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六十三章:月痕堂主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六十三章:月痕堂主

洛云橫下巴都幾乎要掉下來了.這還是北疆王頭一次在人前面前出如此溫柔體貼的模樣,對象卻是一個他認識了不過半個月的女子.

這相敬如賓的一幕上演了好一會兒,隨後月痕才轉身從後頭離開了.

月痕前腳剛走,洛云橫就馬上放大了一些聲音對烈西曉說道:"感覺有些頭暈,我去拿一些慕容回春留下的醒酒藥來."

烈西曉沒有說話,臉色仿佛一下子變得有些難看,不過還是在洛云橫的眼神攻勢下點了點頭,放洛云橫走了.

云落無奈捧著杯子搖頭,他這個皇娘還真不是一般的缺心眼.在這種時候還扯上慕容回春,這不是存心要讓烈西曉吃醋麼?!只不過可惜他娘好像並沒有認識到這一點.

洛云橫剛剛走出了後院,就聽到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誰?!"洛云橫十分警覺地轉過身,卻只看到一抹紅色的影子從拐角處消失.

現在在這地方能穿著正紅色衣裳的人還能有誰?!自然就是月痕了.因此洛云橫馬上快步追了上去.

只是剛剛到了那拐角處,洛云橫就馬上停下了自己的腳步,差點兒摔出去.因為拐角處迎接她的不僅僅是月痕,還有月痕此時手中緊緊抓著的一把匕首.

洛云橫有些不解地看著月痕說道:"月痕,你這是做什麼?!難不成你不認識我了麼?!"

"不認識你?!"眼前的月痕早就不是剛剛在人前那個柔若無骨的蓮兒美人了,而是變回了暗宗的堂主,那個聞名遐邇的女俠.

洛云橫皺眉看著月痕,此時月痕臉上的表情仿佛不是看著自己的主子,而是看著自己的仇人似得.她手上的匕首不偏不倚抵在了洛云橫的腰間.

洛云橫皺眉看著眼前的月痕,低聲說道:"你認識我,那你還用匕首對著我?!"

"用匕首對著你怎麼了?!"月痕冷笑連連,一步一步將洛云橫逼了出來,冷冷說道:"你該不會到現在還以為全天下的人都得要順著你吧."

"到底發生了什麼?!難道就不能好好說話了麼?!"洛云橫皺著眉頭有些著急的說道:"這北疆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趕緊回去!!"

"回去?!"不知為何,在洛云橫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月痕臉上的表情從凶狠變成了有些嘲諷,對洛云橫低聲淡淡說道:"你以為我現在還可以回去?!回去哪里?!天下之大還能有我容身之所麼?!又或者,還有什麼理由可以支撐我繼續活下去麼?!"

洛云橫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月痕,一邊搖頭一邊低聲說道:"不可能……月痕,你怎麼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是不是暗宗發生了什麼?!赤炎呢?!無溟呢?!他們怎麼能放心讓你一個人到這兒來!!"

只是洛云橫越是往下說,月痕臉上的表情就越難看,甚至連拿著匕首的手都開始抖了起來,對洛云橫說道:"你夠了洛云橫……事到如今你還在我面前假惺惺地裝什麼呢?!"

洛云橫禁不住後退了一步.此時月痕臉上的表情是她從來都沒有看見過的,她眼中的恨意真真切切,而眼前的這個人也分明就是月痕沒錯.

洛云橫看了看還抵在自己腰間的刀,無奈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不過若是你當真這麼想殺了我的話,那你就動手吧."

月痕這個人的性子,洛云橫還是多多少少有些了解的.她不會輕易恨一個人,但是一旦想要殺了一個人的時候,那人就必然已經觸碰到了月痕的底線.

月痕有些木然地看著自己手中的匕首,臉上突然浮現出了有些嘲諷的表情,仿佛是自言自語的說道:"殺了你?!殺了你又有什麼用?!洛云橫……"

隨著月痕的話音落下,月痕手中的匕首也掉在了地上.洛云橫皺眉看著此時月痕腳邊明晃晃的匕首,說道:"你……"

不過還沒等洛云橫開口說話,月痕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一點兒也不願意跟洛云橫說話似得.

所以這一次的見面還是十分莫名其妙.除了現在月痕對自己充滿敵意這件事情之外,洛云橫沒有獲得任何消息.

回到宴席上的時候,月痕又變回了原先那個臉上掛著淡淡笑容的蓮兒美人,蓮貴妃,但是洛云橫卻顯得有些失魂落魄.

烈西曉皺眉看了自己身邊失神的洛云橫一會兒,又看了上頭坐著的月痕一眼,察覺到一定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

後半場宴席,洛云橫一點兒胃口都沒有,沒有吃任何東西,而是神情木然地看著桌上的吃食,就像是看著一潭死水似得.

回到了寢宮之後,烈西曉關上門對洛云橫說道:"方才你們說了什麼?!"

洛云橫這才回過頭來,抬頭看著烈西曉,眼神之中仿佛是有些委屈但是卻又不十分明顯.洛云橫向來要強,這還是頭一回,惹得烈西曉禁不住上前兩步將她攬進懷里,一邊輕輕拍著,一邊聽洛云橫說起今天她遭遇的事情.

"她恨你?!"烈西曉想到過月痕可能是做了一些讓洛云橫不高興的事情,但是卻沒想到月痕竟然會無緣無故憎恨洛云橫到了想要殺死她的地步.

"這怎麼可能……"烈西曉皺眉低聲說道:"她不是你們暗宗的三大堂主之一麼?!怎麼可能會恨你?!"

要知道,洛云橫可是他們的宗主.難不成月痕想要對洛云橫取而代之?!可是月痕不應該有這樣的野心才對.

洛云橫回來的路上,云翳跟云爾就因為擔心一直跟在身邊.因為洛云橫這個人平日里就算是心情不好,也一定是驕傲的,何曾有過這樣失落的時候?!大概也就是烈西曉消失的那段時間才能看見.

可見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于是在云落的默許下,這兩個人就一直在屋頂上偷聽.洛云橫因為心思一直都不放在這兒,因此沒有發現,烈西曉倒是知道,但是也默許了.

只是洛云橫這麼一說,云翳跟云爾就有些按捺不住了.云爾一下子將屋頂給打穿了以後就闖進來了,站在洛云橫面前說道:"不可能,月痕不是那樣的人!!"

洛云橫有些意外地看了眼前的兩個人一眼.云翳伸手拉了拉云爾,但是無奈云爾話已經說出口.他們只是有些害怕云爾刺激到洛云橫.若是月痕當真要跟洛云橫反目成仇而洛云橫也要對她追究到底的話,這可是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洛云橫此時倒是也被云爾這麼一鬧騰,鬧回了自己的心智,因此就點頭說道:"沒錯,月痕不是這樣的人……一定是暗宗發生了什麼.赤炎,赤炎呢?!趕緊飛鴿傳書給赤炎,問問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云翳馬上點頭說道:"屬下這就去辦!!"

烈西曉見到洛云橫恢複了原樣,倒是松了一口氣.怕就怕洛云橫自己跟自己鑽牛角尖,這就不太好了.他最不願意見到的就是洛云橫愁眉緊縮的樣子.

云翳很快就寫好了書信,當著洛云橫的面給放飛了,但是洛云橫回頭一看,卻發現云落不知道去了哪兒.

"云落呢?!"洛云橫皺眉說道.剛才云落一定也在外面聽到了這一切,這孩子護短成狂,尤其是對自己最親最愛的娘親,可千萬別是去找月痕麻煩了才好.

"放心吧.太子殿下說您晚上宴席上都沒吃什麼東西,因此現在給您拿吃食去了."云爾說道.

"那就好."洛云橫有些虛脫地坐在了椅子上.顧顯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到,袁諾好不容易才救出來,就連烈西曉身上的蠱毒都還沒有解,云落可千萬不能再出任何事情了.

云落原先的確是要去給洛云橫拿一些點心來墊墊肚子的,畢竟還是心疼自己的親娘,也不知道洛云橫跟月痕到底說了些什麼,回來之後就一直都魂不守舍的.

"太子殿下,奴婢幫您端過去吧?!"正在發呆的時候,云落就被膳房里面宮女的聲音給拉回了思緒.這宮女手上現在正拿著一個精致的食盒,里面的東西是剛剛云落盯著做出來的.

畢竟是在北疆的地盤,總要提防別人暗中下手.

"不必了."云落從宮女的手里接過食盒,隨後就笑笑離開了,小小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夜幕之中.

膳房距離洛云橫休息的地方並不遠,因此云落索性就溜達回去了.估摸著現在自己的父皇正在安危皇娘,還是不要貿貿然去打擾.等他慢悠悠走過去,估計那邊也就進行完了.

另外,云翳跟云爾一定也會聽到些什麼.

只是路剛剛走到一半,云落就聽見頭頂有一些聲響.抬頭望去,只見是一只雪白的鴿子從自己的頭頂上撲騰著飛過去.

暗宗的信鴿都是有著自己的標志的.這只鴿子的腳上是黑色的,但是其他地方卻是通體雪白,正是暗宗的信鴿沒錯.看這信鴿飛來的方向,應該是從洛云橫所在的地方飛出來的.

而且這鴿子胖成這樣,看著都快要飛不動了,也就只有洛云橫才會喂出這麼胖的鴿子.

想到這里,云落不禁無奈地搖了搖頭.倒是他皇娘自己,這段時間都消瘦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六十二章:走火入魔
下篇:第三百六十四章:陌生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