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五十三章:生離死別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五十三章:生離死別

洛云橫說這話的聲音不大,但是卻還是讓大家都聽見了.云翳跟云爾有些尷尬地轉過頭去,云落則是面無表情,不過嘴角還是微微上挑.

洛云橫輕咳了兩聲說道:"看什麼看,還不快點兒到外頭准備行頭去?!"

云爾跟云翳兩個人笑著出去了,云落還十分體貼的在出門的時候給兩個人帶上了門,看的洛云橫不禁覺得心中惱怒,這些小兔崽子真是要翻天了!!

不過她還沒來得及發貨,就被烈西曉給拉到了懷里,低下頭輕輕吻住了洛云橫的雙唇,問得洛云橫有些措手不及.

抬頭看著烈西曉現在的樣子,深邃的眼眸中所承載的深情,不禁讓洛云橫覺得如此如醉.烈西曉很少表現出如此情意拳拳的樣子,就像是生離死別一般……

生離死別……

一想到這個詞,洛云橫就不禁覺得心中一突,伸手用力抱住了烈西曉精瘦的腰,呢喃著說道:"不要離開我……"

洛云橫這略帶著哀求的語氣不禁刺痛了烈西曉的心.烈西曉伸手將洛云橫用力抱住,低聲說道:"不會的,我永遠不會離開你."

明明是那麼溫柔的情話,從烈西曉嘴里說出來卻是冷冰冰的.他其實從來都不是什麼善于表達感情的人,但是每當他情誼顯露的時候,就會讓洛云橫覺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兩人並沒有癡纏多久,這也要得益于云翳跟云爾辦事實在是太利索了.才不過一會兒的時間,他們就已經准備完畢,只等著洛云橫跟烈西曉出門了.

洛云橫跟烈西曉從慕容山莊里面走出來,眼前還是一條粗粗的鐵鏈,橫亙在兩座山中間.云落跟洛云橫有些擔憂地看著只身一人站在鐵鏈面前的烈西曉,禁不住說道:"還是讓我們幫著你過去吧?!"

烈西曉搖了搖頭說道:"無妨,我覺得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試試."

洛云橫聽得心中不安.若是換做以前,這樣的鐵鏈對于烈西曉來說也不過就是小事一樁,可是現在以烈西曉的功力,要從這樣的鐵鏈上走過去,談何容易?!這下面就是萬丈深淵,她可不願意看見烈西曉在成為第二個慕容回春.

慕容回春那一跳,現在還不知是死是活呢.

云落也放心不下,想要上前走到烈西曉的身邊,卻聽到烈西曉頭也不回的說道:"都不要過來."

這聲音不算很響,但是其中的威嚴還是鎮住了云落,他微微皺眉看著自己這個有些倔強的父皇.

這些日子里,即便烈西曉表面上裝作是是一點兒都不在乎,但是云落心中清楚.烈西曉骨子里是那麼要強的一個男人,怎麼可能就這麼甘心讓自己的功力變得只有以前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在區區一根鐵鏈面前都必須臣服?!

洛云橫想要上前兩步,但是卻被云落攔住,對洛云橫輕聲說道:"讓父皇試試吧,關鍵時刻,我可以將他拉上來."

洛云橫心中明白以云落的功力,拉一個即將掉下去的人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難度,可是看著還是覺得有些心驚.

最重要的就是,要是等會兒烈西曉承受不住真的掉下去了,就算是烈西曉死不了,可是難免會讓他覺得心中苦楚,這是洛云橫最不願意看到的.

這是對烈西曉赤裸裸地侮辱啊.

山崖邊的風十分大,吹得烈西曉的一身黑衣迎風飛舞,一頭長發也飄散開來.因為長時間虛弱,現在烈西曉的身子看起來比以前單薄了不少,像是隨便來一陣風就能把他吹走的樣子.

洛云橫心驚膽戰地看著此時烈西曉的樣子,禁不住低聲說道:"不要啊……"

云落也皺眉看著,眼珠子一動不動,似乎是生怕一個不注意烈西曉就會掉下去.

烈西曉的腳終于是踏上了眼前的鐵鏈.在踏上鐵鏈的一瞬間,一陣狂風吹過,烈西曉的身子禁不住抖了抖,看得他身後的人也心中一驚.

洛云橫急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一不小心叫出聲來嚇到了烈西曉.

烈西曉微微皺眉,盡量穩住了自己的身子,直到這陣狂風吹過之後,才踏出第二步.

這一步步雖然緩慢,但是走得卻很穩.云落禁不住放下了心,雖然現在烈西曉的功力並沒有完全恢複,但是還好此時的烈西曉一些功底還在,不至于像那些手無縛雞之力而且還膽小如鼠的書生一樣,弱不禁風.

眼睜睜看著烈西曉走出了一段距離,云落這才對身後的洛云橫說道:"你們等會兒再上來,別影響到父皇,我在後面跟著."

洛云橫鄭重地點了點頭,隨後就緊張得看著云落也上了鐵索.

云落是用輕功上去的,鐵索只是用來借力而已,而且他原本身子就不重,落在鐵索上就像是一片羽毛一般,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烈西曉也只是感覺到身後似乎是有人,但是腳下卻還是什麼感覺都沒有.可見此時云落的輕功已經是到了如何一種出神入化的地步.

云落小心翼翼地跟在烈西曉的身後,越是看著,就越是覺得心中欣慰.因為此時的烈西曉已經完全掌握住了剛才的方法,走在鐵索之上十分穩,不再會被風隨隨便便就吹動了身子.

不過與此同時,云落也開始注意到了烈西曉身體的變化.似乎是因為烈西曉正在努力地平衡身子,或者是努力地想要讓自己的身子變輕一些,努力使出輕功,總之越是往前走,烈西曉的腳步就變得越來越快,而且腳下的動作也越來越熟練,在往後走就已經能看出一些輕功的步法來.

云落眼中的驚喜顯而易見,只可惜現在走在云落身後的洛云橫沒有發現.

不過此時的洛云橫也察覺出了一些不對勁.因為最前方的烈西曉此時越走越快,沒一會兒就消失在了云霧之中.若不是有云落在身後跟著,此時洛云橫一定就忍不住跟上去了.

云翳走到了洛云橫的身邊說道:"皇上的步法似乎是有所改變."

"是啊,這不是他原本輕功慣用的步法嗎?!"就連一向有些遲鈍的云爾都已經看出了一些端倪,走到了洛云橫的身邊說道.

洛云橫微微一笑,低聲說道:"果然,他是最好的……沒有什麼事情,是他做不到的."

云爾跟云翳對視了一眼,也松了一口氣.最起碼,這樣一來,烈西曉恢複功力的希望還是很大.等到了一定的時候,說不定烈西曉的功力就會完全恢複,到那時候他若是想要將身上的蠱毒給逼出來,也就輕而易舉了.

洛云橫率先踩上了鐵索,對身後的云爾云翳說道:"事不宜遲,出發吧."

云爾跟云翳對視了一眼,也踩了上去,只剩下空無一人的慕容山莊還在這座孤山上面矗立著.

洛云橫快步在鐵鏈上走著,沒一會兒就又看見了云落跟烈西曉的身影,這一看就差點兒讓洛云橫一口真氣沒穩住掉下去.

只見此時的烈西曉正張開雙手十分快速地用輕功的步法從鐵索上走過去,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而且身上的頭發衣服都沒有被風吹亂.

身後的云翳見了這樣子,禁不住說道:"是真氣……皇上再使用內力!!"

洛云橫此時也覺得驚喜非常.雖然這內力比之以前還是差了不少,不過至少已經恢複了一兩成了.

云落此時心中也十分驚奇,但是臉上依舊波瀾不驚.父子倆先後落在了另一邊的山崖上.烈西曉一時沒有控制好自己的內力,因此在落地之後又往前踉蹌了兩步,還好被云落及時攙扶住.

云落將烈西曉扶著在馬車旁邊坐下,有些關切地問答:"父皇,沒事吧?!"

烈西曉搖了搖頭說道:"沒事."

云落這才放下了心,又伸出手給烈西曉把脈,隨後笑著說道:"父皇已經恢複了兩成功力了,不知道是何時回複的?!"

因為所有人,包括一直跟烈西曉同床共枕的洛云橫都沒有發現.

"其實早就已經有了一些感覺,只是我不曾說出來罷了."烈西曉淡淡說道:"體內的蠱蟲,似乎正在壓制著我的內力……因此才只有兩成而已."

此時羅云很也已經落在了烈西曉的身邊,見他出了臉色白了一點之外沒有一點兒損傷,這才松了一口氣說道:"下次可不能再這麼嚇人了."

烈西曉有些勉強地沖著洛云橫笑了笑,隨後才轉過頭看向眼前的人說道:"走吧,時間已經不早了."

于是,洛云橫便扶著烈西曉上了馬車,云落也跟著上去,云爾跟云翳兩個人坐在馬車前面趕車,後面跟著軍中的二十個高手護駕.

慕容山莊距離北疆王宮倒是也不算多遠,沒一會兒就已經到了.而且北疆王似乎是早就已經知道他們要來了似得,早早地帶著人在門口等著了.

洛云橫扶著烈西曉一下馬車就看見了王宮前面穿著一身華服站在門口的北疆王,就禁不住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北疆王還真是順風耳千里眼啊,這麼快就知道我們要來了."

北疆王微微笑了笑:"此時在我北疆境內,最大的客人可就是大烈的帝後了,若是這點兒風聲我都不知道,那我還用得著當什麼北疆王呢,你們說是吧."

洛云橫懶得跟北疆王多廢話,只是冷冷瞥了他一眼就不說話了.云落上前看了北疆王一眼,淡淡說道:"你可知道,若是我想的話,現在你的那五個暗哨早就已經掉下了萬丈深淵喂魚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五十二章:無藥可解
下篇:第三百五十四章:被惹火我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