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二十八章:長相思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二十八章:長相思

洛云橫跟烈西曉在一起這麼久,為了這些事情還吵得如此不可開交,非要讓烈西曉二選一,平日里實在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烈西曉深深地看了洛云橫一眼,隨後說道:"我有些累了,要休息,你要一起麼?!"

洛云橫一愣,不過下一秒鍾就被烈西曉攬進了懷中,隨後穩穩地落在了密室中央.

洛云橫看著眼前熟悉的地方,忍不住皺眉對烈西曉說道:"你帶我到這里干什麼,難不成是想要讓我原路返回不成?!"

烈西曉聽了這話,深深地咽了口氣低聲說道:"我知道我不能控制你如何.但是現在我有我的理由,回頭你自然會知道."

烈西曉說著,將洛云橫橫抱起來放在了大床上,並且提洛云橫蓋好了被子,低聲在洛云橫耳邊說道:"你累了,休息一會兒吧."

烈西曉此時的聲音十分魅惑,聽著就讓人覺得心中十分舒適.但是此時洛云橫卻還是在心中對那個玉真公主的要求念念不忘,于是就拉著烈西曉得袖子說道:"我不管你如何,總之我不會放你走的."

烈西曉回過頭,對上了洛云橫堅定地眼神.

洛云橫雖然看起來還是十分鎮定,但是心中卻早已經是有些慌張的了.若是烈西曉真的跟那個什麼公主發生了一丁半點的關系,洛云橫可不能保證自己會不會一怒之下一把花將整個北疆的皇宮都給燒了.

她洛云橫的男人,豈是隨便哪個女人都可以動的?!

烈西曉無奈地看著洛云橫,最終還是無奈地說道:"睡吧,我就在你身邊."

洛云橫懷疑地看著他:"等會兒那個什麼公主下來看你怎麼辦?!"

"那就讓她來."烈西曉淡淡說道:"反正你是我大烈的皇後,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我跟你在一起也是理所當然."

明明不是什麼動人的情話,語氣也沒有剛剛烈西曉對玉真公主說話時候那麼溫柔,不過洛云橫還是禁不住覺得心中感慨不已.果然,烈西曉心中還是在意自己的,並且將自己放在第一位.

的確,兩人之間不管有著什麼樣的問題,信任才是最重要的.洛云橫抓著烈西曉得袖子,只覺得這段時間以來總算是難得放松了下來,于是馬上就沉沉睡去.

烈西曉的目光則是落在了洛云橫腰間的那兩塊玉佩上.

不知從何時開始,洛云橫開始變得不那麼強勢,而是依附于自己.甚至在自己小時的這段時間,都從未改變過這一點.

烈西曉雖然一直被軟禁在北疆的皇宮內,甚至一開始可以說得上是囚禁.但是還是時不時可以從氣急敗壞地北疆王嘴里聽到一些關于洛云橫的事情.

這些事情,足以讓烈西曉從心里深深地感受到洛云橫此時此刻對自己的在乎.

彎下身子,烈西曉細細親吻著洛云橫的眉頭.洛云橫在睡夢中只覺得自己此時正睡在一片花海當中,而烈西曉就在自己的身邊,親吻著自己的面龐,一如既往.

只是這溫馨的兩人,並沒有注意到早就已經站在出口的陰影里,冷眼旁觀站著的某個女人.

一身鵝黃色的衣服即便是再怎麼明亮,在黑暗之中也只能被掩蓋住.

原來這就是洛云橫,是大烈的皇後,能讓烈西曉如此魂牽夢縈,怎麼都不肯放棄的女人.

就是讓自己的皇兄僅僅是見過了一面之後,就贊不絕口,甚至是遺憾于並沒有活捉到手的人.

也就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洛云橫在密室當中真的就安安穩穩地睡了一晚上,因為這一晚烈西曉果真如他所說一直都留在自己身邊.

清晨醒過來的時候,天才剛蒙蒙亮,洛云橫一轉身就看到烈西曉正躺在自己身邊,而自己枕著他的肩膀,就跟往常一模一樣.

洛云橫微微一笑,伸手戳了戳烈西曉得下巴.烈西曉很快就轉醒了,睜開眼睛有些不解地看著洛云橫.那帶著一些茫然的眼神是洛云橫所熟悉的.這不是一場夢,眼前的人果然就是烈西曉.

"你醒了."烈西曉此時也感覺仿佛回到了以前,對洛云橫笑了笑,想要伸手將洛云橫攬過來,不過卻像是想到了什麼似得又收回了手,換成了一種十分嚴肅的神色對洛云橫說道:"既然醒了,就快走了,此地不宜久留."

洛云橫聽了烈西曉這話,不高興了,皺眉說道:"為何你能在此留著而我不能?!難不成你當真打算跟那個公主假戲真做不成?!"

烈西曉皺眉不說話,不過從他眼神當中一閃而過的那一絲為難當中,洛云橫可以看出來,這應當並不是烈西曉得本意.

也罷,洛云橫知道烈西曉的性子,並沒有比自己好說話多少,于是就翻身從床上起來,頭也不回地朝著原來來的地方走去了.

烈西曉看著洛云橫的背影漸行漸遠,心中落寞,幾次想要將眼前這個人給喚回來,但卻還是沒有出聲.

與此同時,在千戶苗寨里面焦急等待著洛云橫的那些人已經快要瘋魔了,一整晚都坐立不安地守著那個洞,但是卻沒有一點兒洛云橫的信息.

慕容回春剛剛休息好就聽說洛云橫跳進了地洞再也沒有進來,當下就有些慌了.

好在胡媚仙還沒有被放走,于是青龍白虎就讓人將胡媚仙給帶了進來,問她這地洞是從何而來的.

胡媚仙用手上的蔻丹輕輕敲著自己的下巴,眉頭微皺說道:"我並沒有聽說過這兒還有個地洞啊.你們是如何發現的?!有人下去了?!"

這種事情還是沒什麼必要讓胡媚仙全部知道,于是云翳就冷冷說道:"只問你這地洞的來曆,別的你不用多管."

胡媚仙對著云翳嫵媚一笑:"別這麼正經麼.說不定我還能給你們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呢,要是被你這麼一嚇唬,我就不說了可怎麼辦?!"

一直冷著臉站在胡媚仙身後的慕容回春冷冷說道:"你若是不想說也可以,不知道你願不願意看到自己一輩子都大著肚子的樣子?!"

像胡媚仙這樣的女人,是不會想要成婚生子的,因此這種江湖上飄蕩的風騷女子最怕的就是有一日自己變丑了.那樣一來,就再也沒法風流天下了,因此她在聽到了慕容回春的話以後,就十分警惕地看著慕容回春,眼中帶著一抹殺氣.

"別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慕容回春冷冷說道:"現在你也不過就是一個沒有武功的普通女子一個,你大概將來還想著可以混個好婆家吧?!你想想,若是你……"

"夠了,你這個不懂得憐香惜玉的男人!!"胡媚仙瞪著慕容回春.

慕容回春微微一笑:"憐香惜玉也要對人,你是從哪兒感覺出自己是塊玉的?!充其量不過就是塊石頭罷了."

云翳跟云爾有些意外地看著慕容回春,他們還是頭一次知道慕容回春還會這樣跟人耍嘴皮子的.

再看胡媚仙,早就已經被慕容回春氣得不輕了,權衡利弊之下,只能妥協說道:"我的確是不知道這地洞是用來干什麼的,不過在此之前,這水牢里面像是關過另一個人.當主人告訴我這個水牢的存在的時候,里面的人就似乎已經被轉移了,我查不到任何蛛絲馬跡.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

"那時候,你已經對袁諾下手了?!"慕容回春追問道.

"沒有."胡媚仙現在在慕容回春面前配合得很干脆.

幾人面面相覷,總算是沒有之前那種茫茫然的感覺了.現在看來,這個水牢里之前關著的那個人,的確很有可能是烈西曉.只是烈西曉不是應該被北疆王給抓走了麼?!為何會被關在這里.

似乎是看出了大家心中的疑惑,青龍對眾人說道:"其實北疆跟我千戶苗寨,只是隔了一座山的距離.若是這地洞真的挖的夠深夠遠,那麼通向北疆是很有可能的."

"就是斷崖後面的那座山?!"云翳跟云爾問道.

"的確."青龍點頭.看來這次的事情,歸根究底還是回到了北疆的身上.只是不知道這新上任的北疆王到底有著什麼樣的目的.

眾人還沒有商量好下一步到底要怎麼辦,就看見慕容回春突然皺著眉頭轉身就走,出了水牢之後就施展輕功朝著北疆的地方飛去.

"誒!!"云爾有些著急地蹦跶起來:"這傻子這是要去做什麼?!送死不成?!"

云翳看了看遠去的慕容回春,輕輕拍了拍云爾的肩膀說道:"我看不一定,他之前不也是北疆的百姓麼?!既然能一個人在北疆生活了那麼久,那麼現在回去,應該他自己心里也是有分寸的."

眾人都有些憂心的看著慕容回春消失在遠處.其實從這段時間的相處下來,他們都可以看得出慕容回春這個人其實是深藏不露的,平常人根本就看不出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麼東西.

現在慕容回春就這麼趕去,一定也有他自己的想法,只希望到時候他能將洛云橫帶回來就最好,帶不回來也能全身而退.

只是這一次,那些人的確是將慕容回春給想得複雜了一些.因為慕容回春並沒有一點兒想要試探的想法,他直接就來到了北疆王的宮殿當中.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二十七章:烈西曉再現
下篇:第三百二十九章:為你屠盡天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