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五十章:解藥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五十章:解藥

洛云橫還真是努力回想了一下慕容回春對自己說過的所有的話,隨後摸著下巴輕聲說道:"他似乎是跟北疆王有什麼仇恨……好像是北疆王將他整個慕容山莊都給屠了?!然後想要霸占慕容山莊里面的藥材之類的."

事實上,洛云橫對慕容山莊並不怎麼感興趣,因此早就已經將慕容回春說過的話給忘得七七八八了.

不過北疆王手里有慕容山莊先人制造的毒藥,這倒是真的.只是不知道現在解藥在呢里,如何才能將烈西曉體內的蠱蟲安然無恙地給逼出來.

烈西曉聽了洛云橫的這句話以後,卻只是冷冷一笑說道:"倘若真的是皇帝要殺人,怎麼可能只是將要殺的人的尸體放在原先這些人居住的地方呢?!"

洛云橫被烈西曉這話說得一愣,隨後有些驚魂未定的指著牆壁上亮著的那些長明燈說道:"你,你是說這里面的尸體全部都是……"

"也不全部都是."烈西曉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牆壁旁邊說道:"你可以看見這長明燈燭台的大小吧?!"

洛云橫其實早就已經想說了,這長明燈的燭台是一個連著一個的,並且每一個都十分巨大,可以足足放下十幾個人的尸體.而且這地洞也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已經滲透到了整座山的地底下,因此看起來十分巨大.這長明燈燭台的數量若是仔細算起來,還真是讓人一時間有些算不清楚.

也就是說,若是每一個長明燈的燭台里面都放滿了尸體,但是這兒少說也有千八百個人的尸體.

慕容山莊之前一直都是懸壺濟世的藥王,哪兒來的這麼多的尸體?!就算是用死尸煉藥也不用這麼多吧?!

最奇怪的是,這些尸體居然還被封存在了這種地方.

烈西曉上前看了一下長明燈里面的東西,連著看了三個以後,對洛云橫說道:"方才你聞到的那種奇怪的味道,正是這長明燈的味道,知道這些東西為什麼叫做長明燈麼?!"

洛云橫搖了搖頭,這她自然是不知道的了.她畢竟才只是在這兒生活了這麼一段時間而已.

烈西曉倒是也十分耐心,一邊繼續拉住了洛云橫的手往前走,一邊說道:"長明燈之所以為長明燈,就是因為這長明燈是用尸體做成的.人的尸體做成蠟油,但是人卻又不同于一般的蠟油,也許一般的蠟油燃燒了幾十年的時間所用掉的蠟油,換成人之後也不過就是損失一個頭部而已."

洛云橫被烈西曉這樣的說法弄得有些惡心反胃,便忍不住轉開話題說道:"可是在這樣的地道里,還需要什麼長明燈呢?!"

烈西曉指著前方說道:"這尸油的味道濃重,可見這長明燈在這兒已經燃燒了幾百年之久.這地洞也是十分怪異的陳設,看來是有人想要在這個地方存放什麼東西,所以才一直點著.仔細看看,燭台下面的尸體跟上面的是不一樣的."

洛云橫剛剛也不過就是粗略地瞥了一眼,並沒有看清里面的情狀.不過現在她卻突然想起來了,剛才只是看到了尸體,但是上面的尸體就連身上的衣裳都還沒有完全破敗,但是下面的卻已經只能看到焦黑色的人性.

看來,上面的尸體應該是最新被放上去的,並沒有多長的時間.

見洛云橫已經反映了過來,烈西曉就接著說道:"這地道里面一定還有東西,我們進去看看就明白了."

洛云橫點了點頭,兩個人一路走著,時不時可以看見那些燭台里面的樣子……因為這地洞是往下的,一路上全部都是台階.

洛云橫在跟著烈西曉走過了一段路之後,就微微皺眉說道:"為何這長明燈里面這些新的尸體的衣服都是一樣的."

"這就是我之前說的了,北疆王若是想要將慕容山莊屠門,用不著用這樣麻煩的辦法來處理尸體."烈西曉頭也不回地對洛云橫說道.

"如此看來,慕容回春說的是假的……這一切都不是北疆王做的?!可是他為什麼要騙我們呢?!"洛云橫禁不住問道.

烈西曉並沒有直接回答洛云橫的問題,而是帶著洛云橫繼續往下走.

兩個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在洛云橫有些感覺喘不過氣來的時候,就看見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圓台.

"看來這就是這個地洞的盡頭了."洛云橫走到了地洞的四周看看,發現這地洞盡頭的樣子是一個半圓形,長明燈到了這兒也已經沒了.

烈西曉走到了圓台邊,仔細查看了一下眼前的這個東西.

洛云橫也湊過去看了看,只見這圓台上面放著一個空的盒子,這盒子里面的味道不同于長明燈的味道,有一種淡淡的藥香味跟酒香味混合在一起的感覺……不難聞.

烈西曉了然說道:"看來忘憂酒跟蠱蟲,就是從這里面拿出來的."

洛云橫並沒有聞到過忘憂酒的味道,因此並不清楚.但是烈西曉卻十分明白這味道,有些熟悉.

"那這里……這里還是北疆王曾經的目標?!"洛云橫一時間有些弄不懂了.

"並非一人所為."烈西曉輕輕搖頭說道:"我倒是更傾向于,北疆王拿走了這些東西的時候,恐怕慕容山莊里面早就已經空無一人了."

洛云橫此時只覺得這個地方陰森森的,因此就忍不住拉了拉烈西曉的袖子說道:"時間不早了,說不定現在云落還等著我們去吃飯呢,要不然我們就還是先離開吧."

烈西曉並沒有否定洛云橫的說法,點了點頭說道:"也好,有些事情,也是時候去問個清楚明白了."

洛云橫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烈西曉,似乎是沒有反應過來烈西曉為什麼要突然這麼說.不過他向來是心中清明的,應該有他自己的理由.因此洛云橫還是乖乖跟著烈西曉走了.

出了這個地洞之後洛云橫才發現原來他們已經不知不覺地在地洞里面逗留了那麼久,出來的時候天都已經完全黑透了,此時洛云橫也終于是感覺到了一些肚子餓.

好巧不巧,就在兩人將機關關上的時候,慕容回春的聲音就在門外響起了:"可以用晚膳了.不知道你們是想要在房中吃呢,還是去前廳."

這次因為有烈西曉在,因此慕容回春在各方面還是沒有什麼怠慢的,下人們還是一應俱全.

烈西曉對門外的慕容回春說道:"那就煩請慕容莊主給我們將晚膳送進來吧."

洛云橫有些不解地看了烈西曉一眼,似乎是不明白烈西曉為什麼非要讓慕容回春親自將晚膳送過來.

畢竟是客隨主便,原本烈西曉也並非是會這樣說話的人.

慕容回春在外面也微微一愣,隨後說道:"好."

沒一會兒,慕容回春就帶著下人們又重新過來了,還當真帶著晚膳,十分畢恭畢敬地將晚膳放在了桌上.

就在慕容回春打算離開的時候,卻聽到烈西曉說道:"慕容莊主不妨也坐下來一起吧."

人家既然已經這麼說了,那就只能是恭敬不如從命.于是洛云橫就看見慕容回春神情淡淡地讓手底下的人都離開了,隨後對烈西曉說道:"不知道您有何吩咐?!"

烈西曉十分難得的伸手給慕容回春倒了一杯酒,隨後問道:"不知道對于北疆王,你怎麼看."

慕容回春的臉色在烈西曉提到了北疆王之後就變得有些難看,聲音有些陰沉地說道:"不知道您為何說起這個人.但是北疆王是我整個慕容府上的仇人,這卻是沒有錯的."

"為何?!因為北疆王殺了整個慕容府上的人?!"烈西曉淡淡問道.

慕容回春有些不甘心地看了烈西曉一眼.不知道應該是說烈西曉太過于鎮定還是什麼,這殺了整個慕容府上的人,這麼一件慘烈的事情,從烈西曉的嘴里說出來似乎是根本就沒什麼可以在乎似得.

因此慕容回春就有些憤憤地說道:"您身為一國之君自然是不會感受到這種痛苦.但是你能想象一夜之間,你所有身邊的人都消失不見了,整個偌大的山莊就只剩下了你一個人的感覺嗎?!"

"但是你又怎麼知道是北疆王殺的人呢?!是有誰告訴給了你這件事情不成?!"

慕容回春沉默不語.

"這個人對你一定是十分重要的吧?!"烈西曉接著說道.

洛云橫一邊喝著茶一邊左右看看眼前的這兩個男人.總覺得似乎是有什麼很奇怪的事情正要發生的樣子.

慕容回春的臉色在聽到了烈西曉的這句話的時候,一下就變得十分難看,咬牙切齒地低聲說道:"你又怎麼會懂?!!!"

"我懂."烈西曉走到了書架邊,將剛才那個地洞的門給打開了,對慕容回春說道:"你不妨可以進去看看,看看你整個慕容山莊的人,到底是在哪里?!"

慕容回春在看到這個地洞之後,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就變得有些驚恐.

洛云橫可以看得出來慕容回春對于這個地洞的出現十分驚訝,那種想要進去看看卻不敢的樣子,讓洛云橫禁不住開始有些感慨.看來再怎麼厲害的人,在面對自己根本不知道的真相的時候,還是會變得那樣的無措.

烈西曉跟洛云橫眼睜睜看著慕容回春一個人走了進去,過了良久之後才看見慕容回春從地洞里面出來.

烈西曉伸手扶了慕容回春一把,說道:"如何?!找到了你的那些家人了麼?!"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四十九章:對不起
下篇:第三百五十一章:只是被利用而已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