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一十三章:自學成才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一十三章:自學成才

洛云橫差點兒就被云落給氣壞了,忍不住說了一句:"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學成了這樣的?!"

云落忍不住微微一笑,隨後走上前兩步,拍了拍洛云橫的手背說道:"自學成才."

看著眼前這個人小鬼大的家伙,洛云橫只覺得自己現在已經是十分的不淡定了,然而沒用,這家伙就愛是不把自己的話放在心上.

云落想著想著,就突然伸手打了個響指.

于是,云落這一次帶來的那上百個精銳官兵都開始在房中仔細搜查了起來.

洛云橫一邊摔著袖子趕跑了那些灰塵,一邊對身邊站著的云落說道:"你確定這一招可以麼?!"

云落一挑眉,那意思似乎是小意思,這麼小的一個房間,自然是藏不住什麼其他的寶貝的.

不得不說,云落這一次還真就是沒有算錯.洛云橫站在門口看著這些訓練有素對的官兵們,一眨眼功夫就將整個顧顯的房間給犯了個底朝天,忍不住低聲對身邊的云落問道:"看起來這兒的風水似乎是不太好,回頭今晚咱們就去搶云爾的房間住."

云落有些無奈地看了洛云橫一眼,這家伙大概只是因為這地方被弄亂了又懶得等人收拾,所以才想要跟云爾換房間的吧.

想想其實這段時間以來,云爾一直都在被洛云橫荼毒,這日子倒是也不好過.

于是云落就十分大發慈悲地對洛云橫說道:"放心吧,原先是什麼樣,查完了給你還是什麼樣."

云落果然是說到做到的,因此在某一個官兵表示自己真的已經拿到了東西之後,其他人才開始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云落跟洛云橫兩個人都有些好奇地看了眼前的這麼個木盒子一眼.這木盒子是長方形的,外面還雕刻著一些花紋,看起來有些沉,應該是用來保管什麼書信之類的,不會壞掉.

洛云橫一臉驚訝地看著這盒子,這玩意兒個頭不小啊,怎麼自己就沒有注意到呢?!

似乎是通過了洛云橫那有些痛苦的表情看清楚了此時洛云橫心中的想法,于是云落就慢條斯理地說道:"像你這樣神經大條的人,就算是放在你面前,也不見得就會注意到吧."

洛云橫被自己兒子的這句話徹底給點著了,對著眼前的小屁孩一瞪眼說道:"還真沒大沒小了你,怎麼跟為娘的說話的?!!!"

云落幽幽地看了洛云橫一眼,那意思似乎是自己身為洛云橫的兒子,感覺還挺委屈的,將洛云橫氣得直翻白眼.

不過沒有這麼多的時間用來打鬧了.云落將這木盒子從侍衛的手里接了過來,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隨後將這個木盒子放在了桌上,從侍衛的手中拿過了他的寶劍,隔著一段距離輕輕挑開了眼前的木盒子.

云落的這些舉動不禁讓洛云橫覺得心中有些異樣的感覺……這種自己的兒子比自己更能干的感覺,讓洛云橫莫名覺得有些失落.

不過現在也還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因此洛云橫還是收斂了一下自己的心神,湊過去看了看此時云落正從木盒子里拿出來的東西.

這是一幅畫,並且還被保存的十分細心,外面用天蠶絲制成的袋子包裹著,不會讓任何蛀蟲弄壞.

云落將布袋子一抽,一只手握住了畫卷的一端,在空中輕輕一拋,就將整幅畫都在桌上展開來了,看的洛云橫只覺得有些眼暈……這孩子也就是現在還小,將來萬一長大了還得了?!

就連她這個當娘的現在都覺得眼前這孩子的樣子看得人有些心猿意馬的,可見將來長大成人一定就是個禍國殃民的美男子啊.

只可惜了,全天下那麼多女人,將來選媳婦應該是門苦差事.

不過眼下當然還不是思考這件事的時候.洛云橫湊到了云落的身邊開始瞄著云落手邊的那幅畫,只見這幅畫的構圖十分龐大,將全部的山川河海都畫了進去,可見作畫的人水平之高.

洛云橫禁不住感歎了一聲:"這幅畫必然是價值連城的吧?!"

然而洛云橫這話剛剛說出口,就被自己的寶貝兒子給狠狠鄙視了一通,只見云落斜著眼睛看著洛云橫說道:"何止是價值連城,這可是山河社稷圖,那是無價之寶.多少上位者都想要得到的東西."

洛云橫眨眨眼,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什麼圖?!"

云落無奈,只能給自己的皇娘耐心的解釋道:"山河社稷圖是前朝皇帝留下的.這上面畫的是九州山河,寓意著天下一統.當年前朝覆滅之時,最後一個皇帝讓天下最好的畫師畫成的,據說這圖中還藏著可以找到寶藏的路線圖.只是這也只是個傳說而已,到底是不是真的,還不能肯定."

洛云橫聽完了云落這話,禁不住嘴角抽了抽,這不就是之前那些荒唐之極的故事里面最經常出現的橋段麼.這種時候,應該再加上一個,那就是顧顯最好是前朝遺孤,這樣這故事就有看頭了.

不過很顯然,這是不太可能的.

洛云橫仔細打量了眼前的這幅圖一會兒,隨後禁不住對自己的寶貝兒子說道:"你說這山河社稷圖既然這麼重要,又怎麼會在顧顯的手上?!"

云落將桌上的畫小心翼翼地收了起來,皺眉說道:"這就不得而知了,不過現在基本可以肯定的是,顧總管得消失一定跟這幅畫脫不開關系."

洛云橫也難得鄭重地點了點頭.這一點她倒是十分認同的.

想到這里,洛云橫就對云落說道:"既然對方是沖著這張圖來的,現在看來他們並沒有找到,那說明他們很有可能還會返回這里."

云落很洛云橫對視了一會兒,隨後兩個人都不約而同德爾將門外的將領叫了進來,讓他多調派一些人手過來.倒不是為了讓洛云橫可以安然無事,而是這內庫當中的弟子們可都是無辜的.洛云橫跟云落都不希望他們會出現什麼意外.

云落將這畫放回了木盒子中,隨後放到了洛云橫的枕邊,淡淡說道:"無論如何,這一次是不能再讓他們對內庫動手了."

雖然已經習慣了云落這樣年少老成的樣子,不過洛云橫還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云落的腦袋說道:"哎呀,我兒真是越來越懂事了."

可是沒料到洛云橫的手才剛剛這麼摸上去,就被云落十分不客氣地拍開了,並且有些不滿地看了洛云橫一眼:"不許這樣拍我."

感覺就像是撫摸一只小動物一樣.

洛云橫不禁失笑,不過還是收回了手,坐到了床上對云落說道:"今日就在皇娘這兒睡下,可好?!"

云落有些別扭地點了點頭,到底還是自己的母親,雖然是別扭了一些,但是還是沒法從心里拒絕的.

洛云橫自然是高興,于是就吩咐下人去好好准備午膳.今天一整天她都要好好陪陪兒子.

只不過這邊其樂融融的兩個人,自然是不會注意到,窗外有一個人正神不知鬼不覺地從他們的房間跟前施展輕功過去.

云落原本是有所察覺的,不過還是被洛云橫給拉住說話分散了注意力,還以為只是外頭的人經過,因此並沒有放在心上.

這一日晚上,云落拉扯不過洛云橫,因此還是跟著洛云橫睡下了.說實話,被自己的皇娘抱著的感覺,還是那麼一如既往的不錯.

洛云橫抱著兒子心滿意足在床上躺下.門外有侍衛守著,因此原本負責輪流守夜的云翳跟云爾就都被洛云橫打發去休息了.

母子倆在床上靜靜地躺著.云落也許是這一路上從大烈趕過來舟車勞頓,因此很快就在洛云橫懷中睡著了.

就在這時,外頭響起了敲門聲,有些輕.不過洛云橫還是害怕這敲門聲將云落給吵醒,因此就眼疾手快德爾捂住了云落的耳朵,隨後對門外的人說道:"誰啊,進來吧."

門于是就被推開了.洛云橫借著月光並看不清楚眼前的這個人是誰,因為他是背著光的.還以為是云翳有什麼事情要跟自己稟告,因此洛云橫就低聲對著人說道:"有什麼急事麼?!若是有,你在門口等我一下,我馬上就來."

然而讓洛云橫覺得有些奇怪的是,當她說完了這番話之後,眼前這個男人卻沒有任何動靜.洛云橫這才察覺出來一絲不對勁,于是就眯著眼睛在黑暗中打量了眼前的男人一會兒,發現這個男人跟自己記憶中云翳的身材很有出入,于是就皺眉說道:"你是誰?!!!"

然而回答洛云橫的並不是任何聲音,而是此人突如其來的攻擊.由于這人實在是來得太過突然,而洛云橫也沒有料到他會突然出手,因此在這時候也只能躺著等著被砍.

主要還是眼前這人的功力,似乎並不差.

然而就在這匕首馬上就要觸碰到洛云橫身上的時候,洛云橫就感覺到眼前一個小小的身影擋在了自己的身前,隨後是一聲有些痛苦的悶哼聲.

這還用說麼,自然就是云落代替洛云橫擋住了這麼一刀!!

洛云橫不禁在心中有些暗暗罵這個傻孩子還真是……她胸前有肉不怕砍,可是云落從小就是她手心里面的寶貝,從小都是被當成心肝兒寶貝大的,這會兒乍然被砍了一刀,洛云橫只覺得心中怒火中燒.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一十二章:新秀輩出
下篇:第三百一十四章:誰傷我兒子我跟你拼命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