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六十章:比試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六十章:比試

面對洛云橫的質問,北疆王似乎完全不在乎,只是挑眉看著眼前的云落說道:"我還從沒跟這樣小的娃娃打過架呢.既然如此,今天就讓我開開眼界也好."

"等等."云落兩只小手背在身後,仰著頭用一派天真地面龐看著眼前的這個大人說道:"我還有話要說."

"哦?!你還想說什麼?!小東西?!"北疆王此時臉上的笑容十分放肆:"難不成你自己也知道你打不過我,所以想要先讓我讓你幾招不成?!"

云落卻並沒有因為北疆王的這一番話而生氣,只是笑著說道:"這可不至于.我倒是可以考慮讓你十招.不過我們話說在前頭,這比試可是要付出代價的.若是我贏了,這兒所有人的命就是我的,我不讓你動,你就決不能動!!"

北疆王挑眉有些意外地卡呢云落一會兒,不過還是十分爽快地答應了,末了還加了一句:"好,那麼同樣的,若是我贏了,你們一家三口連同這些人的命就都是我的,我想要殺誰,就可以殺誰."

北疆王此言一出,全場嘩然.誰都不相信云落這麼一個小小的孩子竟然可以打敗堂堂北疆王.若真有這樣的神童,以後還不得是天下第一了麼?!

只有此時烈西曉跟洛云橫的臉上還掛著淡淡的笑容.他們自己的孩子,自然還是他們自己最為了解.以云落現在功力,打北疆王那是綽綽有余,別說只是讓他十招了,就算是讓他一百招,可能北疆王都還摸不到云落的一根頭發.

比武一開始,北疆王手中的劍就大開大合,每一招都是沖著云落的要害去的.但是無奈云落輕功好,而且身輕骨軟目標還小,實在是不容易被北疆王傷到,反倒是北疆王自己被自己弄得焦躁不已.

云落落在了北疆王的身後,雙手仍舊是背在身後,笑著對北疆王說道:"怎麼不繼續了?!"

北疆王被云落這一下子徹底給激怒了,于是就隨手又撿起了一把寶劍,想要雙刀齊下,將云落碎尸萬段.

云落此時也不再只是用輕功閃躲了,而是接過了被洛云橫扔上了半空的寶劍,開始正面迎敵.

云翳摸著下巴看著眼前被云落招招打得不斷後退的北疆王,不禁發自真心地說道:"少宗主現在的功力還真是一日千里啊."

洛云橫微微笑了笑,這還是要得益于當初在東罕跟西陵交界處那個山洞里面發現的那些武功秘籍.再加上云落本身就好學,現在那些個武林秘籍早就已經被學得七七八八了.

不過洛云橫可是還為自己的兒子留了個心眼,每當云落看完了一本完全學會了之後,洛云橫就會將這本書籍給燒掉,這樣一來,就再也沒有人可以用這個來威脅云落了,也無法學會跟云落一樣的功夫.

想到這里,洛云橫還有些小得意.

烈西曉看著此時洛云橫臉上的笑容,不禁搖了搖頭.這母子倆都是一樣的心眼多.

只有玉真被晾在一邊,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別的不說,她反正肯定是生不出云落這樣可愛而且能干的孩子.

此時北疆王已經被云落打得有些狼狽了.其實北疆王的功夫正經還算是不錯的,但是只怪現在的北疆王沉不住氣,因此總是容易被云落算計.而且云落年紀小,身子也小,不太容易被北疆王給抓住.

但是對于云落來說,北疆王可算是個活靶子.

到底也是一國之主,若是當真將人家給結果了,北疆的臣民們肯定第一個不答應.但是若是就這麼放縱北疆王,也實在是讓人心中不痛快.

想到這里,云落就突然踩著北疆王的手臂上了北疆王的肩膀,伸手用手中的劍將人家的發冠給挑了.

這可是象征著皇位的發冠,而且云落手上還用了些力氣,那個發冠飛出去的同時還帶走了一些頭發.

北疆王吃痛,連連後退了兩步,才被自己身後的侍衛們給扶住,隨後抬頭用有些陰毒的眼神看著云落.

云落挑眉看了北疆王一會兒,笑著說道:"願賭服輸.北疆王你這次可是輸得徹底,百姓們都見著了."

北疆王狠狠點了點頭咬牙切齒說道:"好……好一個大烈皇太子.這些人的命你拿去就是!!回宮!!"

說完這話,北疆王就轉身回去了.不過中途卻又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得,轉過身來對玉真狠狠說道:"這些大臣的命我可以留著,但是冊立貴妃的事不能再有任何異議.否則,我就讓你們生不如死!!"

反正只要留著一條命給云落就行了.

云落皺眉看著北疆王遠去.就連洛云橫都有些老大不高興地說道:"玉真公主,你這個皇兄現在腦子沒問題吧?!為了個貴妃就要得罪整個北疆?!"

玉真不言不語,只是皺眉看著此時城牆上那個也正打算轉身下去的蓮兒美人.

順著玉真的眼神看去,洛云橫剛好能看見那個美人的背影.別說,這背影看著還真是有些熟悉,怎麼看怎麼都像是月痕,只是現在苦于沒有什麼機會證實.

不少大臣們此時都已經圍到了玉真的身邊,詢問玉真此時應該怎麼辦.

玉真皺眉想了一會兒,隨後說道:"實在不行,就只能先為了北疆臣民們,承認這個貴妃了."

"呵……"洛云橫在一旁搖著頭說道:"什麼貴妃,可千萬別是個蘇妲己就好."

說完這話,洛云橫就一副懶得在說什麼的樣子,挽著烈西曉的胳膊,帶著云落跟云翳遠去了.

那些大臣們都紛紛有些佩服的看著洛云橫.這實在是說出了他們的心聲啊.

玉真自然也知道這個蓮兒美人不會是什麼好角色,往後讓她進宮,亂七八糟的事情一定會更多.但是無奈,若是這也不能讓北疆王如願的話,接下來就只會發生更多不好的事情.

想到這里,玉真就對身邊的大臣們低聲說道:"事已至此,我們再說什麼也沒用了.走一步看一步吧,若是這個什麼蓮兒美人當真不安什麼好心,就算是跟她同歸于盡,我也斷然不會讓北疆斷送在她手里的."

玉真公主的一番話,倒是讓這些大臣們放下了心.只是玉真還有些愣愣地看著地上屬于北疆王的發冠,還有那些血流成河的尸體.其實這些人也是無辜的,但是卻又何至于此?!

今天,還真是得好好感謝一下烈西曉跟洛云橫,還有那個云落太子.

北疆王執意納妃,滿朝文武都攔不住他.洛云橫跟烈西曉反正也是閑來無事,找找解藥的時候順便也看看這出好戲.

主要是洛云橫總覺得在這件事情的背後還有著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北疆王對這個蓮兒姑娘的盛寵,此時也已經在北疆被傳得沸沸揚揚.無外乎是王上沖冠一怒為紅顏云云,還有唱戲的將這事兒改成了唱曲兒,好不熱鬧.

因此在蓮兒姑娘被封妃的這一天,整個北疆也是熱鬧異常.

洛云橫雙手抱胸倚在門口看著大門,淡淡說道:"難不成這北疆王向來無心,這一次卻真是動了情不成?!"

烈西曉雙手背在身後站在洛云橫的身邊,臉上沒什麼表情,淡淡說道:"被迷了魂比較說得過去."

就在兩個人都想著心思的時候,云翳跟云爾卻急匆匆進來了,對兩人說道:"前頭北疆王的人讓來傳話,說是冊封大典請咱們也過去."

洛云橫挑了挑眉,跟身後的烈西曉有些意外地對視了一眼.烈西曉開口問道:"我們並非是北疆的人,也要參加?!"

"是啊,說是請咱們賞個面子,還說既然咱們現在都在北疆,也可以過去熱鬧熱鬧."云翳摸著下巴說道:"雖然聽起來是感覺有點怪怪的."

"是誰讓你來傳話的?!"洛云橫留了個心眼,問道:"是北疆王本人?!"

"這倒不是."云翳回答道:"是北疆王身邊一個貼身的太監.叫什麼名字我給忘了,不過一直都在北疆王的寢宮里面伺候.我想既然是熟人傳的話,應該不會是假的吧."

"這可不好說."

卻沒想到,烈西曉跟洛云橫突然一起說了這麼一句.

云翳有些不解地抬頭看看這二位,顯然是不太明白他們怎麼突然這麼說了.

洛云橫冷笑著說道:"別忘了現在在北疆王寢宮里面的,可是不只有北疆王一個人呢.我想這件事,那位什麼蓮兒姑娘應該是更加清楚的."

云翳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倒是云爾還有些想不通,為什麼蓮兒姑娘會想要這兩個人過去.在這一瞬間,洛云橫的腦海里又閃過了那張有些酷似雨痕的半臉.

洛云橫的這種疑心總歸還是要去證實.而今天的冊封大典就是最好的證實機會.皇貴妃是一定要在眾人面前露面的.之前她一直都蒙著面紗,今天總不能還蒙著了吧.

洛云橫跟烈西曉更衣過後,就往前頭去了.按照北疆的規矩,北疆王要納貴妃的話,那是要帶著貴妃去城牆上走一回,跟百姓們致意,也可以讓百姓們知道新貴妃長什麼樣的.

從城牆上下來之後,就是進王宮後院擺宴席,大宴群臣了.若是放下之前那兩天的事情不提的話,這還真算是個普天同慶的日子.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五十九章:玉真公主受罰
下篇:第三百六十一章:北疆福禍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