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九十九章:落月閣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九十九章:落月閣

慕容回春手中把玩著一根狗尾巴草,臉上的笑容淡淡的,但是卻怎麼都讓人看著感覺十分不舒服.

洛云橫伸手攔了一下云爾.其實冷靜下來想想,的確是如此.與其說慕容回春是北疆王的人,倒不如說他一直都在給北疆王搗亂.

"只是這落月閣原本並不是北疆的組織,現在又怎麼會為北疆王賣命?!"云翳忍不住開口問道.

江湖人都知道落月閣並不是什麼給錢就做買賣的殺手組織,他們的條件十分苛刻.小嘍啰不殺,王公貴族不沾手,要殺就殺那些江湖高手,也正因為如此,落月閣中全是高手,他們殺的也全是高手.

但是北疆王,可是北疆王公貴族之首,這原本應該是落月閣不應該會接手的生意才是.何況他們要殺的,還是大烈國的皇後.

"你又怎麼知道,現在的落月閣還是原先的落月閣?!"慕容回春反問道:"如今落月閣當中的高手早就已經換了一批,不少人都十分聽從北疆王的話.現在的落月閣早就沒了什麼規矩了."

"那麼殺了我,又有何好處?!"洛云橫問道.

"其實要說殺了你,更確切的英愛說是將你給抓回去吧."慕容回春對洛云橫意味深長地一笑:"誰都知道大烈的皇後,娘家也是不容小覷的國家,若是能把你給抓回去,你猜猜看你那個弟弟會如何?!"

當初洛云橫不過就是被西陵的人給抓過去了幾天,她的弟弟就已經禦駕親征,而且還是帶著幾十萬的大軍,就連東罕自己的大局都已經顧不上了,可見這個姐姐對于東罕的皇帝來說,是有多麼的重要.

洛云橫沉默了.她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身份還會給自己帶來這麼大的麻煩.

"如此說來,他們現在刺殺我不成,下一步應該就會往東罕去了嗎?!"洛云橫問道.

慕容回春淡淡搖了搖頭:"這樣的事情,您打算讓我如何回答您呢?!我只能告訴你,北疆王是個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所以他的行動永遠不會停止.而同樣的,我聽說他的妹妹已經傾慕烈西曉許久了,你猜猜她會不會趁此機會做什麼事情?!"

"不會."洛云橫十分篤定地搖了搖頭:"小打小鬧罷了.北疆王不會讓她這麼貿貿然做出什麼事情的."

畢竟上位者,還是要以大局為重.

"沒錯."慕容回春吊兒郎當地看了洛云橫一眼,隨後笑著說道:"況且這北疆王登上王位也才不過幾年的時間,就已經有如此大的能耐將烈西曉都給抓走……"

幾人對視了一眼,他們都十分理解慕容回春話中的意思,無非就是想說,這幕後的人說不准還不只是北疆王一個.

畢竟北疆就算是再怎麼強大,也不可能一並吞掉他們所有的國家.

既然已經知道了這些事情,接下來的就是要行動了.根據慕容回春所說,他跟北疆王是對立的,似乎是有著什麼深仇大恨一般,只是要幫著洛云橫他們,但是到底如何,卻讓人有些想不通.總覺得這其中還有什麼難言之隱似得.

幾個人連夜趕到了北疆的皇宮之外,喬裝打扮一番之後就在這兒住了下來.

洛云橫為了被人發現,所以打扮成了男子.畢竟這樣三男一女的樣子實在是太容易惹人注目了.而北疆王又是那樣一個心機深沉的人,不得不防著點.

北疆皇城現在的守衛的確是看起來十分嚴謹,這一點慕容回春倒是沒有騙人.

洛云橫一邊整理者自己身上穿著有點兒不太合身的衣服,一邊對房中的幾個人說道:"今晚如何行動?!"

"不能就這麼貿貿然的行動."慕容回春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說道:"這樣,咱們先分頭暗探.我跟云翳兩個人可以在夜間暗探,而你們最好是可以明著進去,畢竟有些地方,暗探是不能找到任何線索的,還是要分頭行動."

慕容回春的這個建議很快就被洛云橫給采納了.

恰逢現在宮里不知為何突然要找一些神醫.洛云橫從慕容回春那兒學到了一點兒皮毛之後,就帶著云爾要進宮去.

云爾跟云翳並不是大烈皇宮中的人,而是整日跟在洛云橫身邊的.就算是一直在洛云橫身邊也很少露面,想必是不會被發現的.

想到這里,慕容回春就點頭說道:"是個好主意,不過要注意不能被拆穿."

北疆現在的形勢實在是有些複雜,到處充滿著一股子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洛云橫想到這里,就覺得此行十分重要.

只是現在唯一不知道的,為何北疆王要突然找神醫.而且還如此匆忙,不知道是什麼人出了事情,只希望不要是烈西曉就好……

第二天,洛云橫就帶著云爾揭了皇榜.云爾跟在洛云橫的身後,兩個人看著就像是兄弟一般.云爾忍不住輕聲在洛云橫身邊問道:"這都不知道是什麼病症,萬一進去之後被發現可要如何是好?!"

洛云橫微微一笑:"你倒是也不必如此緊張,船到橋頭自然直,就算是我真的沒法醫治,也就是得了一個平庸無用的名頭,並不會有什麼損失."

這話說得倒是對的,于是云爾便也放下了心來.

北疆皇宮的守衛比外面要更加嚴密,若是沒有北疆王的允許,就算是一只蒼蠅,現在也飛不進去.

洛云橫將手中的皇榜遞了過去.門口的守衛們仔細看了看洛云橫,忍不住問道:"你當真是神醫?!"

傳說中的神醫不應該是白發蒼蒼的古稀老頭麼?!但是眼前這兩個分明就是十分普通的兩個年輕人.

洛云橫見眼前的守衛們似乎是用一種有些懷疑的眼神看著自己,就微微一笑,對拿著皇榜的那個守衛說道:"這位英雄,最近是否頻頻覺得胸悶氣短,頭昏腦漲,又是還會作嘔?!"

這守衛一愣,隨後點了點頭,眼中有一絲意外.

"的確是,只是你怎麼會知道?!"原先那個將洛云橫放進去的守衛說道.

洛云橫微微一笑.其實她說的不過就是這個季節一些人很容易得的病症而已.而這些守衛們得到這種病的幾率就會更高.因為他們總是如此日夜顛倒,並且時不時就在太陽底下暴曬,不會覺得不舒服才怪了.

只是這幾個人都是粗人,所以不會自己檢查罷了.現在洛云橫一跟他們說,他們就開始覺得這個神醫的確是還有些能耐,于是就對洛云橫跟云爾一擺手:"進去吧."

云爾跟洛云橫對視了一眼,隨後兩個人就相視一笑,走進了皇宮.

皇宮里面的擺設倒還是很讓人覺得耳目一新的.畢竟是苗疆之地,自然跟大烈的皇宮不一樣.這里的皇宮也就只有外面的高牆看著要肅穆一些,但是走進去之後便會發現,這皇宮里面的屋子宮殿大多使用竹子建成的.而且這禦花園中還種了許許多多的藥材.

洛云橫在心中留意,在這樣的地方行走,自然是要十分注意安全的.畢竟這藥材多的地方,毒物就也是越多.而且北疆王並不算是什麼好鳥,他會再皇宮附近弄點什麼蠱毒,想來也應該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只可惜現在蠱王還在慕容回春的手上,並不能出現.否則他們的身份就會被懷疑.

原本以為這北疆王找神醫必然是因為什麼了不得的病症,但是到了皇宮里才發現,這並不是什麼大毛病.

只是北疆王前些日子被人給打傷了,但是因為北疆王生性凶殘,一個不小心,將看病的太醫郎中殺了也正常得很.所以這些名醫們都紛紛不肯來給北疆王醫治.

而原先宮中的太醫,更是因為北疆王懷疑有人在他的藥膳中下毒而被全部處死了.

洛云橫跟云爾兩人一邊聽著北疆王身邊最年長的侍從說著給北疆王看病的規矩,一邊都在心中暗暗想著,這北疆王的確是夠殘暴的.

難怪南疆的人最近幾年變得多了起來,想必不少人都是從北疆逃過來的.

思索間,兩人就已經走到了皇宮正殿的門外.

門口的侍衛們將兩人攔下,十分嚴肅的說道:"你們兩人當中只能進去一人."

洛云橫跟云爾對視了一眼,隨後洛云橫便從云爾的手中將藥箱子拿了過來,隨後對云爾說道:"你便就在門外等我吧,我馬上回來."

然而侍衛們沒有看見的是,洛云橫還悄悄的對云爾使了個一個眼色.

云爾會意,洛云橫這樣子是讓自己到處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點兒線索,于是就捂著肚子突然大聲喊道:"我,我內急,突然想上茅廁!!"

那侍衛們有些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讓云爾趕緊下去,隨後將洛云橫迎了進去.

洛云橫走進了這所謂北疆王的宮殿,發現這個北疆王還真不是個什麼好人,這宮殿修建的華麗異常,也不知道是用了多少人力物力的.

想起烈西曉的宮殿,也不過就是比臣子們的住處稍稍好了一些.

宮殿里面滿是紗帳,這倒是讓洛云橫有些意想不到.侍者將洛云橫帶到了一處室外,隨後就下去了,樣子十分畢恭畢敬.

洛云橫有些好奇地探頭看了看,卻發現自己根本就看不清里面的景象.

就在這時,一個有些慵懶的聲音從里面傳來:"進來吧,別在門口愣著了."

洛云橫左右瞧了瞧,發現自己身邊早就已經沒有什麼侍者了,于是就連忙提著藥箱子走了進去.

里頭的擺設比外面的還有更加華麗,洛云橫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往里走著,一邊提起了十二分精神.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九十八章:用毒無形
下篇:第三百章:北疆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