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二十五章:得見我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二十五章:得見我王

袁諾以為又是守衛送飯來了,于是就頭也不抬地說道:"我不是說了我不吃嗎?!!!"

雖然聲音虛弱,但是的確就是袁諾的聲音沒錯!!

青龍的聲音有些顫抖:"王……"

袁諾的身體在聽到了青龍的聲音以後渾身一震,隨後緩緩地轉過頭來,有著不可置信地看著門口站著的人.

不只有青龍白虎,還有他時常惦記起來的洛云橫.

難怪青龍白虎可以那麼順利地找到這里,說不定還是洛云橫的功勞吧.一瞬間,兩人都有些感慨,沒想到再次見面竟然會是這樣.

這鐵籠子,對于暫時被封住了內力的袁諾來說是無能為力,但是對青龍白虎來說就是小菜一碟.

青龍白虎一人一邊將袁諾給抗了出來,袁諾此時只覺得心中強撐著的一口氣總算可以松下來了,于是就暈倒在了青龍白虎的懷里.

洛云橫有些擔憂地看著袁諾,不過眼神卻被袁諾手中緊緊抓著的一個東西給吸引了過去.

洛云橫走上前將袁諾緊緊握著的手掰開,就看見他手里抓著一塊白玉的玉佩,這玉佩十分眼熟,赫然就是跟洛云橫腰間掛著的是一對!!

袁諾手中緊緊攥的那塊白玉引起了洛云橫的注意.青龍白虎兩人有些驚詫地看著洛云橫將袁諾手中的白玉佩用力握在手中,十分用力,指尖都已經泛白了.

"這是……"青龍比白虎要更加明白一些,知道洛云橫應該是認識這塊玉佩,于是就說到:"苗王身上並沒有這樣的玉佩."

"我知道."洛云橫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顫抖:"這不是袁諾的,這是烈西曉的."

青龍跟白虎聽了洛云橫的話,有些驚訝.白虎害怕洛云橫以為是他們擄走了烈西曉,于是剛想開口解釋些什麼,但是卻被青龍用眼神示意往洛云橫的腰間看去.

白虎這才看見洛云橫腰間同樣華麗但是雕刻著鳳凰的白玉佩.

看來這還真是烈西曉得東西,只是怎麼會在這里出現?!

青龍也意識到了事態的不對,于是就對洛云橫說道:"這當中必定有誤會."

然而洛云橫此時卻聽不見別人的什麼話語了,一雙眼睛緊緊盯著面前的水牢.

這里的水並不深,就算是人坐在水里,水也不會漫過頭頂.洛云橫沒有一點兒考慮直接就跳了下去.

青龍跟白虎瞪大了眼睛,白虎有些慌張的說道:"長公主你這是做什麼?!!!"

然而洛云橫卻像是沒有聽見這兩個人說話一般,徑自在水底下摸索著,似乎是在尋找什麼.

青龍跟白虎的喊聲引來了門口的云翳跟云爾.此時這兩個人已經帶著手底下的暗衛將整個苗王的宮殿都已經控制起來了,但是唯獨沒有找到前兩天的那個黑衣人.

只是他們一進來看見洛云橫此時的樣子,就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云翳有些不解地對身邊的青龍白虎兩個人問道:"這是做什麼?!"

"我們也不清楚."青龍皺著眉頭搖了搖頭說道:"長公主似乎是找到了你們皇上的貼身玉佩,現在在水底下也不知道做些什麼.可是這水牢我們之前就從不知道,烈西曉的東西又怎麼會在這里出現?!"

云翳皺眉思考了一會兒,隨後冷冷說道:"也不盡然,這水牢形成不是一日兩日,說不定皇上曾經被人抓到過這兒來,就在你們的苗王之前,也未可知."

云翳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這樣的水牢可以困住袁諾跟烈西曉,那無疑烈西曉肯定也是被控制住了身上的內力.

只有云爾看著此時還浸泡在水里的洛云橫覺得有些心疼,于是就對身邊的人說道:"還愣著干什麼,還不趕緊讓人來將這水牢里面的水抽干!!"

于是立刻就有影衛下去拿了工具來把整個水牢里面的水都給抽干了.

水牢底下還是很乾淨的,說明這水牢用的時間也不算長,顧及平時都是閑置著的.而此時洛云橫正緊緊盯著自己的腳下.

幾人都朝著洛云橫腳下的地方看去,仔細看就會發現她腳下有一條細細的縫隙.

這縫隙不止一條,眾人用目光描繪著眼前的縫隙,發現水牢正當中形成了一個方形的圖案.

"看來,這水牢底下還大有文章."云翳低聲說道,似乎是怕水牢地底下還有著什麼人.

洛云橫無法想象烈西曉那樣一個天之驕子被關在水牢下面的地洞里,于是立刻就用內力震開了眼前的這個方形石塊.

出乎眾人的意料,這石塊要震開倒是一點兒都不費力.眾人看著這石塊碎成了渣渣掉了下去,果然就形成了一個地洞.

云爾忍不住驚歎了一聲:"你們千戶苗寨還真是什麼千奇百怪的東西都有啊!!"

青龍白虎微微皺眉,要不是胡媚仙那幫子人,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地洞跟水牢?!真是破壞了整個千戶苗寨的美感.

就在幾人都驚詫地同時,更讓人瞪大眼睛的事情發生了,只見洛云橫一聲不吭地直接朝著地底下跳了進去!!

云翳暗道一聲不好,馬上就想要追上去,但是卻在跳下去之後就昏了頭.

因為這地牢下面並不是一條道,而是一條三岔口.

洛云橫剛才毀不聲不吭地跳下去一定是因為心中太過于著急了,所以速度十分之快,現在云翳還想要靜下心來感受其中的聲音,但是卻一點兒聲響都聽不到了.

云爾趴在洞口皺眉對著地洞里面的云翳說道:"你愣著干嘛?!"說著,云爾也想要手腳並用地爬下來.但是他的動作卻被云翳給阻止了,只聽云翳十分嚴肅地對云爾說道:"此地危險,暫時還是別下來."

"你在說什麼,那宗主怎麼辦?!!!"云爾著急非常.

"云翳大人說得對."就在這時,云爾身後的青龍開口說道:"苗疆之地毒物眾多,尤其還是這樣的地底下.方才長公主跳下去,萬一有個什麼好歹就已經是損失,現在你們要是再茫茫然下去,十有八九也會遇到危險."

"那你的意思是難道就看著宗主這麼消失在眼前嗎?!"云爾有些不滿地回頭看著青龍說道:"你們的主子是找到了,可是也別忘了到底是誰幫忙的!!現在我家宗主就這麼跳了下去凶多吉少,你還要我們袖手旁觀不成?!!!"

"自然不是這個意思."青龍連忙搖頭說道:"只是這是我心中實話.與此就這麼貿貿然地跟下去,還不如回去之後做好准備再來.你們不是還帶著一個神醫嗎?!"

云爾跟云翳對視了一眼,最終還是決定聽從了青龍的建議,于是就先幫著將苗王帶了出去,而云翳則是去將慕容回春接過來.

慕容回春此時正疲憊不堪在睡覺呢,就被云翳提溜到了宮殿里頭給苗王看病.

慕容回春給昏迷不醒的苗王把了把脈,隨後點頭說道:"沒什麼大礙,只是有些疲憊,接下來只要將蠱蟲取出來,就沒有一點兒危險了."

青龍白虎雖然也是在千戶苗寨里面的人,但是這地方跟苗疆的其他地方可不一樣.這兒地方沒,人心也善良,蠱毒這種東西可是很少有人用的,他們身份尊貴更是不屑于去接觸這種下三濫的玩意兒.

可是現在卻要將袁諾體內的蠱毒給弄出來,這多少讓人覺得有些心驚.

慕容回春此時已經用一旁的蠟燭在仔細靠著手中的刀片了,一邊面無表情地盯著眼前的刀片,一邊說道:"你們要多加注意,等會兒我會用刀片隔開他的肉,然後用草藥將蠱蟲引出來,蠱王現在還在休息,不能立刻用它,因此還是要你們手腳快一些,看到有什麼東西爬出來就立刻將它們扔進火盆里燒掉."

幾人看了一眼慕容回春腳邊放著的火盆,鄭重地點了點頭.

得到了這些人的配合,慕容回春便點了點頭開始動手了起來.別看慕容回春平時長得是溫溫和和的一個人,但是下手起來確實還算是挺狠的,光是他在袁諾手上割下去的那一道,快速並且傷口極深,幾人看著都不禁微微皺眉.

在這以後,慕容回春就立刻用手邊一個已經放進了藥材的瓷瓶子在傷口附近晃悠,似乎真的是在引什麼東西出來.

云爾有些好奇的湊上前看了看,剛下說話,但是卻被慕容回春一眼瞪回去.云翳將一臉無辜的云爾拉到了身邊不讓他搗亂.

就在這時,眾人就看見一條條白色的,像是面條一樣的蟲子從袁諾鮮紅的傷口上緩緩爬出來……

云爾看得差點兒又要吐了,不過卻被云翳狠狠拍了一下.這一拍不要緊,云爾差點兒直接撲上去,忙不迭用內力將那條蟲子一扯出來隨後馬上十分嫌棄地扔進了燃燒的火盆里.

云翳跟青龍白虎三個人與此同時也用內力將蟲子扯了出來扔進了火盆.

最後是慕容回春扯出了最後一條蟲子,還拿在眼前觀察了一會兒,差點兒將云爾給惡心壞了.

處理好了袁諾的傷口之後,慕容回春對青龍白虎說道:"現在他的身體已無大礙,休息好就可以."

青龍白虎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正在此時,手下人又在另一個地牢里面找到了被關押著的一些重臣,還有朱雀玄武兩人,千戶苗寨里面的這一場鬧劇,才算是告一段落.

但是此時跳進了水牢里面的洛云橫,卻還面對著未知的情景.

這地道很深很長,里面也十分的陰冷恐怖,根本就沒有一盞燈,也沒有人的氣息.洛云橫只能用懷中的火折子照明,一步一步地朝著前方走去.

在地底下根本就分不清前面的方向,洛云橫只能憑著感覺往前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在洛云橫開始懷疑者地道到底有沒有盡頭的時候,她卻聽到了一點兒細微的聲音.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二十四章:反複無常的女人
下篇:第三百二十六章:玉真是何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