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三十五章:大烈沒有皇子還有太子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三十五章:大烈沒有皇子還有太子

不就是讓烈西曉失憶了麼?!可是就算是失憶了,烈西曉也還是烈西曉,仍舊是大烈國的皇帝!!她倒是想要看看,等到大烈國的皇後親自駕到的時候,這個玉真公主還能相處什麼新花樣來.

盡管走著瞧就是了.

慕容回春有些愣神地看著洛云橫離開的身影.光是看這背影就知道洛云橫接下來一定會有所動作.不得不說,這次北疆的這個長公主,說不定還真是捅了簍子了……

林放跟莫統領這段時日十分頭疼,因為云落跟洛云橫都一直遲遲不回來,甚至連一封書信都沒有,可是眼下平西王的動作卻是越來越明顯了.

林法規穿著龍袍別別扭扭的坐在桌邊,一邊十分豪邁地將酒壺拿起來給自己倒酒喝,一邊對眼前的莫統領說道:"昨晚平西王那邊的人又傳回來一些消息,現在平西王的十萬兵馬已經悄悄地聚集在了皇城外."

莫統領面無表情背著手站著.他們安排那些人回去的時候跟平西王說已將將烈西曉傷成重傷,因此這段時日林放一直都在床上躺著,也不過問朝政.

平西王原先倒是還小心翼翼,不過看皇宮里面遲遲沒有動靜,那些要抓刺客的人也並沒有抓到什麼東西,因此就放心了下來,現在也開始加大了動作.

莫統領沉默了良久了以後,說道:"不論如何現在我們的人也抓緊准備著,若是實在不行,那就只能先斬後奏了."

林放聳了聳肩,反正他只負責執行莫統領所說的話就好了.

而此時云落則是正帶著人在回到大烈皇宮的路上.

大烈皇宮外圍是群山,易守難攻.云落帶著小股部隊的人馬先行到了皇宮外圍的山腳下,准備著連夜上山回到皇宮.

只是這才剛剛在山腳下停下來,云落就看見了不遠處的半山腰上有星星點點的火光.

這火光並不明顯,但是卻分布得十分均勻,云落一看就皺起了眉頭.

這一路上云落雖然不曾真正親近士兵,但是卻也從一些老兵的嘴里了解到一些事情.若是可以在這山上用這樣的方法弄出這麼個規律的火光,十有八九那就是軍隊在此處紮營,只不過是比較低調罷了.

此時云落身後的將士們也已經注意到了這個問題.其中一個將領有些擔憂地上千對云落說道:"這該如何是好?!"

云落眯著眼睛看著眼前的景象,沉聲說道:"什麼人的軍隊敢隱藏在此處?!派人上去看看."

將領馬上就讓手下一個輕功不錯的人前去查探這軍隊到底是哪兒來的,又為何會在此處落腳.沒一會兒那士兵就白著臉色回來了.

云落有些不悅地看了他一眼說道:"什麼事情驚慌成這樣."

"不,不是啊太子殿下."那士兵皺著眉頭在云落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云落的臉色在聽到了這些話語之後就變得十分難看,有些不悅地問道:"你說什麼?!平西王封地的兵馬?!"

"回稟太子殿下.根據這些人身上穿的號衣來看,的確是平西王手底下的人馬沒錯."那士兵此時也冷靜了下來,說道:"這里只是後山,沒有點起篝火的或者是前面或許還有,粗略估計能有個五六萬."

"五六萬的兵馬駐紮在皇城外的山上?!"云落冷笑了一聲說道:"我看這個平西王是活的不耐煩了不成?!"

周圍的那些人也都紛紛意識到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誰都知道皇宮就在皇城里面,五六萬也還只是估計,要真輪真格的,估計得有個八九萬,將整個皇城的四個城門給堵住那還真是輕而易舉.

"他這是想要甕中捉鱉."云落冷冷一笑.

身後的將領輕聲在云落耳邊說道:"其實這幾萬人馬也不足懼,皇城當中您訓練好的那五萬精兵現在都還藏著沒用過呢,再加上從周邊可以調來的人馬,前後夾擊的話,平西王定然不是殿下的對手."

的確.云落跟烈西曉一樣喜歡防患于未然,因此早早就讓人調來暗宗里面的高手訓練人馬了,只是一直都是在地宮里面訓練,因此沒人知道.

現在想來,也是時候派上用場了.

"只是……"那將領還有些為難地說奧:"若是現在就調集人馬來捉拿平西王手下的人,容易落人口舌頭,畢竟師出無名啊,而且平西王還是有著赫赫戰功的人."

對于這一點,云落倒是認同的.

"無妨,我們先繞開他.既然現在他的人馬已經准備好了,那麼行動也不過就是這兩天的事情,到時候好好收拾他也不遲."

云落一聲令下,這些高手們就紛紛找了一條隱蔽的小路,從這些駐紮的人馬當中穿過去,前往皇城.

果不其然,現在的皇城是一點兒消息都沒有,一個個都還睡得香甜.

云落連夜趕去了皇宮,將此時正在皇宮里面安心睡大覺的林放給嚇了一跳.

林放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云落,怎麼感覺自己的師父才不過幾天沒見,就又變高了呢……

云落冷眼瞥了幾眼林放身上的龍袍,用一種十分嫌棄的語氣說道:"呵……還真是穿龍袍不像太子."

林放有些無奈地看了云落一眼.這已經是他第二次被人如此說了.

不過想來倒是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自己也根本就沒有這個命,假裝罷了.

林放看到云落,倒是也清醒了,私下里看看無人,于是就對云落說道:"太子師父,你可算回來了!!"

云落此時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似乎是對太子師父這個稱呼不太滿意.

接收到云落這不怎麼高興地眼神,林放有些無辜地眨眨眼.

"知道平西王的人馬所在了麼?!"云落冷冷問道.此時他心里已經打好了主意,若是林放說不知道,那就讓林放好好回家休息一段時間,閉門思過.

不過還好林放的回答並沒有那麼不靠譜,他對云落說道:"這件事……其實我們都已經有耳聞的了,而且莫統領也已經准備調動周邊人馬."

云落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走到了桌邊坐下:"如此就好,先不要聲張,我倒是想要看看這個平西王到底想要干什麼."

"是."林放規規矩矩行了個禮,隨後又抬頭有些不解地問道:"可是,太子殿下……皇後娘娘呢?!"

云落想起自家娘親,也不由得歎了口氣,"我此次回來正是為了這件事,明日就昭告天下,就說我大烈的皇後要親自出使北疆.人馬我會一並帶過去."

洛云橫走後,云落左思右想,還是放心不下讓自己的娘親一個人在北疆呆著.雖說她皇後的名號是真的,可是難免不會被人暗算.

林放也看出了一些云落此時的想法,于是就試探著問道:"那平西王那邊……估計這兩天就要動手了,要一網打盡麼?!"

"盡管讓他來.你們該怎麼樣還是怎麼樣,我回來的事情也不要聲張."云落說著,冷冷一笑:"我倒是想要親自會會這個平西王."

早在內庫的時候,云落就已經見過平西王跟風清云長老的書信,信中的野心昭然若揭.若是當做沒看到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云落將內庫的事情安排妥當之後,就回到了大烈,一來是為了調動人馬去北疆,也好將烈西曉救出來,二來也是想要在此之前,把平西王這個毒瘤給去除了.

既然云落已經回來了,那麼林放也就沒必要再在宮里偽裝了.他跟云落行禮之後就換下衣服離開皇宮,恰好在宮門口碰見了莫統領.

莫統領皺眉看著他:"不是說讓你在寢宮好好呆著麼?!"

林放微微一笑,說道:"既然太子殿下都已經回來了,那我也就沒必要再在這兒呆著了嘛,我那些水軍已經許久沒有看見過我了,我得去看看他們."

莫統領聽了林放的話,也覺得松了一口氣.云落年紀雖然小,但是心眼多,這朝中上下估摸著也沒幾個人能斗得過他了.而且他還是名正言順的太子,這樣多少可以鎮住一些在心里想著大逆不道事情的臣子們.

"不過太子殿下說了,不要聲張.我估摸著太子殿下是想要打平西王一個措手不及."林放說這話的時候,眼神之中充滿崇拜,一邊念叨著一邊往莫統領身邊走過:"不愧是我林放的師父啊……"

莫統領無奈地搖了搖頭,走向了皇帝寢宮.

云落此時正在寢宮里面看皇城周邊的地圖.平西王的幾萬人馬就在皇城的正前方,而皇城後方他似乎是沒有考慮過.也對,現在在平西王看來,拿下皇城逼宮可不就是簡簡單單的事情,何須如此大費周章.

就在云落研究地圖的時候,莫統領來到了寢宮,給云落下跪行禮.

云落抬頭看了他一眼,淡淡說道:"起來吧,你來得正好,我有件事要交代你去做."

"何事?!"莫統領有些不解地問道.

"地宮里面的五萬人馬尚未動過吧?!"云落說道.

莫統領搖了搖頭.若是不到萬不得已的地步,他也是不會動地宮里面那些人馬的,畢竟這可是烈西曉跟云落心頭最看重的隊伍.

云落滿意地點了點頭:"皇城南邊那些守軍,調個兩萬回來在皇城當中做做樣子.至于地宮里面那五萬人馬,我要你跟林放兩人帶著這五萬人從皇城後繞到平西王所在部後方,吃掉他們!!"

莫統領有些意外地看著云落:"可是若是借調兩萬人馬之後,再加上這五萬,完全可以將平西王一網打盡."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三十四章:中毒了
下篇:第三百三十六章:虎父無犬子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