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六十四章:陌生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六十四章:陌生人

只是在這信鴿剛剛飛過去之後,云落卻又看見在信鴿的後面又飛出來一個黑影,沖著信鴿飛去的方向就追過去了.

這黑影恰好從云落的頭頂經過,讓云落見了個正著.不過對方估摸著應該是沒有注意到自己.

好好的一個人,追一只信鴿做什麼?!而且還是這麼鬼鬼祟祟的樣子.

聯想到月痕,還有這北疆王身上的重重疑點.云落沒有太多的時間考慮,直接就將手中的食盒放在了地上,隨後就悄無聲息地跟了上去.

"啊!!"原本在膳房里面收拾好東西出來的宮女剛剛出門就看到了這一幕,立刻就叫出了聲來.畢竟她還從沒有見過這麼小的小孩子可以飛上去,而且那個黑衣人臉上戴著十分猙獰恐怖的面具,雖然只是一閃而過但還是將姑娘家給嚇得不輕.

宮女這一聲喊聲,將云落跟那個黑衣人的目光雙雙給吸引了過去.那黑衣人回頭一看就看見了云落跟在自己身後,眉頭微微皺起,腳下的步伐也開始加快,在房舍屋頂上踩著腳下的瓦片飛快離開.

云落心中暗道一聲不好,連忙也追了上去.

只剩下那個宮女站在原地傻乎乎地看著地上的食盒,又抬頭看看天空,可是星空下哪兒還有什麼人?!

"不好啦!!鬧鬼了!!太子殿下失蹤了!!"那宮女連忙喊了起來.一瞬間,驚動了這附近的許多人,自然也就不會少了洛云橫跟烈西曉.

洛云橫現在心情平複了不少,剛想著肚子有些餓,要讓云翳去催催云落怎麼還不回來,就聽見門外那樣的叫聲.

洛云橫刷拉一下子坐起來,皺眉說道:"怎麼回事?!快去看看!!"

烈西曉也一瞬間覺得不對勁,于是立刻開門朝著聲源處走去,洛云橫緊隨其後,結果當走到了膳房面前的時候,只見一個宮女正跪坐在食盒面前,臉色慘白,似乎是十分害怕地對洛云橫說道:"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去追那個人了!!"

"那個人?!什麼人?!"烈西曉一下子就聽到了宮女口中呢喃的這兩句話.又看了看地上完好無損的食盒,于是就聞到:"云落是什麼時候不見的?!"

"奴婢不清楚."這宮女約莫也是膽子小,而且從來都沒有接觸過陌生人,因此在聽到了烈西曉冷冰冰的問話之後,就開始變得有些語無倫次了起來.

洛云橫伸手攔了烈西曉一下,說道:"她應該知道的不多."

但是云落的功力並不是尋常練武之人的水平,現在想要追上去定然是已經來不及的了.洛云橫無奈搖了搖頭說道:"云落做事有分寸,現在看來咱們也只能先等著.十大高手先派出去一些尋找看看."

其實云落也就是年紀小了點,因此才會讓人感覺放心不下.若是輪真格的,這世上還真沒幾個人能打得過他.

無奈現在也只能在這兒等消息.洛云橫只希望云落去追的人最好別再跟月痕扯上什麼關系,否則她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烈西曉伸手攬住了洛云橫的肩膀,淡淡說道:"放心,云落心中有數."

"恩."洛云橫輕輕點了點頭.

而此時云落則是正在北疆王宮遠處的林間施展輕功飛快奔跑著.他原先只是想要去看看這人到底是誰,鬼鬼祟祟地在這兒做什麼.但是沒想到因為那宮女的一聲喊聲,自己竟然就被發現了.

而更讓云落想不通的是,眼前這個黑衣人就在看見自己追趕他之後,速度就開始加快,竟然跟云落不相伯仲.但是能看得出來這人其他的功力還是比不上自己.

而現在仍舊能讓云落對他緊追不放的理由就是,這人現在正往前飛快狂奔著,手中攥著一個東西.若是仔細看就能發現,他手中攥著的正是洛云橫放出去的那只信鴿.

這事情可大可小,若是這人當真居心叵測,這信鴿可萬萬不能被他拿了去.

那人被云落追趕出了百里地,也許是內功不足的原因,因此此時已經開始漸漸力不從心了.云落微微一笑,現在只要他再加快一點步伐,不出半刻鍾就可以追上他.

但是讓云落意想不到的是,這人竟然在看見了云落加快速度以後,就突然將信鴿上面的信件給拿了下來,隨後咔嚓一聲擰斷了這鴿子的脖子,甩手就對著云落扔過來.

云落這輩子最恨的就是髒兮兮濕漉漉地東西,因此連忙躲過去,結構就看見信鴿躺在一片血泊之中.

再看前方的黑衣人,早就已經趁著云落這一閃躲愣神的功夫,跑沒影了.

"該死."云落皺了皺眉,索性停了下來,走到了信鴿邊,發現這只信鴿果然已經沒救了.

可這好歹也是洛云橫喂大的鴿子,因此云落還是從自己的袖子上撕扯下來一些上好的布料,將這只信鴿包好了帶回去見洛云橫.

洛云橫一夜沒睡,幾乎就靠在烈西曉的懷里等著明天云落回來.這不,天剛剛蒙蒙亮,院子門口就已經傳來了一些聲音.

洛云橫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她連忙從床上爬下來跑到了門邊打開門一看,只見正是自己的寶貝兒子回來了,沒有缺胳膊少腿,好好地站在她面前呢.

只是讓人覺得有些奇怪的就是,此時云落的衣服上沾了一點斑斑駁駁的血跡,一只手的袖子被扯破了,手里還拿著個紅彤彤的東西,看著有點像是血的顏色.

"落兒!!"洛云橫有些驚慌失措地上前拉著云落好一番檢查,確定云落身上完好無損了以後才松了一口氣,對云落說道:"你這身上的血是從哪兒來的?!跟昨晚那人打起來了?!"

"不是我的,也不是那個人的."云落低聲說著,將手中已經死去的信鴿放在了一旁的石桌上,說道:"昨晚我本想給皇娘送些點心,但是沒想到剛好看到一個黑衣人追著信鴿去了,于是我就跟上前去看看,沒想到這個人擺脫不了我,就直接取走了信殺了信鴿."

"殺了……"洛云橫皺眉看著眼前血粼粼的信鴿,覺得心中也有些過意不去,于是就安排手底下的人好好講這只信鴿葬了.

倒是烈西曉一下子就想到了一點,對云落問道:"難不成以你的輕功還追不上對方?!"這世上比云落還優秀的人可不多.

云落無奈搖了搖頭說道:"這人有些奇怪.他好似其他的功夫都不高,但是唯獨輕功跟我不相伯仲,後來又想機會逃跑,我根本沒機會抓到他."

云落說的這件事情引起了洛云橫跟烈西曉的注意.到底是誰殺了信鴿奪走了信,可是那信中並沒有什麼機密,只是詢問赤炎一些暗宗的近況罷了.

仔細想想,洛云橫還真是已經有些日子沒有收到暗宗的近況了,赤炎好似是偷懶了,都不按時彙報了.不過她倒是也樂得清靜,直到現在才察覺出不對勁來.

"這麼說來,是有人不願意讓我們跟暗宗的人聯系."烈西曉在一旁的石桌上坐下,拿過了茶杯,端在手中把玩著,一邊淡淡說道:"看來現在的暗宗,應該也是暗潮洶湧的了."

"宗主."云翳跟云爾此時臉上的表情也十分嚴峻,主動對洛云橫說道:"不若就讓我們前去看看究竟."

"也好."洛云橫輕輕點了點頭.現在烈西曉身上的蠱毒還沒有解開.洛云橫必須得陪著烈西曉在北疆尋找關于解藥的線索,而且昨天那個人還跟云落交過手,最好的選擇就是云翳跟云爾了.

云落也點頭贊同.就在這時,烈西曉卻突然開口說道:"你昨天跟那個人交手的時候,有沒有看清他的武功路數?!"

云落聽了,微微一愣,隨後似乎是開始努力回想.洛云橫眼看著云落的神情開始變得有些莫名其妙,于是就問到:"怎麼了,可是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恩."云落點了點頭說道:"昨晚那人的輕功步法,跟暗宗的路數相同."

此話一出,不僅是洛云橫,烈西曉跟身邊其他人的臉色都變了.

這麼說來,是暗宗的人在組織洛云橫跟暗宗聯系.可是這個人會是誰?!月痕麼?!還是另有其人?!

思來想去,洛云橫還是想要去找月痕問個究竟,因此怒氣沖沖就跑了出去.

只是沒想到剛出門就在門口撞上了玉真公主.

玉真跟洛云橫打了個照面,兩個女人臉上的表情都十分難看.玉真看了看洛云橫的身後,冷哼了一聲說道:"我北疆王宮跟你大烈皇宮的規矩可不一樣.今日倘若是個宮女沖撞了我,拖出去亂棍打死也不過分."

玉真這話分明就是在挑釁洛云橫.洛云橫此刻心情不大好,因此說話也十分不客氣:"是不一樣,若是在我大烈的皇宮當中,我看誰不順眼就可以讓誰在我的眼前消失.根本就不需要理由."

說完這話,洛云橫就將玉真王旁邊一推,走了過去.

"等等,你去哪兒?!"玉真公主被洛云橫這云淡風輕的樣子十分不滿.

洛云橫頭都不曾回過,只是冷冷拋下一句,"你管不著."

這可是將玉真給徹底激怒了,只見玉真上前拉住了洛云橫的手,十分凶狠地說道:"是誰給你權利在我北疆的王宮里面橫行無忌的!!"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六十三章:月痕堂主
下篇:第三百六十五章:鴿子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