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九十五章:蠱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九十五章:蠱王

最重要的是它吃了以後還一點事兒都沒有.

小豆子抽了抽嘴角:"我也不知道,反正是我爹死之前給我的,說是什麼什麼蟲子王."

"蟲子王?!"云翳眉頭一挑:"莫非就是蠱王?!"

云翳此言一出,這幾個人便都紛紛看向了此時正在木盒子里睡得美美地小家伙,他們想象了無數次遇到蠱王的樣子,卻唯獨沒有想到竟然會是今天這樣.

云爾上上下下將這個小乞丐打量了許多遍,不可置信對的說道:"你怎麼可能就是蠱王?!!!"

蠱王怎麼可能就是一個吊兒郎當髒兮兮的小乞丐?!

在云爾的心中,蠱王應該是一個翩翩佳公子,就算不是懸壺濟世的神醫,怎麼著也得是個貴公子吧,怎麼可能就是這麼不起眼的一個小乞丐呢?!

小豆子十分無辜地眨眨眼說道:"怎麼了,就是這樣啊.我爹生前的確是挺有錢的,不過只可惜他死得早,留下來的那些家產就都被我花光了,我又不想要行醫救人,就只好當個乞丐."

洛云橫等人都不禁覺得有些無語.若是上一任的蠱王泉下有知,只怕這會兒也是欲哭無淚吧.

只有小豆子還一副十分無辜地樣子看著這些人:"怎麼,你們也知道蠱王啊?!正好,這玩意兒我帶著也是個累贅,要不是找不到人照顧它,我早就把它送人了.正好,你們若是感興趣,就拿去吧."

云爾撇撇嘴:"你爹在棺材里沒有被你氣活過來也是個奇跡."

洛云橫蹲下來仔細打量了眼前的蠱王幾眼,發現這小家伙美滋滋睡覺的表情還挺可愛的,而且戳一下翻一個身,胖乎乎圓滾滾的,兩只翅膀收在了背後,這會兒看去就像個普通的小貓咪.

小豆子盯著蠱王若有所思一會兒,隨後突然伸手一拍腦門說道:"我知道這是個什麼玩意兒了!!"

洛云橫等人紛紛回頭看向他:"什麼玩意兒?!"

小豆子難得十分嚴肅地對這幾個人說道:"這東西並不是什麼尸體,這些被蠱王吃下去的蠱蟲,其實就是石腦蠱.這種蠱蟲應該是在這些人還活著的時候就被種下的,一直存在于他們的體內,用他們的血肉為食物.在他們的主人先要他們做任何事情的事情,就可以直接指示它們操控著這些人的身體去做.石腦蠱十分可怕,原先只是頭發絲兒一樣的幼蟲,神不知鬼不覺就會中招.而且他們極其聰明,中招之後,你的人就不是你的了,而是要聽這樣的蟲子指揮."

這幾個人一想到自己身上會被養著這樣的蟲子,就覺得頭皮發麻.

"娘的."云爾忍不住開始飆髒話:"你們苗疆之地就是惡心,要不是為了……老子才不會來呢!!這下可怎麼是好,這些人明擺著就是沖著我們來的.這回他們用的是尸體,萬一下一次直接給我們下蠱蟲怎麼辦?!"

洛云橫也微微搖頭,這樣的事情的確是有些防不勝防.

倒是云爾靈光一現,突然抱著這個木盒子對小豆子說道:"你方才可是說過要把這玩意兒送給我們?!"

若是可以一直將蠱王帶在身邊,那自然就是百毒不侵的了.

小乞丐眨眨眼:"送給你們可以啊,但是你們也必須帶著我."

云爾嫌棄臉看著小豆子:"帶著你干嘛,你又不會武功."

"可是……"小豆子指了指云爾手中的蠱王.只見蠱王現在已經醒了,正趴在云爾的手掌心上,抬頭看著云爾,不過眼神卻似乎是有些不善……

云爾被驚了一下:"它不會咬我吧?!"

小豆子以攤手:"那可不一定,蠱王一生都是認主人的.你們若是不帶著我,我可不保證它什麼時候會跑回來,或者是干脆在你們睡著的適時候,把你們都給咬了!!"

這對于云爾來說可是致命的威脅.這蠱王吃過了那麼多惡心的蟲子,誰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自帶病毒?!若是到時候自己貝它給神不知鬼不覺咬死了怎麼辦?!!!

"可以."就在云爾猶豫不決的時候,洛云橫卻突然拍板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跟著我們吧."

"哈?!"云爾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主主人,卻感覺到自己的袖子被云翳給拉了一把.

云爾有些不滿的看向了云翳,卻看見云翳正在對自己使眼色.其實云翳早已明白了洛云橫的意思,洛云橫是想要將這個來曆不明的小豆子留在身邊好好觀察觀察.

雖說這一次遇到了意料之外的攻擊,但是好歹這幾個人都沒有受傷,而且洛云橫還因此得到了蠱王,這倒是也不算虧.

雖然過程有些莫名其妙.

只是這蠱王十分認主,並不是很願意一直在洛云橫身邊呆著,一刻鍾之後便多多少少想要不安分的折騰回小豆子身邊去.

洛云橫倒是也不會強人所難,于是就讓小豆子暫且先帶著.

小豆子還有些不好意思:"這蠱王生性有些倔強,不愛親近陌生人,想必等過段時間熟悉你們身上的味道之後就好了."

洛云橫輕輕一擺手:"無妨."

說完這話,洛云橫便回到了那一塊薄毯子上側躺著休息了,一只手撐著腦袋,睡姿十分優雅.

云爾跟云翳兩個人則是將破廟當中那散落一地的尸體腐肉都給收拾了,扔了出去.頓時有許多的烏鴉聞著氣味來食用了.不過云爾發現,這些烏鴉在吃過了這些髒東西以後多多少少也死了.

甩著手回來,云爾依舊是一臉的嫌棄:"真是太惡心了!!"

云翳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白玉瓶子,遞到了他的鼻子下面:"聞聞吧."

這瓶子里面的東西是洛云橫閑暇時候自制的香料,雖然香味並不是很濃郁,但是卻能留香很久,而且所過之處也多多少少會有些味道.這樣若是云落有事要找洛云橫,就可以派手下人順著這香料找來.

小豆子看著新奇:"給我也聞聞!!"

云爾瞪了小豆子一眼,想要將瓶子藏起來.

不過洛云橫卻微微一笑,說道:"無妨,人家既然連蠱王都願意給我們,我們卻連一個小小的香料都不願意給,豈不是顯得我們小氣了?!"

云爾扁了扁嘴,不過看在蠱王的份上,還是十分心不甘情不願地將瓶子扔給了小豆子.

小豆子嬉皮笑臉地接了過來,隨後打開聞了聞,發現這香味並沒有什麼特殊的,也不能夠入藥,聞起來就像是十分普通的香味一般,因此便也沒有多在意,只是隨手塞進了自己的破布兜里.

云爾看到他這個樣子,更加不滿.這可是洛云橫調制了足足一個月才調出來的香味.

可是云爾剛剛想上前好好教訓一下這個狂妄之徒的時候,卻被洛云橫不著痕跡地攔了下來.

無奈,為了不讓洛云橫不高興,云落就只能忍著,不過還是用手中的樹枝使勁戳著地面,以此來發泄自己的不滿.

後半夜,這幾個人都睡得十分警惕.小豆子也不再在那個供奉用的破桌子下面躲著了,而是抱著那一床破棉被,挪到了距離洛云橫他們比較近的地方,這才安心睡下.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這些人就被外面的鳥叫聲給吵醒了.洛云橫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云落將行李收拾好了,云翳去外面看了看沒什麼不妥,眾人這才繼續起身上路.

此時外面也已經放晴了,昨晚上那腐肉的氣息早已經沒有了,剩下的只有下過雨之後十分清新的味道.

這四個人順著小路往山下走,一邊走,洛云橫就一邊對躲在自己身邊的小豆子說道:"小豆子,你為何一直要躲在我的身後?!"

"嘖,我也不想的,躲在一個姑娘家背後多沒有出息啊.不過啊你那個手下對我實在是太凶了,我不躲著不行啊."小豆子說這話的時候,滿臉的遺憾.

洛云橫順著小豆子的眼神看去,只見云爾還在跟小豆子互相瞪眼呢,不禁失笑:"云爾,不得無禮."

云爾這才收回了眼神.

"小豆子,你說你是蠱王,但是蠱王的後代不可能只是叫小豆子這麼簡單的吧?!你沒有大名嗎?!"洛云橫還算是十分溫和地問道.

小豆子聳了聳肩,"也不是沒有大名,只是這名字寫起來實在是麻煩.我爹當時給我取名慕容回春,但是我自己不大喜歡."

"為何?!"洛云橫反複將這個名字重複了幾遍:"並不難聽啊."

"取名字講究那麼多做什麼?!"小豆子微微一笑:"取個賤名字才好養活麼.而且現在我都是乞丐了,還要這麼好聽的名字做什麼?!"

"倒也是."云爾笑著說道:"我看啊這名字給你也是浪費,不如就放著吧."

云翳拉了云爾一把,云爾這才閉嘴.不過對于小豆子竟然就是蠱王的這件事情,還是有些難以相信.

"我聽說蠱王原先是有一個莊園的,當中種滿了奇花異草,都是難得一見的藥材,難不成這莊園也被你給敗光了?!"還是云翳更加能抓到重點.

洛云橫不著痕跡的給了云翳一個贊許的眼神,云翳立即會意.

小豆子一笑,"我知道你們想說什麼,那個莊園麼,的確是不在這里,而是在北疆.這可是祖上傳下來的莊園,而且當中的任何一種草藥都可以要人命也可以救人一命,怎麼可能就這麼隨便給了別人.也罷,你們都不是外人,既然如此,我便帶你們去看看吧."

不論這個小豆子到底是不是好人,但是洛云橫三人對于這個莊園卻是真的十分感興趣的.要知道,到時候說不定只要隨便移植一種草藥回來,就可以救人呢.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九十四章:迷蹤幻影
下篇:第二百九十六章:前往北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