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零五章:小叔的東西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零五章:小叔的東西

洛云橫成為了內庫總管之後,又讓人將自己顧顯當中的東西都給仔細檢查了一遍,看看有沒有什麼東西還是缺少的.

不過其實顧顯的房中擺設還是十分俱全的,所以現在洛云橫住在這兒,可是比原先那飄飄蕩蕩的日子過的好多了.

洛云橫將幾個長老們都請下去了之後,就讓云翳跟云爾一左一右坐在了自己的身邊,開始開小會.

云爾還是那麼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但是云翳卻變得異常認真.他十分敏銳的感覺到了身邊的變化,于是就對洛云橫說道:"這些長老們就算是現在對您唯唯諾諾的,但是背地里卻還不知道要出什麼樣的幺蛾子,還是小心為上."

洛云橫淡淡點頭,一邊給眼前的兩個沏茶,一邊淡淡說道:"所以我要你們幫我去辦一件事."

"什麼事?!"云翳問道.

難不成洛云橫現在才剛剛成為內庫的總管,就要開始嘚瑟了?!

然而事情永遠都是出乎云翳的預料的.只見洛云橫從他們之前帶來的包袱里拿出了一小瓶,黃色的小藥瓶子,塞進了云翳的手里,對云翳十分認真地說道:"從現在開始,我要你幫我去做一件事."

"何時?!"兩人都同時看著洛云橫.

洛云橫伸出了纖長的手指點了點云爾說道:"你去告訴那些長老們,就說今天是我第一天成為了內庫總管的日子,因此晚上我要大擺筵席慶祝,你讓他們要務必到啊."

云爾點了點頭,這倒是不算是什麼很難的任務啊.只是有些尚不清楚現在這洛云橫的葫蘆里買的什麼藥.

洛云橫交代完了云爾以後,就又對身邊的云翳說道:"云翳,恐怕這次的事情還是要靠你."

"什麼事?!"被這麼一說,云翳莫名其妙變得開始有些緊張了起來.

誰知洛云橫卻只是對云翳說道:"神不知鬼不覺地下毒,不能被任何發現."

云翳接過了洛云橫手中的小瓶子看了看,發現這正是慕容回春給他們的,據說就那麼一兩滴就可以讓人口吐真言的藥物.

只是一直都沒有嘗試過,所以也不知道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云爾也十分好奇地看著云翳手中的小瓶子,隨後微微一笑說道:"果然有些事情還是要讓你去辦最合適不過了.

云翳無奈地看了云爾一眼,淡淡說道:"真希望你剛才說的這句話並不是出于同情."

云爾嘿嘿一笑,隨後就帶著洛云橫的命令前去通知長老們,晚上在花園中好好吃頓飯,就在府中的湖心亭.

這些長老們,對于他們來說,只要總管的位置不是自己的,其他的又何妨?!

因此這一次,他們也沒有過多咀嚼,點頭就答應了,並且晚上來的時候一個個臉上的神情都還是比較輕松的.

云爾給他們都各自安排了吃食,以及酒水.藥物早就已經被云爾下到了那些酒水當中.現在只要他們喝下去就可以了.

而云翳則是負責消除他們心中的不信任.畢竟現在洛云橫對與他們來說還只是一個外人而已.外人宴請他們,誰又知道會不會是鴻門宴?!

為此云翳特意准備了一些陰陽膽的酒壺,這樣一來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讓他們喝下這些藥.

洛云橫換了一身衣裳,現在一身白色華服十分端莊地坐在上座,一只手托著下巴有些慵懶的看著下面的這些人.

風清云見云爾特地給自己倒了酒,知道云爾是洛云橫身邊的人,竟然肯這樣為自己服務,元貝心中那有些別扭的感覺,現在也減輕了不少,于是就笑著端著酒杯對洛云橫說道:"這一次可真是要恭喜長公主了.長公主才智過人,我等實在是佩服啊."

這些長老們看見風清云如此說了,于是便也紛紛站起來附和著開始對洛云橫說好話.

洛云橫聽得心中冷笑連連.其實說白了,這些人現在這表現,雖然聽起來實在恭喜自己這個總管的,但是實際行動上卻還對風清云馬首是瞻.

這樣下去,可不是什麼好事情.到時候就算是顧顯回來了也難免還是會有些隱患.

洛云橫端著酒杯站了起來,十分官方地對眼前的風清云舉杯:"風長老實在是太客氣了,其實要論資曆,我倒是遠遠不及風長老的."

這話還真是讓洛云橫說到了骨子里去了.要不是洛云橫今天突然出現的話,現在這個內庫總管的位置恐怕早就已經是風清云的了.而且這些人對風清云這言聽計從的樣子,根本就沒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想到這里,洛云橫不禁冷笑了一聲.好個風清云,估計是想要從根本上架空自己了.

酒過三巡,洛云橫因為擔心顧顯,再加上被風清云好一頓刺激,現在心情算是廢了.

只是上座的洛云橫想要離場,但是戲卻才剛剛開始.這些長老們現在臉上的表情都有些微紅,一看就知道這些人估摸著今晚算是喝高了.

"還要倒酒嗎?!"云翳不動聲色的在洛云橫耳邊說道.

洛云橫微微一笑,隨後輕輕擺了擺手.

再看此時的這些人,一個兩個都開始高談闊論了起來,看樣子那酒勁是已經開始上來了.到時候就要看慕容回春的藥效果如何了.

洛云橫將手邊的一壺酒王云翳的方向推了推,隨後對著風清云眨巴了眨巴眼睛.云翳會意,于是又將這麼整整一壺酒給風清云給換了一下.

風清云此時頭發有些亂,臉色通紅,看起來的確是喝多了酒了.洛云橫于是就從上座走了下來,走到了風清云的面前,低聲在風清云耳邊說道:"風長老,您還好吧?!"

風清云一愣,隨後馬上搖了搖頭.

洛云橫微微一笑:"無妨,有什麼樣的話,就說出來吧."

大概是借著酒勁兒,還有就是因為自己現在的腦子也不是太糊塗了,竟然都忘了說話了.風清云指著眼前的洛云橫,眯著眼睛看了看,隨後就開始開口胡說八道:"你怎麼在這兒?!"

洛云橫語氣放軟了一些說道:"就這麼一會兒都不行嗎?!風長老,你把我當成了誰了?!"

風清云被洛云橫這麼一提醒,有些不確定地看了看子看洛云橫,隨後又搖搖頭說道:"不要來找我……當年我也並非故意.包括今時今日,我…………"

洛云橫微微眯起了眼睛,此時眾多長老當中已經有不少人都開始蠢蠢欲動的.他們一個個都開始說起了彼此之間的往事.而最讓洛云橫引起注意的就是風清云.

很顯然這個風清云,現在他正在努力維持的真相背後一定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東西.

想到這里,洛云橫就走到了長老的面前,笑著說道:"不知道長老您對于今天發生的實情,可有何感想呢?!"

風清云愣住了,有些茫然地看了洛云橫一會兒,隨後就突然跟發狂了似得對洛云橫大聲說道:"又是二十年前!!你不知道,是他們,是他們再次出現了,所以顧總管才會被擄走啊!!"

風清云在總管繼任的宴會上瘋瘋傻傻說了那麼一番話之後,就倒頭暈了過去,誰也不知道這是為何.

洛云橫在宴會結束後,回到了顧顯的院子里.此時云翳跟云爾兩個人也已經在院子里面等候著了,臉上神情十分嚴肅.

"你們都看到了."洛云橫淡淡說道.

雖然此時從洛云橫的表情當中看不出什麼不對勁的,但是云翳跟云爾兩個人十分清楚,今天風清云的所作所為,已經足夠讓洛云橫對這個人引起懷疑了.

云翳忍不住開口說道:"這個風長老看起來根本就有貓膩啊."

洛云橫一擺手,讓云翳不要再多說了,隨後又轉過頭看向了云爾說道:"你們做這些事,沒讓人發現吧?!"

兩人都十分鄭重地搖搖頭.

洛云橫松了一口氣,隨後輕聲說道:"都先下去休息吧,記住不要讓任何人察覺出不對勁來.我要一個人靜下來好好想想."

于是云爾跟云翳兩個人就都告退了.只剩下洛云橫一個人還在房中.

風清云今天的所作所為,的確是有些可疑的,但是要真的以此來證明顧顯的失蹤就是跟風清云有關,這卻又有些不足.很明顯風清云這老頭子一定還瞞著什麼,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要把這老頭心中的秘密給挖出來.

洛云橫在房中反複踱步,只覺得房中燭火明明滅滅,引得人心里更加不舒服起來,于是就有些沒好氣地走到了燭台前面,想著索性把蠟燭熄滅了躺倒床上好好想想這一切.現在許許多多不同的事情跟思路在洛云橫腦袋里纏繞著,實在是亂的很.

只是洛云橫剛剛走到了燭台前,就看到了燭台下面的一點點血跡.

這燭台是放在距離門口很近的一張桌上的,之前洛云橫一直都沒有注意到國這個角落的地方,因此就沒讓人來打掃過,卻沒想到這兒還有血跡.

借著昏暗的燭光看去,洛云橫的眉頭不禁微微皺了起來……因為這血跡並不是一般的血跡,而是有人用血在桌子的一只角上寫了個字.這個字不大,但是看血跡,雖說已經干涸但是卻沒有變得發黑,應當就是前段時間寫上去的.

而這個字也十分簡單,就是個大小的大字.

最後一筆畫是拖下來的,可見寫這個字的人在此時已經被沒有力氣了,又或者就是被人給--強行抓走了.

洛云橫站在原地摸著下巴,開始思索,若是這個字真的是顧顯留下來的,可是顧顯又為什麼只是留了個大字呢?!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百零四章:內庫長老
下篇:第三百零六章:所有人都失蹤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