中的帕子給了月痕,低聲說道:"云翳回來了,並且受了重傷,云爾被無溟的人抓走了.我不知道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但是我發誓我一定會調查清楚.而你,月痕,我現在只希望你別再因為這些事情而自甘墮落了.北疆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北疆王妃更不是那麼好做的."

洛云橫不會忘記,北疆王這個瘋子在這些年里面弄死了多少對他癡心一片的王妃.就算是現在月痕的地位顯赫,但是倘若有朝一日被北疆王發現她另有目的,肯定也難逃一死.

月痕卻仿佛是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後果一般,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低聲說道:"這個你就不必擔心了……我自有分寸.希望北疆王還有命貨到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天吧."

洛云橫微微皺眉.月痕這話聽起來似乎是已經對北疆王下手.但是洛云橫卻不是十分確定,到底月痕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難道這一切的事情,還跟北疆王有著擺脫不了的關系嗎?!

似乎是看出了洛云橫心中所想,月痕對洛云橫低聲說道:"為了赤炎我可以做任何一切事情.你以為為什麼北疆王會突然想要將烈西曉抓走,難道只是為了一統天下嗎?!那為何還要滅口,留著慢慢折磨豈不是心中更加舒坦?!你好好想想吧."

"等等."看到月痕想要離開,洛云橫猶豫再三還是將她叫住了,用一種遲疑的語氣問道:"所以現在,你還是恨我嗎?!"

"呵……"月痕笑了笑,低聲說道:"我說了,害的赤炎成了現在這幅局面的人,我一個都不活放過.而罪魁禍首就是你.倘若你可以將赤炎救出來,或許我可以原諒,但若是不可以,我們就玉石俱焚又如何?!"

說完這話,月痕就打不離開了.

拋下了新王妃左派的月痕,走路還是那麼的瀟灑,還是熟悉的感覺.只可惜已經物是人非.

洛云橫坐在椅子上,仔細回想著月痕跟自己說的一切.

看樣子無溟現在應該是已經成了暗宗的主宰,宮女云翳說的一樣.而且月痕來到北疆說不定也是被無溟逼迫的.至于赤炎,已經被無溟給囚禁了……

倘若無溟還念在昔日舊情,應該就不會殺了赤炎.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六十八章:云翳出事
下篇:第三百七十章:無溟的心思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