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二十六章:玉真是何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二十六章:玉真是何人

這聲音是從頭頂上傳來的,雖然不算很響但是十分清晰,按照這聲音的大小跟頻率,洛云橫猜想這應該是有人在上頭走路的腳步聲.

雖然已經知道上面一定有人,但是走了這麼久也不知道是不是還在千戶苗寨的地盤.這地道既然不是袁諾挖的,那就一定是胡媚仙那些人挖的,也不知道到底是通向哪里,要是就這麼用內力沖開走了上去,萬一剛好誤打誤撞進了人家的老巢,那可就是送死了.

于是洛云橫就只能繼續認命地往前走.只是她越是往前就走發現,這樣的腳步身就越多,而且還是好幾個人排成一排那樣走過去的,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人這樣走過去,十分有規律.

洛云橫好歹也是大烈的皇後,對皇宮里面的規矩還是有些了解的.這腳步聲聽起來實在是像足了那皇宮里面的宮女走來走去的聲音.

"難不成……走了這麼久還是在苗王的宮殿里?!"洛云橫皺著眉頭自言自語了一句.

就在這時,洛云橫就發現前頭有一絲隱隱的亮光.

對于一個在黑暗中行走了太長時間的人來說,這樣的亮光無疑能讓人看到希望.洛云橫便馬上快步走了過去.

前面隱隱已經可以聽到一些說話的聲音,但是還是有些模糊.洛云橫一邊豎著耳朵聽著,一邊覺得有些詫異……因為這說話聲聽起來有些熟悉,但是她卻又想不起來到底是誰的聲音.

洛云橫一邊往前走,一邊就放輕了腳步.現在還不知道對方是敵是友,還是不要太過于聲張,先觀察以後再說比較好.

此時洛云橫已經走到了地洞的盡頭.只是讓洛云橫有些不解的是,這地洞下面分明就是一個密室.怎麼會有人將密室建造在這樣的敵方,並且可以跟千戶苗寨宮殿里面的水牢相連接.

洛云橫有些好奇地走過去看了看,發現這密室雖然是在地底下,但是建造的還不錯.

眼前是一個巨大的屏風,用金銀絲線繡成了龍鳳呈祥的圖案.雖然這樣的圖案在洛云橫看來並不怎麼好看.

往屏風後面看去,洛云橫忍不住嘖嘖稱奇.這是什麼樣的奇葩才會將這麼一個密室設計成這個樣子.

屏風後面是一張巨大的白玉床,上頭放著蠶絲棉被以及軟枕,看起來十分舒適.可是這樣的一張床又怎麼會在密室里面出現,難不成還有什麼達官貴人有這樣的癖好?!

白玉床邊上是書桌.洛云橫雖然不精通,但是這些日子里面還是了解了一些名家字畫的,這上頭放著的筆墨紙硯還有名人字畫無一不是珍品.莫非當真是皇帝住到了這下頭來了?!

洛云橫想著,不禁有些好奇,她現在到底是走到了哪里?!

洛云橫一邊出神想著,一邊打量著眼前的這個密室.突然,掛在牆上的一幅字吸引走了洛云橫的目光.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事當以同懷視之?!"洛云橫一字一句地將這幅字上面的內容給讀了出來,而且還注意到了作品下方的三個小字--贈玉真.

洛云橫皺著眉頭打量著這幅字,為什麼這字跡怎麼看都覺得十分熟悉呢……

湊過去聞了聞,洛云橫又發現了,這幅字應該是寫好了沒多久的,因為上頭還是一股子新墨的味道.

得一知己足矣?!還有下面玉真這個名字,怎麼看都應該是個女人的名字吧.難不成就是這個作者的心上人不成?!

這麼看來,這個男人應該是對這個名為玉真的女人十分看重啊,竟然將自己的心跡表露無遺.

這年頭,這樣願意大方承認自己心上人的男人可是不多了.

洛云橫不禁想起了烈西曉,想起烈西曉曾經要將皇後宮門口的牌匾給換下來,自己親自題字,以此來向眾人彰顯洛云橫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等等!!

洛云橫猛然想到了一些東西,目光有些震驚地看著眼前的這幅字.難怪她總是覺得眼前的這個字跡熟悉,這字跡分明就是烈西曉得字跡!!

可是這個玉真又是誰?!

正當洛云橫覺得有些不解的時候,頭頂又傳來了一陣腳步聲.不過這一次的腳步聲跟之前那些個宮女的腳步聲不同,顯得比較悠閑緩慢,聽聲音應該是一男一女在這兒走,而且還靠的很近.

洛云橫皺眉,總覺得這走路的步伐,這腳步聲也十分熟悉……

現在洛云橫只覺得這周遭的一切似乎都跟烈西曉有著脫不開的關系.

鬼使神差的,洛云橫跟隨著頭頂的步伐緩緩走著,每走一步就覺得腦袋嗡嗡響,因為她已經可以隱約聽到烈西曉得聲音了!!

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出口,是在頭頂這兩個人的前方.洛云橫猶豫了一下,不過還是馬上就快步走上了台階,朝著出口的地方走去.

眼前是一片綠色的樹蔭,剛剛好將自己跟前面的人隔開.洛云橫站在樹蔭後面,可以清楚的看到眼前的人,但是眼前的人若是不仔細看卻不能看見洛云橫.

然而洛云橫只是看了一眼,就瞪大了眼睛,神情很是吃驚.

因為洛云橫清楚地看到,此時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烈西曉,以及一個身穿著鵝黃色精致長裙,生得十分豔麗的一個女人.

此時烈西曉正在對這個女人說話,語氣是以往對洛云橫才會有的語氣:"往後晚上就不要出去了,你傷寒尚未痊愈,容易複發."

若不是這個人長了一張跟烈西曉一樣的臉,洛云橫差點兒就以為這兩個人是夫妻了.

仔細看去,現在烈西曉正攙扶著這個女人,一手放在她的腰間,一手拉著她的手腕,說不出的親密無間.

而烈西曉臉上的表情更是讓人看著就忍不住覺得心里暖暖的,因為實在是太過于溫柔繾綣.

洛云橫不自覺地抓住了眼前的樹干,但是卻因為用力過猛而將一塊干枯的樹皮給抓了下來,掉在了地上.

原本正在陪著那個豔麗女子走路的烈西曉聽到了聲響,看了過來,但是或許是因為在自己的地方,因此那個女人並沒有十分關注這點兒聲響,依舊面帶笑容地一邊走路一邊對烈西曉笑得眉眼彎彎.

洛云橫王樹干後面縮進去一些,不過還是被烈西曉給看見了.

烈西曉皺眉看了樹干後面的人一眼,不過很快就調整好了自己臉上的表情,繼續轉過頭對懷中的女子說道:"今日你賞花也已經夠了,若是再走下去,只怕又要生病了,還是早些回去吧."

這聲音聽得洛云橫將牙齒磨得咯吱響.無法想象烈西曉怎麼能對別的女人說出這樣的話!!

突然有些慶幸這場面只有自己一個人看到,若是被云爾跟云翳甚至是云落給看到了,指不定還要鬧出什麼樣的事情呢.

正在洛云橫出神的時候,卻聽到一個有些嬌羞的聲音對烈西曉說道:"可是我還想再往前看看.去年新進攻的一些花草如今也不知道長得如何了."

烈西曉微微皺眉,眼看著這個北疆公主就要朝著洛云橫所在的方向走去,于是忙不迭上千拉住了眼前的人,淡淡說道:"還是不要了,今日你已經走得夠多了."

這女人顧盼生姿地回過頭看著烈西曉,隨後低聲問道:"怎麼,該不會我只是走了這麼點路,你就已經心疼了吧."

洛云橫將雙手攥得死緊.天知道此時她是多麼的想要沖出去好好質問一下烈西曉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跟一個自己根本就不認識的女人在一起.而且這個女人靠在烈西曉懷中的樣子實在是太刺眼了!!

烈西曉隱隱已經能感覺到前方那個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怒氣,不過沒有辦法,也只能先將眼前的這個女人給收拾了再說.

他現在好不容易苦心孤詣可以讓這個女人相信他多一些,說不准再過個幾天就可以在這個女人的幫助下恢複功力了,到那時候別說是玉真公主身邊的這些人,就算是北疆王自己身邊所有的人出動,也不能再將烈西曉強行留在身邊.

可是現在他體內還有一些余毒未清,還是要借助北疆王手中的藥物來治療.

原本烈西曉就已經聽說了洛云橫今天在云庫,明天再苗寨的信息,原以為洛云橫要對付千戶苗寨里面的那些奸細還需要點兒時間,他也好趁著這段時間養精蓄銳,到時候一起對北疆王一網打盡,可是沒想到現在洛云橫卻這麼沉不住氣.

現在有這麼不巧,讓洛云橫看到了自己跟玉真公主兩個人卿卿我我的畫面,回頭洛云橫還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反應呢.

洛云橫此時的確是心中氣憤,不過倒是還沒有到立刻就想到烈西曉應該是背叛了自己的地步.

像烈西曉這樣的男人,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可是除了自己之外,洛云橫卻是從來都沒見過烈西曉對哪個女人多麼上心的.

然而現在,烈西曉卻對這麼一個雖說長相氣質還不錯,不過跟自己比起來卻都有些差異的女人如此重視.洛云橫也不是沒腦子,一下子就想到其中應該還是有些隱情.

而最有可能的就是現在烈西曉還有什麼把柄或者是其他至關重要的東西被掌握在了這個女人的手中.

受制于人才會如此.可是明明心中知道這個道理,可是看到這溫馨的畫面,洛云橫還是忍不住覺得有些胸悶氣短.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二十五章:得見我王
下篇:第三百二十七章:烈西曉再現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