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四十六章:柔情萬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四十六章:柔情萬分

第二天一大早,洛云橫就醒了過來.並非她不想多休息,只是一來因為心情激動睡不著,二來因為身上酸痛,也根本就睡不安穩.

轉頭看向身邊的人,此時烈西曉還沉沉睡著,眉頭沒有皺起,看起來還有些無辜.想到昨晚發生的種種,洛云橫微微一笑,將頭靠在了烈西曉的肩膀上,滿心都是滿足.

果然,即便腦子沒有了屬于自己的記憶,但是身體卻也不會背叛自己,這就足以說明烈西曉對自己的感情是深刻到了骨子里.

感覺到了胸口的壓力,烈西曉也漸漸醒了過來.陽光有些刺眼,他閉了閉眼睛以後才看清眼前的景象,眼前赫然出現了洛云橫的後腦勺.

再看眼前的場景,分明就是在一張床上.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

烈西曉努力回想著昨天發生的種種,腦袋還是很痛,但是他卻沒有像之前那樣放棄,而是堅持回想.

一幕幕的場景從腦海當中閃過,昨天晚上他被玉真下了藥,然後玉真想要跟他……但是他卻突然闖進了洛云橫的寢宮,很洛云橫發生了這一切.

並且在跟洛云橫做那事的時候,往事也一幕幕在心頭湧現.她想起了一切!!

再大烈的皇宮中被莫名其妙下了藥,然後莫名其妙來到北疆,被玉真一見傾心……以後的一切,都串聯了起來.

再看眼前的洛云橫,他心中突然產生了一種巨大的失而複得的喜悅感.

感覺到烈西曉胸前起伏,洛云橫抬頭看向了烈西曉,只見烈西曉也正看著她,眼中的深情一如既往,跟以前一模一樣.

洛云橫有些失神地伸手摸上了烈西曉的臉龐,低聲說道:"你……還記得我嗎?!"

烈西曉並沒有回答洛云橫的問題,而是抓住了洛云橫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前,臉上帶著微微的笑容,似乎是如釋重負一般說道:"還好,還好我沒有做任何傷害你的事情."

如今玉真還只是想要自己跟她成婚.但是如果她一直被玉真控制著,將來若是玉真要他親自動手殺了洛云橫,難道他也要照做不誤麼?!他不敢想象,如果當真如此,他應該會後悔終身吧.

"你真的想起來了!!"洛云橫此時臉上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她十分高興地坐了起來,但是卻又被烈西曉按了回去,只聽烈西曉在自己的耳邊低聲說道:"難道你還想再來一次?!我記得昨天晚上已經很過分了."

的確,似乎是被壓抑了太久,昨晚烈西曉地表現不同于以往,變得有些狂野.現在洛云橫身上的痕跡還有下身隱隱作痛的感覺還在提醒著洛云橫昨晚的慘烈.

洛云橫有些不好意思地錘了烈西曉一下,這種事情說出口總是讓人感覺不好意思的.

烈西曉笑著看了洛云橫一會兒.兩人已經太久沒有好好看看彼此了,還有很多話想要說,但是現在卻並沒有太多的時間.

就在這時,云落的聲音在門外響起:"父皇,皇娘,慕容來了."

聲音不大,但是卻足以讓洛云橫有些激動地跳起來.烈西曉一邊給洛云橫披上外衣,一邊冷著臉說道:"慕容是誰?!"

他之前似乎也有從洛云橫的口中聽到過這兩個字,聽起來這個慕容什麼的來了,洛云橫似乎是很開心的樣子.

洛云橫笑著看了烈西曉一眼,對他十分認真地說道:"慕容回春來了,咱們就不怕那個玉真公主了,她還有什麼髒水爛蟲子的,盡管讓她來就是了!!"

等到兩個人穿戴完畢出門的時候,就看見院子里站著一大一小兩個人.

云落一身白衣站在一旁,有些探究地看著眼前的人.而院子中間背手站立的人,正是穿著一身藍色長衫的慕容回春.

這段時間以來慕容回春又是處理千戶苗寨的事情,忙著給袁諾調理身子,又是忙著研制可以解開忘優酒當中遺忘之毒的解藥,忙得人也有些憔悴了.

不過看見洛云橫該活蹦亂跳的,慕容回春心中多少還是松了一口氣,不過他的眼神立刻就被站在洛云橫身後的高大男人吸引過去了.

這個男人看起來有些嚴肅,五官十分俊美,氣質儒雅尊貴,但是卻還帶著一些隱隱的霸氣.明明現在身上只是披著一件外衣,但是他一站在那里,就讓人覺得不能忽視.:

"多日不見,別來無恙."慕容回春含笑對洛云橫說道.

洛云橫也對慕容回春笑了笑,隨後就對慕容回春說道:"快進來吧."

幾人進門,進門以後洛云橫迅速將門給鎖住了,隨後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對慕容回春有些嚴肅地說道:"如今我也是走投無路,只能找你了."

慕容回春點了點頭,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小瓶子放在了洛云橫的面前,說道:"這是我這段時間研制出來的解藥,也不知是否有用,畢竟忘優酒的遺忘之毒知道的人只有煉毒人一個."

洛云橫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有些遺憾:"只是現在這解藥似乎是用不著了.西曉已經想起了一切."

慕容回春微微皺眉:"怎麼可能……中了遺忘之毒的人,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想起往事的.你是如何讓他想起一切的?!"

烈西曉聽了這話,不咸不淡地看了洛云橫一眼.洛云橫也覺得這事兒不太好說,于是就有些模糊地說道:"也沒什麼……就是突然想起來了.但是現在還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他現在體內還有蠱蟲!!之前西曉幾次想要想起往事,似乎都被這蠱蟲給壓制住了,而且還回頭痛欲裂."

"什麼?!!!"慕容回春原本有些淡淡的表情突然間變得有些大驚失色.它伸手抓住了烈西曉的手腕子仔細把脈,發現烈西曉的脈象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十分平和,但是卻暗藏著一些什麼東西……使得烈西曉的脈搏跳動比平時更有力.

"能運功嗎?!"慕容回春對烈西曉問道.

烈西曉搖搖頭淡淡說道:"不可以,一旦運功,也會疼痛異常.並且現在我的功力還沒有完全恢複."

"著倒是個棘手的問題."慕容回春皺眉說道:"我需要看看他體內到底還有什麼東西.既然他不能運功,那就只能靠三元輝頂.需要三個武功高強的人幫我打通他身上所有筋脈.現在他身上散功散的毒已經解開了,估計功力遲遲不能恢複也跟這蠱蟲有些關系."

云落看了看左右,現在武功高強的三個人可不好找……自己很皇娘算兩個,但是慕容回春的功力卻只是一般,若是此時云翳在的話就好了.

就在云落想到了這一點的時候,房頂卻又傳來了一些動靜.幾個人抬頭往上看去,只見出現在眼前的正是云翳跟云爾的臉.

洛云橫有些驚喜地看著兩人:"你們怎麼來了?!"

她之前明明就是讓這兩個人在千戶苗寨保護著袁諾的.

云翳根云爾兩個人從上面跳下來,對洛云橫說道:"我們原先也想等等,但是現在卻等不住了.知道慕容公子要來,我們就擅自作主跟了過來,只希望您不要怪罪就好."

洛云橫此時高興都來不及,哪兒還會怪罪,于是就對兩人說道:"你們開得正好.尊重,你功力比云爾深厚,過來幫個忙,我們需要打通西曉身上的脈絡."

云翳跟云爾都深深地看了烈西曉一眼.之前洛云橫飛鴿傳書給慕容回春說烈西曉忘記了之前所有的事情,讓幾個人都緊張了一把,不過現在看起來似乎是完全好了.

既然已經想起了往事,那還需要干什麼?!

似乎是看出了云翳跟云爾兩個人心中的疑問,洛云橫低聲說道:"現在我也沒時間跟你們解釋太多,總之云翳你趕緊就是."

既然是洛云橫說的話,他們哪里有理由不聽?!于是云翳就放下了手中的配件來到了烈西曉的身後,而云落則是到了烈西曉的右邊,洛云橫在烈西曉的左邊盤腿坐下.慕容回春正面坐在烈西曉身前,兩只手分別抓著烈西曉的兩個手腕,以此來看烈西曉體內的那個東西.

烈西曉閉上了眼睛.周圍四個人都開始運功,云爾在一旁護法.三股不同的功力彙入了烈西曉的身體,引得烈西曉一時有些不適應地皺起了眉頭.

云爾也看得心驚.烈西曉的頭頂已經開始冒出了一縷縷的白煙,云爾心中明白,這代表著烈西曉體內的毒物已經過多,因此才會有這樣的反應.

慕容回春認真總自己的內力在烈西曉的體內游走.偶爾有幾處走不通的,會讓洛云橫等人幫忙打通.每打通一個地方,烈西曉就會嘔出一口黑血,一看就是體內的毒素被迫排出了.

慕容回春皺眉,烈西曉現在這樣子要是再耽擱下去,必然最後回虛弱而死.那個什麼玉真公主還真是愛烈西曉愛瘋了不成.

現在慕容回春已經將烈西曉的身子都打通了,而烈西曉此時身上雪白的里衣也全部染成了黑紅色.烈西曉此時的臉色蒼白,冷汗直冒,但是卻也還是咬牙強撐著,這不禁胖慕容回春從心里佩服.這才是一個真正的強者所會有的樣子.

現在只剩下頭部了.與身體不同,打通頭部需要耗費更多內力,也更加要求慕容回春要小心翼翼,否則一不小心觸碰到了什麼地方,就會再次損害烈西曉的身體.

烈西曉此時有些虛弱地睜開了眼睛,深邃的眼眸依舊清明,只聽烈醫院低聲對眼前的慕容回春說道:"我感覺到了……在這里,腦袋里,把它弄出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四十五章:我不會讓任何人搶走你
下篇:第三百四十七章:蠱蟲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