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六十八章:云翳出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六十八章:云翳出事

月痕看了看玉真離去的方向,說道:"王上,公主這樣真的沒事嗎?!"

"別管她."北疆王一把將月痕攬進懷中說道:"等日後她自己會明白的."

月痕深深看了眼門外,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玉真回去之後就一直坐立不安,想要去跟洛云橫說點什麼,提醒他們一下,但是卻被拒之門外.

無奈,洛云橫現在想必也是不願意見到她的了.

洛云橫將所有要帶走的東西都收拾好了之後,抬頭看了一眼天上滾圓的月亮,皺著眉頭低聲說道:"云翳跟云爾怎麼還不回來……"

烈西曉在她身後長歎了一口氣說道:"已經若去六日了,許是明日就能回來了.早些休息吧,別累著自己."

洛云橫轉過身靠在烈西曉懷中,喃喃自語:"這些日子我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但是卻又說不上來……"

烈西曉沉默不語.其實這樣的感覺他心中一直都有,只是不好說出口罷了.他也不願意看見洛云橫整日就如此頹廢.

這一整晚,洛云橫都沒有睡得踏實,一直翻來覆去.烈西曉無奈從背後抱著洛云橫,就這麼一夜無話熬到了天亮……

第二天清晨,外頭的鳥叫聲剛剛響起,洛云橫跟烈西曉就聽到了外面傳來一陣響動,像是有什麼人跌跌撞撞走過來,而且還能隱約聽到有些粗重的喘息聲.

洛云橫跟烈西曉聽到這聲音以後連忙那個下床披上外衣想要出去一看究竟,結果一打開門就看見云翳倒在門口.

"云翳!!"洛云橫撒兩步走上前將還倒在地上幾乎馬上就要昏迷過去的云翳給攙扶了起來,十分關切地問道:"你怎麼了?!怎麼變成現在這樣?!!!"

云翳原先走的時候,跟云爾連那個個人都還是好好地,但是現在身上的衣服卻變得肮髒不堪而且破敗,衣服上還有不少已經干涸的血跡,變成了黑紅色,看著就讓人覺得觸目驚心.

烈西曉上前把了一會兒云翳的脈搏,低聲說道:"不對勁,他現在身受重傷."

"什麼?!!!"洛云橫不敢置信地看著云翳,喃喃自語地說道:"受了重傷……怎麼可能?!云翳好好的怎麼會受傷呢!!"

然而此時云翳已經暈過去了.洛云橫跟烈西曉兩個人連忙叫來了宮人來將云翳攙扶進他自己的房中.期間云落也出來看了看,只看了一眼此時云翳的臉色,眉頭就深深地皺了起來.

內行人都可以看得出來,現在云翳已經受了很重的內傷.

"落兒,你來."烈西曉對云落招了招手說道:"你封住他八大穴道,不要讓真氣散盡."

云落照做了,但是云翳卻還是昏迷不醒.烈西曉讓人照著治內傷的藥方子趕緊去抓藥來.現在云翳十分疲憊,想必第二天就可以醒過來了.

忙活完了這一切之後,洛云橫有些木然地看著云翳昏睡的樣子,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得說道:"云爾呢?!怎麼不見云爾?!"

烈西曉輕輕搖了搖頭說道:"云翳身上沒有外傷,那麼他衣服上這噴濺上去的血跡就只能是別人的."

雖然烈西曉沒有明說這可能就是云爾的血跡,但是洛云橫還是聽得有些心驚.這麼看來云爾很有可能已經出現了意外,只是不知道現在是死是活.

洛云橫焦急地守在云翳的房外,七八個時辰之後,云翳才漸漸蘇醒.

云翳睜開眼睛時就看見兩個模糊的人影在自己的面前,其中一個還穿著一身黑衣.幾乎是條件反射一般,云翳突然坐了起來,顧不得自己的內傷就要到處找自己的佩劍,嘴里還不斷說著洛云橫根本就聽不懂的話.

"云翳,你怎麼了,你醒醒!!是我啊!!"洛云橫努力讓此事情緒有些失控的云翳平靜下來,此時云翳才看清楚,在自己面前的是洛云橫跟烈西曉,而那個穿著黑衣的人,分明就是烈西曉.

云翳突然間就覺得松了一口氣,隨後一下子倒回了床上,雙眼有些無神地看著自己的頭頂.

洛云橫連忙讓人端來了被熱了許多遍的藥,對云翳低聲說道:"你受了傷,來,快把藥喝了."

云翳輕輕點了點頭,從洛云橫的手中接過了藥碗努力喝下,隨後才有些虛弱地對烈西曉說道:"屬下剛剛還以為,皇上你是……"

洛云橫跟烈西曉都用有些探究的眼神看著云翳,似乎是等待著他接下來的話,但是云翳卻有些痛苦地別過臉去說道:"是我太莽撞了……"

"你方才說我像誰?!"不過烈西曉很顯然並不像放過這個問題,因此還是堅持問道.

云翳沉默了一會兒,隨後輕聲吐出兩個字:"無溟."

"什麼?!!!"洛云橫有些驚詫地看著云翳說道:"你對無溟舞刀弄槍的做什麼?!"

無溟是暗宗之中專門負責暗殺的堂主,平日里行事低調,並不引人注意.洛云橫跟他打交道的次數也不多,但是隱隱覺得這個人似乎是一個執念很深的人.

云翳也不願意說無溟什麼,他甚至想要讓自己覺得他前些日子遭遇的一切都只是做夢而已,但是事實卻說明了云翳的確是被逼無奈.

"云爾被無溟抓走了,他受了外傷,也不知道現在怎樣."云翳一邊說著,一邊隱忍著臉上有些痛苦的表情:"我們剛剛回到暗宗就被無溟手下的人包圍了,他們一路追殺我們,整整三天三夜我們都沒有合眼……但是無奈對方人多勢眾,云爾掩護我沖出重圍的,但是他卻被活捉了."

洛云橫一臉震驚的看著云翳.她幾乎不敢相信這些話是從云翳的嘴里說出來的,幾乎不敢相信云翳真的是在說無溟而不是別的任何一個人.

"怎麼可能……"洛云橫有些脫力地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皺著眉頭呢喃道:"無溟他想要干什麼?!"

"不知道."云翳搖了搖頭說道:"現在似乎整個暗宗的人都十分聽無溟的話.他們就像是不認識了我們一樣瘋狂追殺我們,甚至連昔日兄弟相稱的那些人都是如此.現在,暗宗已經唯無溟馬首是瞻了."

洛云橫跟烈西曉此時臉上的神情都十分凝重.就連云翳都不願意相信這些話是自己說出口的.怎麼會在短短的這麼一段時間內,整個暗宗就發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赤炎呢?!"洛云橫愣了半餉之後,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得用力抓著云翳的手問道:"你有沒有見到赤炎?!"

云翳有些糾結的看了洛云橫一會兒,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洛云橫緩緩搖著頭,此時她的內心五味雜陳.暗宗的三大堂主,月痕來到了北疆,不知為何對自己充滿了仇恨,無溟背叛了自己,控制了整個暗宗,甚至還打傷了云翳,將云爾也抓了起來.

而現在就連赤炎也已經不知下落了.

洛云橫用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將云翳說得這些消息都給消化了,隨即腦海中就產生了一個問題,接下來要怎麼辦?!

云爾不能不管,赤炎也一定要找到.可是就連顧顯的下落都至今不明,烈西曉身上的蠱毒也支撐不了不久,月痕對自己的仇恨更是需要解決.

一樁接一樁的事情不斷發生,可是洛云橫至今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面對這些人.又或許,就連她自己現在也已經身處險境自身難保.

因為月痕應該很快就會對她下手了.

正在洛云橫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的時候,門外卻突然傳來了一個宮女的聲音,畢恭畢敬地對洛云橫說道:"新王妃來了."

新王妃?!不就是月痕?!

洛云橫不知道此時月痕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因此不敢輕易讓云翳回來的風聲透露出去,于是回過神後就對門外的宮女說道:"煩請新王妃在前廳稍候吧,我馬上就來."

"是."宮女得到了消息過後,就退下了.

云翳見到洛云橫臉上的神情為難,便問道:"我不在的這些日子,可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洛云橫無奈,將北疆王想要刺殺烈西曉的事情給說了出來.云翳聽過之後果然怒火中燒,劇烈咳嗽起來.

洛云橫替云翳拍了拍後背說道:"這些事兒你就不用操心了.當務之急你要養好自己的身子,我先出去看看."

云翳目送著洛云橫跟烈西曉兩個人離開,輕輕歎了口氣.

月痕此時正端坐在洛云橫所在寢宮的前廳右上方,手里端著一個白玉茶杯慢條斯理地喝著茶.

洛云橫上前兩步,從月痕的身邊走過.以往的月痕衣服大多都是簡單的顏色,但是自從當上了這個新王妃之後,每天都是穿著大紅色的衣裳,讓人看著十分別扭.

宮人來給洛云橫上了茶,洛云橫淡淡瞥了月痕一眼,說道:"不知王妃今天突然到訪,所為何事?!"

月痕看了洛云橫一眼,眼神之中有些探究,隨後讓自己身邊的宮女退下,等到整個宮殿里都只有她跟洛云橫兩個人的時候,才沉聲問道:"聽說今天早晨,你寢宮里進來了一個什麼人?!"

洛云橫頗有些警惕地看著她.看來月痕一直都在暗中讓人監視著她寢宮里所有人的一舉一動.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六十七章:我們回大烈
下篇:第三百六十九章:暗宗情況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