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四十七章:蠱蟲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四十七章:蠱蟲

慕容回春有些驚訝地看著烈西曉,這要是真的動手把它弄出來了,要是順利還好,若是不順利的話,後果可是不堪設想.

此時洛云橫跟云翳的功力都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只有云落睜開眼睛有些嚴肅地看了慕容回春一眼,說道:"怎麼了?!"

慕容回春凝聲為線對云落說出了現在所遇到的最棘手的情況.之所以沒有直接說出來是怕干擾到了洛云橫.畢竟在這些人當中,洛云橫對于烈西曉是最為關心的,要是讓洛云橫知道了這事兒,恐怕到時候她是要說刺激不輕.

這也就罷了,最麻煩的就是萬一到時候洛云橫一不小心沒有控制好自己的內力,不但自己容易走火入魔,可能烈西曉也會被洛云橫的內力所影響.

此時也只有云落看起來是比較冷靜的了.

云落看了這幾人一眼,隨後也皺眉對慕容回春凝聲為線說道:"難道眼下就一點兒辦法都沒有了麼?!"

慕容回春沉思了一會兒,隨後開口說道:"方法是有,但是比較難."

"說."現在云落已經一個字廢話都不願意多說了.

慕容回春于是就告訴云落:"現在這條蠱蟲就在你父皇的體內,但是因為是在頭部,所以我不能毛毛飯取出.我能做的也只有將它逼到百會穴,然後再從百會穴中將它拉出來."

百會穴對于習武之人是至關重要的,萬一不小心損傷了,元氣大傷事小,還很有可能從此功力全無.這樣一來,烈西曉就真的只能成為一個廢人了.

不過若是將這蟲子留在烈西曉的體內,烈西曉也還是只能是廢人一個,並沒有什麼多大的差別.

權衡利弊之下,云落對慕容回春說道:"既然如此,那就下手吧."

慕容回春得到了云落的肯定,十分鄭重地點了點頭.只是這樣做還是有些危險.因為到時候若是不能將蟲子拉出來的話,一不小心將蟲子給放了回去,這蟲子又沒有什麼靈性,在烈西曉的腦子里橫沖直撞就不好了.

慕容回春咬咬牙,還是用盡了自己的全身內力,想辦法將烈西曉體內的蟲子給逼到了頭顱深處.

洛云橫感受到了一股內力襲來,禁不住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卻發現其余三人都還是十分冷靜地在給烈西曉護住心脈.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洛云橫的錯覺,她總覺得此時的慕容回春臉上的表情似乎是比剛才更加凝重了一點,而且云落也微微皺著眉頭.

似乎是有什麼事情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發生,但是此時卻又無法問個清楚.

于是洛云橫就只能繼續閉上眼睛用心護著烈西曉的心脈.反正只要烈西曉沒有事情,要她做什麼都好.

烈西曉此時只覺得自己體內忽冷忽熱,但是這一切的來源都來自于腦袋.他能夠感覺到有一條大蟲子在自己的頭顱里面游走.原本在身體里這樣的感覺還並不明顯,但是一旦所有精神都集中在了腦子上,這感覺就明顯的多了.

很惡心詭異的感覺,差點兒讓烈西曉再度嘔出黑血來.

就在這關鍵時刻,一直守在門邊的云爾卻聽到了門外的動靜.

來的人不少,云爾皺了皺眉,聽著這腳步聲似乎是來勢洶洶的樣子.現在他們還是在北疆的王宮當中,若是北疆王趁火打劫就不好了.

打開門快步走了出去,云爾就看見玉真公主正帶著人走到了寢宮門口,臉上的臉色鐵青,似乎是遇到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昨晚玉真看著烈西曉闖入了洛云橫的寢宮之後就再也沒有出來.原本她都差點兒要放棄了,想著既然如此,要不就成全了烈西曉跟洛云橫算了.于是玉真公主就獨自一個人回到了她自己的寢宮里.

這一晚上她都沒有睡著,睜著眼睛想著心事,想著現在烈西曉在干什麼,是不是還在跟洛云橫云雨之歡.

可是她在寢宮里面卻只能以淚洗面.

她不甘心,為何自己跟洛云橫會有這樣的差別待遇.她不甘心烈西曉就這麼回到了洛云橫的身邊,于是一大清早玉真就帶著自己手底下的人來到了這兒,想要將烈西曉給搶回去.

反正烈西曉體內還有她的蠱蟲,洛云橫這些人不敢不將烈西曉乖乖的交出來.

看見了云爾,眼前這個穿著一身紫衣,面容俊秀的男人,玉真皺了皺眉問道:"你又是誰?!"

云爾上下打量了玉真一會兒,隨後臉上帶著有些不屑的笑容說道:"看來你就是那個玉真公主吧?!長得也不怎麼樣麼,難怪皇上不喜歡你."

對一個女人說她長得難看,這可是致命的.玉真此時又是在氣頭上,見云爾說話還如此不客氣,于是就冷哼了一聲說道:"果然又是洛云橫那個賤人的走狗.讓開,好狗不擋道!!"

云爾雙手抱胸站在門口,擋住了身後的大門,挑眉說道:"我現在就算是不讓又何如?!"

隨著云爾話音的落下,此時屋頂上又落下了不少黑衣人,都是原本跟隨在洛云橫身邊的十大高手.

玉真皺眉看著眼前的這些人,冷冷說道:"你們可以不把烈西曉交出來,但是就連烈西曉的命你們也都打算不管了嗎?!別忘記了現在烈西曉體內還有我的蠱蟲!!"

"我就制動你會說這些."云爾冷冷一笑:"不過這又有什麼關系呢?!反正現在慕容回春就在里面,我們皇上的記憶已經全都恢複了,接下來蠱蟲也馬上就會被取出來,到那時候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可以威脅我們的!!"

云爾此人說話口無遮攔,一下子酒吧屋內的情形全都被暴露了出來.云落在屋內可以聽到屋外發生的一切,在聽到了云爾這話的適合禁不住皺了皺眉頭,心里暗暗罵著云爾這個不知道審時度勢的.

但是無奈,現在他們一個個都還有正經事要干,根本就沒法出去給云爾撐腰.現在只能指望暗宗的那十大高手可以撐一會兒,也希望那個玉真公主不過就是個半吊子郎中,只會點三腳貓功夫罷了.

玉真心中知道她手下的人根本就打不過眼前的這十大高手,于是就對身邊的人說道:"去將王宮里面所有的大內侍衛都該給我叫來!!我就不信了,再高的高手,難不成還能以一當百?!"

云爾微微皺眉,玉真這樣的打法是有些無賴的.但是人家人多,而且現在大烈的人馬都還在城外的空地上駐紮著,一時半會兒還真敢不過來.

于是云爾就皺眉對眼前的玉真說道:"我說你好好地一個公主怎麼就這麼不講理呢?!分明就是你先在人家的身上又是下毒又是放蠱蟲的,一個姑娘家弄這些東西也不嫌惡心.現在你可是把我們皇上給惡心壞了,現在我們要取出蠱蟲,你還來搗亂?!!!"

"蠱蟲不能取出來!!"玉真此時臉上的表情十分著急,惡狠狠對云爾說道:"我現在沒有時間跟你解釋那麼多,總之你馬上給我讓開!!否則咱們就玉石俱焚!!"

云爾皺眉:"好一個不講道理的潑婦!!"

玉真一聲令下,手下的那些人就立刻跟云爾身邊的十大高手纏斗了起來.那些高手們雖然能夠在很快的時間內就將這些人全部都打敗,但是玉真幾乎是將整個北疆王宮的大內高手都給聚集了起來,一個被打敗了另一個再上,這些高手也是打得有些吃力.

云爾眯著眼睛看著眼前的情況,卻見就在這些人都纏斗著無法分身的時候,玉真甩著鞭子就沖著自己來了.

云爾連忙抽出自己手中的佩劍迎上,兩個人就在房門口打了起來.

玉真一鞭子將一旁的窗戶給打破了,剛好就看見了屋中的那一幕.只見烈西曉此時身上滿是吐出來的黑血,臉色蒼白,頭頂冒煙,而他身邊的四個人將他團團圍住.

此時烈西曉似乎是已經到了極限,整個人都微微顫抖者,而且雙目也突然睜開,變得通紅.

"不要!!"玉真幾乎是撕心裂肺地叫了一句,馬上就要從窗戶里沖進去阻攔那些人.

云落抬眼有些不耐煩地看了玉真一眼,對身邊的慕容回春說道:"好需要多久?!"

"快了."慕容回春說道:"你可以先去應付,這邊讓云爾來也行."

聽了這話,云落立刻就撤回了自己的手掌,隨後飛身到了云爾的身邊,抬起腳一腳將云爾給踹到了烈西曉的身邊,冷聲說道:"護住心脈."

云爾這才反映了過來,連忙伸手運功護住了烈西曉的心脈.而云落則是落在了玉真公主的面前.

玉真公主打量著眼前的這個小孩兒.她早就聽說過云落的大名,但是卻沒想到現在擋在自己面前的居然就會是這麼一個小孩兒.

玉真已經顧不上那麼多,揮鞭子就跟云落纏斗了起來,似乎是死也要沖進去將烈西曉帶走一樣.

云落只用一只手就將玉真手中的鞭子給奪了過來,冷聲說道:"玉真公主,你好歹也是一國公主,這樣做又是何必?!"

玉真急得不行,對云落說道:"他體內的蠱蟲不能取出來,否則他一定會死的!!"

云落將信將疑地看著玉真,似乎是不大相信玉真說的這些話.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四十六章:柔情萬分
下篇:第三百四十八章:你會死的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