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九十七章:初見端倪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九十七章:初見端倪

烈西曉總算是抬頭淡淡看了眼前這個歇斯底里的女人一眼.這女人生了一張很好看的臉,黑發如瀑,身材曼妙,只可惜脾氣實在是不敢恭維,而且心機也十分深沉.這樣的女人,就算是白送,烈西曉也是要拒之千里之外的.

女子看到烈西曉那有些鄙視的眼神,更加生氣,對身後的隨從以招手.

那隨從就立刻端著一個托盤上來了,托盤里裝的東西不是別的,而是一杯酒,只是這杯酒的香味聞起來稍微濃郁了一些.

"烈西曉,你現在中了散功散,完全就是廢人一個,我現在就算是殺了你,你也根本沒有一點兒反抗的能力!!"女子還試圖威脅著眼前的烈西曉:"若是你現在願意休了那個女人,與她的弟弟反目成仇,跟我北疆聯手,那麼你將來就是一代春秋霸主.我會幫助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難道這樣你都不動心嗎?!!!"

她不相信,因為這些是每個男人都夢寐以求的東西.

只可惜烈西曉卻並不怎麼配合,只是瞥了一眼眼前的女子之後淡淡說道:"你若是非要這麼做,那麼我也無話可說.只是恕我不能奉陪.若是你跟你的兄長覺得我礙事,那現在直接殺了我就是.只是看你們有沒有這個膽子."

烈西曉說這話的語氣很篤定,幾乎又把眼前這個狂妄的女子氣得不輕.

"你!!好……"女子狠狠點了點頭,語氣十分陰毒地說道:"我知道你是舍不下那個女人.不過沒關系,我自然有辦法讓你舍了她……我會讓你知道,那個女人可以給你的一切,我也可以給!!"

隨著這女人話音的落下,女子身後那個隨從便走上前,將手中的那杯液體強行灌入了烈西曉得嘴中.烈西曉眉頭緊緊皺著,只覺得這東西不對,並不是普通的酒水……然而已經來不及了,這女子一掌就將烈西曉含在口中的酒水都吞了下去.

烈西曉劇烈咳嗽了兩聲,隨後便緊緊扣著自己的脖頸,對眼前的白衣女子說道:"你給我喝了什麼?!"

就算是毒藥也沒有關系,但是現在烈西曉可以十分明顯地感覺到,這並不是什麼毒藥.此時烈西曉身上的溫度驟然升高,身體燥熱不已,這感覺十分熟悉,跟洛云橫在一起的適合他就經常會有……

很明顯,剛剛這白衣女子給烈西曉喝下去的,明明就是春藥.

白衣女子見烈西曉還在痛苦的掙紮著,便對身後的下人們一擺手.這些下人們都是極有眼色的,一看現在這樣子就知道他們的主人必定是要做些什麼了,于是便紛紛退下了.

白衣女子仍舊緩緩走到了烈西曉得身前,只不過她下一秒鍾的動作卻讓烈西曉十分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只見這個女人現在正在烈西曉得面前旁若無人地寬衣解帶,並且臉上還帶著十分曖昧的笑容.這樣的情景搭配著眼前的這麼一個美人,要是此刻在這里發生些什麼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

只是還沒等這個女人走到近前,烈西曉就皺著眉頭厲聲說道:"滾!!"

女子一愣,隨後又很快恢複了自己的表情,對烈西曉說道:"你又何必如此為那個人守身如玉呢?!反正她遲早都是個要死的人."

"為了你現在說的這句話."烈西曉挑眉,忍著身上難耐的感覺冷冷地對眼前的女子說道:"我遲早有一天也會讓你痛不欲生."

白衣女子直勾勾地看著烈西曉不說話.其實烈西曉不會知道,不用等到那麼一天,此刻的他就已經讓眼前這個難得一見的美人心碎一地了.

這種求不得的,痛不欲生的感覺,只要經曆過一次,就讓人再也不想經曆第二次.

女子美好的胴體呈現在了烈西曉的面前,烈西曉眼中卻並無欣喜,只有不耐煩以及厭惡.

女子還想再上前兩步,但是卻都被烈西曉那惡狠狠的眼神給嚇了回去.

"同樣的話我不想再說第三遍,滾."烈西曉雖然身上是有些不太舒服,但是腦子里卻還是十分清明的.

"烈西曉,你可千萬別後悔!!"饒是臉皮再厚的女子,也經不住烈西曉這樣的侮辱.你能想象脫光了站在自己心愛的男人的面前,但是他卻死也不肯要你的感覺嗎?!

總之此刻的白衣女子眼中只有恨,濃濃的恨.

眼看著這女人氣呼呼地沖出了牢房,烈西曉才松了一口氣,隨後拿起了身邊的茶水開始大口喝了起來.這女人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給自己下了這麼搶時間的春藥.名ing自己已經再三說過他們之間不可能,但是這女人卻還是要傻乎乎地湊上來自取其辱.

女子走出了牢房之後,左思右想還是覺得心中不大平衡.就在此時,一個身穿明黃色長袍的人站在了這女子的面前.

"你何必如此著急呢?!等到我們將這幾個國家都給解決了,到時候這個男人你想要什麼時候有就可以什麼時候有,何必非要將現在的實踐經曆都花在他一個人的身上啊."年輕男人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看著自己的妹妹,但是眼神之中卻還是有一點兒算計.

女子低著頭聽完了眼前這些人教誨,隨後就暗自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吧……"

男人看起來現在也沒什麼心情跟這個女人多說,見她似乎是明白過來了,變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放寬心便是."

不同于現在烈西曉現在的處境,洛云橫他們現在面對的則是更加棘手的事情.

小豆子依舊躲在了洛云橫的身後,而云爾跟云翳則是一人一邊守護著他們.

原本他們便是想要去找一家客棧休息一晚上的.奈何慕容回春這家伙現在大概是覺得身邊有這樣三個高手護著,也不用懼怕太多,于是就開始挑三揀四,走著走著就走到了巷子里面.

而此時,就在這麼一個死胡同里,這四個人再次被團團包圍了.只不顧這一次包圍他們的並不是什麼死人,而是十幾個蒙面的黑衣人,活的.

云翳看了看四周,手中的寶劍寒光四射,對身邊的洛云橫低聲說道:"這些人武功不弱."

洛云橫現在只想狠狠揍云翳一頓,這樣的事情還用他來說出口嗎?!

然而洛云橫還是努力忍住了自己的沖動,對這幾人說道:"不必強出頭,想辦法安全逃出這里就好."

只要可以逃出這個死胡同,他們就可以四散逃開,這樣就比較容易躲藏.

然而這些黑衣人並不會讓洛云橫如願以償.就在洛云橫跟云翳說話當中,這些黑衣人就已經開始行動了起來.只是他們手中的武器看的洛云橫有些惡心.

其實不光是武器,他們的衣裳也讓洛云橫感到了一絲絲的惡心.因為他們穿的並不是普通的衣裳,而是用蛇皮做成的,雖然看起來在日光下閃閃發光,但是總讓人能有一種陰毒的感覺.

而他們的武器也是用大大小小的人骨頭或者是動物尸體的骨頭做成的,樣子看起來有些猙獰.

洛云橫跟云翳他們不自覺地靠近了一些.洛云橫眯著眼睛看著眼前的這些人,冷聲問道:"你們是誰,想要做什麼?!"

"聽說洛云橫在你們這些人當中……可是你們這兒只有一個女人,該不會就是洛云橫吧?!"

這些人說出了這些話之後,洛云橫心中就通透了不少,看來他們真的就是沖著自己的來的.可是洛云橫何時竟然會成為人人得而誅之的對象,這個還是讓洛云橫覺得有些委屈了.

想到這里,洛云橫便微微一挑眉,對眼前的這些人說道:"洛云橫跟你們有什麼仇怨,要你們如此這般趕盡殺絕?!"

"哦?!這是在為自己爭取一點兒機會麼?!"其中一個黑衣人說話的時候語氣有些娘娘腔,頓時聽得人更加覺得惡心了.這人看起來像是帶頭的,左右轉了幾圈打量了洛云橫一會兒後,就眯著眼睛笑著說道:"我看你這樣子,我要是個女人,也想要除了你."

隨著這男人的話音落下,不少刺客就將手中的武器對准了洛云橫.

"因為生的太好看的女人,在公主的眼皮底下晃悠的確是眼中釘肉中刺,還是除了最好."

話音剛落,這些黑衣人就開始對洛云橫展開了猛烈地進攻.而云翳跟云爾兩個人則是被晾在了一邊,就連原本一直躲在洛云橫蛇猴的小豆子現在也已經跟著云翳云爾一起被擠了出去.

小豆子瞪大了眼睛看著洛云橫一個人十分艱苦地對戰著三個人,而其他幾個則是在圈外觀望.

云翳跟云爾自然不可能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洛云橫被這些人圍攻但是卻無動于衷,于是也舉寶劍上千開始厮打了起來.

一時間,只剩下了小豆子一個人還茫然無措地站在原地的角落里,十分忐忑地看著這些人在這兒厮殺.

慕容回春在一旁一直不停地蹦跶著讓他們停下手中的動作,但是無奈根本就沒有人聽他的.

好在云翳跟云爾還有洛云橫的功夫倒是不差,過了一會兒之後他們便占了上風,但是因為對方人多,因此打起來還是有些吃力.

最為重要的就是現在並不清楚對方還有沒有其他的援兵,因此現在最好是速戰速決.只是看現在的樣子,這可能性恐怕是不大的了.

一直這樣下去的話,很快洛云橫他們就會敗下陣來,到時候那些還有體力的手下將他們收拾回去就好.

實在是被逼無奈,慕容回春在自己的胸口摸索了一陣子,隨後將手中的粉末往空中撒了出去.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九十六章:前往北疆
下篇:第二百九十八章:用毒無形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