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一十四章:誰傷我兒子我跟你拼命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一十四章:誰傷我兒子我跟你拼命

想到這里,洛云橫就將從云落背上劃過的匕首狠狠用內力丟了回去.與此同時,洛云橫看到此人的手原本是想要趁著云落手上的時候往自己的枕邊襲來的,于是心中便了然了.只怕眼前的這個人,也是為了山河社稷圖而來的吧.

原來她的身邊每時每刻都還有這這樣的奸細.

就在匕首飛出去的一瞬間,那刺客終于還是放棄了山河社稷圖,慌忙避開了匕首.在他身影閃出了大門的同時,洛云橫就看到地上的匕首在月光的照耀下泛著一層藍光,于是暗道不好.

這必然是已經淬了毒的匕首!!這麼說現在云落也……

飛快地起身點燃了蠟燭,洛云橫就看到此時的云落正微微皺著眉頭,悲傷的衣裳已經被血跡染紅了,而他此時一張小臉的臉色煞白,一看就是已經中毒的症狀.

"來人啊!!"洛云橫頭一次感覺到了如此的驚慌失措,甚至比烈西曉失蹤的那一天更加覺得心里沒底.于是就忍不住大聲叫嚷了起來.

云爾跟云翳原本就已經守夜習慣了,現在就算是北洛云橫趕回去睡覺,也根本不敢睡得太熟.現在又聽到了洛云橫這歇斯底里的叫聲,于是連忙就披上外衣趕了過來.

一看到此時屋內的情景,這兩個人一時間也有些傻眼.只見此時的洛云橫正衣衫凌亂地坐在床上,懷里抱著正昏迷不醒的云落,云落的臉色十分蒼白,而洛云橫身上白色的里衣已經被血跡染紅了.

"發生何事!!"云翳跟云爾連忙上前查看起了此時云落的傷勢.

云翳學過一些醫術,于是就上前給云落把脈,不過這一把脈之後,云翳的臉色就變得十分難看,對眼前的洛云橫說道:"太子殿下這中的是西域奇毒,一般的藥材根本就無法藥到病除."

"那現在該怎麼辦?!"洛云橫眼巴巴地看著云翳,眼圈都已經有些泛紅了,她還是頭一次感覺到自己是如此的無能為力.而現在的云落還在昏迷不醒.

云翳跟身後的云爾對視了一眼,隨後兩個人都說到:"只怕這世界上能解開這西域奇毒的人,也就之後一個人了."

洛云橫此時早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于是就追問道:"是誰?!不管用什麼辦法,都一定要將這個人給我請過來,不管付出任何代價我都願意!!"

云翳低頭輕聲說道:"只怕現在也是不用請了,人家都已經來了."

洛云橫微微一愣,隨後才注意到門口的確是還站著一個人,此人一身白衣恍若謫仙,不是前日自己見過的慕容回春又是誰?!

也是啊,慕容回春,那必然是妙手回春的人物.何況這慕容回春手中的蠱王還不是號稱可以解百毒麼?!顧及慕容回春一定會有辦法解開現在云落身上的毒.

想到這里,洛云橫咬咬牙,也顧不上自己之前是怎麼對待慕容回春的了,只是冷冷對眼前的慕容回春說道:"我請你可以救活我的孩子,至于條件的話,只要你可以做到,隨便你開."

慕容回春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洛云橫:"沒想到你還是如此偉大的一個母親."

洛云橫冷笑了一聲說道:"都已經到了這種時候,你就別再用我來開玩笑了.我要真是個好母親,現在我的孩子也不會因為想要保護我而受了這麼重的傷.別廢話了,你就說你救不救人吧."

慕容回春微微一笑:"既然長公主您都已經親自開口了,我哪里還有拒絕的道理?!竹葉毒藥解開,其實倒是也不難,只是對我而言,將會付出比較沉重的代價."

"什麼代價,我願意日後加倍補償."洛云橫對眼前的慕容回春說道.

"這西域奇毒原本是沒有解藥的.但是卻可以以毒攻毒,用這世界上最霸道的毒藥就可以將它解開.然而長公主,您可知道這世界上最毒的是什麼東西麼?!"

慕容回春說話一直都是這麼神神叨叨的,讓洛云橫聽著只覺得心中別扭非常,于是就有些不耐煩地開口說道:"我說過,不管是付出什麼代價,我都願意償還的."

"這東西尼克償還不起."慕容回春笑著對洛云橫說道:"現在這東西可是很難再可以得到的寶貝了.這世界上,最毒得兒東西,可不是什麼藥材,而是我蠱王的心啊."

洛云橫嚇了一跳,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慕容回春,不敢相信慕容回春現在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慕容回春見到洛云橫此時臉上這驚慌失措的表情,不由得覺得心情好了一些,于是就接著講後半句說完:"我說的可不是我這個蠱王,而是我的小貓咪呢."

"你的意思是,要用那個蠱王的心,才能解開我孩子的毒?!可是蠱王只有一只,要是沒了心&……"

像蠱王這種有些邪乎的東西,洛云橫原本還指望著眼前的慕容回春可以跟自己說,他完全可以讓蠱王在沒有心的情況下繼續活下去.然而事實證明這並不可能,

只聽慕容回春淡淡說道:"沒了心自然就是不能活的了.我這蠱王,若是拿來解毒,那麼你兒子的命可以回來,但是從今日里,就再也不會有蠱王這種東西了."

洛云橫聽得微微皺眉.蠱王可以說是慕容回春的傳家寶,要慕容回春就這麼放棄了蠱王,洛云橫是不願意相信的.

于是,洛云橫就冷冷對面前的慕容回春說道:"慕容公子既然不想相救,現在又何必來到我面前對我說這一番話?!難道就只是為了來看我的笑話的麼?!"

慕容回春有些無奈地看了洛云橫一會兒,隨後淡淡說道:"你又怎麼知道,我是想要來看你的笑話,而不是真的想要就你孩子的呢?!"

說著,慕容回春就將被自己藏在身後的蠱王拿了出來.還是那麼黑乎乎的小小的圓滾滾的一團,正在慕容回春的手心里面趴著睡覺.

洛云橫看著這小家伙,也覺得有些于心不忍.不過又看向自己懷中的孩子,更是痛苦萬分.

最終洛云橫還是妥協了,對慕容回春說道:"你還真是夠狠,竟然連自己的傳家寶都敢就這麼拿出來救人.你可曾想過,要是這蠱王沒喲了,將來你在江湖上的地位也將不複存在."

然而讓洛云橫有些想不到的就是,慕容回春的反應確實淡淡的,只是對洛云橫說道:"這個你自然不必擔心.現在人命關天,要是再不上藥的話,那麼只怕到時候,太子殿下的傷勢就會加重,到了那個時候,我就算是將一整只蠱王都給你孩子吃了,恐怕也已經沒有什麼用了."

慕容回春的這一番話總算是讓洛云橫反映了過來,于是立刻將自己懷中的云落放在了床上,猶豫了那麼一會兒之後,就對眼前的慕容回春說道:"那就要拜托你了,不過我希望你還是可以在心中明白,要是這一天你沒有將我兒孩子救過來,那麼我就從此跟你勢不兩立."

"很好,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慕容回春說著,就將眼前的洛云橫跟云爾云翳都趕到了外間,另外還讓一些人將自己平時慣用的藥箱子拿過來,隨後就開始在燭光下烤著一些锃亮的刀具.

這畫面看的眼前的眾人此時只覺得有些心虛,都不知道慕容回春這是怎麼了,一下子就變得如此邪性.

似乎是看出了外面三個人心中的疑問,慕容回春幾乎是頭都不回一下地對外間說道:"難不成你們是要來送我的蠱王最後一程?!"

說的話雖然是比較輕松,然而洛云橫心中清楚明白,要將陪伴著自己這麼久的一只蠱王誒殺死了,這對于慕容回春來說可以說是多麼大的犧牲.現在慕容回春就算是將他對自己的恨都發泄出來,想要將她殺了,恐怕都不為過.

然而看慕容回春這樣子,似乎又沒有這麼個意思.

慕容回春下刀的動作太快,而且蠱王也不知道是被慕容回春怎麼這麼一動刀子,總之最後幾人看到的畫面就是慕容回春從蠱王的體內拿出了一個小小的東西,並且讓云落將這血粼粼的東西都給吞下去.

也就是現在云落是睡著的,萬一等到云落醒過來之後知道自己吃過了這麼一個東西沒指不定還要怎麼不高興呢.

慕容回春將那個小玩意兒好不容易塞進了云麓的嘴里,隨後又對著蠱王一陣忙活,將蠱王放回了木盒子里,這才過去擦了擦自己的手,對外面的這些人說道:"可以了,接下來只需要靜養一段時日就好."

外面還有些愣著的這幾個人這才反映了過來,洛云橫對慕容回春點了點頭,十分鄭重地說道:"你放心,今日的恩情我無論如何會還."

慕容回春微微一笑,一邊用清水洗手,一邊說道:"那你可要記住你今天所說的話.上次你也還欠我一個人情呢,這些我將來可是都要拿回來的."

云翳跟云爾都有些擔憂地看著洛云橫.要是洛云橫當真這樣欠下了人情,只怕將來是要還不清了,因為這個慕容回春看起來亦正亦邪,根本就不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是不是個好人.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一十三章:自學成才
下篇:第三百一十五章:棋逢對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