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五十五章:鴻門賞花宴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五十五章:鴻門賞花宴

所有北疆的臣子們今天都已經來到了小花園當中,小花園最中央的空地上擺滿了宴席,洛云橫跟烈西曉被安排在北疆王的右手邊,可見北疆王這兩個人還是十分禮遇有加的.

雖然背地里還不知道他到底是存著什麼樣的心思.

不過北疆王到底還是將表面功夫給做足了,在看到洛云橫跟烈西曉的一瞬間,立刻站了起來,滿面笑容地迎了上來,對兩人說道:"大烈帝後大駕光臨,我北疆還真是蓬蓽生輝啊.來來,快請坐."

洛云橫跟烈西曉只是對北疆王微微一笑,隨後就在他們的位置上坐下了,態度不咸不淡但是也不會無禮.

而坐在洛云橫跟烈西曉兩人對面的人,正是玉真公主.

宴席前方是九曲橋,美人們一會兒就會在九曲橋跟湖心亭上來回走動,將她們的多才多藝都展現在人前,倒真像是百花盛開,爭奇斗豔.

絲竹聲響起,天上也升起了一個個孔明燈,洛云橫仰頭看著,心中不禁搖頭.一年一度這麼浪費,可見北疆王也不是什麼明君.

洛云橫正想著心思呢,突然就聽上座的北疆王突然十分關切的對烈西曉說道:"不知道大烈皇上身上的毒可解了沒?!"

幾乎在北疆王說出這句話的一瞬間,洛云橫的眼刀子就送過去了.

這次北疆賞花大會,不少其他國家的重臣甚至是皇親國戚都被請來了,就這麼眾目睽睽之下,北疆王就將烈西曉中毒的事情給透露了出去,這對于大烈來說無疑是引來了無數虎視眈眈的敵人.

誰都知道烈西曉此人就是大烈的支柱,若是烈西曉倒下了,就算云落跟洛云橫多有能耐,能支撐大烈一時,但卻也不能支撐大烈一世.除非日後云落長大.

想到這里,洛云橫就對北疆王說道:"多謝北疆王關心,慕容家的醫術必然是不容置疑的.因此現在我大烈皇帝身上的毒已經解了."甭管是真是假,先將那些探究的眼神打回去再說.

而玉真此時臉上的臉色也不好看,看著北疆王的神情有些怨懟.

只有北疆王一個人自說自唱還挺開心,一邊喝酒一邊笑著說道:"如此甚好."

得到了北疆王的允許,北疆王身邊的太監才宣布這次的賞花大會正式開始.這次賞花大會上用的燈都是花燈,看著就讓人覺得眼花繚亂.各種各樣的花香在宴席上繚繞,聞得人忍不住想要打噴嚏.

洛云橫揉了揉鼻子低聲說道:"就算是賞花大會,也用不著真的拿著這麼濃的花香來熏人吧……一不小心把美人都給熏暈了可怎麼是好?!"

烈西曉微微一笑,往洛云橫的碗里放了一個橙釀蟹,低聲說道:"這應該不是你要擔心的事情才對."

洛云橫撇了撇嘴,捧起了橙釀蟹專心吃著.的確這種事情用不著她擔心.

此時北疆王的興致倒是很高,招呼群臣干杯,隨後所有人就看見從不遠處的湖面上,倒映出了一個個的人影.

美人們每一個身上都穿著不同顏色的衣裳,上面還繡著不同的花樣,每一件衣裳都代表著一種花.她們正排著隊一個個緩慢而優雅地從湖心亭上順著九曲橋走過來.

帶頭的一個穿著白色的衣裳,上面繡著白蓮圖案,淡綠色的荷葉跟白色的綢緞相沖,讓人看著就不進覺得心中清明.此人手上拿著一條橫笛,也是青玉做成的,一頭青絲用白色的發帶挽起,十分具有韻味.只可惜生得並不是那麼的驚豔,而且人的氣質也並沒有那麼風華絕代.

此人後面的一個穿著大紅色的衣裳,上面有黑色的樹枝,是用紅梅圖案做繡樣的,頭上也插著紅色梅花的珠釵,臉上的妝容也顯得有些濃,看著倒是風情萬種,只是多了一些俗氣.

再往後就是粉色牡丹花,還有紫色的牽牛花,雖說都生得好看,但是到底沒給人一種驚豔的感覺,若說是作為官家小姐,那是不錯的,但是要成為北疆王的妃子,那就還是差了點.

洛云橫一邊看一邊搖頭,最後索性光盯著眼前的美味佳肴了,反正這些個美人一個兩個都不夠看的,看她們還不如直接看玉真公主呢.

雖然現在玉真公主的臉色也是奇臭無比.

北疆王倒是一個人樂在其中,每走過來一個都讓他撫掌稱贊,都不知道他是不是根本就沒看清那些女子就亂說話.

烈西曉瞥了一眼眼前的這些沒人,大約也是覺得沒什麼意思,因此就單手撐著腦袋開始聽著那些絲竹音樂了.

好不容易等到洛云橫吃完了一個橙釀蟹,覺得味道不錯還想要再招呼身邊的宮女給拿一個的時候,卻發現整個花園中的人突然都靜下來了.

洛云橫微微皺眉,有些不解地抬起頭,卻發現眼前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九曲橋上,就連烈西曉也禁不住看了兩眼.

難不成是有美人墜河了?!洛云橫也伸長了脖子看過去.

只不過這一看不要緊,還真就讓她看到了個大美人.

此時從九曲橋上走過來的美人穿著一身淡藍色的長裙,上頭繡著的是白藍相間的冰山雪蓮,給人一種清涼的感覺.外面白色的罩衫飄逸,但是卻還是掩蓋不住美人婀娜多姿地身段.

"還真是好身材啊……"洛云橫不禁感歎道.這樣的身材,完全可以成為今夜所有美人的魁首!!只要臉長得可以,那無疑就是最出彩的.

而且最引人矚目的還是此人身上那風華絕代的氣質.一舉手一投足之間,都讓人覺得猶如天仙下凡,根本就讓人挪不開目光.

而且這個美人手上還抱著一把古琴.只見她嫋嫋婷婷的走到了九曲橋的中央,隨後突然席地而坐,將古琴放在了地上,側著躺在了古琴旁邊,一只手撐著腦袋,另一只手在琴弦上輕輕撥弄……

一時間,動人的音符從這個美人的指尖流瀉出來,不禁讓人沉醉.

就連北疆王也不禁笑著說道:"好琴,好曲!!"

洛云橫不禁挑了挑眉,只怕此時北疆王心中更想要稱贊的,是這個人才對吧?!

只可惜這美人也不知道是什麼毛病,臉上遮著一條白紗,雖然是半透明的,但是在這樣的月光下還是看不清晰,更何況還有這麼多花燈來迷眼.

洛云橫仔細想要看看眼前這個美人到底生得什麼樣,但是無奈只能看到一雙眉眼.這美人應該是化了淡妝,但是卻顯得更加清麗脫俗.從那一雙明亮清澈的眼睛跟那一雙柳眉來看,應當是個絕色美人.

北疆王早就已經按捺不住,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朝著這個女子走去.

此時這女子應該是想要站起來,但是似乎是被什麼給絆住了.

別人看不清楚,不過此時的洛云橫可是看得清楚得很.分明就是那女子身後的一個管家女子氣不過,因此就在這位美人站起來的時候伸出腳來絆了她一下.

這美人應該是不會功夫,因此就在被絆了一下之後一步踉蹌,差點兒跌倒了湖里去.

還好現在的北疆王雖然被美人給迷了心智,但是沒忘了自己會點兒功夫.因此就在這女子即將跌進水里的一瞬間立刻施展輕功飛了過去,將那美人攬在了懷中,踩著水面回到了岸邊.

那美人柔若無骨地躲在北疆王的懷里,雖然看不清五官,但是從那一雙眼睛當中可以看出來此時這美人應該是受驚了.

北疆王伸手輕輕拍了拍這美人的背,輕聲說道:"沒事了."

按照規矩,這美人沒有表演完自己的才藝,此時應該是要回去將遺留在九曲橋上面的古琴給拿回來的,但是此時她似乎是表現得有些害怕,說什麼都不願意回去拿自己的古琴了.

北疆王微微皺眉.身為帝王總還是有一些明察秋毫的范兒的,尤其是在自己心儀地美人面前.因此他冷冷掃過了眼前那一群美人一眼,隨後沉聲問道:"方才是怎麼回事?!"

原本站在雪蓮美人身後的那位官家女子似乎是被北疆王這冷冷的語氣給嚇住了,因此微微後退了兩步,表現出了有些害怕地樣子.

不過她此時這心虛的模樣卻讓北疆王看了個正著.因此他微微眯起了眼睛,周身氣場都變得無比清冷,伸手用內力隔空將那個女子從人群中拉了出來,直接從水面上掠過,跌倒在了地上.

這女子好巧不巧就跌在了北疆王跟他懷中美人的腳邊.只見那美人似乎是更害怕了,一雙柔夷緊緊抓著北疆王身上的龍袍不放.

雖然這美人一句話都沒有說,但是她表現出來的意思卻已經是十分明顯的了.北疆王冷哼了一聲說道:"方才是你絆住了她?!"

這官家女子見事情隱瞞不住,因此就只能在地上不住地磕頭求饒.洛云橫看地皺眉,這女子都已經在地上磕頭出血了,也不過就是女人之間的嫉妒心作罷而已,用不著這麼狠心吧?!

然而北疆王接下來的行為卻讓眾人都十分不可思議地瞪大了眼睛.

只見北疆王突然隔空掐住了這個管家女子的脖子,將她提到了半空中,愣是將眼前的這個女子給掐死了.

洛云橫手中的橙釀蟹都掉在了桌子上,灑了一桌子的湯水.烈西曉也皺著眉頭有些不太贊同地看著.玉真更是站了起來,快步跑到了北疆王的身邊,有些焦急地說道:"皇兄,你這是干什麼啊!!"

今天是賞花大會,也是北疆的大日子.在這樣的日子里面大開殺戒,的確是不好的行為.但是此時的北疆王就像是中了邪似得,根本就停不下來,一手還緊緊抱著那雪蓮美人,顯得很是疼惜,但是卻正眼都沒有看玉真一眼……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五十四章:被惹火我
下篇:第三百五十六章:神秘美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