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四十八章:你會死的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四十八章:你會死的

玉真見云落不願意相信她,就開始硬闖,並且一定要組織慕容回春繼續對烈西曉運用功力.

無奈,云落只能用自己身上的內力將玉真公主給震開.玉真公主被云落的內力給震傷了,吐出一口鮮血倒在了地上,但是卻還是堅持要往屋內走去.

而在玉真公主身後,已經有不少侍衛已經受了重傷,紛紛倒地,地上一片片全是鮮紅色的鮮血.

玉真公主皺眉看著云落說道:"不能取出來,不能……"

就在這時,云落突然感覺到身後有什麼力量正在噴湧而出.回頭一看,只見此時慕容回春已經將那條蠱蟲逼到了烈西曉百會穴的位置.此時烈西曉的頭皮之下就可以看見一條鮮紅色的蟲子正在蠕動,只隔著一層皮肉,馬上就可以取出來.

此時烈西曉也猛然睜開了眼睛,伸出手就要弄破自己的皮肉將那條惡心的蟲子那拿出來.

"不要啊!!"就在這時,玉真公主趁著云落失神地檔口,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沖到了烈西曉的身前,伸手死死抱住了烈西曉的胳膊,帶著哭腔淚流滿面地說道:"我求求你,不要取出來,真的不要取出來,否則你會死的!!"

烈西曉冷冷看著玉真不說話,皮肉下的蟲子難耐異常.

玉真公主見烈西曉那不相信的眼神,立刻慌了,拿過了云爾放在地上的佩劍,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說道:"好,你要是真的要取出來也好,反正取出來之後你馬上就會死去,那就讓我們死在一起好了!!"

冰冷的佩劍觸碰到了玉真公主的脖子,玉真只覺得現在自己心里已經絕望了.劍鋒劃破了皮肉,鮮紅的鮮血從玉真的脖子上流下來.

玉真好歹也是一國公主,若是當真就這麼說死就死了,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無法擺脫干系,大烈跟北疆也就注定要打上一場仗.

正在此時,門外傳來了整齊劃一的腳步聲,北疆王帶著手底下的人匆匆趕來,在看見玉真衣襟上的鮮血的時候,神情明顯變得有些緊張,隨機臉色陰沉地看著在場眾人,冷聲說道:"發生何事?!"

眾人都紛紛轉過頭看向了北疆王.烈西曉眼神犀利地看著他說道:"或許此事你應該問問你的妹妹."

北疆王眯著眼睛打量著眼前的烈西曉.此時烈西曉雖然看上去還是十分虛弱,但是卻已經沒了之前那迷茫的樣子,以往的氣場完全恢複如初,眼神清明似乎是想起了一切.

北疆王試探著問道:"你說這話是何意思?!"

"你心中知曉."烈西曉冷冷說道,一邊走到了玉真的面前,伸手輕輕將玉真的手給攤開,佩劍應聲掉在地上.玉真看見烈西曉眉心原本還徘徊著的蟲子消失不見,心里也松了一口氣,整個人就像是一下子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氣一般,癱坐在了地上.

烈西曉忍著身上不適的感覺走到了一邊坐下,對北疆王冷冷說道:"什麼遺忘之毒,還有什麼蠱蟲,都不過是你給玉真公主,唆使她對我用的吧."

北疆王臉色一僵,不過馬上恢複如初,挑眉看著烈西曉說道:"是又如何?!玉真只不過是想留你在身邊,只要你跟她成親,絕對不會有任何別的事情發生."

"你胡說."原本一直站在後面冷眼看著這一切的慕容回春站了出來,指著烈西曉說道:"在他體內的根本就不是一般的蠱蟲.這蠱蟲若是不及時取出來,遲早會危及性命,時間長了,他的身體會越來越虛弱,到最後只能成為藥罐子一個.可若是他現在就取出來了,離了這蟲子他照樣活不成!!"

洛云橫此時才知道烈西曉身體里面的蟲子竟然會如此惡毒,也終于明白為什麼玉真以死相逼不願意讓烈西曉拿出體內的蠱蟲.原來這不僅僅是因為這樣一來玉真就無法控制烈西曉,更是因為如此做的話,烈西曉就必死無疑.

玉真此時已經不知道該以何種面目面對烈西曉了,因此只是低頭沉默著不說話.

她的確是沒有辦法才會去求北疆王.其實她心中很清楚,若是不能跟烈西曉在一起的話,北疆王遲早都是要對烈西曉下殺手的.她又如何能眼睜睜看著烈西曉就這樣去死呢?!

因此她好說歹說,好歹是讓北疆王將當初從慕容家奪來的那些奇藥交給了自己,這樣一來,就算將來烈西曉必定需要不斷用藥材吊著,但是最起碼不會被北疆王馬上處死.

這對于玉真來說,就已經足夠.哪怕只能相伴十年,就算十年以後烈西曉真的死去,自己一一定會跟著去的.只要他可以在自己身邊就好.

洛云橫皺眉看著慕容回春說道:"你早就知道……那你剛才為什麼不停下來?!!!"

要知道,要是方才烈西曉真的將那蟲子拿了出來,那麼現在烈西曉必死無疑了.

慕容回春被洛云橫看的心中一驚,連忙解釋道:"這並非是我本意.我也是看見了那蠱蟲的樣子之後才想起來,這蠱蟲世間少見,原先也是我祖上養著的毒物,並不拿來用于外人身上.只是北疆王他……"

"夠了."洛云橫將烈西曉攙扶著到了床邊坐下,讓烈西曉好好休息一會兒,又吩咐云落在此好好看著烈西曉,隨後就皺眉走到了外間,看了看站在自己左右的慕容回春跟北疆王,冷冷說道:"兩位,借一步說話吧."

慕容回春張了張嘴,但是最終還是什麼話都說不出口.現在洛云橫這意思明顯是已經不信任自己了,此時再多說什麼也根本沒什麼用處.

跟著洛云橫走到了外邊的院子里,洛云橫看了看左右,先對慕容回春說道:"你們其實一早就認識吧."

慕容回春有些諱莫如深的看了洛云橫一眼,淡淡說道:"這是自然,我想我應該跟你說過,我慕容家……"

"夠了."洛云橫擺了擺手說道:"我不想聽你說那些編排出來的東西."

"就是."北疆王雙手背在身後一臉悠閑地看著這兩人,似笑非笑地說道:"你心里有著什麼樣的主意,難不成還以為我們都不知道麼?!若是烈西曉死了,只怕你心中也是慶幸的吧."

慕容回春死死盯著北疆王,兩人的視線相撞,互不相讓.

洛云橫又看向了北疆王,冷冷說道:"不論慕容回春說的是真是假,他只選擇了救與不救,但你卻是害人最深的那一個.我倒是不知道,大烈得罪了你什麼,要讓北疆王用這樣卑劣的手段來對付我們."

明明應該心虛,但是此時北疆王臉上的笑容卻還是從容不迫,對洛云橫輕笑著說道:"你這話就說的有些嚴重了吧.什麼叫做卑劣?!敢問烈西曉坐上這皇位難道手上就沒有沾上一點兒鮮血麼?!自古上位者,總是要用些手段的."

洛云橫冷笑了一聲說道:"看來你的目的果然就是我大烈的疆土."

"這話不錯."北疆王笑得得意:"其實原本這一切計劃都十分順利.我只是沒有想到大烈的皇後竟然如此能干,能夠一路摸到我這兒來."

洛云橫也笑笑不說話,但是眼底卻十分冰冷.

她什麼都可以視而不見,但是唯獨傷害烈西曉的人,她卻絕不會放過.

見洛云橫用這種勢不兩立的眼神看著自己,北疆王不禁微微一笑:"不必如此吧?!我應該也沒有做什麼特別過分的事情,現在烈西曉不也還是好好的麼?!"

"如果北疆王覺得放一條蟲子在腦袋里是一件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我倒是很願意試一試."洛云橫冷眼看著北疆王說道.

北疆王挑了挑眉沒有再說什麼.

"為今之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慕容回春此時臉上的神情有些愧疚,低聲說道:"此事萬一處理不好,將會十分棘手.希望你能再給我一些時間想辦法將他體內的蟲子完好無損地拿出來."

慕容回春的話都已經說到了這份上,洛云橫也不能再步步緊逼了.只是這北疆王宮卻是不能繼續待下去了,誰知道這王宮里面還會有什麼亂七八糟的蟲子之類的東西.

因此洛云橫就對北疆王說道:"事已至此,現在我只想帶西曉靜心養傷.我想,還是不叨擾北疆王了."

"這……此時若是長途跋涉,只怕是不大方便吧?!"

北疆王臉上的表情淡淡的,也不知道是真心想要挽留這兩人,還是有什麼別的預謀.

卻是現在若是帶著烈西曉到處亂走不太合適,但是留在這兒更讓人不放心.慕容回春似乎是看出了羅云很心中的擔憂,于是就開口說道:"不若去我慕容山莊吧,這樣治療也較為方便."

北疆王冷冷看了慕容回春一眼.慕容回春卻只當沒有看見,轉過頭去了.

洛云橫倒是欣然答應了,說道:"如此甚好.事不宜遲,現在就過去吧."

說完這話,洛云橫就想要轉身回去跟烈西曉說一下這件事情,但是一眼就看到云落站在門口,將門給帶上了,而原本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的玉真公主現在卻不見了.

"她進去了?!"洛云橫微微皺眉.

云落看起來倒是不那麼緊張,一攤手說道:"說是要道別,讓她去吧.在父皇失憶的日子里都沒能得手,現在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云落這話說得云淡風輕,聲音不輕不重但是屋子里外的人卻都能聽見.站在屋內的玉真臉上閃過一抹尷尬的情緒,隨後對眼前半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休息的烈西曉輕聲說道:"對不起……"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四十七章:蠱蟲
下篇:第三百四十九章:對不起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