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一十五章:棋逢對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一十五章:棋逢對手

然而洛云橫卻一口答應了:"我自然會說到做到.只是你現在怎麼還在內庫?!"

要是洛云橫沒有記錯的話,上次在峽谷邊一見之後,慕容回春應該就走了才對.

"不必緊張,我會出現,必然是有新的發現的."慕容回春轉過頭,神情難得嚴肅:"我現在懷疑,北疆王,包括你這兒的這個風清云,還有你們大烈的平西王,很有可能都已經變成了別人的棋子,現在正在被人利用."

洛云橫聽了,沒有言語.難怪風清云那麼一副諱莫如深的樣子,明明可以將所有的事情推到了平西王的身上,可是他卻沒有這麼做.

"你是怎麼調查到這件事的?!那個在背後操作的人是誰,現在烈西曉是不是也已經被送去了那個人哪里?!"

一瞬間,洛云橫的問題多得根本就問不過來.

同樣的,慕容回春也根本回答不過來,只是對洛云橫說道:"因為近日來我曾經調查過,發現最近這段時間總是有人在北疆王的皇宮當中出入."

洛云橫跟慕容回春都沉默了.這就意味著他們現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敵人究竟是誰,而對方的目的到底又是什麼.

就在這時,床上傳來了一聲輕微的悶哼聲.洛云橫連忙走過去一看,發現果然是云落已經醒過來了,于是立刻坐到了云落的身邊,對云落說道,"怎麼樣,現在感覺還好嗎?!"

云落此時是趴在床上的,因為他的背後全是傷口.在看到了洛云橫關切的眼神以後,云落也禁不住有些動容,于是就對洛云橫說道:"皇娘,我沒事."

洛云橫此時只覺得心中更加難受.云落還這麼小,才不過六七歲.這樣的年紀,一般的孩子還在爹娘的懷里撒嬌,可是云落卻已經要不得不挑起整個大烈這樣的重擔,現在還為了自己險些喪命.

想到這里,洛云橫就忍不住上前抱住了云落小小的身子,眼眶有些泛紅.

云落被洛云橫抱得有些吃痛,不過還是強忍著,有些不解地對洛云橫問道:"發生何事了?!"

云翳跟云爾都有著為難地看著云落.而此時云落的眼神則是落到了慕容回春的身上,並且皺著眉頭有些不太高興地問道:"你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這是他皇娘的房間,一般的男人怎麼能隨便走進來?!

慕容回春一邊收拾著自己的藥箱子,一邊淡淡說道:"這幾天就不要下床了,就在床上呆著好生靜養.等會兒我給你們開個藥方子,你們照著這個藥方子拿去抓藥,外敷的藥我回去會配好."

云落此時倒是也反應過來了,于是就問道:"你是郎中?!"

慕容回春微微一挑眉,沒有說話,自己拿著藥箱子走了.

云落的眼神于是就冷冷地落在了云翳跟云爾的身上.

"是太子殿下您為了保護宗主所以受了重傷……那匕首上面有劇毒,全天下就只有慕容回春一個人可以解毒,所以……"云翳無奈,于是就說了出來.

洛云橫此時倒是也反應過來了,于是就對自己的兒子說道:"的確是慕容回春救了你一命."

"你們又是如何認識的?!他救了我,該不會是你答應了他什麼吧?!"云落此時臉色慘白,但是很顯然心情還不好.云爾跟云翳忍不住後退了一步,怎麼覺得太子殿下現在似乎是在發火?!

洛云橫也無奈:"這世界上自然是不會有那麼好的事情,讓人給你白白治病.而且那慕容回春為了救你,也付出了不少."

"我不管他是否真的付出很多,但是用我的性命來威脅你,我就絕對不允許.你答應他什麼了?!"

此時云落說的話就像是九天寒冰一樣讓人覺得有些發冷.

洛云橫無奈說道:"只說欠了個人情,卻還沒真的讓我去做什麼."

云落的臉色這才變得稍微好看了一些,不過還是不大高興.

"對了."眼看著自己的寶貝兒子一張小臉被氣得蒼白,洛云橫心中也實在是舍不得,于是就對云落說道:"為娘有件事要告訴你."

"什麼?!"云落冷冷問道.

"現在你父皇的下落,已經被慕容回春調查到了一些.我想要離開內庫一段時間,去找他."

洛云橫說這句話的語氣是毋庸置疑的,很顯然她已經打算好了這麼去做,任何人都沒法將她攔住.

云落沉默了一會兒,他自然知道自己母親心中的焦急,不過眼下還有一個問題:"如此一來,內庫又該如何?!"

洛云橫看向了云翳.云翳為人老成持重,一定可以將內庫管理好.

然而云落卻突然開口說道:"按照我現在這個樣子,應該是沒法長途跋涉回到大烈吧?!"

洛云橫有些猜到了云落的意思,有著不可置信地看著云落:"你的意思是……"

"沒錯,若是皇娘信得過我的話,我願意留在內庫,幫助皇娘鎮守此地."

這種時候,還有什麼是會比自己的親生兒子的支持更加讓洛云橫感到有信心的呢?!于是洛云橫便也十分鄭重地點頭說道:"好,既然如此那你就留在這里,云翳跟著你,有什麼問題就立刻飛鴿傳書."

"云翳跟云爾,你還是帶著吧."云落淡淡說道:"那個慕容回春,我信不過,你還是多帶兩個人在身邊,也省得被人暗算."

說完這話,云落又像是有些堵氣地轉過身趴著了,似乎還是對慕容回春的出現耿耿于懷.

無奈,洛云橫只能幫云落蓋好了被子以後就離開了房間,讓云落可以好好休息.

等到洛云橫也走遠了以後,云爾才戳了戳云翳的胳膊說道:"誒,你覺得咱們的少宗主是不是像是在幫皇上看著我們宗主啊,這麼一副害怕別的男人把我們宗主搶走的樣子."

云翳敲了云爾德腦袋一下:"少說點話沒人把你當成啞巴."

有了云落的保證,洛云橫心中自然也放心了許多.雖然現在云落的身體還沒有好全,不過這兒還有大烈的重兵把守,一般人根本就沒有膽子在這種時候前來送死.

平西王那邊還什麼事情都不知道.洛云橫讓在京中的林芳跟莫統領小心著點平西王,另外還要加強皇宮的守衛.免得某些人趁著云落跟洛云橫都不在,擅闖皇宮.

其他的事兒倒是不打緊,可是烈西曉失蹤的事情一旦敗露,必然是要讓天下人惶恐的.

莫統領跟林芳此時正在大烈的王宮當中,在收到了洛云橫的書信之後,兩個人臉上都露出了有些為難的神色.

說實話,現在距離烈西曉失蹤已經有了一段時間,要是再這麼遮遮掩掩下去,難免不會被人發現.要是烈西曉本尊還不上朝那麼一兩次的話,某些別有用心的大臣只怕就要生事了.

畢竟紙保不住火.

想到這里,莫統領跟林放都開始覺得此事十分棘手.

莫統領突然上下打量了林放一會兒,隨後說道:"不如這樣,實在不行,咱們就找人假扮皇上,反正龍椅放得很高,也不怕被人認出來,只要稍微易容一下就可以."

林放略微思索了一下,覺得這個方法倒是不錯的,于是就點了點頭說道:"方法是好,不過現在的問題就是,要去找誰來假扮皇上呢?!"

莫統領跟林放對視了一會兒,隨後莫統領就開始拿著洛云橫的書信,繞著林放上下左右打量了起來.

林放被莫統領看的雞皮疙瘩直豎,戰戰兢兢地看著莫統領說道:"莫統領,你可千萬別出什麼餿主意啊."

"誒,這怎麼能說是餿主意呢."莫統領不懷好意地笑了笑,隨後伸手一拍眼前林放的肩膀說道:"我看滿朝文武里面,知道內情,跟皇上身形又有些相似的人就是你了.現在你只需要穿上龍袍,然後再往里面加點料,沒人能將你認出來."

果然是餿主意!!林放連連擺手說道:"這可不行,若是被人發現了,那可了不得."

"難不成林將軍願意看著那些對大烈虎視眈眈地人趁此機會來鑽空子,動搖我大烈的根基嗎?!"莫統領突然板著臉說道.

莫統領在皇宮里面的時間比林放要長的多,而且莫統領一直都是跟隨著皇帝的,有時候那種皇帝身邊人的氣場倒的確不是林放這些剛剛入朝沒多久的人招架得住的,于是林放也被莫統領給鎮住了.

最後無奈,林放還是被莫統領趕進了皇帝的寢宮,讓他明天一早就穿著龍袍從寢宮里出來去上朝,對外就說今天皇帝的病情好了一些,又掛念著滿朝文武,于是就來上朝一天.

反正那些文武百官們也並不是真的有什麼國家大事要稟告,只不過就是要看看皇帝是否真的還健在而已.

于是第二天,林放果真就黃袍加身上朝去了.原本心情還有些沉重的莫統領在看見林放從寢宮里走出來的一瞬間只覺得忍不住有些想笑,于是就在林放的耳邊低聲說了一句:"我今日算是見識到什麼叫做穿龍袍不像太子了."

林放沒好氣地瞪了莫統領一眼,不過礙于身邊人多,還是沒敢開口說話.雖然他現在還頂著烈西曉得臉,但是要是被人認出聲音不對,語氣不對,那就不得了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一十四章:誰傷我兒子我跟你拼命
下篇:第三百一十六章:大烈風云再起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