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零七章:頭上一個忍字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零七章:頭上一個忍字

"調查什麼,到底是哪個混蛋拿走了拿東西?!"洛云橫反問道.

云翳閉口不言了,他倒是也知道現在這東西只能是在風清云的手上,再去其他地方調查根本就是徒勞無功的.

"那我們總也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吧."云爾氣鼓鼓地說道:"光是就這麼一回事兒就已經如此憋屈了,要是我們繼續忍著,回頭第二回第三回,我們又應該怎麼辦?!"

"我看著倒是一件好事."就在云爾跟云翳各自有著自己的想法而開始爭執的時候,洛云橫突然開口說道:"風清云那個老家伙,我想要調查他已經是很久了.正好可以借著現在的這個機會.這樣吧,你們下去准備准備,今天晚上我們就准備著夜探."

云爾一聽說洛云橫總算要調查這個風清云了,還挺有些乾淨,不過還是不忘了對洛云橫說道:"宗主,我們我們這一次將那個老狐狸從內庫里面揪出來之後,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

"不可."洛云橫微微皺眉.

云爾十分不解地說道:"這樣的人為什麼還要留著啊?!云爾不懂,您明明就懷疑東西就是他拿的,而且這個人還跟顧總管的失蹤脫不了關系."

洛云橫點了點頭:"的確是這樣,但是你要記住,咱們就算是有任何的猜想,都不能輕舉妄動.若是他真的跟小叔的失蹤有著緊鑼密鼓的聯系,我自然是不會放過他的.但是卻不是現在."

看著洛云橫那堅定的眼神,云爾跟云翳對視了一眼,倒是覺得放下心來了.看洛云橫現在這個樣子,也是發誓要根風清云這幫人一斗到底了.

到了晚上的時候,云翳負責在顧顯的小院子里把守著,因為不能讓那些人知道洛云橫沒有再院子里.而云爾則是跟洛云橫兩個人穿上了夜行衣,打算出門調查去了.

云翳有些擔憂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說道:"你們此去可一定要小心行事啊."

"放心吧."云爾伸手拍了拍云翳的肩膀.洛云橫此時也剛剛換好了衣服從房中走出來,看到云翳那滿臉擔憂的樣子,就忍不住上千對云翳說道:"放心,船到橋頭自然直."

云翳無奈,也只能目送這這兩個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洛云橫跟云爾兩個人出了院子之後,先是去了藏著所謂總管信物的藏寶閣去看了一下.只見這個藏寶閣昨日的確是北打一把大火燒掉了一些,不過仙子阿收拾過了之後看起來是好了一些.

風清云還說除了總管信物之外並沒有丟掉什麼.可是事實證明現在這個藏寶閣根本就已經被毀了一小半了.可見並不是沒有丟了什麼,而是已經丟掉的東西,那些長老們根本就不在意罷了.

想到這里,洛云橫不禁覺得怒火中燒.顧顯無怨無悔地守著內庫,為內庫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可是這些人卻在干什麼?!就在顧顯不在的時候將整個內庫攪得天翻地覆.

一想到這里,洛云橫就覺得內心無法接受.這些人怎麼能這樣下得去手.

不能再多想了.洛云橫反映了過來,立刻沖進了這已經沒有什麼阻攔的藏寶閣里.索性藏寶閣里面的損失倒是不算慘重,只是燒毀了一些書籍罷了.洛云橫一個個櫃子看過去,只見果然在一個鬼子面前看到了這櫃子是開著的,並且看這樣子根本就是用鑰匙給打開的,一點兒被撬過的痕跡都沒有.

洛云橫皺眉看著眼前的這個櫃子,更加覺得這些人實在是太過分,因此就忍不住在櫃子上用力錘了一下.

櫃子應聲倒下了,將洛云橫身後的云爾嚇了一跳.云爾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此時的洛云橫,有些明白不過來為什麼洛云橫突然就生了這麼大的氣.

洛云橫看完了整個藏寶閣,發現一點線索都找不到之後,就對身後的云爾說道:"看樣子這些人是早就已經算計好了的.我們在這兒不能發現什麼,只能去那老頭子的院子里調查."

說來也巧,今天晚上風清云被他的師弟,以及一些其他的長老都給叫過去,估摸著是去商量些什麼事請.

洛云橫跟云爾兩個人站在屋頂上眼睜睜看著風清云就從他們的腳下走過去,那樣子,若是不知道洛云橫的,還真的以為風清云就是內庫的總管了.

云爾忍不住在一旁說了一句:"簡直就是小人得志,不要臉!!"

洛云橫瞪了云爾一眼,讓云爾此刻不要發出聲音.云爾就只能心不甘情不願地閉上了嘴巴,憤憤地看著風清云就這麼從她們的面前走過去.

等到風清云走遠了以後,洛云橫就帶著云爾潛進了風情云所在的院子里,並且低聲對云爾說道:"他現在出去,正是我們行動的好時機,難不成你還想要他回來,發現我們不成?!"

云爾自知自己的確是沖動了一些,于是也就閉嘴不說話了.

云爾見洛云橫一間間屋子地找,忍不住說道:"這麼找下去要找到什麼時候啊?!"

洛云橫回頭看了云爾一眼,愣了一會兒,隨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似得,對云爾說道:"還是你考慮周到.走,我們去風清云的書房."

"不應該是臥室麼?!"云爾有些不解地說道.因為如果換做是他自己的話,他一定會將東西放在自己的枕頭下面,如此一來就連睡覺也用不著擔心被人給偷了.

"肯定不是."但是云爾的這個想法卻被羅云額很難過無情地否定了.只聽洛云橫對云爾說道:"有這樣的東西放在臥室里做什麼?!那樣的話我隨便派一個進來給她打掃屋子不就可以發現了?!肯定在書房."

最重要的是,她總覺得這個風清云應該還會跟什麼人有所往來,這樣的證據最好是可以在書房里面找.

無奈,云爾于是就之恩能夠跟著洛云橫走進了書房當中.

洛云橫走進書房之後,就立刻轉過身關上了門,但是卻有打開了窗戶.

見到云爾似乎是想要吹火折子,洛云橫連忙將云爾手中的火折子給搶了過來一把扔掉,恨鐵不成鋼地看著云爾說道:"難懂礙事想讓更多人知道我們此刻在這里面嗎?!"

云爾扁了扁嘴:"可是這樣的話,我們要如何將這個證據找出來?!"

洛云橫輕輕歎了一口氣說道:"沒辦法,也只能先這麼找了.誰讓人家是在暗處的,而我們確實在明處的呢?!"

云爾看了看黑漆漆的書房,有些不能理解他們怎麼就是在明處了?!不過既然洛云橫已經這麼說了,他也就順著洛云橫的話點頭.

洛云橫開始一個個抽屜櫃子地翻看起來.而云爾也幫著開始查找了起來.只是這風清云的書房實在是太過于龐大,沒一會兒就吧云爾給累趴下了.

云爾蹲在地上看著還在忙活的洛云橫,禁不住歎了口氣說道:"宗主,可見這里面並沒有我們要找到的東西啊."

洛云橫微微皺眉,隨後將云爾從地上拉起來,忍不住說道:"你墊在屁股下面的是什麼東西."

"哦,,這些啊."云爾從自己的屁股下面抽過了一些書信出來,在洛云橫的面前晃了晃:"這些書信就是這麼明著放在桌子上的,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難題吧?!"

洛云橫深深地看了云爾一眼,隨後微微一笑,對云爾說道:"云爾,我該怎麼說你呢,你簡直就是我的福星!!"

云爾一愣,隨後抓了抓頭有些不解地問道:"這是,怎麼了……"

然而洛云橫已經沒有什麼心情再去關心云爾此時的感受了.她蹲在了云爾的身邊,開始十分認真地看起了這些書信來.

這一堆的書信里面,前面幾張個後面幾張的確只是普通的書信,但是中間這幾張卻是大有問題.

"好個老狐狸,最危險的地反就是最安全,恩?!"洛云橫一邊說著,一邊將這些書信都拆開仔仔細細地看了起來.

只是天不遂人願.這洛云橫剛剛拆開了一封書信打算好好看看的時候,負責在一旁望風的云爾就戳了戳洛云橫的胳膊,小聲說道:"宗主,似乎是有人回來了."

洛云橫一聽這話,也開始變得十分警惕.她左右看了看,最後將眼神定格在了門口.

洛云橫用內力仔細地聽著門外的動靜,發現的確是風清云跟他師弟正往這邊走過來,估摸著再走兩步就到了院子門口了.

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于是洛云橫飛快地將自己的懷中的那些書信一把抱住,隨後就從窗戶里面施展輕功飛了出去.

云爾就緊跟在洛云橫的身後飛了出去,在經過風清云上方的時候,還忍不住踹了風清云一腳.

風清云肩頭吃痛,皺眉看了一眼這兩個人離去的方向,發現正是洛云橫的院子所在的方向.

風清云說了一聲不好,連忙跑進了自己的書房里面一看,只見原本整齊乾淨的書房現在確實一片狼藉.書信跟書籍現在都已經被人丟在了地上.

風清云的師弟進來看了一眼,隨後就皺眉對風清云說道:"這到底是誰干的,實在是他大膽狂妄了."

"還能有誰."風清云黑著臉沉聲說道.

說完了這番話之後,風清云就找到了洛云橫的住處,甚至還來不及通告一聲就闖了進去.

云翳一邊使勁攔著,一邊對眼前的風清云說道:"風長老這是怎麼了,怒氣沖沖的,莫不是遇到了什麼煩心事?!這兩天聽說風長老一直都在為了掌門信物的事情而操勞,還是要注意一下自己跌身體啊."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零六章:所有人都失蹤
下篇:第三百零八章:風長老有問題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