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五十四章:被惹火我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五十四章:被惹火我

說完這話,云落就跟洛云橫還有烈西曉兩人一同從北疆王的身邊走過,一點兒情面也沒有給北疆王留下.

北疆王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其實云落這意思很簡單,他從一開始就知道北疆王派了五個暗哨在慕容山莊附近監視著他們,只是云落懶得動手而已,否則現在北疆王什麼都不知道.

被晉江網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瞪了自己身後的五個黑衣人一眼.這五個侍衛連忙底下了頭不說話.

"連看個人都會被發現,我要你們何用!!"北疆王有些不高興的一甩手,隨後揚長而去,只剩下這五個暗哨在眾目睽睽之下跪著.

其實他們心中也冤屈.實在是云落的功力太高了,一般人哪兒能躲過云落去監視人啊?!被發現只是遲早的事情罷了.

而云落沒有將他們直接處死,也的確是給北疆王留了點面子的,否則現在北疆王早就已經顏面掃地了,今日來的也不會是洛云橫他們,而是五個手下的尸首.

然而北疆的臣民們可是感受不到這暗潮洶湧的.現在整個北疆因為賞花大會的事情,還是異常熱鬧.特別是此時的北疆王宮,一派的張燈結彩熱鬧非常.

只是北疆王的那些個妃子們的臉色就不怎麼好看了.畢竟是自己的男人納小妾,有幾個女人能忍得住?!

當初洛云橫住在北疆王宮里面的時候,那些個北疆王的妃子是如何的明爭暗斗的,有些意氣風發,有些失意非常,洛云橫也見過一些.只不過現在這些妃子們各個的臉色都十分難看.

可不是,沒必要再斗來斗去的了,因為馬上就會有新的女人來跟他們搶奪他們的北疆王.

而說不定明年,今年這個新的女人就會變得跟她們一樣.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大概說的就是這些人吧.

此時這些北疆王的妃子們看著洛云橫的臉色多少還是有些羨慕的.就算現在烈西曉的功力沒有完全恢複,而且身上還有蠱毒,但是最起碼在烈西曉這個皇帝的眼里,他就只有一個皇後,那就是洛云橫.

其他的女人,哪怕是她們最為心疼的玉真公主,烈西曉也是不屑于多看一眼的.

就只是這樣,洛云橫就足以成為這些女人眼中羨慕嫉妒的對象.

說曹操曹操到,這洛云橫跟烈西曉剛剛走進了北疆王的大門,就碰到了他們的冤家那就是玉真公主.

此時的玉真公主看起來也有些憔悴.先前她因為毒害了烈西曉的事情,心中已經是愧疚異常,吃不好睡不好,再加上現在烈西曉回到了洛云橫的身邊,她更是沒有一點兒機會了.

不過饒是如此,玉真公主還是上前給這兩個人行了個禮,款款說道:"沒想到才不過兩日光景,我們又見面了."

洛云橫打量了玉真公主一眼,見她再也沒有了以前那意氣風發的樣子,也不禁有些感慨,便淡淡說道:"其實玉真公主不必如此牽掛我們的,過好自己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不是麼?!"

她是北疆的長公主,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就連北疆王最寵愛的妃子見到玉真公主也要禮讓三分.其實她若是願意安安分分地只是做一個公主的話,她的日子完全可以好過許多.

只可惜這個女人要的太多太貪婪.

玉真聽了洛云橫的這番話,卻不覺得洛云橫是在同情她,因此就冷冷說道:"我的日子要如何過,倒是還不需要大烈皇後您來教.有這樣的閑工夫,您還是多關心關心自己吧."

洛云橫挑了挑眉,也不跟她生氣,剛想攙扶著烈西曉從玉真公主的身邊走過去,卻發現烈西曉的腳步一頓.有些不解地回頭看去,只見是玉真拉住了烈西曉的衣袖.

在面對烈西曉的時候,玉真還是那一副小女人的樣子,眼中的深情顯而易見,對烈西曉說道:"你身上的蠱毒……還好麼?!"

烈西曉看都沒有看玉真一眼,只是將自己的衣袖拽了回來,隨後就抬腳從玉真身邊走開了.

玉真的手一下子就僵在了半空中,眼睜睜看著烈西曉就這麼從自己的身邊走過.

此時他心里應該是恨自己的了吧?!可是要如何才能讓他知道,自己做這一切只是想留他在身邊.僅此而已.

洛云橫回頭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玉真,對烈西曉輕聲說道:"若是你不想要看見什麼人,我們回去也無妨."

"沒有大礙."烈西曉輕輕擺了擺手說道:"既然北疆王都已經相邀,哪里還有不來的道理.至于玉真……我只是想要她心中愧疚罷了."

洛云橫微微皺眉,要玉真心中愧疚做什麼?!這丫頭越是愧疚,就越是會纏著烈西曉,難道烈西曉還會喜歡被人纏著不成?!

就在洛云橫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烈西曉已經走到了前面一些.原本落在兩人身後的云落不知何時走到了洛云橫的身邊,幽幽地說了一句:"笨."

洛云橫差點兒沒被云落這麼一句話給氣得蹦跶起來,瞪著自己這個鬼靈精怪的兒子說道:"你什麼意思?!!!"

云落輕聲而快速地對洛云橫說道:"女人啊,只有對一個男人充滿愛意並且心生愧疚,才會想方設法為這個男人做一切事情,比如說幫忙找到解藥什麼的……"

不過云落的話都還沒有說完,就被洛云橫抱起來搖搖晃晃,而且臉色不善地對眼前的這個小鬼說道:"你才多大,就曉得什麼男女之間的事情了?!!!不要老是跟著云爾學壞!!"

云落撇了撇嘴.身後的云爾一臉無辜,他除了偶爾跟云落八卦一下之外,可是從來都不會亂嚼舌根的!!

放下了云落,洛云橫快步追上了烈西曉,只見烈西曉現在臉上的神情淡淡的,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不過洛云橫心中卻是五味雜陳.以前她覺得烈西曉在這種兒女情長方面並不是那麼懂,現在才發現原來他心如明鏡,只是這心鏡里面只有自己一個人罷了.

烈西曉似乎是察覺出了洛云橫突然間變得落寞的情緒,突然伸手抓住了洛云橫的手.骨節分明的大手將洛云橫的柔夷包裹其中,指尖上傳來的溫暖不禁使洛云橫有些沉淪.

北疆王對烈西曉跟洛云橫倒還真是十分大氣的,給安排了一間不錯的宮殿居住,就在北疆王寢宮附近的地方.

云翳跟云爾先帶著人進去看了看,確定寢宮之中並沒有什麼機關暗箭,也沒有什麼毒物之後,才放心進去.

洛云橫看了看宮殿四周,又過去打開了窗戶,發現從這兒可以直接看到北疆王寢宮,並且十分清楚.

"我真是越來越不懂這個北疆王了."云爾抱著胳膊打量著眼前的這座宮殿,似笑非笑地說道:"他難道就不怕我們半夜動手暗殺麼?!"

此時夜幕已經降臨,北疆王的寢宮在朦朧的夜色下點燃了所有的宮燈,乍一看還是十分華麗的.相比之下,玉真公主那個建造在花園中的宮殿也就不那麼誇張了.

北疆王的寢宮是整個北疆王宮的中心,所以其他地方的宮燈都是以北疆王寢宮的宮燈為標志漸漸亮起來的,從遠處看必然十分好看,洛云橫不禁感慨道:"這到底是賞花大會啊,還是賞燈大會啊?!"

"賞花大會以花燈為開端."此時萬事通的云爾又打開了話匣子了,開始給眾人講述北疆賞花大會的規矩:"這賞花大會必然是先要將花燈給點了之後,才將各類奇花異草給拿出來以供觀賞的,最後就是美人戴花出現在宮中……因為處處要用宮燈,而且燈下觀美人才更有意味,因此北疆的賞花大會都是在晚上進行的.第一晚先選出最美的美人兒,第二第三晚就是讓群臣挑選剩下的美人,最後就是游街讓百姓觀賞了."

云爾的這一番話,說得洛云橫不禁感覺有些起了雞皮疙瘩.好好的一個活人居然要用花來比喻,而且還都是拿來給人觀賞的……這還是人麼?!

烈西曉此時的眉頭也是微微皺起,光是從這麼一個賞花大會就已經能看出來北疆王是一個怎樣惡趣味的人.實在是讓人聽著就覺得有些惡心.

正在這時,北疆王宮里面的侍女已經來到了宮門外,對洛云橫他們行了個禮,隨後說道:"王上邀請大烈皇帝跟皇後前去參加賞花大會."

洛云橫跟烈西曉對視了一眼,隨後就聽洛云橫說道:"待我們更衣完畢之後就來."

"是."這侍女倒是懂事,很快就退下了.

洛云橫跟烈西曉從隨身攜帶的行李當中找出了兩件較為體面的衣裳換上.畢竟也是以大烈帝後的身份出席的,不能失了面子.

洛云橫穿了一身銀白色雙面蘇繡長裙,外套鵝黃色罩衫,看著尊貴典雅,一頭長發盤起,倒是端足了皇後的架子.而烈西曉則是一身銀色長袍,金絲滾邊,上面用明黃色的絲線繡著龍游天際的圖案,皇帝身份彰顯.

云落也換了一身明黃色的衣裳,看起來活脫脫就像是一個小金童.

洛云橫跟烈西曉帶著云落來到北疆王寢宮前面的小花園當中的時候,就看到這兒已經滿是人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五十三章:生離死別
下篇:第三百五十五章:鴻門賞花宴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