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零六章:所有人都失蹤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零六章:所有人都失蹤

是有大事發生?!還是跟大烈有關?!

跟大烈有關倒是的確可能的,因為顧顯的失蹤跟烈西曉得失蹤,一前一後,但是洛云橫總覺得這兩個人的失蹤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現在看到顧顯留下的這個字,她更是在心中堅定了自己的直覺……

第二天一大早,洛云橫是被外面的響動給吵醒的.

云翳早就已經在門口等著了,聽到了房中洛云橫穿衣的響動,便隔著門對洛云橫說道:"宗主,您還是快點兒出去看看吧."

"發生什麼事了?!"洛云橫有些不耐煩的問道.昨晚上她為了顧顯留下的那個字,一直都沒有睡好,再機上昨晚上又喝了那許多酒,到現在頭還是昏昏沉沉的不舒服.

云翳無奈,只能對洛云橫說道:"是……是說內庫藏寶閣失竊了."

"什麼?!!!"洛云橫將衣服快速穿好,隨後打開房門皺眉對眼前的云翳說道:"藏寶閣怎麼會失竊的?!丟了什麼東西?!"

云翳聳了聳肩說道:"宗主您也知道,屬下對于內庫之中的實情都不是十分了解.據說這藏寶閣就是在昨晚上宗主您宴請賓客的時候失竊的.現在長老們正在前廳議事,吵得不可開交.我已經讓云爾先去探聽一下消息了.估計過一會兒,風長老他們的人就會過來請您過去了,還是快些准備一下吧."

說話間,云爾也已經回來了,只是臉上的表情十分難看,像是被什麼人給戳中了痛楚一樣,黑著臉不說話.

云翳忍不住伸手拍了云爾一下:"不得無禮."

無奈,洛云橫到底也是他們的頂頭上司.于是云爾就只能氣沖沖地對洛云橫說道:"宗主,我看咱們還是別當什麼勞什子總管了.您都不知道現在他們都在前邊說您什麼呢……"

"他們說什麼了?!"不同于云爾的憤怒與云翳的著急,現在洛云橫倒是還穩穩當當的,甚至給兩個人各自倒了一杯茶,慢條斯理地說道:"什麼事情至于你們如此慌張?!"

洛云橫是不喜歡這兩個人這樣一驚一乍的樣子的,因此在看到這兩個人如此表現得時候,有些不太高興.

云翳無奈,云爾則是已經臉漲得通紅了,嚷嚷著說道:"那些長老們都是被豬油蒙了心啊!!他們竟然說宗主你故意在那個時候舉辦宴會,那就很有可能是在為那些小賊提供機會.他們還說,原本內庫跟你的關系就不大,這次你還想要當上這總管的位置,誰知道你是不是想要中飽私囊.更有甚者,說顧總管失蹤就是你搞的鬼!!"

云翳聽了云爾說得這些話,也不禁覺得有些意外.說實話,這一次這些長老們這樣的行為實在是做得有些過頭了.

洛云橫倒是還穩當,一直都在慢條斯理地喝茶,似乎是並沒有將云爾說得這一切都給聽進去.

云爾大急,于是就忍不住對洛云橫說道:"宗主,難道您就不打算管管這些人嗎?!"

"如何管?!"洛云橫總算是開口了,對云爾反問道.

云爾一時間也有些語塞.的確,現在洛云橫雖然是霸占著總管的位置,但是那些長老們存心想要對付洛云橫,洛云橫還能怎麼辦?!

正在這幾個人都有些猶豫的時候,門口傳來了一陣十分急促的腳步聲,聽聲音應該不只有一個人過來了.

洛云橫微微一挑眉,笑著說道:"看來該來的還是要來的,躲也躲不過."

洛云橫的話音剛剛落下,院子門口就出現了許多了,那些個長老們自然是首當其沖走在最前面的,帶頭的就是風清云.

真可笑,這個昨晚上還是嫌疑最大的人,現在卻已經反過來帶著整個內庫的人開始懷疑自己了.

風清云看了看院子里的三個人,隨後對洛云橫說道:"總管昨晚睡得可好?!"

洛云橫微微一挑眉:"風長老帶著這些人興師動眾地到我院子里來,不會只是想要問我昨晚上有沒有睡好那麼簡單吧?!"

風清云被洛云橫搶白了兩句,只覺得面子上有些掛不住,不過還是笑著說道:"我們做屬下的,關心一下總管的生活,總是應該的.對了,昨晚上咱們內庫發生了一件大事,不知道總管此刻,聽說了沒有."

說著,風清云還故意轉過頭去看了一眼此時正在洛云橫身邊瞪眼的云爾.

云爾差點兒就忍不住上千跟風清云爭執起來,不過還是被洛云橫給攔了下來.

洛云橫笑著對風清云說道:"那還真是要多謝風長老的關心,昨晚上喝了點酒,倒是睡得不錯.只是不知道風長老對這個答案還滿不滿意."

風清云干笑了兩聲:"總管能夠高枕無憂,那自然是好的.只不過眼下卻還有一件事需要總管來處理."

洛云橫微微一揚下巴,那樣子是讓風清云有話快說.

風清云于是就說了出來:"昨晚上內庫失竊,咱們最為重要的寶貝丟了,這件事,我想總管有必要知道,因此我現在特地前來告知."

"哦?!"洛云橫挑了挑眉說道:"但不知是什麼樣的寶貝,能讓長老們如此緊張."

"實不相瞞,這寶貝便是前任總管留下的,用來繼任下一任總管的信物."風清云淡淡說道.

洛云橫差點兒就笑出聲來了.心說你們這些老東西,別是自己監守自盜,然後又將髒水都潑到了我身上來吧.

風清云見到洛云橫西安愛著將信將疑,甚至還有些不快的眼神,一瞬間有些閃神.因為眼前的這個女子似乎並沒有想象當中那麼好糊弄.

"我倒是不明白了."洛云橫說著,雙手抱胸在風清云的面前緩緩踱步:"有這樣的東西,不是應該交給我保管麼?!作為大長老,風長老你為何自己藏著,現在弄丟了反而又到我這里來興師問罪."

風清云被洛云橫說得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的,十分過不去.就在這時,風清云身後的一位長老十分不客氣地對洛云橫說道:"你少在這兒指責他人.分明就是你趁著顧總管突然消失,來霸占了總管的位置,現在又想辦法偷走了總管的信物,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永遠掌管著內庫了嗎?!"

洛云橫不屑的冷笑了一聲說道:"說實話,就你們則亂糟糟的內褲,要不是看在我小叔的份上,我是看都不會多看一眼的.如今我留在這里只是為了我小叔,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心里在想些什麼東西.你們一個兩個的,都是如此希望得到總管的位置,趁此機會在我身上潑髒水也不是沒有可能."

洛云橫越說,她就注意到風清云的臉色越白.

洛云橫心說你個老狐狸總算是讓我給抓到了把柄了,于是就對眼前的這些人說道:"同樣是內庫的人,我就連總管信物這東西的存在都不知道,某些人知道了卻又丟了.這種情況下,該懷疑誰該調查誰,你們難道還不清楚嗎?!!!"

這些弟子們被洛云橫幾句話問得有些啞口無言.風清云此刻也反映了過來:"你胡說!!我風清云在內庫做了這個長老幾十年,何曾干過這樣的事情?!!!"

洛云橫微微眯起眼睛看著眼前的老頭子,冷冷一笑:"好啊,既然你說你沒有做過,那我們就來賭一回吧."

風清云一愣,隨後急忙說道:"你想要怎麼賭?!"

"若是在三日之內,我可以將這個總管信物找到,那麼身為長老保管不利,你就要失去長老的位置.可若是三日之內,我不能找到這東西,那我就自己退出!!"

洛云橫的話音剛落,馬上就開始有弟子跳出來反對了:"這怎麼可以?!!!"

洛云橫回頭看向了這個弟子:"為何不可?!"

弟子十分義正言辭地回答道:"若是這信物真是總管您偷得,那麼您想什麼換回來也不過就是時間問題.可是這樣一來,風長老就必須離開這里.您不覺得這對于風長老來說泰國不公平了麼?!"

洛云橫那個險些笑出聲音來.自己被誣陷成了這樣,居然還有人會威脅自己,用道德綁架自己,這還是她頭一次見到.

因此洛云橫就對眼前的這個弟子說道:"別擔心麼,你們大長老不是認定了這會是我做的麼?!那不如我們就換一個鄙視方法好了,若是風長老可以證明這信物就在我手上,我自動退出,若是不能證明,那風長老還請便,如何?!"

弟子看了看風清云,又看了看眼前的洛云橫,好似也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了,于是就退到了一邊.

風清云微微一愣,隨後也點頭答應道:"好,既然如此,按我就跟你比試.這鄙視過程中,若是有人耍陰招,那就必須先行滾出去!!"

洛云橫似笑非笑地看著風長老說道:"這倒還是我第一次見到風長老在人前說這樣的話呢,真是一點兒修養家教都沒有."

風長老再次笨哦洛云橫氣得不輕,于是就帶著人氣沖沖的走了.

洛云橫跟云爾云翳兩個人站在原地看著風清云就這麼離開,云爾忍不住開口說道:"哼,這老東西,仗著自己對內庫勞苦功高,就像在背地里做些小動作.只可惜還是有些太過蠢笨了.總管信物這種沒什麼用的東西,哪去了又有什麼用."

"你不會明白的."洛云橫淡淡說道:"就算是掛個虛名,對于他們亂說也是很好的.可是對于我們來說,或許就會覺得這些人實在是太過于蠢了."

說完這話,洛云橫就回到了自己的房中接著休息.云翳有些不解地問道:"不出去調查一下麼?!"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零五章:小叔的東西
下篇:第三百零七章:頭上一個忍字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