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四十九章:對不起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四十九章:對不起

她原先也並不想造成今天這樣的結果.事實上,變成如今這樣她最恨的還是洛云橫.若不是洛云橫的出現,烈西曉不會想起這一切,也就不會到了現在這虛弱的境地,更不會要離開自己.

烈西曉眼睛都沒睜開,淡淡說道:"嗯."

對于這個女人,他無話可說.即便玉真是愛自己,他也仍舊是對這樣的女子喜歡不起來,更是懶得看一眼.

前後態度的差別,不禁讓玉真紅了眼眶,用有些哀求的聲音說道:"無論如何,請你都不要取出蠱蟲,好嗎?!"

"不可能."烈西曉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猛然睜開了眼睛,冷冷看著玉真說道:"這蟲子我遲早要拿出來.若是沒有其他事情,還請公主先離開吧."

玉真聽了烈西曉這話,緊張地不行,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說道:"我求你,不要……"

就在這時,門被人突然打開,玉真跟烈西曉同時朝著門口望去,只見來人正是洛云橫.

洛云橫冷冷看了玉真一會兒,笑著說道:"公主,時間不早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玉真心有不甘地瞪了洛云橫一眼.但是無奈人家是名正言順的大烈皇後,而自己現在什麼都不是,于是就只能憤憤離開.

烈西曉臉上的表情在看見了洛云橫以後變得柔和了許多,輕笑著說道:"在門外都跟那兩個人說了什麼?!"

雖然烈西曉臉上的表情是淡淡的,但是洛云橫太了解眼前的這個男人,估計他對于北疆王根慕容回春這兩個人,心中還是有些芥蒂的.

"此地不宜久留,我跟他們商量過後決定搬去慕容山莊."洛云橫走到了烈西曉的身邊,給他蓋好了被子說道:"不論如何,你身上的蠱毒不能再拖了.這蠱毒原先就出自慕容山莊,說不定在那兒可以找到解藥."

烈西曉見洛云橫現在申請之中是對自己滿滿的關心,也不由得笑了,輕輕拍了拍洛云橫的手背說道:"好."

既然已經決定了,那就事不宜遲.洛云橫讓云翳云爾兩人飛快收拾好了東西,云落身邊的精兵護駕,一路從北疆王的王宮朝著慕容山莊出發了.

慕容山莊一般人是上不去的.洛云橫只帶了云翳云爾還有云落三個人,四個人幫助烈西曉進了山莊,其余高手就在山下鎮守,為了不讓北疆王打一個回馬槍.

慕容山莊里面似乎已經是有些日子沒有住過人了,因此蒙上了一層薄薄的灰塵,那些奇花異草現在也是十分雜亂地生長在院子里.

烈西曉在山莊門口站定,抬眼打量了眼前的山莊一眼,覺得環境倒是尚可.

云落率先走進去看了看,隨後甩著袖子出來:"還需收拾一下."

"我來就好."慕容回春招呼幾個人到山莊門口的大石頭上休息一下,自己則是帶著云翳跟云爾兩個人進去收拾房間了.

洛云橫在外面陪著烈西曉,見烈西曉眉頭微皺看著底下的萬丈深淵,輕笑了一聲說道:"這地方還真是有些奇怪.不知道什麼樣的人才能在這種地方生活下去."

烈西曉搖了搖頭,說道:"這山上遍布機關,可沒有那麼簡單."

洛云橫一聽,心中一驚.她倒是從未想過這山上還會遍布機關.烈西曉見她臉上神情嚴峻,微微一笑,拍了拍洛云橫的手說道:"不過也沒有關系,看這樣子,這機關已經是許久沒有被開啟了.我想,可能連這山莊的主人自己都不知道吧."

饒是如此,洛云橫還是不進覺得心悸.北疆這地方果然處處都是危機.千戶苗寨那邊現在也不能收留他們,未免繼續被人盯上,而且袁諾的身子也尚未好全.

就在這時,慕容回春拍著身上的衣服出來,對兩人說道:"已經收拾好,若是你們不嫌棄,就可以入住了."

云爾跟在慕容回春身後點頭說道:"雖然比起皇宮里面的禦花園是差了那麼一點點,不過也總比北疆王那地方是要安全多了."

云翳也對洛云橫點了點頭.洛云橫知道云翳的意思,看來云翳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好的東西,可以放心入住.

烈西曉站了起來,對慕容回春點頭說道:"那便多有叨擾了."

慕容回春被烈西曉的眼神看得一驚,隨後有些木訥地點頭說道:"言重了."

慕容山莊不算大,但是卻也不小.看得出來這宅子已經有些歲月了,但是卻也並不破敗,反而十分幽靜.

烈西曉跟洛云橫被安排住在一起,就在山莊花園附近的一處院子里.洛云橫看了看四周,覺得倒是不錯,就吩咐云翳跟云爾將行李都拿進去.云落也一同住在這里.

而慕容回春自己則是住在了藥房,這樣方便煉藥.

烈西曉進屋之後先檢查了一下房中的各類擺設,發現並沒有什麼機關之後才放心入住.洛云橫看著這房中的擺設,笑著說道:"看來這慕容家不僅僅是藥王世家,還是書香門第啊."

因為這房中的書架上放滿了各式各樣的書,其中不少都是名家之作,還有一些字畫真跡,隨便拿了一本出去,那都是能讓人咋舌的.

烈西曉原本並沒有怎麼注意,不過在看見洛云橫對這書架如此有研究之後便也走過來看了看,不過這麼一看,烈西曉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洛云橫發現了烈西曉表情的變化,于是就有些關切地說道:"你怎麼了,可是身子還有哪里不對?!"

烈西曉搖了搖頭,對眼前的洛云橫輕聲說道:"我倒是不清楚這慕容回春了……他是當真不知道呢,還是故意將我們安排在此處."

洛云橫皺著眉有些不解地看著烈西曉似乎是對他言語當中的意思不是十分了解.

烈西曉伸手戳碰到了書架上一個放著的圓形硯台.說實話,這房中筆墨紙硯之類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洛云橫一開始並沒有注意到這麼個黑曜石做成的硯台.不過現在看見烈西曉這樣子之後,也察覺到了不對勁.

因為這硯台的樣式有些古樸,不像是這個年代應該有的樣子,並且它雖然一直都被放在書架上,但是有些地方卻有些被磨得光滑……看來這硯台的主人就算是不用它,但是卻也經常觸碰它.

如此說來,這硯台就很可能是某個機關的開關.

洛云橫下意識地拿過了手邊的一把毛筆,等會兒就算是機關開啟了,有什麼暗箭射出,好歹也可以用手中的這些毛筆暫時抵擋一陣子.

只可惜這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多大的用處.因為烈西曉轉動手中的這個硯台之後,並沒有任何機關射出,只有一個書架被挪開了地方.

這書架後面原來別有洞天,只是光看洞口的話,里面黑漆漆的並看不見什麼東西.

洛云橫有些失望地將手中的毛筆丟在了一邊,頗有些嫌棄地說道:"我還以為是什麼了不得的機關……卻原來只是這麼一個洞啊."

烈西曉緩步走到了洞口處仔細看了看,隨後淡淡說道:"恐怕是沒有這麼簡單."

"為何?!"洛云橫也湊了過去,但是剛剛湊過去就禁不住捂住了鼻子說道:"為何有一種那麼奇怪的味道?!"

"很正常,長明燈的味道."烈西曉一邊回答洛云橫,一邊走到了桌邊,拿起了桌子上放著的一個燭台,將燭台點亮,隨後對身邊的洛云橫道:"可能會有些嚇人,要進去麼?!"

"既然都已經打開了,哪兒還有不進去的道理."洛云橫微微挑眉,同時還往烈西曉的身邊湊了湊,那意思似乎是鐵了心要跟進去的了.

烈西曉微微一笑,牽起了洛云橫的手,隨後另一只手拿著燭台就往里面走去了.

洛云橫有些不解地看著四周圍,這地方走進來之後看著倒是沒有那麼可怖,只是還是有些讓人不解,為什麼這些人要在這里修這麼一個洞呢,難不成里面藏著什麼稀世珍寶不成?!

洛云橫正有些不解呢,就看見烈西曉突然用手中的燭台去點燃牆壁上的一個什麼東西.

只聽見轟的一聲,整個地洞瞬間就變得明亮了起來.洛云橫眼睜睜看著地洞里面牆壁上的那些巨大的燭台一個接一個地亮了起來,與此同時那股子奇怪的味道就更加明顯.

"這是什麼構造……"洛云橫有些不解地問道.她還是頭一次看見這麼多燭台一起亮起來的,總覺得十分新奇並且奇怪,但是卻又說不上來.

烈西曉將手中的燭台扔在了地上踩滅了,對洛云橫說道:"你若是覺得新奇,可以上去看看."

洛云橫有些狐疑地看著烈西曉,總覺得烈西曉說這話似乎是有著什麼陰謀,但是卻有說不上來.

烈西曉對洛云橫綻放了一個完美的笑容,笑得洛云橫心中一顫,最後還是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好奇,踩著牆邊的一個似乎是專門用來點燈的台階上去了,但是這一上去不要緊,差點兒將洛云橫活生生嚇死.

只聽到洛云橫"媽呀"一嗓子,隨後馬上就從哪兒蹦跶了下來,跑到了烈西曉的身邊驚魂未定地說道:"那是什麼啊?!燭台里面怎麼可能還有那麼多的死人?!!!"

烈西曉淡淡說道:"所以我就說這慕容山莊里面有古怪.之前那個慕容回春是怎麼跟你說的?!"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四十八章:你會死的
下篇:第三百五十章:解藥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