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九十八章:用毒無形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九十八章:用毒無形

這些粉末看起來似乎是白色的,但是一旦撒出去之後卻成了無色無味的東西,直接就貼在了他人的衣服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風的問題.

而更讓洛云橫等人想不到的是,這些人在接觸到了這些奇怪的粉末之後,就紛紛神色十分痛苦地倒在了地上,並且身上也開始有了一些紅色的疙瘩看起來比原先更為惡心了.

洛云橫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一幕,隨後將眼神落在了正在一旁站著,似乎是有些被嚇傻了的小豆子身上,十分不可思議地問道:"這些都是你的傑作?!"

慕容回春有些別扭地將自己手中的小瓶子扔在了地上.

云翳上前想要撿起來,但是卻被慕容回春給制止了,十分慌張地說道:"千萬別動,否則你就會變得跟他們一樣!!"

云翳一驚,將自己的手收了回來,有些後怕地看著地上的這個小瓶子.

"這是劇毒,但是卻是慢性毒."慕容回春開始低聲給眾人解釋道:"這是用蠱王身上最毒的一部分制成的毒藥,只要人碰上了一點點,就會一直其癢難耐,直到將自己給撓死了……才會停下.這樣的說法似乎並不怎麼殘酷,但是當你看到他們只能被自己撓得體無完膚,最後甚至是恨不得讓別人殺了自己的時候,就會覺得這樣的東西,還是一輩子都不要碰到的好."

再看眼前的這些黑衣人,現在的確是一個個都已經喪失了神智.

地上已經開始有些血跡出現了,就是被他們自己給鬧出來的.甚至還有些人已經開始其癢難耐地脫衣服了……

其實這才不過是個開頭而已.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云翳卻突然在地上看到了一樣東西.

云翳上前用帕子包著一塊東西拿過來放到了洛云橫的面前.

洛云橫低頭看了一眼,隨後臉上的神色就開始變得異常難看起來.

因為很簡單,這些人是得到了一些什麼命令,所以才會這麼做.而眼前這一塊令牌,倒是讓洛云橫想到了一個組織.

從云翳的手中小心翼翼地接過了這一小塊沒有被損毀的令牌.原本云爾還想要阻攔的,但是卻被洛云橫的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洛云橫從云翳手中接過了這塊令牌,只見是白玉做的,而且白玉上面還有一個彎彎的月亮.

慕容回春有些好奇地湊過來看了一眼,隨後就十分大驚失色地說道:"這是!!落月閣!!"

洛云橫一聽到慕容回春的這句話,臉色就立刻變了.

落月閣可以說是這全天下暗殺最為成功的殺手組織.這些人看起來訓練有素,只怕是料定了以後就一定要將人給殺死的.這就是落月閣殺手們的任務,要是完成不了,回去之後也會斷胳膊斷腿.

慕容回春將洛云橫手中的白玉給拿了過去,反複看了幾遍之後,才點點頭對洛云橫說道:"看來的確是落月閣的人.對方來頭不小,看來是非要拿到你的命不可了."

洛云橫皺眉看著眼前還在不斷掙紮的這些人,隨後淡淡對云爾跟云翳說道:"這個地方將人解決了,然後回來議事."

說完這句話,洛云橫就轉身進了自己身後的小客棧.

云爾跟云翳立刻就去辦事兒了.這兩天以來,洛云橫不傻,她暗中也一直能看到一些不懷好意的眼神.而這一切,就是在碰到了小豆子之後發生的事情.

洛云橫現在是故意將云翳跟云爾給支開了,想要跟慕容回春好好談一談.

慕容回春跟著洛云橫進了客棧之後,就被洛云橫一把抓住了手腕帶上了樓.

一路上慕容回春都還在貧嘴呢:"這,你這是做什麼……我我我還是個未經人事的少年."

洛云橫皺眉將慕容回春扔進了房間里,反手關上了門,隨後就冷聲對眼前這個看起來十分無辜地男人說道:"說,你到底是什麼人?!!!"

慕容回春眨眨眼:"我不懂你說這話時什麼意思."

洛云橫微微眯起了眼睛,看樣子十分危險,似乎是慕容回春要是繼續裝傻的話,她就打算不客氣了.手邊的寶劍都已經出鞘了一半,劍鋒上的寒光刺得慕容回春有些膽寒.

"這,有話好好說啊女俠!!"慕容回春大驚失色的說道.

洛云橫倉啷一聲將寶劍橫在了慕容回春的面前:"我只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否則我不會介意將你的那些瓶瓶罐罐用在你自己身上!!"

慕容回春苦笑著說道:"我不是說了嗎,我就是蠱王.只不過因為北疆王的壓迫,所以被逼無奈逃到了南疆而已,我有我的小蠱王給我作證啊!!"

洛云橫臉上的表情將信將疑:"然後呢?!"

"然後……"慕容回春剛剛想說沒有然後了,就被洛云橫一眼瞪得有些失去了說這話的勇氣,于是就只能低聲說道:"其實倒是的確還有一些難言之隱……只不過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們.但是我真的不是壞人!!"

洛云橫緩緩將手邊的寶劍放下.的確,好幾次都是眼前這個來曆不明的臭小子救了他們.要說這個男人真的想要對他們不利,那麼這一路上機會多的是,可是要說這男人是個好人,可是洛云橫卻又覺得他另有所圖.

慕容回春見眼前的洛云橫似乎是不願意相信他,于是就開始跟洛云橫打商量說道:"吶,這樣吧,不如我們就做個交易好了."

洛云橫挑眉看著眼前的慕容回春,等著他接著說下去.

慕容回春意味深長地看了洛云橫一會兒,隨後突然開口說道:"我猜,你們應該是在找烈西曉吧?!而你就是烈西曉得那個皇後,洛云橫."

雖然想到過他們隱藏身份的方式實在是太過幼稚,但是居然被眼前的這個人一眼就看穿了身份,說不別扭那是假的,總覺得有些顏面掃地.

"你是如何察覺到的?!"既然對方都已經說出口了,那麼他們也就沒有必要再做隱瞞.

"聽說現在大烈的皇帝生了病,但是皇後卻將年幼的皇子冊立成了太子.據我所知烈西曉正當壯年,能讓皇後你做出這樣驚人之舉的原因,那就只有一個,那就是皇帝隨時都可能離開皇宮."慕容回春一邊說著,一邊笑得意味深長:"而此時你們卻又出現在了這兒……我聽說現在年幼的太子殿下已經開始全權處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兒,那就說明,皇後此時也不在宮里了."

"看來你的消息倒是十分靈通."洛云橫冷笑著說道.

"過獎了,我也不過就是為自己做了點兒打算.實不相瞞,我接近你們的確是有所目的.不過若是我不接近你們,只怕現在你們也早就已經死在了路上了."

"因此,作為回報,我幫你們找到烈西曉,你們便也拿出一件東西來交換,如何?!"慕容回春問道.

洛云橫一聲不響地看著眼前這個已經走到了自己身邊的慕容回春,隨後卻在慕容回春剛想說點什麼的時候,突然轉過了頭去.

"我答應你."

"你難道都不問問我能給你什麼嗎?!而你們的秘密又是什麼嗎"

慕容回春對于此刻洛云橫這樣豪爽地做法,有些不能理解.

洛云橫將寶劍放下,做到了桌邊,給自己倒了一杯涼茶說道:"這個天下我都可以不要,但是烈西曉必須回到我身邊.我會不惜任何代價將他搶回來.而至于你……我只能告訴你,好自為之."

說完這話,洛云橫的語氣就開始變得十分冰冷.

明明就是最長情的一句高倍,但是卻被整成了這個像是在尋仇一樣的語氣,慕容回春不禁在洛云橫身後失笑.

洛云橫回頭瞪了一眼此時正在面帶笑容自顧自笑得開心的慕容回春.

慕容回春淡淡搖了搖頭,說道:"不要誤會,我只是很難想象,你居然會願意為了烈西曉做這麼多"

這句話說得有點酸.洛云橫微微甩了甩頭,將這些雜念甩出去隨後對眼前的人說道:"你既然知道我們要找的人是烈西曉,那麼自然也就知道他現在在哪里了?!"

"自然知道."慕容回春十分理所當然地說道:"並且我大概還能知道,今日到底是誰想要暗算你們."

這到底確實是十分嚴重的問題,于是洛云橫便問了.

只見慕容回春平靜了一會兒以後,突然低聲而淡淡地說道:"這是……是北疆王的妹妹.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現在烈西曉就是在這兩個人的手中."

北疆王?!之前洛云橫一直都不知道北疆王還會跟烈西曉有什麼誤會,而且北疆王的妹妹又是怎麼回事?!

慕容回春的一番話,讓洛云橫不禁有些大跌眼鏡.她萬萬沒有想到,北疆王跟他的妹妹竟然還會橫插一腳.

洛云橫深深看了慕容回春一眼,眼中不相信的情緒十分明顯.

慕容回春微微一笑,雖然身上穿的還是破布衣裳,但是眼中的神采卻已經跟之前完全不同了.

云翳倒是早就已經察覺到眼前這個人身份不一般了,只是云爾還顯得有些氣憤,對慕容回春說道:"萬萬沒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所以從一開始你接近我們就是有目的的?!你的目的是什麼?!幫著那個什麼狗屁北疆王,將我們一同綁了回去嗎?!"

慕容回春看著云爾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一個小孩子一般:"這位少俠,我若是想要將你們都綁回去,那麼我早就下手了.你要記住我的身份,我是蠱王,只要我願意,你們每一個人現在都可以變成行尸走肉."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九十七章:初見端倪
下篇:第二百九十九章:落月閣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