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六十一章:北疆福禍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六十一章:北疆福禍

洛云橫跟烈西曉出門的時候,正是北疆王的隊伍准備去城牆上的時候.今天北疆王看起來倒是沒有前些日子那麼凶殘,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看起來還是跟以前一樣溫和.

但是洛云橫還是一眼就看出了這家伙眼神之中的寒冷.

"呵……有這樣的王上,真不知對北疆是福是禍."洛云橫低聲說道,隨後就拉著烈西曉上前去了.

那個蓮兒美人此時正被北疆王摟著,一同往城牆那邊走.玉真公主今天穿著一身鵝黃色的長裙,但是臉色卻是蒼白,整個人也有些木訥,像是收到了什麼刺激似得.

洛云橫上前到了北疆王的身邊,只不過在看見北疆王身邊的人的那一刹那,就愣住了.

眼前北疆王正摟著一個眉目如畫的女子.這女子此時臉上的表情有些嬌羞,雖然半張臉都埋在北疆王的懷中,走路也是柔若無骨,但是這人分明就是月痕沒錯!!

洛云橫瞪大了眼睛十分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子.月痕怎麼會在這里,她現在難道不是應該在暗宗里面好好當她的堂主嗎?!怎麼會跟北疆王攪在一起,還當了北疆王的王妃!!

烈西曉自然也是認了出來,微微皺著眉頭似乎是有些想不通.

北疆王原本見到洛云橫跟烈西曉迎上來,還想要跟這兩個人開開玩笑,但是此時一看洛云橫臉上的表情似乎是有些不對,一直盯著月痕看起來還沒玩沒了了,于是就忍不住開口說了一句:"我想,大烈皇後總不可能對我北疆王妃有什麼非分之想的吧?!"

很顯然,聽得出北疆王現在語氣之中已經有一些不高興了.

但是洛云橫卻還是收不回那有些震驚的眼神.月痕向來性格比較要強,但是內心柔軟,怎麼會成為一個這樣的蛇蠍美人?!在北疆王的身邊柔弱可憐,但是一眨眼卻又可以馬上取了別人的性命.

這樣的月痕,讓洛云橫覺得陌生而心冷.

洛云橫這赤裸裸地眼神引起了北疆王的注意.北疆王有些不解地看了洛云橫一會兒,隨後淡淡說道:"我倒是不知道,原來大烈皇後也對美人有這樣的興趣?!"

洛云橫這才反映了過來,收回了自己的眼神,皮笑肉不笑地說道:"不過就是看王上的新王妃實在是生得美貌罷了.不過……還覺得有些眼熟."

"哦?!"北疆王應該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因此在聽到了洛云橫這話的時候,有些意外地說道:"不會吧,蓮兒原本就不是這兒的人,那不成您之前見過?!"

洛云橫此時眼神又落在了月痕身上.只見月痕眼神羞澀,當真像是第一次見到不認識的陌生人似得,見洛云橫一直盯著她看個沒完,就往北疆王的身後又躲進去一點兒,低聲笑著說道:"我從未見過大烈皇後呀,想必是您認錯人了吧."

不過洛云橫可沒有順著月痕的話說下去,只是眼眸暗沉.這女子雖然一直都在盡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那麼假,但是洛云橫還是一下子就聽出了熟悉的感覺.

她現在實在故意放低聲音.

北疆王此時似乎是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因此就摟著月痕對眼前的洛云橫跟烈西曉說道:"兩位雖然身份尊貴,但是在這樣的日子里,也不好喧賓奪主吧.本王現在要帶著新王妃上城牆了,還請讓路."

北疆王都已經如此說了,再攔著那就是不明事理了.因此洛云橫雖然現在很想要將月痕拉過來好好問問她為何會在北疆出現,但還是努力忍住了,往旁邊退後了兩步.

北疆王跟自己懷中的月痕對視著笑了一會兒,隨後就十分高興得上了城牆.玉真跟洛云橫還有烈西曉都只能在後面跟著.

玉真在走到洛云橫身邊的時候,改變了原先不願意搭理洛云橫的樣子,突然在洛云橫耳邊低聲說道:"你認識她."

不是疑問,而是肯定.看樣子玉真剛剛也已經看出了一些不對勁出來.

洛云橫有些意外地看了玉真一眼,隨後低聲說道:"玉真公主還真是火眼晶晶,什麼都逃不出你的目光."

玉真冷冷笑了笑,說道:"若是你認識她,最好是可以將她帶走.這樣的女子,我北疆可真是要不起."

玉真似乎是認定了這女子跟洛云橫是一伙的,因此說話十分不客氣.就在洛云橫想要回擊的時候,卻見到烈西曉突然橫插進這兩個女人中間,對洛云橫說道:"後頭人都等著呢,別擋路了."

洛云橫跟玉真都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身後,這才發現文武百官都被堵住了,因為上城牆的階梯只有三四人可以同時走過.

洛云橫挑了挑眉,沒說什麼,被烈西曉挽著往前走.但是玉真公主卻追了上來,跟在烈西曉身邊說道:"上次真是多謝你出手相助."

烈西曉臉上的申請淡淡的:"沒什麼,公主多禮了."

雖然烈西曉的反應是淡淡的,但是玉真公主卻似乎還是不願意放棄,接著對烈西曉說道:"那你……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那里?!"

烈西曉沉默了一下,腳步一頓,但是最後還是沒說話.總不能告訴玉真公主,他其實跟了他一路吧?!這樣一來,只有兩個結果,要麼是被玉真公主誤會,要麼就是讓她懷疑.不論是那一種,都不好說.

玉真見到烈西曉似乎是有些為難不願意說,便代替烈西曉說道:"是不是其實你心中並不是只有我的.你也知道現在皇兄被狐狸精迷了眼睛,害怕我一個人撐不住所以想要來幫我?!"

洛云橫原本好好好的走著路,一聽到玉真這話,差點兒沒笑出來,用一種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玉真公主說道:"玉真公主,此時你或許更應該關心你的皇兄跟你們北疆才對.難道什麼人突然出現在你面前就一定是跟著你的嗎?!也許只是偶然路過也未可知啊."

玉真被洛云橫三言兩語打破了心中的想象,很有些不甘心,因此看著洛云橫的眼神也十分不善,惡狠狠地說道:"洛云橫,我可沒有問你!!"

洛云橫似笑非笑地看著玉真說道:"可你問了我的夫君.這跟問我並沒有多大的差別.別忘了,公主,你現在身份尷尬,有些話可不能隨便亂說."

洛云橫這一句話將玉真給噎住了.玉真看了看此時的烈西曉,發現烈西曉臉上一點兒表情都沒有,看著洛云橫的眼神卻是溫柔似水的.洛云橫說的沒錯,烈西曉眼中根本就看不到她.

洛云橫她驕傲,但是有驕傲的資本,自己對于烈西曉來說又算是什麼?!只怕可能根本就只是一個對他下毒的蛇蠍女子吧.

念及此,玉真也就不多說什麼了,神情黯然地退到了一邊.看著烈西曉原本如此驕傲,高高在上的一個人,但是卻挽著洛云橫細心地提醒洛云橫注意腳下的階梯,這一幕深深刺痛了玉真公主的心.

若是現在烈西曉並沒有恢複記憶,那麼站在烈西曉身邊的就一定還是自己.

為什麼,無論用什麼樣的方法都沒法將洛云橫給趕走!!

而此時的北疆王卻是無瑕顧及自己妹妹心中的想法.因為他已經攙扶著自己心愛的女子上了城牆.

月痕原本就生得好看,如今穿著一身紅衣,站在城牆之上,實在是讓人挪不開眼.北疆王就在一旁正式宣布眼前的這個女子就是他們最為尊敬的貴妃.

不少百姓們都聽說過原先北疆王差點兒為了這個女子殺了兩個重臣的事情.因此在北疆王宣布這一消息的時候,城樓下面卻是鴉雀無聲,沒有一個百姓歡呼雀躍.

北疆王的臉色也一下子變得難看了起來.

有個膽大的就在城樓下面喊道:"就是這個妖女,差點害死了丞相跟太師,而且還讓玉真公主也險些受傷!!這樣的紅顏禍水根本就是狐狸精轉身,我們不要這樣的王妃!!"

洛云橫微微皺眉,心說這北疆的百姓也實在是太實誠了一點,怎麼能就這麼說出來,這不是找死呢吧.

果不其然,北疆王在聽到了這句話的時候,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難看之極.他冷冷看著城樓下面這個站在最前面的年輕男子,咬牙切齒地說道:"你說什麼?!"

那男子似乎也是豁出去了,一點也不懼怕北疆王,接著說道:"你這個昏君!!竟然如此輕易就比一個女子給操控了,若是再這麼下去,北疆遲早亡國!!你對得起先王嗎?!!!"

洛云橫在心中暗暗搖頭.以現在北疆王的脾氣,顧及這個人是活不成了.只可惜她跟烈西曉是外人,並不能干涉北疆王太多事情.

而且洛云橫也想要看看,這個所謂蓮兒到底是不是月痕.

因為月痕雖然看起來並不十分對人熱絡,但是心中是非分明,知道什麼人可以殺但是什麼人不可以.眼前這個男子分明就是無辜的,若是北疆王真要殺了他,月痕一定會求情.

只是在這眨眼之間,北疆王就已經將眼前這個大呼小叫的年輕男子用內力給提了起來.洛云橫微微皺眉,不知為何北疆王現在的內力好似比之前精進了不少.

可是最近這些日子北疆王只跟月痕兩個人留在他們的寢宮里,是如何練功的呢?!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六十章:比試
下篇:第三百六十二章:走火入魔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