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百章:北疆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章:北疆王

走了沒多久,洛云橫就來到了一處珠簾前,珠簾的後面有一張巨大的白玉床,里面還有人的呼吸,若是洛云橫沒有猜錯,這便是北疆王了.

洛云橫上前在珠簾面前跪下,畢恭畢敬地給北疆王行禮.

北疆王的聲音有些不耐煩:"還愣著干什麼還不趕緊上來?!!!"

不敢懈怠,于是洛云橫便急忙上前,將自己手中的藥箱子放在了地上,隨後低頭跪在地上十分認真的對北疆王說道:"陛下,能否將您的外傷之處給我看看?!"

北疆王先是被這清冷的聲音給吸引了注意力,覺得自己火辣辣的傷口也就沒有那麼疼了,于是就略帶好奇地轉頭看了一眼洛云橫,發現眼前跪著一個白衣男子,看裝束應該不像是在北疆生活了長久的人.

洛云橫跪了半天,北疆王卻像是沒有聽見她的話似得,于是就忍不住有多提醒了一遍.

此時,北疆王才想起來正事兒,于是就沉聲說道:"起來吧."

洛云橫站了起來,就看見北疆王開始脫衣服.

洛云橫一愣,心說這北疆王倒是也挺新鮮的,居然自己脫衣服,也不讓人在一旁伺候著.

北疆王自己脫掉了上衣,隨後又十分慵懶地往位置上一靠,對洛云橫說道:"若是治好了,重重有賞,若是手腳不利落乾淨趁現在就趕緊滾出去受死."

洛云橫心說這位倒是還挺挑剔的,不過還是努力調整了一下面部表情說道:"還請您放心,我一定會盡全力的."

北疆王聽了,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就眯著眼睛躺在了床上.

洛云橫傻瓜前看了一眼這位北疆王的傷勢,只見主要是傷在了胸口,而此時胸口的血肉已經有點兒模糊,但是卻只是草草地包紮了一下.

洛云橫上千開始仔細的查看起來,發現這傷口像是被什麼鐵鏈子給敲到了之後造成的,肋骨還有一個骨折的,胸前的皮肉看來也是必須要換了.

北疆王感受著洛云橫冰冰涼的手指在自己身上游走,不禁覺得舒服了許多,于是就忍不住問道:"你是誰,叫什麼名字?!"

洛云橫隨便編了個假名字就將北疆王給糊弄過去了.不過現在看來,假名字不假名字的,導師沒所謂.因為北疆王感興趣的根本就是她這個人.

雖然洛云橫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已經打扮成了一個假小子,還能被人給盯上了.

思來想去,大概是這位北疆王的口味實在是太過于獨特.

或許是因為洛云橫讓北疆王感到了太放松,沒有精力再去管那麼多了,于是就在洛云橫給他包紮傷口的適合沉沉睡了過去.

這剛好就是可以將洛云橫給殺死的最好機會.但是洛云橫思來想去,還是沒有管那麼多,而是跪在了北疆王的塌下,安安靜靜地等待著他們的主人醒來.

大約過去了半個時辰,就在洛云橫忍不住開始一邊垂著自己的膝蓋一邊開始暗暗在心里咒罵北疆王的時候,去看見北疆王猛然睜開了眼睛.

洛云橫同時也發現了,有什麼人正朝著這邊走過來.

洛云橫小心翼翼地回頭一看,只見來的是一個穿著白衣的女人.其實北疆的女人是不會穿著這樣的廣袖漢服的,而且看眼前這個女人的樣子,應該開始穿上這衣服也沒有多久.

這女子生的倒是十分不錯的,只是現在神情卻十分難堪,像是被什麼人給氣得不輕.

北疆王不禁微微一笑對眼前的白衣女子說道:"妹妹,這可已經是第三次了吧,你應該知道,我給你的時間已經到了."

白衣女子並沒有直接回答北疆王的話,而是上前仔細查看了一下北疆王身上的傷勢,隨後有些愧疚地說道:"哥哥,是我對不住你,說到底,還是我不好,非要想辦法讓他順從于我們."

"哥哥早就跟你說過那不是個一般的男人."北疆王輕輕歎了口氣說道:"也罷,既然你如此喜歡,那麼我就讓你試一試,但是現在你看到了什麼?!哥哥這身上的傷,是他造成的,哥哥便永遠也不會忘記這奇恥大辱!!"

看來北疆王身上的傷是被一個武功十分高強的人造成的,而且聽著這北疆王兄妹倆的話語,他們說的那個人應該就是烈西曉.

只要烈西曉還活著,洛云橫就會覺得還有希望.她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這對兄妹,有些期待著他們會說更多的話.

然而北疆王這個人卻十分警惕,在跟自己的妹妹說了兩句之後,就讓洛云橫可以退下了.

洛云橫縱然是一百個不願意,現在卻也還是不敢違抗北疆王的命令,于是只能真的退下了.

北疆王意味深長地看著洛云橫的背影即將走出了自己的宮殿,不過在洛云橫伸手將珠簾給撩開的適合,身後的北疆王卻又突然說了一句:"今晚到我的宮中來給我換藥."

洛云橫一愣,隨後眼中就滿是鄙夷.北疆王說這話實在是太明顯不過的意思了.方才他就已經說過,這樣的傷一天上了一次藥就足夠了,但是現在北疆王卻還讓自己晚上到他的宮中來.

看了看四周有些奢靡的擺設,洛云橫不禁開始想著,這大概就是北疆王想要的吧……看來北疆王,大約是個斷袖分桃之輩,晚上不能拒絕,那就只能小心為上,于是答應了過後就退下了.

白衣女子看著洛云橫一步步走下去,有些不滿地說道:"這個人看起來資質平平,根本就一點兒都不起眼,你又何必將他留在申辦?!"

北疆王一邊笑著,一邊說道:"正是因為資質平平,所以我才要留下."

知道自己兄長的決定,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更改,于是白衣女子便也只能由著北疆王去了.

不過在臨走前,白衣女子忍不住問了北疆王一句:"可是,這要如何處理烈西曉?!"

現在已經確定烈西曉是不會跟他們北疆合作了.做不成朋友,那就只能成為敵人.

"准備一下,是時候帶著他們大烈的皇帝,跟他們決一死戰了."北疆王說著,一邊輕輕撫摸著自己胸口剛剛換好的紗布,臉上的笑容十分的意味深長.

白衣女子無奈,于是也只能退下了,只是眼中還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

走到了門口,她還是忍不住回頭問了一句北疆王:"那他最後的結果會是什麼?!"

北疆王挑眉看著自己的妹妹:"你該不會到現在還以為我會放過一個亡國的皇帝吧?!"

雖然早就已經知道了答案,但是在聽到自己哥哥給出來的答案之時,還是有些覺得心驚.

這麼說來,這一次烈西曉是逃不過這樣的命運了.

只是這讓她如何甘心?!又怎麼能做到真的讓自己喜愛的男人變成一具尸體?!

想到這里,白衣女子便忍不住問道:"可是那邊的人說,烈西曉不能隨便就這麼弄死了."

北疆王沒好氣的看了白衣女子一眼:"到底是你在遵從那邊人所說的話,還是你自己也有所不忍,你自己應該最清楚.罷了,我今天沒有力氣跟你談烈西曉得事情,你若是沒事就自己回去吧."

無奈,白衣女子就只能走出了這個宮殿.

白衣女子走了沒多久之後,另外一個隨從就急匆匆的從外面進來了,而且手中還拿著畫像,說是可以憑著畫像,將洛云橫等人給認出來.

這對于北疆王來說可以說是事半功倍的好事,他沒有理由拒絕,于是就對外面的人說道:"給我更衣,隨後將人帶進來."

"是."侍者連忙伺候北疆王更衣.在更衣的過程中,時不時會有些傷到了胸前的傷口,不過不得不說北疆王還真是個十分能忍的人,即便如此也並沒有哼一聲.

換好了衣服之後,北疆王就走到了外間的椅子上坐下,一邊慢條斯理地喝茶,一邊讓人將人給帶上來.

上來的人看裝扮也應該是大烈的人,神不知鬼不覺地投靠過來的.

北疆王不禁覺得有些意外,便對底下的人問道:"你說你是大烈的人,那麼為何會出現在這里?!據我所知現在大烈城門緊閉,就算是一只蒼蠅也飛不出去."

"但是草民畢竟還不是蒼蠅麼."眼前的這個毫不起眼的男子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中的畫像全部給了北疆王.

北疆王接過來仔仔細細看了許久,隨後抬頭看向了眼前的這個男人:"你給的東西確實可靠麼?!"

這男人連忙點頭:"絕對可靠,我原先就是在皇宮中的畫室里面干活的,自然是見過這些名人字畫,也偷偷拿過一些出去賣錢."

原本這男人說這話是有些失禮,但是看在這幾幅畫額份上,北疆王倒是也沒有賞他什麼,只是先讓他下去休息,舟車勞頓實在是很累了.

等到這男人走了以後,北疆王才開始靠在椅子上慢慢看起了手邊的這些畫.

他挑挑選選,最終那個留下了四個人的畫像,因為這四個人跟其他人一看,就覺得周身氣度都要好了許多,的確是可塑之才.

只是北疆王越看,這眼神就越是離不開了眼前的這幅畫.

只見此時北疆王面前放著的畫,是個生的十分好看的大烈女子.這女子版側著身子站在了雪地當中,被人畫了下來.因為生的美,所以顧盼生姿.

只是現在這個美麗女子這側站著的背影卻讓北疆王想起了今天下午的那個給自己包紮了傷口的人.

只是那個人是男人啊,難不成這兩人竟然是兄妹不成?!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九十九章:落月閣
下篇:第三百零一章:到底是不是你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