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一十二章:新秀輩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一十二章:新秀輩出

小小年紀就已經如此,長大以後必然是要稱霸天下的,只怕是烈西曉也比不過自己的這個兒子.

云落眯著眼睛看了風清云一會兒,那表情跟之前洛云橫看著他的如出一轍,只聽他也十分不悅地對風清云說道,"我皇娘在此為你們這些人維持秩序保住內庫,你們非凡不感激,還伙同這樣的內奸來陷害我皇娘!!"

小小年紀,竟然已經有這樣的勇氣來跟這些人叫板.內庫的弟子們此刻也都開始一議論紛紛,一邊是證據,另一邊是敬重已久的長老,到底誰是真誰是假,根本就無法分辨.

最後還是風清云身後一個從小被風清云呆在身邊的一個弟子說道:"我可以作證……師父他一開始就已經存有異心了."

今天的變故實在是太多,都已經讓人有些反應不過來了.這個弟子的確是一早就已經跟著風清云的,風清云對他十分信任,沒想到他現在竟然會站出來指證風清云.

"長老他,其實早就已經跟一些神秘人有所聯系,那些人經常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內庫,我有時候不小心會看見,但是長老從來也不會讓我知道這些事情.我只是曾經聽過他們爭執,說是要將顧總管如何……然後顧總管就失蹤了."

這弟子說著,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有些痛苦,"原先我以為,長老一定不會對顧總管下手的,可是誰知道在那天以後不久,顧總管就消失了.而且顧總管消失的那天,長老還讓我早些休息,似乎是故意不想讓我知道一些什麼."

原先風清云還有什麼話可以說,但是現在卻也無言了.其實這些事情一早就有不少長老們知道,但是現在他萬萬沒想到,顧總管是被弄走了,但是洛云橫卻又出現了.

"事已至此,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要殺要剮,隨意吧."

風清云到現在還橫著脖子,不願意松口說出一點兒顧顯的下落.

洛云橫冷笑著看了風清云一會兒,隨後說道,"你是不是以為,只要你不肯說出顧顯的下落,我就不敢講你怎麼樣?!"

風清云心中一驚.他的確是這麼想的.平西王手中還有兵權,牽一發而動全身,因此洛云橫現在就對平西王下手的可能性並不大.這樣一來,洛云橫想要早一點找到顧顯的下落,就只能恨自己合作.

原先風清云已經打算地很好,只要他一直都不肯說出顧顯的下落,洛云橫就不能也不敢將他如何,可是現在看起來卻並不像是這樣.

洛云橫冷笑了一聲說道:"如果你真的這麼想,那你就大錯特錯了.你的這條命,留著或者是不留著,對我一點兒意義都沒有.就算是你現在說出了顧顯的下落,我也並不會相信你.所以放棄吧,若是你還想活命,那就只能祈禱下輩子別再做什麼壞事被我給抓到了."

說著,洛云橫就對自己身後的云翳使了個眼色.云翳自然知道洛云橫的意思,于是就帶著人將已經失魂落魄的風清云給帶了下去,預備著能審問出一些東西就好,要是問不出,就處死算了.

等到風清云被帶下去了以後,洛云橫就看著眼前其他的長老,還有這些弟子們,淡淡說道,"我不管你們曾經是什麼樣的人,但是現在既然已經在內庫里,就必須對內庫內有二心,否則你們的下場將會和風清云長老一樣.不相信的,大可以試一試."

沒有人會想不通去試一試這樣的事情,尤其是看到了云落之後.看這位年幼的皇太子的樣子,似乎是對自己的皇娘十分維護的,要是他們真的有什麼二心,只怕還沒能有所行動,就要被這為皇太子粘成粉末了吧.

想到這里,這些人就都十分識相地對洛云橫表示以後再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風清云就是他們的前車之鑒.

滿意地點了點頭,洛云橫就牽著云落的手進了屋子.

洛云橫牽著云落的手回到了房中,至于外面的亂局,則是交給了云翳跟云爾處理.

云翳與云爾不愧是洛云橫的左膀右臂,沒多久就從外面回來說,說是風長老此時已經被關進了內庫的地牢,而其他長老們目前還找不到他們跟風清云同流合汙的證據,不能一同處理,于是就先軟禁起來了,外人要是問起來,就說是他們現在正在抓其余內奸呢.

洛云橫坐在桌邊一邊親自給自己的寶貝兒子喂著金桔紅豆沙,一邊淡淡點了點頭,"做的不錯."

云爾跟云翳兩個人得到了洛云橫的贊賞,又想起了這幾日里接二連三發生的事情,此刻不禁松了一口氣.現在總算是將內庫里面的蛀蟲給抓出來了,現在當務之急就是找到烈西曉跟顧顯,然後再將平西王處置了.

"皇娘,兒臣現在暫時不想動平西王."云落一邊吃著洛云橫喂到了嘴邊的紅豆沙,一邊淡淡說道.

洛云橫有些意外地看了云落一眼,隨後用手邊的帕子給云落擦了擦嘴說道:"朝中的事情,為娘既然已經交給你這個太子全權管理了,你就自己做主便是."

云落微微一笑,看起來心情不錯.雖然他並不怎麼喜歡吃什麼金桔紅豆沙.

不過就像是要故意捉弄自己的兒子似得,給云落擦完了嘴巴之後,洛云橫繼續端著碗筷給云落喂紅豆沙.看得出來云落此時的眉頭皺著,十分不開心,不過還是張嘴吞了下去.

怎麼說也是洛云橫親手喂的,就光是沖著這個,也沒有理由不吃下去.

"那接下來該怎麼辦?!那些長老還留著麼?!"云翳比較細心,于是就率先問道.

"先留著吧,等我把小叔找回來,再問問他打算如何處理."

云爾跟云翳得了洛云橫的命令,于是也十分識相的退下去了.

一時間,房中又只剩下了云落跟洛云橫兩個人.

云落實在是有些忍耐不了這紅豆沙甜膩膩的味道了,于是在洛云橫還想將勺子遞到他嘴邊的時候,突然跳下了凳子,開始仔細看起了這房中的布局.

"當日顧總管消失的時候,聽說這房中是亂得一團糟?!"云落一邊王里間走去,一邊對洛云橫問道.

還真是改不了的人小鬼大.雖然覺得兒子現在不是那麼可愛,不過看在他面無表情的時候還真是挺帥的樣子上,就回答道云落道:"是啊,一片狼藉.還有一些打斗的痕跡.是云翳告訴你的?!"

"是云爾."云落一邊回答,一邊還不忘了給云爾說兩句話:"其實云爾此人粗中有細,別看平時是有些迷糊,還大大咧咧的,但是在某些事情上面,他看得比云翳更加通透."

洛云橫微微一笑,說道:"說到底,其實云爾也是你在我身邊的小內應吧?!"

云落的臉上難得閃過了一絲尷尬.洛云橫不禁失笑,上千一把掐住了云落的腮幫子笑著說道:"你說你小小年紀裝什麼老成,平時給為娘的撒個嬌不是就挺好麼?!不過,話說回來,你是覺得這房中有什麼問題?!"

云落有些不大高興地將洛云橫那只一直在鍥而不舍地蹂躪著自己腮幫子的手扒拉下來,隨後淡淡說道:"云爾給我的信上說,那一日顧總管得兒房間是從內一直亂到了外頭.這應該不會是自己一個人可以造成的吧?!就算是跟人打斗也就罷了,可是怎麼打斗還能將那些巷子櫃子的,都給打得滿地都是嗎?!"

之前洛云橫一聽說顧顯失蹤之後,其實心中就有些慌,于是也沒有來得及仔細看屋子里面的情形.這也還好是云爾注意到了這些,否則還真是不知道該如何從中尋找線索.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懷疑小叔在被帶走的那一天,有人還趁機搜查過小叔的房中?!若真是這樣的的話,小叔有什麼可以讓他們搜查的呢?!"洛云橫摸著下巴開始仔細地回想起來.

云爾則是已經緩緩在房間里來回踱步了,一邊走著,一邊打量著四周,突然開口問道:"必定是什麼顧總管有但是別人卻沒有的東西."

"難不成是總管信物?!"洛云橫猜想到.不過這樣的猜想很快就被洛云橫自己給否定了.因為總管信物自從顧顯成為了內庫總管之後,就一直都保存在藏寶閣.這件事情,這些長老們應該也是知道的.

既然對方跟風清云那麼熟悉,那麼應該也知道這掌門玉佩並沒有在顧顯的身上.

所以,他們要找得兒東西,應當是其他的什麼寶貝才是.

想到這里,洛云橫就禁不住微微皺眉.顧顯此人一向都是較為低調的,也沒有什麼收藏東西的愛好,更是不願意接受別人的東西.既然如此,還有什麼是可以讓顧顯破例收下,而且還是那樣能引人矚目的東西.

云落見到自己的皇娘已經開始發呆,忍不住覺得有些無奈,于是就對眼前的洛云橫說道:"皇娘,你這樣想要想到什麼時候去?!"

洛云橫有些不滿地瞥了云落一眼,說道:"我要是不這麼想,難道還跟你似得,隨隨便便就把人的房子給弄得灰飛煙滅了?!"

云落雙手抱胸,十分不屑地說了一句:"誰讓他的房子就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一十一章:掌門信物
下篇:第三百一十三章:自學成才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